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四章 神秘男子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四章 神秘男子

    小少爺的尸體存放在祠堂之中。姜寧抓著蕭然的胳膊,緊張的左看看右望望,面色蒼白。蕭然也有些緊張,倒不是擔心什么鬼魅之說,而是怕自己會被人發現。姜寧告訴她蕭然以前很膽小怕事,今天下午自己雖然表現的不強勢,但是想必蕭夫人一定也感覺了不對,否則她也不會那么行色匆匆了。也罷,既然彼此已經心知肚明,就更利于蕭然生存了!

    兩個人跨進祠堂,立刻感覺到一股悠冷的氣息從腳底上往上竄,姜寧身上發抖,將蕭然抓得更緊了。蕭然知她害怕也是情有可原,畢竟,大洪王朝可是一直篤信著鬼神的。看到被白布蓋著的小少爺的尸體,姜寧害怕的再也不敢前行一步。蕭然開口,“姜寧,你就在這里等著我吧!”說著,便一個人慢慢的走上前去。

    “小姐!”姜寧怯怯的叫了一聲,她是真的擔心蕭然,雖然她也很疑惑蕭然的膽量何時竟然變得如此大膽。蕭然回過頭來,對她淺淺的笑著,回以安慰。不知怎地,望著那樣的目光,姜寧的心也漸漸的平復了下來,仿佛眼前的人就是一尊守護她的神明。

    蕭然手里提著琉璃燈盞,站在小少爺的尸體旁,她的心在痛,她恨自己,前世是因為她沒有能力,那么這一世呢?明明他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可是下一刻,下一刻卻是一具冰冷的尸體!我一定不會讓你枉死的!她掀開了白布……

    小少爺的身體已經僵硬,蕭然忍受著內心的傷感掀開小少爺的衣袖,果然,琉璃燈照亮了,他的胳膊上全是抓痕,想必是因為他在掙扎,可是奈何力氣太小,那么是誰?是誰?只一瞬,蕭然便想起了那個作證的家丁,他一定有問題!

    “誰——”一陣風刮來,琉璃燈盞被風吹滅,蕭然聽見角落里的一聲響,問道,姜寧更是夸張,就在燈盞滅的那一瞬直接昏了過去。蕭然一個人向著聲音的方向走去,她心里暗暗戒備,果然,仿佛一個身影竄出,蕭然猛地出掌卻被人握住,那人力道極大,她動彈不得。

    “是誰?”她問道,那人算準了蕭然不敢喊人,卻也沒有捂上她的嘴。

    “安靜一點!”黑衣人見她雖然并不驚慌,卻一直在掙扎著,說道,“告訴我,這里是什么地方?”

    蕭然一怔,看他如今的模樣想必功夫不弱,雖然受了傷,卻還是有著如此凌厲的身手,她不由得算計起來,“這里是蕭府!”蕭然開口道,雖然黑衣人蒙著面,蕭然還是可以看到他眉毛上挑,想必是陌生得很。“不如這樣,你放了我,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你如今身受重傷,這蕭府雖然不是大府,卻也難走,你幫我一個忙,我幫你療傷還帶你出去,如何?”

    黑衣人愣住了,昏暗的夜色中他只可以看出眼前的女子模樣清秀,至于她的衣著模樣,細的他便再也看不清了。她又是如何看得出自己受了重傷呢?蕭然看他疑惑,有心為他解疑,“你不必吃驚,我只不過是嗅覺比別人靈敏那么一點,恰好聞到了這里的血腥之味罷了!”

    黑衣男子冷哼了一聲,放開了蕭然,眼前的女子大膽心細,觀察入微,不同于那些閨閣小姐,動不動就擺出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什么時候蕭府有了這樣的小姐?真有意思!

    見黑衣男子放開了自己,蕭然心頭一松,看來他們算是達成了協議。她抓起黑衣男子的胳膊,黑衣男子一怔,蕭然明白他有些誤會,翻了個白眼,“放心,我對你這樣的皮相沒有半分興趣,看起來比女子還要纖細。我略懂一些醫術,幫你把脈呢!”

    黑衣男子氣得想要吐血,他恨不得一把指著蕭然的鼻子把面紗拿下來讓她看個明白,什么比女子還要纖細,她有沒有搞錯,自己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出門一趟往往可以讓那些閨閣小姐們喜歡的抓狂。反而看看蕭然,哼,沒有一點兒閨閣小姐的形象,抓著男子的胳膊面不改色,臉不紅氣不喘的,他實在是被蕭然的話氣的慘了,儼然已經忘記了蕭然是在替他看病呢!

    “內力受損,氣血瘀滯證,不是什么大病!對了,你身上有什么銀針之類的暗器嗎?”蕭然問道。

    “干嗎?”黑衣人后退了幾步,目光里滿是警惕。這時蕭然才發現原來眼前的男子長了一雙丹鳳眼,狹長幽深,目光如泉水。想到自己的比喻,蕭然倒真的想看看他面紗下的臉呢!

    “幫你扎針!”蕭然的回答讓黑衣人又后退了幾步,蕭然一驚,“你不會害怕針吧?”黑衣人臉漲成了紫茄子,還好蒙著面紗呢,他想,他哪里是害怕針啊,他分明就是怕疼,如果不是怕疼,他剛剛一定可以隱藏的很好的!見他的閃躲,蕭然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個大男人怕針,還真是讓人難以想象啊!

    黑衣人覺得蕭然的目光滿是嘲諷,他現在真的想躲著這個女人,“喂,女人,讓我幫你干什么,快說,公子我言而有信,干完了我再去療傷!”

    這個人倒也真是光明磊落說話算話,黑衣人這一舉動讓蕭然對他有了幾分好感,她走上前襯黑衣人不留意猛拍了他的穴道,“女人,你干什么?”黑衣人大怒,也怪自己失了防備,主要是離得近了他才發現蕭然的容貌清秀,眉目間極為秀麗,她的容貌并不是頂尖的,卻總是有著一股說不出的韻味讓人著迷。所以,他有些癡了,被蕭然一拍,他只覺得五臟肺腑都快撕裂了一般。

    “對待恩人一點禮貌都沒有!幫你擴散了淤血,沒有事情了!”

    黑衣人一運功,果然如此,剛想說蕭然耍他,明明有這么簡單的法子還非要扎針不可!一見蕭然已經扶起地上昏迷的姜寧走遠,這才趕緊跟了上去。

    把姜寧放在床上,蕭然這才帶著黑衣人走進家丁的房間,指了指熟睡的家丁,黑衣人點了點頭,蕭然就先離開了!

    她才不管黑衣人是好是壞,是否要對蕭府不利,反正她重生到這里,為的就是給小少爺復仇,別人的生死她才不放在心上。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 JBO| 竞博| 竞博电竞|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