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六十七章 刺殺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六十七章 刺殺

    參觀寶物蕭秋熙并沒有讓蕭然她們跟著,只吩咐了一句“休息”,便匆匆離開。蕭然相信蕭秋熙此刻也是十分清楚軒轅昊來這里的目的,所以才這般極力討好。

    蕭寒扶著蕭容離開,經過蕭然身邊,投來的目光猙獰恐怖,秋颯的劍一直握住,擔憂蕭寒動手。蕭寒不屑的望了秋颯一眼,轉身離開。

    “小姐!”秋颯喚道。

    “我們走!”蕭然吩咐道。隱隱的總覺得這一次仿佛危險就在自己面前似的。從來沒有一次有今日這般掙扎。

    這一邊,蕭容和蕭寒兩個人也是小心翼翼。蕭容悄聲對蕭寒說道,“如今雖然我們回來了,可是畢竟蕭然已經積威已久,府中的人難免會向著她,娘的事情究竟是不是蕭然搞的鬼,我們也不能只聽那山寨寨主的一面之詞。還有,你的事情,小心一些,不要讓人抓住把柄!”

    蕭寒點了點頭,“姐姐放心吧,我也知道分寸。不過,蕭然嗎,我總要試上一試的!”

    蕭容嘆息著搖了搖頭,“你的性格呀!罷了,別鬧大了,我權且幫你兜著!”

    無雙心不在焉的軒轅昊剛說累了他就趕緊送了軒轅昊休息,軒轅昊將一切看在眼里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的兒子中意那個叫蕭然的姑娘,那姑娘先不說家世不能當正福晉,就是一個側福晉軒轅昊也不會同意的,他總覺得那女子太過倔強,那眼神里的桀驁始終會讓自己的兒子受傷的!

    黑色身影如一道驚雷劃過傍晚的天空,蕭然手里的花灑掉在地上,水濺了滿地,長劍如閃電般襲來,秋颯扔掉劍鞘對了上去,兩把劍交擊著極迅如風,蕭然退到一邊黑衣人的目標是她,她不能讓秋颯分心,躲在暗處蕭然觀察著黑衣人的劍招,一個人影漸漸的重合,劍法不高超卻招招斃命的人她只見過一個!

    兩人打得天昏地暗,蕭寒突然間劍鋒一轉找到了蕭然所在刺了過去,秋颯趕緊追趕,卻始終慢了半拍,眼見劍就要刺入蕭然心口,蕭然沒有閃躲,面上淡然一笑,“五姐!”

    蕭寒劍尖離蕭然不到半寸住了手,拉下面上蒙著的紗布,“七妹果真好眼力!”

    說話的功夫秋颯趕了上去,焦急的將蕭然護在身后,蕭然輕輕的推開了秋颯,自信的朝她點了點頭,秋颯遲疑著退了下來,卻是放不下眼神直盯著蕭寒。

    “七妹手下的婢女功夫不差啊!”蕭寒開口說道,嘲諷的看了秋颯一眼。

    “哪里及得上五姐你呢?”蕭然開口道,做出請的姿勢,“五姐,進屋喝茶?”

    “不了!我還有事!剛剛跟七妹的玩笑七妹不要放在心上啊!”

    “自然是不會的!”蕭然一句話就等于將這件事情塵埃落定埋進土里。

    蕭寒滿意的笑了笑,推手告辭。走到門口才變了臉色,一臉怒火,急得直跺腳。躲在院墻外面的蕭容則是拍了拍蕭寒的肩膀安慰著,她們本來打算如果蕭寒刺殺成功,到時候蕭容出去順勢幫助蕭寒隱藏,可是沒有料到蕭然竟然已經發現行刺的人是蕭寒,這樣即使刺殺成功,也不免讓人懷疑。所以,她們才停止了計劃!

    “小姐,你剛剛干嗎要算了,這蕭寒簡直就是個瘋子!”秋颯憤怒地說道,她真恨自己學藝不精,害得小姐受驚。

    “正因為她是瘋子,所以我才犯不著將這種人放在心上!”蕭然淡淡的開口,撿起地上的花灑,“你覺得花灑很厲害,可是沒有水它不還是一無是處嗎?”蕭然將花灑扔到地上,一腳踩了上去,花灑碎成碎片,“花灑很容易就碎了,可是里面的水還是完好無缺的!這樣怎么能算是成功了呢?”

    說完,蕭然進屋,留下秋颯一個人在院子里若有所思。現在蕭容在保蕭寒,太子跟著蕭容,皇上對自己不友善,自己怎么得逞?要收拾她,自然是讓她得罪最不能得罪的那個人了!

    晚宴,本來蕭然她們是要回避的,可是軒轅昊突然說他想人多熱鬧一些就喚了所有的人陪伴,蕭然自然也在應邀之列。無雙聽到軒轅昊的命令俊朗的面上終于出現一絲微笑。今日,他服侍了父皇睡下,就去找蕭然,可是蕭然始終避而不見,也不聽他的解釋。

    太子一聽說可以和蕭容同桌吃飯,就命人送了一串瑪瑙的項鏈給了蕭容,蕭容面上千恩萬謝,一轉眼就讓下人收了起來。蕭寒撇嘴問道,“那么漂亮,姐姐為何不戴?”

    “皇上今日的態度你也看到了,太子弄巧成拙,皇上對我心生不滿,如今,我在炫耀,怕是皇上會更加厭棄我!太子再大也大不過皇上!你說,我能戴嗎?”

    蕭寒搖了搖頭,蕭容滿意的對她笑了笑,拿出葡萄藤樣式的舊簪,別在了發髻上。

    軒轅昊坐在主位上,高高在上,無雙和太子君成一左一右陪著,蕭秋熙在無雙之下,另外準備了小桌子是為女客準備的,可是軒轅昊一句“熱鬧”便撤了下去,太子看蕭容并沒有戴自己送的項鏈,有些慍怒,五姨娘坐在他的身邊,橫豎覺得別扭。

    “來來來,朕難得有如此興致,來,喝一杯!”軒轅昊舉杯,所有人忙跟著舉杯,軒轅昊一飲而盡,無雙關懷的說道,“父皇身體不好,酒不要喝得那么猛,會傷身體的!”

    軒轅昊贊賞的看著無雙,眼里面的偏袒明眼人都看得出。太子沮喪,覺得有心在桌子底下握住了自己的手,抬起眼迎上蕭容鼓勵安慰的目光,一陣感動。

    “然兒,你怎么了?”無雙見蕭然走神,問道,雖然聲音很小,但是軒轅昊還是變了臉色,蕭然收回目光,她訕訕的笑道,“沒事!”總不能告訴無雙她剛剛依稀看見喝酒的時候蕭寒把酒倒在衣袖里面,根本就沒有喝下去啊!

    蕭容見蕭然臉色,眼神幽幽轉動,端了一杯酒放在蕭然面前,眼波幽幽,“今日初次見到七妹就不想沖撞了,還請七妹見諒!”

    她們三個人本來就做的近,如今蕭容起身,遮住了三個人,也遮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聽得蕭容“哎呀”一聲,眾人一望,只見杯中的酒全灑在蕭容身上,只聽得蕭容開口說道,“七妹,你……你不原諒我嗎?”說罷,眼眶已然盈滿了淚水。

    剛剛明明是蕭容自己推翻了酒杯,蕭然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的,見蕭然不做聲,蕭容開口接著說道,“七妹,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我不怪你!”

    蕭然心里發笑這蕭容的獨角戲唱的真是不錯,看她模樣并不是想要跟自己發難,那么她究竟想要掩飾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蕭然順著蕭容的話,滿臉愧疚,“三姐,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真的抱歉,我帶你下去換一件衣服吧!”

    “不,不用了……”蕭容面上一抹慌亂沒有能逃脫蕭然的眼睛,只聽得蕭容開口說道,“蕭寒陪我一起去就行了!”

    說罷,拉著蕭寒就要離開。

    太子君成突然起身,嚴厲的指責蕭然道,“你不用假惺惺了,我看你根本就是蛇蝎心腸!”

    無雙拍桌而起,“大哥,她們女人家的事情我們攙和不太合適吧!再說,父皇都沒有發話呢!”

    太子聽得無雙拿軒轅昊出來,不甘的退下,只聽得軒轅昊開口說道,“既然我兒問我的意見,那我就多事插手了!蕭然,不管你有心也好無意也罷,既然你做了,那么你就去罰跪兩個時辰吧!”

    太子臉上滿是得逞的笑,無雙變了臉色,“父皇!您不能這么做!”

    軒轅昊臉一沉,無雙頂撞他,這是第二次,仍然跟第一次一樣為了這個女人。

    無雙才不管他的變化,“父皇,您如今分明就是私心報仇,您和兒臣的事情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為什么您要將然兒無辜牽連進來!”

    軒轅昊手中的筷子摔到地上,臉上因為生氣而漲紅,“好,我就告訴你,如果今天你不開口的話,或許我會算了,但是你開口,那么她必然會受到懲罰!”

    “好,我陪她一起跪!”無雙拉著蕭然就往外走。

    軒轅昊氣急敗壞,太子在他旁邊不停的安慰,“好了好了,算了,回來吧!”軒轅昊松了口,無雙朝蕭然一笑,這才回頭,親手將雞腿夾到軒轅昊碗里,“父皇,飯還沒有開始吃呢!”

    軒轅昊嘆了一口氣,蕭秋熙趕緊命人重新換上了筷子,軒轅昊夾起無雙的雞腿,咬了一口。無雙松了一口氣,又是端茶又是倒水,軒轅昊顯然很受用。

    蕭然望著和平日里一點兒都不一樣的無雙,嘴角不自覺的上揚,無法否認,剛剛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堆滿了感動。活了三世,蕭然第一次開始接觸愛情,總覺得有些許的不安,更可況,這一世的她說好了要為復仇而活著的,她迷惘的想著,自己還有資格,再去接受愛嗎?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 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