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七章 訴說冤情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七章 訴說冤情

    蕭然突然跪下,倒是讓蕭秋熙注視著她,不過,蕭秋熙的目光里滿是疑惑,“你是——”他皺眉看了看蕭夫人,蕭夫人會意趕緊回道,“老爺,是然兒。”蕭秋熙點了點頭,目光里滿是疏離。

    蕭然心里一緊,面上卻也不顯露,“父親,小少爺死得蹊蹺啊!先是家丁作證小少爺是溺水而亡,可是作證的家丁卻被發現死在六姐的后院里,分明是有人滅口啊!”

    被她這么一聯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善的望著蕭晴,蕭晴氣得滿臉通紅,一把掙脫開一直拉住自己的蕭穎,沖到蕭然面前就是一巴掌,蕭然沒有躲開,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她臉上五個清晰的手指印分明可見,蕭然心里冷笑,好,我要的就是你發怒!面上更是委屈,“六姐,我不過是說了疑點,并沒有說是你啊!”

    “你——”蕭晴憤怒的揚手,還沒有落下,就聽得蕭秋熙一聲厲呵,“還不住手,成何體統!”蕭晴是極怕父親的,見蕭秋熙動怒,趕緊跪下,頭都不敢抬。

    “你們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父親,兇手不是你你激動什么!你到底知道什么,還不說清楚!”

    蕭然漠然的看著發生的一切,她心里明白如果把蕭坤的尸體扔到夫人的窗外,依夫人的狠厲怕是直接埋了,蕭依雖然面上溫柔,心里卻也是狠毒的,只有蕭晴,看上去嬌縱慣了的,只有她才有可能把事情鬧大,鬧得越大,就越難收拾!

    蕭晴當然是知道母親設計的害死小少爺的事情的,事實上,她也有阻止過的,畢竟雖然再覺得不順也是一條人命,還是她的弟弟!但是二姐和母親卻并不聽她的,蕭晴恐懼的望向蕭夫人,蕭夫人狠狠地瞪著她,蕭依也私底下掐了蕭晴一下,蕭然不動聲色的將一切盡收眼底,蕭依,也有你的一份,很好!很好!

    蕭晴顯然是明白了母親的意思,裝作不知道就好,搖了搖頭,無限的委屈。

    蕭秋熙骨子里是個冷漠的人,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兒子,女兒不過是用來攀上權貴的禮物,嫡出庶出還不是一樣,可是兒子就不一樣了,更何況蕭秋熙只有這么一個兒子,自然是咽不下這個悲痛,蕭然恰到好處的提醒更是讓他內心疑點重重,“小少爺溺水的時間你在哪里?”話語里還是懷疑。

    蕭晴卻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父親,我正在讓錦緞房的老板量體裁衣,聽到小少爺出事這才匆匆趕來的!”有人證蕭夫人也松了一口氣,雖然覺得這個女兒成事不足但到底是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

    蕭秋熙吩咐下去,果然查證屬實。

    見蕭夫人松了一口氣,蕭然冷笑,以為這樣就已經完了嗎?

    門外有家丁稟告求見,說是蕭坤失蹤之前曾經在他的枕頭上留書一封,說是只能老爺親啟。蕭秋熙將信將疑的打開了書信,蕭夫人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自己的眼皮跳個不停,蕭秋熙臉上陰晴不定,他只覺得里面的內容讓他震驚,他扔掉書信,起身指著蕭夫人,厲聲說道,“沈哲若,你還有什么話說?”

    蕭夫人心里想到事情已經敗露,面上卻是一臉悲痛,“老爺,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讓老爺如此發怒!”

    “你不知道?”蕭秋熙聲音提高,深吸了一口氣,“你說,阿翔他是不是你害死的,還有是不是你派人滅的口?”

    蕭依臉色一白,蕭夫人看到蕭依的神色就明白了蕭依背著她做了些事情。確實,蕭依的確是找了人要殺蕭坤滅口,正好被黑衣男子撞上,既如此,蕭然當然要好好地利用一番了!

    三姨娘又恢復了氣定神閑的模樣,對于這樣的結局看起來并不意外,蕭然留心,看來三姨娘并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那么蠢,五姨娘就不一樣了,滿臉的驚愕,蕭夫人跪在蕭秋熙的面前,抹著眼淚道,“老爺,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小少爺他一直是由我撫養的,衣食住行,我可曾有一點兒委屈了他?他怕打雷,雷雨天里我摟著他睡;他對花粉過敏,我便吩咐下去院子里再不種花;他生病的時候,我衣不解帶,老爺,您都是看在眼里的,我對他真的比對我自己的孩子都要好啊!”

    果然,聽得她這么說蕭秋熙的目光里滿是疑惑,蕭夫人也在觀察著他的神情,心里竊喜,看來再趁熱打鐵一次就可以了!她無限委屈的剛準備開口,蕭然當然不會給她這個機會了,“父親,女兒聽說教席先生說小少爺文武雙全,上一次還給他表演了一出自創的水上功夫呢!”

    蕭秋熙經蕭然一提醒,猛然間想起小少爺是會功夫的啊,說他被淹死還真是可笑!蕭夫人的目光緊盯著蕭然,一次還可以說是無辜,兩次可就真的不是故意的,蕭然本也沒有打算隱藏,迎上蕭夫人的目光,蕭夫人不禁打了寒戰,那樣深不見底的目光……

    其實也不怪蕭夫人選擇的方法笨,小少爺是剛學會游泳的,除了給蕭秋熙和蕭然表演過游泳之外,別的人還都不知道。“你自己看吧!”蕭秋熙冷著目光將書信扔給蕭夫人,蕭夫人接過,面上有幾分驚慌,“念出來!”蕭秋熙提高了音調!

    見蕭秋熙面上的冰冷,蕭夫人咬了咬牙,“老爺,坤實在是有愧老爺的信任做出了不齒之事,坤在亭子打掃見夫人殺害小少爺而未能相救,更昧著良心收下夫人銀錢而作偽證,坤越想越覺得不安,夫人不會放過我的!如果坤今有意外,也是無可饒恕,只是不希望老爺蒙在鼓里,不知夫人的心腸蛇蝎!”

    最后幾個字蕭夫人幾乎是咬著牙念出的,念完之后她就眼淚止不住掉落,“老爺,冤枉啊!冤枉啊!小少爺真的不是我害的啊!當時我正在屋子里給穎兒挑選刺繡的花樣呢!”

    蕭秋熙握了握拳頭,看他的神情,蕭然知道事情到了這里怕是已經有了了結。果然,蕭秋熙說道,“阿翔的事情我不會放棄的,就算你不是兇手,也沒有做到主母的責任,去祠堂跪一夜吧!”

    蕭晴剛想求情,要知道蕭夫人從來都沒有受到過這樣的苛責,被蕭依拉住了,搖了搖頭。蕭夫人咬著牙,點了點頭。

    從正堂出來,姜寧心里難咽,抱怨道,“小姐,明明是夫人做的,老爺為什么要否認呢!真是氣人!”

    蕭然冷笑,這結果她早就已經想到了,她本來也只是想要蕭秋熙心里明白就行。見蕭然一副成竹在胸的笑,姜寧詫異,難道小姐已經知道了?“小姐,您……”

    蕭然當然知道她想問什么,開口說道,“蕭夫人擺出了蕭穎,蕭穎入宮為妃,是她的女兒,父親即使再有怨恨,也不好扯開了臉面!”只是,一切都還只是開始,總有一天,我要你清楚的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电竞| 官网竞博| JBO| 竞博JBO|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