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二十八章 八姨娘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二十八章 八姨娘

    蕭然在院子里澆花,無雙坐在藤椅上看著蕭然澆花,時不時的發表一些意見,蕭然頗為無奈,可是無雙就像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強一般充分發揮了自己的功夫,翻墻、點穴、輕功……無一不是用來死纏濫打,秋颯一連嘆了好幾口氣,姜寧明里暗里諷刺了好幾回,這個家伙仿佛根本就沒有聽懂一般,一來二去的,蕭然也就不再躲他了,只要他不動手動腳的,蕭然覺得有個人陪著自己玩笑似乎也是不錯的生活!

    從穿越再到重生,算算時間,真的已經很久都沒有輕松過了!

    “哎,你知道嗎?聽說你父親又帶回來一個女人養在西園里,寶貝得很,是你的八姨娘吧?你也沒去看看!”無雙咬了一口蘋果,清脆爽甜,隨手扔給蕭然一個,蕭然接著,也不拘束,咬了一口,果然甘甜多汁。

    “我倒是很好奇,可父親下令說是迎娶之前不讓人見,我有什么辦法!”蕭然倒是派姜寧跟伺候八姨娘的丫鬟打聽過,說是普普通通,并無半分姿色。蕭然還一直郁悶著,父親這一次肯花轎迎娶,可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可是男人皆愛美貌,八姨娘又是憑什么拴住父親的心呢?

    無雙起身,走到蕭然身旁,百合花盛放,清香襲人,他溫潤如玉,臉龐如蓮,舉手投足之間盡顯高貴。“我聽說那女人是正去法華寺上香的時候碰見你父親的,相士為她解生辰八字,說是此女命中可得子,你父親動了心,將她迎娶回來!”

    蕭然皺了皺眉,“可得子?僅僅是一句話父親就信了,還真是愚不可及!男子真的有那么厲害嗎?還不一樣是女人生的!”

    無雙低眉含笑,他怕自己笑得放肆,蕭然當場翻臉,這話真虧得她想得出來,不過他也覺得兒子不一定好,就跟自己家一樣,有的那個老家伙愁的了!

    涼風吹過,蕭然的發絲被風吹亂,她微低著頭,眼眸如星,無雙看的癡了,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替她攏去了額前的發。蕭然神色一動,才從沉思中回過神,兩人有些尷尬。蕭然不是不明白無雙的感情,他本不是這樣輕浮的人,為了哄她高興,不給她壓力,刻意偽裝,她不會忘記前兩次見他,那日黑衣的他受了重傷,還有那一日房檐之上,對酒言歡,他的苦惱她都知道,可是她不能,前世的種種讓她不能釋懷,這一世,只為復仇!

    蕭然低下了頭,佯作沒有看出他的情意,“迎娶就在這兩天,我去準備禮物了!”

    無雙望著蕭然離開的背影,眼眸閃動,額前碎發紛亂飛揚襯得仿佛仙人一般,他面上一絲若有若無的笑,修長的手指間還殘余著女子的發香,終是沒有開口,他嘆了一口氣,轉身落寞離開。

    三日之后,大紅的花轎紅紅火火,震耳的鞭炮轟轟隆隆,嶄新的鑼鼓熱熱鬧鬧,彩鳳身著大紅喜袍,發上一只新開的牡丹,滿頭翠環,她眉眼間盡是笑意。苦日子總算是到了頭,她要對付的不過是一個庶女而已,能有什么可怕的?彩鳳實在是不明白二小姐一副嚴肅的模樣。

    拜了堂,她才正式的過了門,蕭府的八姨娘,望著堆滿如山的彩禮,她眼珠子都快直了!二小姐答應過她,等她生下兒子,就幫她扶正,什么三姨娘、五姨娘還不是肚子爭不了氣!

    蕭秋熙很是高興,蒼老的臉上多了幾分紅暈,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他一直愁眉苦臉的,直到聽得寺廟住持分析說是此女命中有子,這才娶了回來。后堂里,三姨娘滿臉的不高興,蕭秋熙一直寵她,忽然間把心思轉到新娶得姨娘上,她怎么可以不生氣?不過看到彩鳳的模樣,姿色中下,這才恢復了笑意。

    五姨娘倒是沒有不高興,她滿心的打算就是自己的女兒,現在女兒許配了人家,安安生生的住在別院,等著迎娶,至于蕭秋熙,只要他不棄了自己就行!

    蕭依身著一襲茜色薄紗,輕盈飄渺,手里抱著一只白色的貓,至始至終,她都在微笑著和徐媽媽說話,沒有看蕭然一眼,越是這樣,才越不尋常,蕭然暗暗地留了心。

    “阿然,你送的什么,讓我看看?”無雙今日月白竹衫,手執折扇,畫的是大洪的山河圖,風姿偉岸,氣宇非凡。

    蕭依表情一怔,攥了攥拳心,眉頭這才舒展開來。

    “別鬧!”蕭然制止了他,她私下里默許了無雙喚自己“阿然”,可不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沈府來信說是讓無雙學做生意,可是看蕭秋熙的意思,信上內容并不僅僅于此。蕭秋熙幾乎把無雙捧上了天,府中任他游戲。

    無雙收起折扇,他今日故意試探,可見她雖然制止卻沒有生氣,心中已然有了滿意答案。不覺唇角綻放笑意,如雨后白蓮,不染塵埃。

    蕭依看到,又是一陣癡迷。

    “呦,新娘子來了!”三姨娘陰陽怪氣的說道。蕭秋熙瞪了她一眼,她面上漫不經心,心卻恨了起來。

    “三姨娘好!”彩鳳卻仿佛沒有聽出,低頭含羞,面上盡是笑意。

    蕭秋熙點了點頭,彩鳳面上兩片紅暈,盈盈再拜,“五姨娘好!”五姨娘扶起了她,給她一封紅包。

    “八姨娘!”蕭依迎了上去,“我是蕭依,這是我送給您和父親的禮物,生子貓!它在廟宇中誕生,在佛堂養大,日夜息在送子觀音像下,我特意討了來,送給八姨娘您!”

    蕭依將懷中的白貓遞給八姨娘,八姨娘和蕭依目光接觸,暗點了頭。

    蕭依退下,蕭然這才開口,“八姨娘收了姐姐的禮物,倒顯得我的禮物有些拿不出手了!”蕭然呈上畫卷,“這是元境打是親筆所畫的送子觀音像,我祝愿八姨娘您和父親早日心想事成!”

    彩鳳打量著這位七小姐,眉清目秀,笑容溫和,舉手投足無不大方得體,看起來不過是一般的閨閣小姐,哪里有什么可怕?二小姐或許真的是夸大了吧!她含笑收下觀音像,這才開口道,“我沒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回禮,這是我前日無聊縫的荷包,不嫌棄的話就送給你們吧!”她取出兩個荷包,分別遞給蕭依和蕭然,蕭然接過,看到她眸子里一閃而過的緊張,不動聲色,放進懷里。

    接下來便是無雙的遞禮了,蕭秋熙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無雙擺手道,“蕭老爺不必客氣!”彩鳳見蕭秋熙如此恭敬不免多打量了幾分眼前的公子,容貌嬌麗,甚至比二小姐和七小姐還要勝幾分。可是他的一舉一動無不風雅,氣質從容,俊朗世無雙!

    打開無雙遞來的禮物,彩鳳更是傻了眼,龍眼大小的夜明珠光輝生生的將屋子里所有的禮物都比了下去,明珠生光,彩鳳驚道,“公子的禮物太貴重了!”

    無雙隨意笑道,“喜歡就好!”

    所有人都被明珠的光芒吸引,蕭依也不例外,沒有人察覺到蕭然走到蕭依的身邊,嘴角噙了一絲戲虐的笑。

U赢电竞 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