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十六章 蕭然解惑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十六章 蕭然解惑

    “害我的人非常狡猾,她害怕那條毒蛇不能完成任務,故意在百合上灑下了東西,或許是那人十分有心,竟然能夠推斷的出我喜歡百合。一步一步的引誘我入圈套!先是讓我發現百合,再是讓我將百合移入屋內,引我中計!哼,真是善于人心啊!”

    蕭然的指甲握的極緊,嵌入到肉里,殷紅的鮮血滴滴滲出,她也不覺得疼痛。今天真是大意,明明知道自己要步步留意,可還是中了計。是因為那個少年,那個笑起來比世上所有百合花都要好看的少年,關心則亂,未嘗不是沒有道理的。

    見蕭然受傷,姜寧趕緊取出手帕為蕭然包扎,關心的說道,“小姐放心,今后我會分外留意環兒的一舉一動,必不讓有心人鉆了空子,只是,不是夫人,又能是誰呢?”

    “五姨娘!”蕭然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這三個字的。見姜寧不信,她開口說道,“她想必是知道環兒是夫人的人,又知道我多疑,環兒若說是她,我必以為夫人想要離間我們,可是,她卻做錯了一點,剛剛她發現蛇的時候,確實驚慌,可是逃得方位卻是向著蛇的方向,說明她早就知道了百合花有問題,她絕對不會想到精心的偽裝竟然成了她的罪證!”

    聽著蕭然的解釋,鞭辟入里,姜寧覺得小姐真的變得聰明許多,也比以前沉穩了,這樣的變化姜寧不知道是好是壞,但是看到小姐不用受別人的欺負就好!“小姐,那我們和五姨娘還是不要合作了!”

    “不,為什么不合作?”蕭然搖了搖頭,杏目里是滿滿的算計。“她被逼得急了,為了女兒才不得已和我合謀,說到底不是真心,不過是短時利益,她可以利用我,我為什么不可以利用她?她要算計我,我一定會討回一些便宜的!”步搖隨著她的話語搖擺,如五姨娘以后的命運漂泊,“哦,對了,你這些日子一直跟著我,怎么會留意到一個入府三天的丫鬟?”

    姜寧不明白蕭然為什么這么問,但她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是奴婢和邢愿聊起,邢愿說的!”

    蕭然點了點頭,揮了揮手,姜寧知道小姐要休息,慢慢的退了出去。

    待到屋內之后蕭然一人之后,她的眉目突然睜開,眼睛里閃著奪人的寒光。姜寧忠心,卻也重情,有些事情還是不要告訴她的好。可是,敢背叛自己的人,是絕對不能留的。蕭然聽著屋外姜寧正讓人搬走百合花,聲音極低,顯是怕打擾了蕭然休息。

    披了件衣服,蕭然打開窗戶,輕手輕腳的跳了出去。果然,蕭然看到邢愿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地折了一支百合用手帕包著放進衣袖,然后四顧無人,匆匆離開。蕭然悄悄的跟了上去。

    只見邢愿見周圍沒人,這才將手帕遞到院墻之下的一個小洞里面,狀似無意,離開了。

    蕭然暗暗地記下了洞的位置,姜寧看見蕭然出了院子,一驚,趕緊跟上,蕭然搖了搖頭,她前腳剛出了院子,就聽到身后的一聲,“然表妹,好啊!”

    “表哥!”她行了禮,不著痕跡的望著那個洞,果然,東西已經不見了。見寧轍轅向她走來,她心里厭惡,拂了拂身,“我還有事,先告退了!”

    “然表妹,你可知剛剛姨夫叫我去書房,跟我談了什么?”見蕭然躲開自己,寧轍轅目光里閃過一絲失望,很快的遮掩,問道。

    “對不起,我對別人的談話沒有興趣!”蕭然頭都沒有回,沉穩的步子沒有絲毫紊亂。

    寧轍轅急了,在她的身后大聲的說道,“姨夫讓我娶晴表妹,為了補償,說可以讓我再娶府中一位庶出小姐做妾!”

    蕭然聽得他說話,知道他選擇的那位妾侍正是自己,心下沒有一絲驚慌,面上現出幾絲冷芒,想多娶幾位小姐,好啊!我就成全你吧!臨時改了路,往五姨娘的院子處去。

    五姨娘正在屋子里焦急著呢,她剛剛聽了老爺的意思,根本就沒有自家女兒什么事情,不甘心讓到手的金龜婿就這么飛了,偏偏她差人去請寧轍轅,卻被寧轍轅以招惹是非為名拒絕了。聽到丫鬟通報蕭然來了,想都沒想的趕緊迎出了屋子,一把拉住蕭然的手,“七小姐啊,你總算是來了!”

    蕭然抽回了手,“我們不是才剛見完面嗎?怎的,五姨娘又想我了?”

    五姨娘看著蕭然的疏離神色,一時間有些恍惚,這還真的是剛剛那個被嚇得臉色蒼白看起來沒有一絲主見的女子嗎?她觀蕭然神色,鎮靜自若,滿面自信。一時間忘記了接下來要說的話。

    蕭然最恨別人算計,更何況為了既得利益,還不如攤牌說得好。“五姨娘這么迫切的想見我,是因為四姐的終身大事嗎?我聽父親說了要把六妹許給表哥,我為妾,又知道五姨娘你相中了這個女婿,所以五姨娘你慌了,是嗎?”

    “你不想嫁給你表哥的,是嗎?”五姨娘緊緊的盯著蕭然的表情,希望可以看透她的心。可是蕭然的面上無一絲波瀾,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我當然不愿意!”蕭然開口說道,“所以我盡管知道五姨娘你害我還是選擇和你合作!”

    “什么!”五姨娘的手猛然摳進梨木桌子上,長指甲生生折斷。可還是比不上她的詫異,她面色蒼白,蕭然知道?她已經看了出來?她不相信,可是看蕭然的神情,一舉一動都透出一切了然于心的感覺,那份冷艷、高貴、手握一切的氣質五姨娘都覺得心里臣服。

    五姨娘突然地就相信了蕭然的話。她不顧形象的跪在蕭然面前,緊緊地拽著蕭然的衣袖,“你幫幫我吧,我錯了,我再也不會害你了……”

    蕭然冷笑,彎下身子,親自扶起了她,五姨娘膽顫的望著蕭然的神情,她嘴角的笑意那么輕蔑,五姨娘的身體顫抖著,她也不明白為什么前一刻還為自己馬首是瞻的蕭然怎的就克制了她。

    蕭然親自扶五姨娘坐下,嘴角的寒意不曾退卻,她俯身在五姨娘耳畔說了幾句,五姨娘臉上幾乎不曾見了血色,“這……這可以嗎?對靜兒不好吧?”

    “這就要看五姨娘你的取舍了!”蕭然的目光望向窗外,看著正在修剪草木目光卻不住的瞟向屋內的丫鬟,利息她當然要收取了,隨手一指,正指上了她,五姨娘臉色一變,蕭然全當沒有看到,“我覺得她辦這件事再適合不過了!”

    丫鬟一愣,不知道發生何事,望著蕭然的目光滿是恨意,蕭然渾然不在意,施施然離去。她相信五姨娘一定會妥協的,為了女兒,為自己的前程,她知道應該怎么辦!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