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四十一章 商業奇才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四十一章 商業奇才

    房門外響起了鼓掌聲,蕭然踏門而入,身后跟著秋颯和姜寧兩人。蕭然面上含笑,唇角滿是諷刺。“寧表哥你果然果斷,殺人的時候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然表妹!”寧轍轅唇角掛笑,盡管氣急敗壞卻見秋颯跟在蕭然身后,無可奈何,“你唱的這一出又是打算干什么?”他對蕭然已經失去了耐性,更何況,把柄如今在她的手里,他用強不能,只得受制于她。

    “我覺得表哥還是說話爽快的好!既然表哥問了,我也就直說了,表哥你明日就可以將四姐和邢愿娶回家,當然,我可以作證表哥房間里有盜賊,而徐媽媽正巧奉了二小姐之命給表哥送東西,不幸遇上盜賊,殞命至此!”蕭然直盯著寧轍轅,目光平靜,眼神幽深,面上更是毫無變化。

    寧轍轅突然大笑起來,這個丫頭太狡猾了!自己如果真的去了蕭靜和邢愿,只怕是這輩子蕭老爺都不可能讓蕭然嫁給自己了!不,還有一種可能!想著太子近日的計劃,寧轍轅面上又恢復了陰冷,蕭然一介女流,再強大也不過是閨閣宅斗,怎么能明白朝堂之上瞬息萬變呢?

    他點了點頭,“好的,表妹,我答應你!明天我就離開!”哼,遲早你會是我的!他在心里說道。

    第二日,寧轍轅果然很守誠信接了蕭靜和邢愿就離開了。五姨娘松了一口氣,只是感覺自己女婿怪怪的,還有他臉上莫名其妙的指頭印。蕭靜見寧轍轅果然迎娶自己,面上含羞,邢愿深深地望了蕭然一眼,默默跟上寧轍轅的身后,這是她的選擇,與人無尤!

    他走后,無雙覺得蕭然的危機已經解除,也就跟蕭然告辭離開,他此行本就隱秘,在最近被那幫人盯得過緊,他縱然是有心也不能多呆,蕭然對他總算是有了一絲好感,那封寄情思念的書信也沒有退還,也不枉他此行!只是蕭然不知道,朝堂之上,寧丞相幾次三班的被人彈劾說是貪污銀兩,圣上大怒,看過賬簿,責命寧丞相將貪污的銀兩全部歸還,這可苦了寧丞相,賣了手上大大小小的店鋪十余間,圣上龍威才有所好轉!

    蕭然和寧轍轅的那一套說辭蕭依根本就不相信,她只是想不明白寧轍轅為什么最后會和蕭然口徑一致,那丫頭,真是氣死她了!她簡直是一刻也不能容忍她了!平日里餐桌上她還能和蕭然面和心不合,如今,連一個笑臉都懶得擠出來!

    餐桌上最高興的就是五姨娘了,如今女兒的終身大事得以解決,她再無擔憂!三姨娘則是食不下咽,本來蕭容和蕭寒正準備出發,誰知道蕭容又感染了風寒,這個女兒就像是被呵護的溫室花朵,經不起一點的日曬雨淋。

    蕭秋熙也是望著桌子上的菜直嘆氣。

    蕭依眼下唯一的靠山就是蕭秋熙,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搏的蕭秋熙喜愛的機會,當下問道,“父親可是有什么煩心事嗎?”

    蕭秋熙放下碗筷,生意上的事情他一直獨扛慣了的,或許是小少爺和八姨娘肚中的孩子接連不幸讓他頓生蒼老,第一次在家里道,“我的店鋪怡然居最近被那個什么臨江樓的都把生意給搶光了,連續一個月都沒有盈利!那個臨江樓搞出了什么即興表演還有特色菜,把附近所有的飯店生意的客人都給搶完了!”

    這臨江樓的主意自然是蕭然想出來的。蕭依一聽蕭秋熙談起了生意,一陣啞然,她不懂什么生意,自然是接不上口,心思一動,夾了些竹筍放在蕭秋熙碗中,“父親,生意的事情女兒不懂,吃一些竹筍降降火吧,那臨江樓不過新開,客人們圖個新鮮罷了!”

    誰知道蕭秋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說!”那臨江樓的主意端的甚是巧妙新穎,越是年紀大他越是覺得孤單啊!沒有子嗣來當幫手,沒有人陪自己說話,而不是敷衍自己。

    蕭然瞪了蕭依一眼,款款起身,“父親,二姐不懂生意的事情,說出的話還望父親不要介懷!”

    蕭依果然被她激怒,張口道,“我不懂,難道你一個庶出的女兒就懂嗎?”她咄咄逼人,蕭秋熙想著這二女兒的教養真是粗陋,蕭然等的就是蕭依這一句話,觀蕭秋熙神色,該自己出馬了!

    “其實,我覺得臨江樓的優勢雖有,可他們也有弱點,首先,他們的食材來源全是跟商販買得,也無疑增加了他們的成本,而我們怡然居則不是,所有的菜都是我們自給自足,成本大大降低,利潤也就自然而然的要比臨江樓的高得多!”

    蕭秋熙眼前一亮,示意蕭然繼續說。本來他一直陷在誤區里,現在蕭然的話點醒了他,蕭然神色并無喜悅,仿佛在闡述一個事實,蕭秋熙看在眼里,更是贊嘆,寵辱不驚,做事沉穩,是個做大事的料!

    蕭依見自己反而成就了蕭然,生生的把手里的竹筷折斷了。不過,沒有人在意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蕭然身上,只覺得她注定會不同尋常。蕭然繼續道,“臨江樓的拉客方式是高雅,因為他們的成本所以注定了他們的菜價不能便宜,而我們則不一樣——”

    “你是說我們降價就行了,光降價我們遲早會虧空的!”蕭依打斷了蕭然的話,她就是看不得她得意,還以為她想得多么高明,也不過如此!

    蕭秋熙終于發了火,沖著蕭依吼道,“滾回你的房間去!”

    蕭依吃了一驚,卻見蕭秋熙神色冰冷,沒有回換的余地,眼眶一熱,掩面離開。蕭然,不要讓我抓到你的把柄,我不會放過你的!

    “然兒啊,繼續!”蕭秋熙面對蕭然,和顏悅色,丫鬟們都是善于觀察的主,七小姐得到老爺青睞,越發的對蕭然恭敬有加。蕭然落落大方,舉止得體,“父親,其實臨江樓的弊端就是他們的客源都是有錢人,世上的有錢人并不多,而所有的中農的銀錢加起來也不會比他們的少,我們要賺的正是他們的錢。他們的要求并不是高雅,而是吃飽,我們降低菜價并不可行,久而久之,終是虧空。所以,我們可以弄一個自助餐,每一個人固定的銀子,菜放在那里他們自己選取,管夠!如此一來,他們必然有吃得多的和吃的不多的,我們就賺取他們的差價,其實還是相當于菜價不變,但是他們可不會這么認為!”

    蕭秋熙眼睛放光,蕭然的主意太妙了,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他望著蕭然,更加加定了自己剛開始的想法,“然兒,跟我來,我有話跟你說!”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体育|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