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六十二章 姜寧中毒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六十二章 姜寧中毒

    被一陣冷風激醒,姜寧慢慢地睜開了眼睛,身上軟弱無力,頭昏昏沉沉,她撫了撫額,卻始終想不起來究竟發生過什么!仿佛某一段的記憶被人抽走,姜寧搖了搖頭,發覺自己睡在涼亭里面,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這才恍然記起自己似乎是剛剛睡不著覺出來的。可是,接著呢?她頭疼欲裂,每一次想頭仿佛要爆炸一般,回到院子里,蕭然書房的燈還在亮著,姜寧看了看天,三更了,便去廚房熱了一些糕點,端了幾杯熱茶。

    秋颯看到姜寧臉蒼白的沒有血色,大吃一驚,忙問發生了什么事情。姜寧歉意笑了笑,搖了搖頭,“我沒事!”不說出來是不想讓她們擔心。

    “我去給小姐送些吃的!”姜寧遞給秋颯一碟松子糕,說道。

    秋颯接了過去,心里暖暖的,順手扶了她一把,“慢點,小心臺階!”她關懷道,不知道為何,總覺得姜寧身體孱弱,仿佛下一刻就會昏倒似的!

    “謝謝!”姜寧說道,推開了門,見到蕭然坐在書桌前,阿一、阿三、阿十分別坐在她對面不同位置,四個人神情緊張,見到姜寧,驀然一松,蕭然起了身,“姜寧,這么晚了你還不休息?”

    姜寧將糕點分別放在眾人面前,蒼白的神色溫暖一笑,不免讓人覺得擔憂,“我想著小姐今晚沒有吃飯,這會兒應該餓了,就端些糕點和熱茶,小姐您也不要太疲憊了,照顧著身體啊!”

    “你也是,我看你精神不大好,快去休息吧!”蕭然神色溫柔,只有在對著真正關心自己的人她才可以這么松弛下來。

    姜寧很想回復是,可是頭腦里仿佛不受不控制,“就讓姜寧伺候小姐吧!”姜寧站在蕭然身前,低著頭,說道。

    蕭然沉吟了片刻,默許了。姜寧感覺頭痛慢慢的好了,只是疲乏也漸漸的襲上心頭。

    阿十吃了一塊糕點,看了一眼姜寧,皺了皺眉頭,難掩眸子里的那抹關懷!

    “阿一,最近城西的米糧店我們先收手,還有你吩咐下去,鹽運方面我們的人手立刻撤退,至于那邊的,隨他們吧!哦,對,還有煤礦方面,最近采出的礦石我們一兩銀子也不能賺,悉數上交!事不宜遲,你立刻去吧!”

    阿一素來沉穩,極為信任蕭然,也不問原因,領命離開。

    “阿三,你負責隱藏,把我們的人藏好,混在人群里面,不讓他們被發現!”蕭然吩咐道,余光望著姜寧,只見姜寧陡然間仿佛換了一副模樣,面無表情,眼神空洞,瘆人的可怕!

    “姜寧?”蕭然喚了一聲。

    姜寧回過神兒來,宛然一笑,蒼白的臉頰如紙,連笑容都有些無力,卻很溫暖。

    蕭然握緊了她冰涼的手,觸碰到了傷口,刺痛使她猛然縮回了手。神情慌張,“小姐,我回去休息了!”她倉皇說道,逃離而出。揪心的疼仿佛要脹開一般,腳步仿佛已經不受她的控制,身體里藏著另外的一個自己在主宰著這個身體……

    “姜寧!”秋颯喚道。

    “我沒事!”姜寧大聲回道,跑了出去。

    腦子一片昏沉,終于再一次沒有了意識……

    屋內并不知道屋外的事情,無雙辦事之前特意吩咐了蕭然那個人估計還有十天就會微服,在此之前一切的工作都要停止。阿三鄭重的點頭離去。

    阿十心不在焉,蕭然看著他的緊張和不安,問道,“你也看了出來?”阿十點了點頭,“她應該是被人控制了心神,我去幫她!”

    說完,就要迫不及待的離開。

    “坐下!”蕭然動了怒,阿十一驚,不由自主的坐了下來,可是卻一直心不甘情不愿的看著蕭然。不可否認,他現在心在淌血,不敢想象萬一,他跟誰都叫“姐姐”,可是這一次似乎對這個“姐姐”感覺卻不一樣了!

    “不要去害她!”蕭然說,“我比你更關心她,她現在不能受驚嚇,必須要讓她把別人控制的該做完的事情做完,我們才有機會,你放心,秋颯已經跟上了!她的功夫,沒有事的!”

    兩個人剛說完,門被打開,就見秋颯背著昏迷的姜寧跑了進來,阿十幫忙將姜寧放在床上,探了鼻息,還有呼吸,松了一口氣。秋颯將剛才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蕭然,這邊,大夫已經幫姜寧探完了脈!

    “小姐,姜寧姑娘應該是被人下了苗疆的蠱毒。意志精神受人控制,一旦完成任務,便會陷入昏迷之中。此毒會侵蝕她的意志,老朽不知配方,不敢擅自用藥,觀姜寧姑娘的面色,應該還可以堅持十天左右。老朽雖然不知解藥何處尋的,卻也知道皇宮內院之中有一味珍藏的千年雪蓮,可以醫治百病,藥到病除!只是……”大夫嘆了一口氣,“尋常人家又怎么能夠得到呢?小姐還是準備后事吧!”

    老大夫提著藥箱,低頭離開。蕭然的臉色陰沉的可怕,阿十也是極為暴躁,“我去殺了蕭珠那賤人!看她還不把解藥給我!”

    “阿十,你冷靜一下,你這樣只會壞了小姐的計劃!”秋颯拉住轉身欲走的阿十,說道。

    蕭然看著躺在床上昏迷的姜寧,她又何嘗不心痛,依蕭珠的狠毒,解藥她未必會給,可是也要試試。最壞的打算也不能忽略,千年雪蓮她也志在必得!可是如今無雙已經離開,要得到它就要費事許多!

    “小姐,我去闖皇宮,就是拼了命也要拿到千年雪蓮的!”阿十攥了攥拳頭,儼然是已經決定。

    蕭然并沒有阻止,雖然此行危險,可是如果她不讓阿十去,阿十恐難心安。也罷,蕭然開口說,“阿十,我不會攔著你的,萬事小心。待我修書一封,如果你有什么問題,就想辦法將這封信交到三皇子無雙手上,他會有辦法保你的!”

    “三皇子無雙?”秋颯和阿十均是吃驚,他們雖然看得出來那無雙的氣質定不是尋常之人,可是也沒能想到他竟然就是大洪最尊貴的三皇子,大洪傳奇般的存在!秋颯臉接著一白,他是三皇子,那不就是……再看蕭然,儼然目光里有了決斷,管他們呢,她已經做了選擇,不是嗎?

    阿十拿了蕭然的書信,最后看了一眼姜寧,依依不舍得離開。他一定會成功的!

    “小姐,如果姜寧真的把剛剛的談話告訴了蕭珠,那小姐現在豈不是危險了嗎?”秋颯說道,想起剛剛她伏在房梁上看見蕭珠那陰毒的表情,不免一陣心寒。

    “我就是要她告訴父親,父親本來就對我心有嫌隙,覺得我是個威脅,可是我一直沒有犯錯,他沒有理由,如今,我正好成全了他,也可以全身而退!”蕭然分析道,如果這一次蕭秋熙會當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或者收手不貪婪的話那么她就會放過他一馬,如若不然,也就休怪她無情了!

    第二日早上,蕭然去正堂請安,果然見蕭秋熙一臉不善,三姨娘和蕭珠則是幸災樂禍,五姨娘望著蕭然,有些憂心。

    “父親!”蕭然接過丫鬟手中的茶,端給蕭秋熙。在外人看來,她并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一臉的茫然。

    蕭秋熙將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茶水濺出大半,“逆女,你干了什么好事?”

    蕭然望著蕭秋熙,初始的詫異一過,滿目平靜,“不知父親所言何事?女兒可是做錯了什么?”

    蕭秋熙將蕭然的變化盡收眼底,無一遺漏,越看越覺得蕭然不像說謊,本來蕭珠說這話就沒有證據,不過是因為最近店鋪的老板們越來越把蕭然看得比自己重要他才有疑惑的,說到底是疑心作祟,可是,他又不愿意便宜了蕭然,他自問在生意場上打混多年,精明的很,試探的說道,“你不知道?難道不是你用我的名義在鹽運、煤礦上動手腳,中飽私囊,難道不是你欺上瞞下,從中賺取私利?你以為我不知道?”

    “父親,我是冤枉的!”蕭然面上裝出委屈模樣,眼淚盈盈在眼眶里打轉,“誰冤枉我的,我不知道,但父親,那人有證據嗎?”

    蕭然的表現無懈可擊,蕭秋熙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親自扶蕭然起身,語重心長的說,“女兒啊,是為父輕信了別人,可是,既然有人懷疑,為了清白,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你就不要去打理生意了!在家里歇著吧!”

    “是,女兒單憑父親做主!”蕭然應道,面上一派清明。

    眼角余光看見三姨娘狠狠地跺了腳,顯然是對這個決定不滿,蕭珠則是淺笑著寬慰三姨娘,投向蕭然的目光并無任何恨意。跟聰明人斗果然要省事得多!蕭珠的目的只是不讓自己外出,她也已經料到蕭秋熙的心,此刻只不過是吹一陣風罷了!

    蕭然在心里冷笑,看來蕭珠的目的自己真的猜對了,只是為了一個裴瑞義而已!能為了心中所愛而不惜手刃親人,對親生父親都下的去手,蕭然真想看看蕭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 竞博JBO| JBO|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