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三十九章 表哥如狼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三十九章 表哥如狼

    蕭依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暴露,好在徐媽媽早就有所防備,趕緊跪下,“父親,您是知道我一向跟八姨娘交好的,可是我確實不知道她竟然做了糊涂事!”她這話說的無理,也并不是她的本意,她趁所有人都沒有在意的時候湊到彩鳳耳邊,道,“如果你敢把我牽連進來,我聽說你還有個弟弟,聽粉嫩的,也湊巧聽說,城里王員外的兒子喜好男色……”

    彩鳳恨意十足的瞪著蕭依,恨不得把她吞下去,弟弟是她唯一的弱點,她進府之前特意隱瞞了他的存在,沒想到還是被她發現了,當男寵……也只有二小姐這個變態才能想得出來!她將恨意吞了下去,“老爺,不錯,我是恨你,恨蕭府,恨你們每一個人!”她望著一屋子的人,眼眶通紅,榮華富貴皆如塵煙,煙消云散,精明算計,到頭來不過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老爺,你休了我吧!”

    蕭秋熙嘆了口氣,一切已成定局!傷害他的人絕對不能生活在自己身邊!

    蕭秋熙一紙休書,彩鳳美夢成空。她來的時候笑得多么風光,走的時候就有多么凄慘!蕭然沒有功夫去再理會八姨娘的事情,因為事情剛一結束,蕭秋熙就把蕭然叫到了書房。

    這是蕭然第一次來到蕭秋熙的書房,她對這個父親充滿怨恨,本來她以為他那么關心小少爺不管他多么自私最起碼對小少爺的愛是真的,可是沒有想到,他對小少爺的愛不過是因為小少爺要繼承他的位置,小少爺一死,他只傷心了幾天,便仿佛沒有這個人存在一般。

    蕭秋熙從抽屜里拿出一封信,遞給蕭然,只見上面寫著“蕭然親啟”,蕭然一愣,蕭秋熙解釋道,“這是無雙公子給你的!”

    眼前出現了風華絕代的少年,白衣恍如青蓮,輪廓俊美如仙。她接過,放進袖子里,“父親,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退下了!”語氣不咸不淡,沒有什么感情。

    蕭秋熙似在思索,蕭然等了許久,他才開口,“然兒,你覺得無雙公子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蕭然知道他問自己不過是在試探自己的心,開口道,“父親,無雙公子氣質高貴,儀表堂堂,器宇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貴的人!”

    蕭秋熙點了點頭,很是滿意蕭然的回答,“那你覺得你表哥呢?比之無雙公子又如何?”

    蕭然一笑,眉目間淡淡的嘲諷一閃而過,“表哥比之無雙公子,就好比是明珠之光和日月之輝一般,毫無可比!”

    蕭秋熙聽罷蕭然的話,皺起了眉,他在思考著蕭然的話究竟有幾分正確。自從阿翔死了以后他才開始注意起蕭然來,這個女兒口齒伶俐,問題分析的極為到位。他知道寧轍轅和無雙都對這個女兒有意,不禁更讓他謀算起這個女兒的價值來!寧轍轅是太子身邊的人,如果太子成了皇帝,他便是功臣,若不然,則是罪臣;而無雙功成則貴,若失敗,無路可退!兩個選擇他一直猶豫,今日蕭然的話總算是讓他有了眉目。

    “好了,你回去吧!”蕭秋熙,道,蕭然行禮退下,走到門口,蕭秋熙突然開口,“你表哥明日就要到了!”

    蕭然回了聲“是”,走出了書房。眼神驟然變冷,如果這一次,寧轍轅還不知道收斂,那就別怪她給他一點兒教訓了!

    無雙的信寫得極為講究,紙張是用上好的宣紙,墨汁里加了百合花的汁水,透著百合花的清香。信上卻是一首詩:鴛鴦對浴銀塘暖,水面蒲稍短。垂楊低拂塵曲波,蛛絲結網露珠多,潤圓荷。遙思桃葉吳江碧,便是天河隔。錦鱗紅髭影沉沉,相思空有夢相尋,意難任。

    蕭然看后,面上一抹紅暈,他越發放肆了!收好了信,臉頰發燙,他還是沒有放棄,蕭然心里竟不知自己是喜還是煩憂!

    蕭秋熙剛剛話里的意思不過是他想要自保,可是真的可以嗎?聯想到無雙的神秘還有寧轍轅的態度,蕭然心里一目了然,只是為何無雙還不動手?寧轍轅此來,又是為了什么?她將事情吩咐給裴瑞義,可是秋颯卻告訴她裴瑞義有一些私事暫時離開了,留下的雖然是七十二人武藝高強,卻也只可以護她安危罷了!

    清早,寧轍轅便帶了五大箱珠寶名器前來求親,真可謂是給足了蕭秋熙臉面。蕭秋熙把他迎到了正廳,見了三姨娘、五姨娘他俱是一聲招呼,三姨娘點頭,五姨娘歡笑,卻見寧轍轅根本就沒有想和自己說話的意思,蕭依坐在正廳左側,蕭然在右側,寧轍轅先是跟蕭依互遞了眼色,走到蕭然身邊,眸子歡喜,“表妹,我新得了宮里的貢品胭脂,給你留了一盒,你試試好用不?”說著,從袖口里掏出一盒胭脂,放到蕭然面前。

    蕭然看到都沒看一眼,神色未變,“我不喜歡涂脂抹粉的,表哥你還是收起來送給四姐或者邢愿好一些!”

    寧轍轅心中發怒,恨蕭然不識抬舉,面上仍然笑容溫潤,收了胭脂,并無尷尬,“表妹說的是,只是我跟表妹素來親近,一時興奮就有些忘形了!”

    蕭然起身,向著蕭秋熙施了禮,“父親,我有些困,先回去了!”自始至終,她都沒有望寧轍轅一眼,寧轍轅氣得發瘋,卻也只能忍下。

    他此次前來本就是拒婚的,他好不容易跟父親說通了,父親也答應他只要他有理由,就不干預。如果不是蕭依寫信答應幫自己得到蕭然,他這一次才不會帶了彩禮過來!蕭依跟他眼神對接,然后也借口離開,寧轍轅說自己要去看看蕭靜,五姨娘這才重展笑顏。卻不知道寧轍轅出了門就拐到蕭依的院子里。

    蕭依正在那里等著他,見他到來,這才松了一口氣,如今可不可以除掉蕭然這個礙眼的,可就全在寧轍轅了!

    眼下幾日,經過徐媽媽的分析,蕭依也明白了自己和蕭然比心機,根本就沒有勝利的可能。蕭然最擅長的就是利用人心,利用一切資源,反敗為勝,她幾次都是吃了這暗虧。所以,這一次,她要開始轉變策略,蕭依咬下唇角,這一次,一定要贏!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 JBO体育| JBO| 竞博| 竞博电竞|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