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七十六章 射箭的陰謀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七十六章 射箭的陰謀

    狩獵的第三日,軒轅昊覺得一直狩獵都是那么幾個人,贏家也在自己的兩個兒子之間,那個出色的侍衛明明看起來箭法高超卻一直有意隱瞞,軒轅昊便斷了再去狩獵的想法。這獵場的景色也十分不錯,草木茂盛,雖然不想皇宮里的花園精心雕琢,自然長成的草木也頗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只是,來來去去,聚在那里久了,也會陡然生煩的。蕭容橫豎找不到蕭寒,心急火燎的,一大清早卻接到一個木箱,只見里面血肉模糊,她嚇的打翻了木箱,一百零八片肉從木箱里掉出來,那么刺目,她一眼就看到其中的一片肉皮膚上的那塊刺青,那是蕭寒的!她認識,想到蕭寒已經遇害,蕭容傷心過度昏了過去。

    射箭場上,蕭然剛拔了一支箭,還沒有準備好猛然松了手從剛路過的石櫻臉前掠過,石櫻一驚,看著蕭然的方向,剛準備發怒卻看到她身后一臉歉意的無雙,立刻換了面色,裝出被嚇傻得模樣,眼淚簌簌落下。蕭然看著她的表演,扯出譏諷的笑。

    “櫻兒,沒事吧?”無雙見她嚇得傻了,上前安慰,“然兒不是故意的!她剛剛在學,箭法不準,你別介意啊!”他掏出手帕,安慰道。

    “我的箭法是不準,總好過某些人故意為之啊!”蕭然放下手里的箭,輕飄飄別有深意的回了一句,石櫻的臉頰漲紅,不發一言的離開。

    “她怎么了?”無雙疑惑的問道,記憶里一直停留在石櫻像一個妹妹一樣膽怯的模樣。

    “某人的桃花太多,不管好的爛的一律全收!”蕭然笑罵道,抬起頭看到裴瑞義從他們面前走了過去,深沉的目光,冷冽的眼神,仿佛根本就沒有看見她一樣,對著無雙行禮,然后一支箭射出,靶子立刻被戳穿了窟窿。

    “好箭法!”無雙贊道,躍躍欲試,同樣的一支箭穿過靶子,準頭不差分毫。

    裴瑞義沒有開口,轉過身去就走,蕭然望著他的背影,滿腹疑惑,究竟是怎么了?為什么他會變成這么冷漠的人?仿佛是千年的寒冰,讓人不能親近。

    遠方有人拍手,幾個人抬起頭來,只見君成、蕭容、蕭秋熙、石柔幾人擁著軒轅昊站在不遠處,軒轅昊的目光閃過幾分贊嘆,“好樣的!”他開口贊道,君成在他身后撇了撇嘴,頗為不屑,蕭容若有所思,細想想雖然不能肯定但她也知道蕭寒的意外跟蕭然脫不了關系,當時并不是十五,蕭寒根本就不會發病,有人下藥做成那種假想,而聯想到當初蕭然的激怒,一切也都有說得清楚的余地了!更何況,那個人也說過自己的母親的死蕭然也脫不了關系!

    “皇上,民女倒有一個好玩的比箭方法,不知圣上可否愿意聽民女道來!”蕭容望著蕭然的方向,開口說道,裴瑞義也停下腳步,等著蕭容的開口。

    蕭容這幾日一直都在變著方法討好軒轅昊,想了不少新奇的玩意兒,所以軒轅昊這幾日也對蕭容特別滿意。聽到她的提議,當然是贊同的。點頭讓蕭容說。

    “蕭容見皇上神情分明是動了射箭的意思,可是射箭太過單調,一點兒也不刺激。我想如果人來當靶子就不一樣了!選一個最親近的人來當射箭者的靶子,頭頂蘋果,相信這才有意思!”蕭容斜看了蕭然一眼,跪下,“蕭容愿意當太子殿下的靶子!”

    軒轅昊望了望身后的石柔又看了看蕭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揚,“果然有意思,你起來吧!”

    左右早就準備好了工具,軒轅昊吩咐道,“柔兒,你本是我認定的兒媳婦兒,就委屈你當無雙的靶子吧!你可愿意相信他?”

    石柔點了點頭,不用說出口,眼睛里的信任猶如滿滿的江水外溢。

    “很好!”軒轅昊這時才仿佛想起了什么,狀似無意的對著蕭秋熙開口說道,“朕差一點兒就忘記了國丈大人了,你的女兒蕭然就當你的靶子吧!”

    “那怎么行,國丈根本就不會射箭啊!”無雙本來就不愿意蕭然冒險,還以為他能躲過一劫,所以剛才才沒有開口回絕,如今,父皇竟然安排蕭然去當蕭秋熙的靶子,他怎么會允許!

    蕭秋熙也臉色蒼白的跪倒地上,他不會射箭確實是真的,當自己的靶子必死無疑啊!

    軒轅昊變了臉色,聲音狠厲,“怎么,國丈是不滿意朕的安排了?”無上的威嚴狠狠地壓迫著蕭秋熙,他重重的低下頭,“草民不敢!”

    蕭容死死的盯著蕭然,蕭然的臉上始終沒有變化,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沒有沮喪,沒有絕望,唇角噙著淺淺的一抹笑意,沒有消退。

    “皇上,不知道微臣可否參加?”裴瑞義忽然轉過身來,拜倒在地,開口說道。

    軒轅昊早就想看看裴瑞義真正的實力自然是不會拒絕的,“當然可以,不知道愛卿要用誰當靶子?”

    “回皇上,微臣心里沒有什么重要的人,就她吧!”裴瑞義手指指的正是蕭然,蕭然沒有恐懼,唇角的笑意漾開,他沒有變,是的,就憑這一句她就確定了!只是他到底要干什么?

    蕭容皺了皺眉,她大好的計劃就這么泡湯了,正準備添油加醋的多說幾句,軒轅昊已經點頭答應。裴瑞義猶如一匹難以馴服的野狼,他桀驁不馴,軒轅昊絕對相信如果自己拒絕他也一定會硬碰硬的,而他,顯然是存了馴服之意。軒轅昊心里蕭然不過是一只螻蟻,想要她死一句話的事,可是馴服野狼卻有意思得多!

    無雙感激的望了裴瑞義一眼,裴瑞義的箭法他剛剛見過的,說是百步穿楊也不為過。

    見蕭容心里不甘,君成俯身在她耳畔耳語幾句蕭容這才有了笑意。

    幾人站好,同時開弓,待到箭射出的時候無雙一身冷汗,君成的箭竟然是射著蕭然而去的,他扔下箭沖到蕭然面前擋下,只見裴瑞義的那把箭竟然速度超過了君成,箭尖將君成的箭射穿然后刺到蘋果上,蘋果碎裂,果汁崩了一地。

    蕭然卻并沒有無雙那么驚慌,她合作了那么多次的伙伴自然是相信的,更可況他們真的當她是什么都不懂的閨閣小姐嗎?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她也會逃跑的,活了三世,她算是放開了,什么面子不過是給活在最頂層的人準備的,當你連性命都顧不上的時候,你還會選擇那些虛無的東西嗎?

    “愛卿果然好箭法!”軒轅昊贊道,看著那把普通的弓箭竟然也能爆發出那么大的威力,心下暗暗吃驚,對裴瑞義多了一層防備,“不知道愛卿的功夫如何呢?”

    “微臣累了,先行告退!”裴瑞義躬身行禮,然后起身倔強離去。君成恨裴瑞義壞了自己好事攔在他面前,可是裴瑞義目光的銳利讓他膽顫,軒轅昊輕輕笑著,揮了揮手,君成不甘的站在一旁,卻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氣。

    裴瑞義嘴角上揚起邪邪的壞笑,“如果太子殿下哪一日有空,裴某愿意陪太子殿下練練拳腳,打打擂臺!即使簽下生死狀也不會推辭的!”

    君成憤怒的望著裴瑞義,轉過頭看見軒轅昊眼里的妥協,腿一軟,坐在了地上……

    “小姐,我們逮找了一個偷偷摸摸的小賊!”

    秋颯回稟道,說完才仿佛剛看見軒轅昊,趕緊下跪求饒,“皇上,奴婢不知道您在這里,奴婢有罪!”

    “起來吧,什么賊?”軒轅昊問道。

    秋颯將那賊帶了過來,那賊蒙著臉,衣衫凌亂,頭上腫了一個大包,昏了過去。“回皇上,這小賊剛剛準備往小姐的床上放蝎子,被我發現,打昏了她!”軒轅昊剛準備讓人去揭面紗,石柔心里咯噔一下,剛剛石櫻說是肚子疼……她趕緊站了出來,“皇上,會不會是有誤會?”

    軒轅昊看出石柔的緊張,再看看小賊的身形,心下了然,揮手讓侍衛帶了下去,說是關押,石柔松了口氣,看著蕭然的目光滿是愧疚。

    “小姐,我不懂,既然是那石櫻先來挑釁的,我們何不解決了她,石柔小姐的恩情您也已經還了,為什么還不殺了石櫻,一了百了?”秋颯攙著蕭然,疑惑的問道。

    “我就是要讓石柔明白自己的妹妹一直針對我是別有用心的,石柔不傻,想必也已經看出了她妹妹的心思,她們姐妹能解決這件事最好,不能的話,我只有幫她管教妹妹了!”

    姜寧已經能夠下床活動,阿十呆在這里陪著她,給她解悶,她心里也是滿滿的感動。只是,想到如果真的和阿十在一起就不能再伺候小姐,心里多多少少會有些不舍,姜寧心里明白小姐不再是原先軟弱的小姐,她有自己的志向,自己不能幫助她很多,甚至會成為小姐的軟肋。

    “小姐——”秋颯欲言又止。

    “說吧!”

    “姜寧她似乎有心事。阿十來的時候她是歡笑的,可是阿十一走,我就看到姜寧似乎一直在哭……小姐,您看要不要……”

    “我去看看她吧!”蕭然嘆了一口氣,她也不想讓姜寧離開,因為不舍,所以一直很少見面,這傻丫頭,肯定又亂想了!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JBO电竞| 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