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四十七章 蕭劍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四十七章 蕭劍

    蕭然甩手給了蕭方一巴掌,瞪著她,勾起唇角,“有沒有資格,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操這份心了!”

    蕭方愣住了,她沒有想到蕭然會打自己,詫異到忘記了疼痛。等她反應過來臉頰火辣辣的疼著,一屋子的人都默然望著自己,蕭珠拿著手帕正為自己擦著,她覺得自己被侮辱了,推開蕭珠,沖了出去,她要找父親,找父親狠狠地教訓一下蕭然!

    蕭珠從地上爬起來,正待追出去,走到蕭然身邊,突然低聲道,“姐姐,我姐姐的脾氣暴躁了一些,她現在肯定找父親了,你還是先躲躲吧!”

    蕭然徑自外出,沒有理會蕭珠,事實上,她最看不起的就是蕭珠這樣軟弱的人,明明是軟弱,卻還要裝溫順,其實她也明白她之所以這么討厭不過是討厭過去的自己!“妹妹,我去看看她能不能把黑的說成白的,你要去嗎?”蕭珠一愣,趕緊跟上。她剛剛確實是為蕭然擔心的,姐姐最能討得父親寵愛,甚至比大哥還要的父親歡喜,可是,她隱隱的卻覺得姐姐會敗在眼前這個看起來無害卻是不讓人討得便宜的姐姐身上!

    蕭然到了正廳,果然見蕭方在蕭炎夏身邊哭哭泣泣的,見到蕭然進來,蕭炎夏臉一沉,“然兒,你剛剛是不是打了你姐姐一巴掌?”

    蕭然直視著蕭炎夏,毫無畏縮,“不錯,伯父!人是我打的!可是伯父也應該問問原因吧!”

    蕭炎夏見蕭然面對自己毫無懼色,反而平靜堅毅,暗暗吃驚,先前還是小瞧了她,看著蕭方紅腫的半邊臉,他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并且他也有心在蕭府立立規矩。道,“方兒都已經告訴我了,不過就是她要打一個丫頭而已!”

    “伯父這話說的不對!”蕭然觀蕭秋熙神色,他壓根兒就沒有打算管,看來他是也想讓蕭炎夏吃癟了。有了蕭秋熙縱許,那就更容易了!蕭然,道,“伯父,那是我的丫鬟!我沒有開口教訓,誰有這個權利?”

    蕭炎夏見眼前的蕭然非但沒有認錯,反而咄咄逼人,想他一個長輩被晚輩教訓,無論如何也是不肯收手的,道,“你不過是一個庶女,有什么資格擁有自己的丫鬟!方兒要教訓你就不該阻攔,更不該打方兒,現在,我也不想追究,只要你把那個丫鬟交出來,再讓方兒回打一巴掌,也就算了!”

    蕭方聽到蕭炎夏開了口,料想蕭然不敢不答應,神色得意,走到蕭然面前,剛揚起手,就被蕭然更狠的反打一巴掌,另半邊臉立刻起了五條紅痕。

    一屋子的人都愣住了,包括蕭秋熙。他是想讓蕭然和蕭炎夏杠上,可是沒有想到蕭然竟然真的有這個膽量,更是當著他的面打了他的女兒一巴掌!

    “你,你簡直是放肆!”蕭炎夏怒氣沖沖的起身,狠狠的指著蕭然,蕭方瞪著蕭然想狠狠的扇蕭然耳光解氣,可是蕭然的眼神讓她沒有這個勇氣。

    “我放肆?”蕭然笑道,滿是諷刺,“伯父,我敬您是長輩,有些話不好開口,可是,你非要逼我說!不錯,我是庶女,可我還是幫父親料理生意的,更是父親做主讓我管理蕭府的內務,蕭方姐幾次三番干預我不說,反倒是伯父您,一個長輩處處的為難我,還用庶女的身份侮辱我,即使我認錯,那伯父您敢接受嗎?”

    她這樣一說,蕭炎夏臉一陣紅一陣白的,蕭然現在當家,女兒的事情確實是屬于蕭然管的,他無權過問,更何況,蕭然抬出了長輩晚輩,自己就更不占理,更讓蕭炎夏郁悶的是他千算萬算沒有想到蕭秋熙竟然讓一個庶女幫忙打理生意,如果蕭然真的向自己道歉,于內自己長輩欺負了她,于外,她可是少東家,只怕她肯,手下的人還不肯呢!

    這蕭然果然是不能小看的!真的這么算了他蕭炎夏又咽不下氣來,自己的寶貝女兒白白的被人打了兩巴掌,可是,由不得他去思考,更大的麻煩就要來了!

    屋外,兩個家丁“哎呦”慘叫,眾人一看,只見一位灰衫男子懷里抱著一位美姬走了進來,男子賊眉鼠目,臉色焦黃,一看就是縱欲過度了。

    “你干嗎呢?逆子!”一見來人,蕭炎夏更是覺得臉面下不來。

    他這么一喊,所有人也都明白了原來灰衫男子正是蕭劍。蕭劍仿佛沒有看見父親的臉色不善,他囂張的說道,“我都說了我是蕭府的少爺,他們卻讓我在門口等著通報,笑話!父親,這蕭府不是我們當家嗎?”

    蕭秋熙臉色一白,蕭然真要被這位哥哥的“率真”逗笑了,這該是有多么敗家才會這么不在乎啊!

    “胡鬧!”蕭炎夏趕緊搶道,“我們在你二伯父這里做客,懂嗎?”見他懷里的美姬,更是火不打一處來,“你上哪里找來的女人?不三不四的!”

    懷中的美姬推了蕭劍一下,面上三分羞怒,七分嬌媚,蕭劍眼都直了,趕緊安慰懷里的人兒,“美人兒,我們走!不理他們!”說罷,不理會蕭炎夏漲成紫色的老臉,摟著美姬的纖腰走了!

    “真是混賬!”蕭炎夏罵道,心里恨不得沖到蕭劍面前扇他兩巴掌,他千叮嚀萬囑咐告誡過蕭劍這一次的成敗全在他身上了,可是他還是不知上進!剛來就去青樓帶回來這不三不四的女人!

    蕭然看蕭炎夏面色,存心火上澆油,笑道,“哥哥還真是性情中人啊!”盯著蕭炎夏,面上恭維道,“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由此可推之,大伯父您也是性情中人啊!剛剛的冒犯我也就不追究了,告退!”

    蕭炎夏憤怒地盯著蕭然,若不是礙于面子他一定會把眼前人捉起來狠狠地打一頓出一口氣,可是眼下,他卻是一句話都沒有開口。

    院子里的花開得正好,蕭然走入花叢中,順手掐了一朵牡丹,花汁沾了滿手,秋颯遞上帕子,道,“小姐,剛剛蕭劍來回來的姑娘名叫冬晴,是我們的人!”

    蕭然暗道,裴瑞義果然速度,也夠聰明,能猜得出自己心里所想的,并付諸行動,他應該算是第二個能看懂自己心思的人吧!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电竞| JBO|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JBO官网| JBO体育| JBO| JBO官网| JBO|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