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八十章 壽宴驚變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八十章 壽宴驚變

    第二日君成和無雙離開的時候果然蕭容和石櫻跟著君成離開,看著笑容目光中的得意,蕭然不為所動,這蕭容還真是有辦法啊!倒真是讓她忍不住刮目相看。

    無雙將自己的令牌交到蕭然手里,軒轅昊早就給他發了密令,說是這一次要讓他去領兵打仗,以前無雙求了很多次軒轅昊都不允許,這一次在他要對蕭府發難的時候讓他離開,其目的可見一斑。蕭然知道他關心自己收下他的令牌,可是她怎么會讓自己有事呢,她重生之后一直等的可就是這一天啊!

    他們離開之后,石柔找上了蕭然,她咬著下唇,心中糾結著究竟該不該開口。這一段時間,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她看的清清楚楚,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是一個局外人。她活得坦蕩,退出就退出,沒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卻要用這件事去威脅別人可就為難了不少。

    蕭然到亭子的時候見石柔正擰著衣角,心下明了,猜到了不少。

    “石小姐!”她開口道,“找我來有什么事嗎?”

    石柔嘆了嘆,攤開手,眼中已然清明。

    她擺手推讓,蕭然會意而坐,只聽得她開口,“蕭小姐,我不是會拐彎抹角的人,話我就直說了!這些日子看三皇子對你的感情,我也已經釋然,我會求皇上取消婚約的。至于石櫻,她還小,做了一些錯事,本來我想把她送到我父母身邊教導,如今她糊涂的跟了太子,我也不能再多說,可是,我希望你可以拉她一把,原來的事情她也知道錯了!我想她往后再也不會與你為敵了!”

    秋颯意外的望了石柔一眼,她可是覺得眼前的小姐從來都是威風凜凜,即使對圣上說話也沒有眼前的平和啊!可是要原諒石櫻,先不說小姐,她也不會答應的!

    “石小姐的話不應該跟蕭然說吧,令妹已經嫁入太子府,要說容人,石小姐應該問問太子府可以容得下令妹不?不過既然石小姐開口,我也可以答應石小姐,令妹危在旦夕的時候我可以出手!”蕭然拿起桌子上的點心,輕咬了一口,酥脆香甜,眸子里淡淡,看不出真心假意。

    “先謝過蕭小姐了!”石柔望著眼前的河水,河水平靜雖有能夠看破水面下的波濤洶涌呢?石櫻已經嫁了過去,她的選擇,她做到這一步之外還能干些什么?

    蕭秋熙送蕭容離開,女兒終于嫁入太子府,明日按理可以去皇宮拜見,也就可以見到自己的大女兒蕭穎,想來有她們的幫忙,自己這一次可以安然無恙的度過。

    皇上、太子、三皇子先后離開,眾位大臣也沒了原來的積極,每個人都在收拾包袱,蕭然將紅漆木盒子小心翼翼的抱在懷里,來到蕭秋熙的帳篷里,只見蕭秋熙真在練字,見她來到,放下手里的毛筆,這一次安然度過的話他就要開始架空蕭然的地位,為自己的兒子做打算,所以此刻他對蕭然,還是有那么一絲的愧疚之情的。

    “父親!”蕭然拜了禮,蕭秋熙慌忙攔住,又親自給她倒了一杯茶,這才開口說道,“明日就可以回去,然兒找我有什么事情?”

    蕭然面上淺笑,取出盒子放到桌子上,盈盈起身拜禮,“明日是父親的壽辰,想必一回到府里管家就已經安排好了,父親當日一定會幫的不可開交,女兒想著還是今日送上賀禮,方為上策!”

    蕭秋熙拿起盒子,眼中疑惑,這盒子看材質過于陳舊,上面的漆也有些掉色,“這里面……是什么?”蕭秋熙疑心重,生怕蕭然對自己不利,問道。

    “是小少爺一直要我保管的一個玉佩。”蕭然拿了過來,親手打開,只見紅色的絲線粗粗的打著幾個結掛著一塊帶有壽字的玉石,“這是小少爺當初想要送給您卻還沒有送出的禮物!”

    “哦,是嗎?”蕭秋熙訕訕的笑著,不好意思承認自己其實早就已經忘了他還有這么個兒子,將玉佩放進口袋里,他有些厭惡的用手帕擦了擦手,死人的東西也不知道晦氣不?他心里想著,等一會兒一定要扔出去。

    蕭然看他的表情心里已經對蕭秋熙絕望。不動聲色的請了安,蕭然退了出去。

    秋颯看自己的小姐心情不好,一路上皺著眉頭始終沒有松開。默默地跟在身后,驀地蕭然停下腳步,聲音冰冷無情,“我們收集的資料已經送上去了嗎?”

    秋颯點了點頭,見蕭然舒了口氣,她已經給過那個人很多次機會,他一次又一次的讓自己失望,最終,蕭然放寬了限度,如果他的心里還對小少爺有一點點兒的內疚,她就毀滅證據,可是他沒有,他嫌棄的表情她一直都沒有忘記,好像是一根尖針刺進了心里。

    既然如此,那就休要怪她!

    出了圍場,蕭秋熙長舒了一口氣,在軒轅昊的眼皮底下他真是坐立不安啊!當初他回絕了當官的圣意,堅持做生意,蕭炎夏還笑他傻,卻不知道他心里的算盤,當官有什么好,他要的是富甲天下,超越國庫的銀錢。

    蕭府門口掛著大紅色的紅色幔布,大大的壽字橫在中間,院子里擺了滿滿五十桌酒席,宴請的無一不是在朝的大官,城中的富貴。蕭家有兩個女兒都飛上了枝頭,最小的女兒也把三皇子迷得神魂顛倒,但凡有一點兒的利益關系,誰不想來攀個關系?

    蕭秋熙一張臉一直笑著,拱手抱拳“請、請”的說著,蕭然跟在他的身后亦聽了不少的溢美之詞。兩個人進了書房,蕭秋熙關好了門,收起了面上的虛偽,沉聲道,“然兒,我要你見兩個人!”

    只見一個美貌少婦抱著一個看起來還未滿月的男嬰從書房后的屏風走了出來。蕭然其實早就已經查到眼前的女人就是蕭秋熙收的小妾,而懷里的那個正是蕭秋熙的兒子。面上卻裝出一副詫異,“父親,他們是誰?”

    “這位是你的九姨娘,而她懷里的是你的弟弟,我的兒子,經略!”蕭秋熙盯著蕭然,見她面上并無任何不滿,十分滿意,“今后府里的事情就由九姨娘打理,你好好的歇著,做回一個閨閣小姐吧!”

    “是,父親。”蕭然恭敬地答道,抬起頭看著那位九姨娘,她眼睛里掩飾不住的狂喜。這任何心事都擺在臉上,比起三姨娘和夫人來,還真差的不是一點點。她也懶得收拾,反正她這掌權的也不會當得太長。當下打量著孩子,眉間間和蕭秋熙毫無相像,蕭然想起了阿三匯報的說是九姨娘常常背著父親和另外一名自稱是她表哥的男子來往,一個大膽的猜測涌上心頭,不會……她盯著那未滿月的少年,果然看見九姨娘猛然間驟白的臉色!

    “老爺,不好了,不好了……”

    門外的家丁跌跌撞撞的飛奔而來,一下子推開了房門,蕭秋熙大怒,什么時候府里的家丁也這般毫無規矩了?可是見他眼中望著前方的膽怯,也是一緊,催問道,“快說,前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請?”

    “老爺,不好了!”那家丁爬在地上喘著氣說道,“皇上,皇上命人帶來了圣旨,還帶了大批的人馬,說是老爺貪污,要抄家置老爺的罪啊!”

    “什么——”蕭秋熙氣急幾欲昏倒,將士們早就已經擁到了書房的門口,看到蕭秋熙,一個手勢,手下的兩個軍士立刻上前綁住了蕭秋熙。

    “帶走!”將士吩咐道。看了看站在原地不慌不忙的蕭然,眼眸一陣收縮,他是太子的手下,自然是見過寧轍轅,也聽過寧轍轅提到的蕭府七小姐,如今看來這種情形仍能不慌不忙倒真的是個奇異的女子!

    “怎么?將軍不綁我嗎?”蕭然冷笑道,太子怎么會放過這種機會,見蕭然不禁毫無懼色,反而目光灼灼,隱隱的有一種立于天下的威嚴氣質,心中更加敬佩,可是一想到這樣的人的下場,他也不免唏噓,對蕭然目光和善,有些替她委屈,“蕭小姐的處罰,側福晉求了圣上,圣上說同意側福晉的話讓蕭小姐在太子府為奴為婢一年!”

    無雙的令牌蕭然死死的攥住,看來無雙也已經料到太子他們不會放過自己,她此刻如果亮出了令牌便什么事情沒有,據說無雙的令牌就是圣上都必須滿足三個條件的。可是蕭然沒有。她決定的事情一定會去做,等的就是接近蕭容接近石櫻的機會,而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她怎么會白白錯過?

    “這兩位是……?”將士望著抱著孩子的九姨娘,問道。

    九姨娘臉色蒼白,本來以為可以得到榮華富貴才千方百計的討好年齡可以做她父親的人。誰知道剛做了一刻鐘都不到的美夢白白落空,“我和他們不認識!”九姨娘慌亂開口,望著蕭秋熙搖了搖頭。

    蕭秋熙嘆一口氣,慢慢地閉上了眼睛。他不怪她,他欣慰的想著最起碼她幫他保全了自己的血脈啊!

U赢电竞 竞博| 电竞竞博| JBO官网|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