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三十八章 柳府遺女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三十八章 柳府遺女

    五姨娘近些時間一直在佛前念經,蕭府的八姨娘怎么樣已經跟她無關了!只要女兒的事情解決了,她也就阿彌陀佛了,若不是傍晚的時候姜寧帶著蕭然的書信而來,她是絕對不會踏出院門一步的。

    可是,走在路上她卻掩飾不住的緊張和恐懼,幾乎是小跑著進了蕭然的房門,進門就沖到蕭然面前,問道,“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嗎?”

    蕭然望著她,目光未變,“確實如此!”秋颯給她端了新換上的花盞,聞之欲醉,“我收到消息,寧丞相此次讓表哥來商量婚事是假,暗中退婚卻是真的!”

    五姨娘頹廢的一下子坐到椅子上,瞬間蒼老了幾歲。她費盡心機為女兒謀一個好的前途,可是卻還是忐忑重重。她自然看得出寧轍轅本來就對蕭靜無意,可是蕭家只要還跟寧家有一天的親戚關系,蕭靜在寧府就不會有什么委屈。可是,如果眼下寧轍轅真的要退婚,那么蕭靜的婚事還有名聲……不,她不允許!

    “七小姐,你幫幫我,幫幫我吧!只要靜兒可以嫁入寧府,你讓我做牛做馬都可以!”她眼下只剩蕭然這么一個救命稻草了,蕭秋熙如今正被八姨娘霸占著,她不出院子并不是代表她不知道八姨娘和蕭依是一邊兒的。

    蕭然任憑她拽著自己的衣角,定定的站著,始終沒有表態。八姨娘觀蕭然面無表情,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她說話,心一橫,道,“七小姐,我是知道你的能耐的!可是在這府里你始終是孤立無援的。你想做好人,那么壞人的事情你是萬萬不能碰的,只要你答應幫我,壞人的角色就由我來扮演!我們以前合作過,我的口風緊,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我愿意一力承擔!絕不會拖累你的!”

    蕭然做了這么多等的就是她這句話,望五姨娘,她觀察了這么久,五姨娘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對象,她有弱點,并且蕭靜軟弱,事事都要讓五姨娘拿主意,這正好可以成為她的一個把柄!“好!”蕭然點了點頭,“但是眼下,我有一件事需要你來辦!”

    蕭然對秋颯示意,秋颯點頭關好了門,守在窗外,五姨娘抬起眼來,正望見蕭然眼底的陰狠,冷芒如一柄寒刃,讓她覺得不能喘息。

    她附在五姨娘耳旁耳語幾句,五姨娘臉色驟變,似有猶豫,最終還是狠心點了點頭。蕭然的手探進袖子里,將無雙給的那張紙揉成一團……

    八姨娘正在享受著丫鬟們端來的冰糖燕窩粥,剛剛蕭然還給她送了一只千年的靈芝,這會兒正在院子里和送來鮑魚的蕭依在說著話。她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真好,不用日曬雨淋,小姐們斗心計是她們自己的事情,她周旋著趁機脫身就行了!

    蕭依自從知道蕭然一直都是耍自己之后,雖然聽了徐媽媽的話一直在等著寧轍轅來了之后再做打算,但是面上,卻是再也擠不出笑,今日本想避著她的,可是她非要拉自己賞花。

    “七妹有什么事情快說,我還約了裁縫做衣服呢!”蕭依道,看著蕭然的模樣,氣就不打一處來。

    “姐姐說什么呢!妹妹我約姐姐來不過就是賞花而已!八姨娘院子里的花開的挺好的!”蕭然摘了一朵牡丹放在蕭依的鼻翼下,“姐姐,花很香,不是嗎?”

    蕭依揮袖將牡丹打落在地,狠狠地用腳踩碎,“蕭然,你不用跟我裝,我這一次失敗,下一次我一定會贏的!我們之間只可以有一個贏家!”

    蕭然嘆了口氣,看著碾碎的牡丹,眼睛深沉似海,她語氣未變,“姐姐,你何必那么浮躁,妹妹我只不過是想讓你看一出戲!”她聲音陡然加重,最后幾個字仿佛是咬著牙發出的,蕭依一驚,抬頭卻見蕭然神色微變,一雙眼睛猶如幽深的湖水,不起半分漣漪。

    兩人談話間卻見蕭秋熙手背在身后一臉沉思的走了進來,蕭秋熙似乎根本就沒有看見她們兩個人,徑自走進了八姨娘的房間,他的身后跟著小跑的五姨娘,五姨娘望見蕭然,點了點頭緊隨其后進入八姨娘的房間。

    八姨娘剛喝完最后一口燕窩,見蕭秋熙進來,趕緊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老爺!”她淺笑盈盈,暗暗地將蕭秋熙身后的五姨娘擠了過去。

    “跪下!”蕭秋熙突然動怒,蕭依聽到屋子里的怒斥,趕緊走進門口,只見八姨娘跪在蕭秋熙面前,傻了眼。這是蕭秋熙第一次對她發怒,而她竟然不知道所為何事。

    “老爺!”她聲音嬌媚,一定又是五姨娘記恨自己,說了什么壞話,可是別忘記了老爺還正指望自己誕下子嗣呢!“你不要聽了奸人的挑撥啊!”

    “說,你來我蕭府有什么目的?”蕭秋熙質問道,臉頰漲紅,咳嗽了幾聲,五姨娘趕緊捶著蕭秋熙的背。

    五姨娘呆在那里?她是為了富貴,可是蕭秋熙不是應該已經明白了嗎?那還能有什么目的?

    見她不答,蕭秋熙更加憤怒,認定了她來確實是為了報仇,猛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朱漆被他拍的掉了一塊兒,“好,你不說,我來說!”

    蕭秋熙,道,“你此來是為了報當年我蕭家和柳家的仇吧?你恨我蕭家當時在比賽中勝出你柳家,得了那三萬兩賞銀,你恨我蕭家生意越做越大,而你柳家家破人亡,無奈借了高利貸,卻因為還不上錢,被人報復,一家只余下你一條命!你好毒的心,步步為營,機關算盡,假如我蕭府,就是為了圖我財產,讓我斷子絕孫,你心腸真可謂歹毒!如果不是榮冬覺得你可疑,暗中調查,我蕭家產業豈不是都要被你算盡!”

    五姨娘也就是榮冬趕緊順了順蕭秋熙的后背,幫他理氣,八姨娘呆在那里,她是被養母養大的,只不過知道自己應該姓柳而已,哪里知道蕭府和柳府的過往,她是真的不知道啊!眼淚簌簌落下,如果蕭秋熙不要她,那么她就失了榮華富貴了啊!

    “老爺,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事情!我也沒有要害你!真的,你信我吧!”她模樣楚楚可憐,水汪汪的眼睛望著蕭秋熙,她不相信蕭秋熙會這么無情,自己和他做了可不止一日的夫妻啊!

    “夠了,你做的事情還少嗎?大夫已經招了,每晚你焚的香料是什么?彩鳳,你是成了心的想要我斷子絕孫啊!”

    八姨娘心猛然一跳,每晚的香料?她望著蕭依,蕭依臉一白,生怕她說出什么,那香料只要不常用,根本就沒有事情,她哪里知道彩鳳為了爭寵每一晚都放量極足,這才讓大夫察覺!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电竞| JBO| JBO电竞|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