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五十四章 家賊難防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五十四章 家賊難防

    蕭劍一早就等在從阿十口中套出的地方,他并沒有將這件事告訴自己的父親和妹妹,因為他想給父親一個驚喜,父親一直偏袒自己的妹妹蕭方,一直在自己的面前夸蕭方,說自己如果有蕭方一半的心思就好了!蕭劍心里自然不服,這一次他一定要向父親證明自己的能力!

    阿十故意拖延時間,慢慢的走著,能有多偷懶就有多偷懶,剛走到靈泉水閣他就感覺到了埋伏,阿三和阿六和阿十交換了眼色,阿十故意大聲對趕車的工人道,“你們都給我仔細點兒,這里面可是寶物,弄壞了你們賠不起!”

    蕭劍聽見阿十的聲音,心想這一下絕對不會有錯,率先沖了出去,身后的六個屬下也跟著蕭劍沖了出去,趕車的工人絲毫不會武力,見有黑衣人劫車,慌亂逃竄,阿三裝作不會功夫被蕭劍一下踹倒在地,阿六和阿十趕緊扶起阿三,三個人眼中驚恐,趁著他們眼睛望著箱子放光的時候也逃跑了。

    三人躲在暗處,一路跟蹤,親眼見蕭劍將箱子抬進了自己的屋子里。阿三讓阿六和阿十繼續監視,他去跟蕭然報信。

    蕭劍見這么容易就得了手,那可是實實在在的五大箱珠寶啊,足夠他無憂無慮的生活一輩子了!他正考慮著是現在就通知蕭炎夏還是等蕭炎夏訓斥自己的時候給他一個驚喜呢,就聽見院子里傳來的匆忙的腳步聲!

    他神色一變,倉皇藏好珠寶箱,就看到蕭秋熙、蕭炎夏還有蕭然一行人神色憤怒的走了進來。珠寶被竊,據看到的家丁說還是家賊,那珠寶可是蕭秋熙給自己準備的養老的錢,所以當所有的證據都指向蕭劍的時候,他幾乎是奔跑著的過來這邊。

    蕭炎夏臉上也不好看。他相信兒子有這個膽量,卻不相信兒子有這個能力,看到跟在蕭秋熙身后的蕭然,蕭炎夏心“咯噔”一跳,兒子是沒有這個能力,可是有人故意縱容可就不好說了!蕭然神色平靜,他根本就看不出破綻,現在,他只希望真是誤會一場!

    不待蕭秋熙開口,蕭炎夏就搶先道,“逆子,你叔父的珠寶是不是你偷的?”

    蕭劍神色一變,怎么可能?他們怎么可能這么快就知道了?沒道理啊?他下意識地望著往身后藏珠寶的地方,咬牙否認,“父親,叔父,什么珠寶,我不知道?”

    蕭秋熙和蕭炎夏都不是省油的燈,兩個人見慣了世間的虛與委蛇,還是這方面的高手,蕭劍的心思自然不難看出,蕭秋熙走過蕭劍,直接走到了藏珠寶箱的地方,簾子一掀,蕭秋熙變了臉,“還不承認,這又是什么?”

    蕭劍面如死灰,他心里清楚如果自己此刻承認那就一定逃不出懲罰,依叔父的性格這一次定然不會饒了自己!

    “我沒有偷,這是我的東西!叔父,難道你就不允許我有自己的錢財嗎?”蕭劍狡辯道。

    蕭炎夏嘆了口氣,這個兒子真的太蠢了,他難道不知道先今承認了才有一條活路的嗎?蕭秋熙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不做標記呢!

    果然,蕭秋熙的臉被氣成了豬肝色,他氣憤的指著箱子的一角,道,“你看到了嗎,這個箱子上有我專門刻得標記,下一次你如果不想承認麻煩你認真一點兒把這些東西去掉!事到如今,蕭劍,你還有什么話說?難道非要我傳出人證你才甘心?”

    蕭劍憤怒的望著蕭然,到了現在,他才明白這根本就是蕭然搞的鬼,偏蕭然抹的干凈,一副事不關已的模樣,這在蕭劍看來就是得意,蕭劍指著蕭然,“賤人,你陷害我!”沖上去就要打蕭然,蕭然不閃不避,眼看巴掌就要落在蕭然臉上,蕭炎夏恨鐵不成鋼的反手一個巴掌,直打的蕭劍跌坐地上,嘴里吐出兩口鮮血。

    “逆子,夠了,你還不認錯!”蕭炎夏也早就懷疑了蕭然,可是沒有證據,如果蕭劍動手,蕭然躲開還好,可蕭然站在那里根本就沒有打算躲,落在蕭秋熙眼里,更是要說蕭劍污蔑他人,罪名又加了一條!

    蕭劍見自己的父親打自己,一陣失望。“父親——”

    話被蕭炎夏生硬打斷,“逆子,事到如今,你還不認錯,或許你叔父看在你主動認錯的面子上還能饒了你!”

    蕭劍被蕭炎夏打本就傷心,被蕭然設計滿心憤怒,如今又要自己道歉,咽下被蕭然設計的氣,他是無論如何也辦不到的,虧得蕭炎夏已經說得這么明顯,他把話撂在那里,只要蕭劍道歉,蕭秋熙必然也不能追究太過,可誰知道蕭劍卻下巴一抬,“我是被冤枉的,都是賤人搞的鬼,我為什么要承認!”

    蕭炎夏氣的恨不得把自己的腦子換進蕭劍的腦子里,蕭秋熙氣得臉綠了,“來人,把蕭劍押到府尹大人那里,報明原由,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不用留情!”

    “弟弟!”蕭炎夏聽得蕭秋熙真的動怒,急道。

    “大哥你不用說了,我意已決!橫豎府尹大人不會要了他的性命,也算是為蕭家保留了香火!”蕭秋熙道,語氣堅決。

    蕭炎夏狠狠地盯著蕭然,恨不得把她剝皮生吞,蕭然毫不在意,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也沒有再好發揮的余地了,也不停留,回了院子。

    三個時辰后,府尹的判定就已經出來了,多虧了蕭然的“通融”,府尹“義正言辭”的拒絕了蕭炎夏的銀兩,“公正無私”的判了蕭劍流放三年。

    蕭炎夏悲痛欲絕,自己老來還全指望兒子養老呢,如今卻要被流放做苦力,他見著蕭然的目光再無笑意,連偽裝都懶得,蕭然也不在意,出現在他面前的次數越發勤了!

    府尹大人念蕭炎夏曾經和自己同朝為官,特批準蕭劍押解出發之前可以送程,蕭秋熙雖然沒有原諒蕭劍,可是也吩咐了讓蕭然代自己送程。命令一出,蕭然不禁面上發笑,父親這是有多恨蕭劍啊,才會出了這主意!

    “賤人,你給我滾!”果然,見到蕭然來,前一刻還跟蕭炎夏吐苦水的蕭劍立刻發起飆來,沖著蕭然吼道,如果是帶著枷鎖,恐怕就直接沖了上來。秋颯護在自己身前,拔出劍來,一刻也不放松的瞪著蕭劍,如果他敢動一步,她是不會留情的!

    “這里不歡迎你!”蕭炎夏也沒好臉色,瞪了蕭然一眼,將兒子和女兒護在身前,道。

    蕭然抿嘴一笑,對他們的不歡迎壓根兒就沒有在意,她也不想來啊!眼珠轉了轉,她面上多了幾分無奈,“伯父,其實我也知道蕭劍哥對我有誤會,我本也想避著的,可是父親有事不能來,讓我代他過來!”

    “你們別在那里假惺惺了!”蕭劍現在是一見蕭然得意自己就生氣,見她抬出了蕭秋熙,更加惱怒,如今自己流放,可有當初蕭秋熙的一份功勞呢!

    “蕭劍哥,你說我假惺惺也就算了,我知道你對我我誤解,可是你能這樣說父親啊!你可是冤枉了他!父親一早就要來看你的,可是他的生意對手突然從牢里放了出來,成王敗寇,這是一直以來的真理啊!父親還可以不計前嫌的先去看他,但是這份心思你可就不懂了!”

    蕭炎夏自然明白蕭然的話是說給他聽得,成王敗寇,她這是在提醒他們失敗了就不能怨人!好,很好!他蕭炎夏一世雷厲風行,從不讓人指手畫腳,想不到已過不惑竟然遇見這么個牙尖嘴利的對手,有趣,有趣啊!

    蕭劍可就沒有管那么多了,他狠狠地盯著送程的蕭然,等他三年以后回來一定不會放過蕭然的!

    蕭然根本就沒有把蕭劍放在眼里,三年回來,蕭劍恐怕沒有這個機會了吧!放虎歸山留后患她蕭然可是從來不會做的,就是一直掉了牙的老虎也不行!

    回去之后,蕭炎夏就一反沉穩的常態把蕭方和蕭珠都叫到自己的房里,他實在是坐不住了,這一次帶著兒子和女兒來到蕭府,明明是奪蕭家的財產來的,沒有想到最后竟然會被蕭然擺了一道,竹籃打水一場空。

    “父親,你一定要主持公道,為大哥報仇啊!”蕭方淚眼婆娑的望著自己的父親,她覺得就算是蕭然再厲害也都不過父親這個老江湖的!

    蕭秋熙點了點頭,“我叫你們來也是這個事!我不想再忍下去了,那丫頭不知好歹,我們就給她點兒顏色看看!我要讓她嘗嘗劍兒所受的苦!”

    蕭珠站在一旁,面上雖然畏畏縮縮的,但誰都沒有看到她眼睛里深藏的一抹毒辣。

    “姐姐,我記得上一次我們陪父親送禮,府尹家的公子好像對姐姐有意思啊!這個玉鐲子可是他送的?”蕭珠故意好奇的問道。

    果然,蕭方的眼睛亮了,激動地對蕭炎夏道,“父親,對啊,我們可以讓府尹家的石公子幫忙,府尹總不至于連自己的兒子都下的去手!”

    見蕭炎夏也心動了,蕭珠滿意的退縮在一邊,心里狠狠地想道,蕭然,這一次,裴瑞義還不只是我的!

    門外有了響動,三人一驚,蕭炎夏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謹慎的打開門,門外空無一人,卻放了一個紅色的漆木盒子,蕭炎夏拿棋子試探一下,盒子打翻,血淋淋的頭顱從盒子里滾落出來,蕭方、蕭珠嚇得大叫,蕭炎夏也面如死灰,待到他仔細看清那頭顱的主人時,更是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直接癱軟在地上,“蕭然,我要你不得好死!”蕭炎夏氣憤的說道。

    小心翼翼的將頭顱抱進懷里,蕭炎夏一下子老了幾歲,頭上生出了白發,蕭然真狠,讓他白發人送黑發人!蕭炎夏緊咬的嘴唇出血,這一次,他和蕭然,不死不休!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 JBO官网| 竞博JBO|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