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十二章 倔強的少年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十二章 倔強的少年

    蕭然注視著倔強的少年,并沒有出手幫忙。她看著少年身上的傷痕,少年身上的淤青,看著少年的隱忍,始終不發一言。突然,蕭然的眸子變了,多了幾分贊賞,少了幾分鎮靜。少年已經搖搖晃晃的起身,他一把奪過肥頭大耳的男人手中的鞭子,男人閃避不及,一下子摔倒了地上。“你,你要干什么?”他滿目驚恐。

    少年一步步逼近,扔掉手里的鞭子,“這一百八十鞭是感謝你三個月以來對我妹妹的照顧,我還清了!”他咬緊了牙,忍者身上的痛,就要離開。

    “你,你敢走!你的賣身契還在我這里!”男人見周圍圍滿了人,壯了膽子,這才說道。他三個月前買下這少年為自己辦事,誰知道少年又帶過來一個重病的妹妹,他看在少年的面子上養了三個月,少年離開,他便再也不想管,誰會知道少年竟要和自己一刀兩斷,開玩笑,他不過是一個奴隸罷了!

    少年回過來的目光冷冷的,男人有些膽戰心驚。

    “賣身契多少錢,我買了!”少年看見一身家丁服的俊朗公子走上前一步,他眉目間有些嘲諷,真的以為他看不出來嗎?明明是大戶人家的嬌縱小姐,他最看不起的便是他們這種沒有吃過苦的人,拿人的生命當兒戲!

    男人正想著趕緊出手呢,只要不賠錢就行。當場交錢交貨,姜寧不明白小姐為什么這么沖動,要知道夫人平日里總是想盡辦法克扣小姐的月俸,小姐每日寸也沒有存多少呢!如今卻買了一個少年,府里并不缺家丁啊!

    看少年要走,姜寧忍不住了,“喂,我們家小……公子買了你,你不能走!”

    少年望著蕭然,滿臉嘲諷。蕭然拿起那張賣身契當著少年的面,撕成了兩半,她看到少年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間的愕然隨后又變成了嘲諷的冰冷。

    “你不要亂想,我沒有想要你感恩。幫你不過是我覺得你值得幫而已!好了,你可以離開了,我們并沒有任何關系!”

    少年望著蕭然,似乎是要把她看穿,他的目光像是一頭野狼,帶著桀驁不馴的孤僻和倔強。終于,他先是低下了頭,緊咬牙關,做了一個決定,單膝跪地,“主人!裴瑞義的命從此以后就是您的!”他喊道。極為虔誠。

    蕭然點了點頭,她的眸子里沒有驚訝,她太清楚應該怎么樣降服這種人,因為她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她扶起少年,裴瑞義抬起頭看著男扮女裝的小姐,卻又發覺她跟那些嬌生慣養的小姐都不一樣,她太鎮定了,寵辱不驚,眼眸很深,只消一個眼神仿佛就可以讓人甘愿俯首!

    蕭然把他帶到服裝店,當再一次與少年見面的時候連蕭然都不得不驚訝于眼前少年的好樣貌。瘦削的臉龐,俊美的猶如暗夜下的少年,他的棱角極為分明,輪廓猶如冰封,可正是這樣的一種拒絕更是讓他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

    蕭然拿出身上的積蓄給裴瑞義,裴瑞義面上一驚,他的眼神里沒有懷疑,因為他選擇了主人,就不能再去懷疑。“我要你幫我去收了一家錢莊,不管你用陰的也好,不管方法,我只要結果,一家錢莊,一家青樓,還有一家飯莊,這些銀子你盡管用,我是蕭府的七小姐蕭然,為了不惹人懷疑,你不必去找我,我自會有辦法找你的!你只用最短的時間內生意做起來就行了!”

    裴瑞義點了點頭,對于蕭然的坦誠他還是有一點兒感動的,見慣了事態的炎涼蕭然的舉動讓他覺得溫暖。別人對他一倍的好,他可以拿命相抵!沒有問為什么,什么都沒有說,裴瑞義拿了錢就走,盡管他還是冷淡,蕭然卻感覺到這個少年的溫暖。她相信他可以做到的!

    “小姐,那個裴瑞義就是一個冰塊,你不要生氣啊!”見到蕭然在裴瑞義走之后不發一言,姜寧以為蕭然在生氣,趕緊說道。

    蕭然搖了搖頭,酒家二樓的窗戶外面,她緊緊的盯著白衣風流的少年。少年騎在馬上,俊美如仙。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不讓人癡狂。雖然男子的面向俊美的比女子還要精致的多,但是那一雙眼睛卻是如星辰燦爛,讓人生生的不敢起什么邪念。

    姜寧順著蕭然的目光往下看也一時呆住了,男子的一顰一笑如此的讓人癡狂。她呆呆的,直到少年騎馬走了許久,背影已經不見,這才回過神來。

    這個男子的眉目讓她覺得熟悉,可是蕭然怔在那里,一時想不起來。

    “這么巧?”就在蕭然回到座位上的時候聲音從窗口傳入,兩人回頭,就見到一襲黑衣蒙面的男子立于窗前,眉梢里滿是調笑。

    “你是誰?”姜寧雖然心里膽怯,卻還是護在蕭然身前。蕭然推開了姜寧,“無妨,我認得他!”她當然認識,他們這是第三次見面了吧,剛才的白衣男子她怎么會覺得熟悉呢,真的是多虧了那一雙勾魂的眼睛啊!

    “好久不見!”蕭然故意開口,蒙面男子勾了勾眉,“不是剛剛才見過嗎?”他本就沒打算隱瞞,剛剛的露臉不過是記了上一次蕭然說他像女人的仇罷了!他有心讓她驚艷一番!

    蕭然笑了,這個人還真是有意思!她正在那里想著,一個大意腰已經被人環起,蒙面少年沖她邪魅一笑,說不出的誘惑,姜寧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從窗口離開,“借你家小姐一用,很快歸還!”

    蒙面男子說完見蕭然盡是嘲笑,有心戲耍,將她丟在房頂上,有心看她驚慌。誰知蕭然大大咧咧的伸了個懶腰,坐了下來,一言不發的望著他。終于,他忍不住了問道,“干什么?見了本公子英俊不凡的樣貌想調戲嗎?”

    嘴貧!蕭然在心里罵道,“信不信你再自戀我就把你踹下去!”看著黑衣人取下面巾,儼然正是剛剛的白衣男子,他坐到蕭然身前,解下身上的酒壺,“喝酒嗎?”

    蕭然也不推辭,接過喝了一口。

    “我叫無雙,天上僅有,地下無雙。你呢?”

    他的目光灼灼,蕭然別開了目光,“蕭然。”

    “我們兩個還真是有緣呢,你看,上一次這一次……”他話還沒有說完便看到蕭然眼睛望著地面,問道,“怎么了?”

    蕭然的目光有些悵然,站得高固然看得遠,卻也失了那一種真切,仿佛自己是孤家寡人,真是高處不勝寒啊!無雙看著蕭然的眼神,開口說道,“人們都想站得更高,看著底下的人如螻蟻一般,貴族們不屑貧民的生存,卻不知道他們的生活才是最有意義的。我想站得高,可是我也想下去體驗一番!”話剛說完見蕭然望著他,他的嘴角上揚,眼睛彎如桃花,“怎么樣?本公子帥吧!”

    蕭然一把將無雙踹了下去,無雙慘叫著的聲音響在耳邊,他會輕功哪里會受傷啊,一會兒又屁顛屁顛的坐到蕭然面前,“送我回去吧!”蕭然開口說道,經過他的身邊,狀似無意,“其實,偶爾也應該把面具摘下來曬曬太陽的!”果然,無雙面色一變,很快的又恢復了嬉皮笑臉的模樣。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电竞| JBO|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