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八十二章 穎妃面目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八十二章 穎妃面目

    “既然妹妹知道身份就好,妹妹如今不過是丫鬟,切莫忘記身份!”蕭容氣憤的摳著桌子,生生的把水嫩的指甲摳斷。

    “蕭然明白!只是妹妹如今跟姐姐同在一個府上,雖然地位不同,但是畢竟是姐妹,蕭然自然會謹慎的,外人總是要看著的。”蕭然恭敬地躬了躬身子,神色也頗為認真。

    蕭容氣的推開了幫自己包扎的丫鬟,蕭然話里有話,分明是提醒她不要太過分了,今天她本來是想給蕭然一個下馬威讓她看清楚自己如今的地位,卻沒想到,反而是蕭然占盡了便宜還賣了太子妃的一個人情!不過,她突然想到一個人,霎時神氣。

    “太子府有太子府的規矩,要委屈妹妹了!”蕭容言語里又恢復了倨傲,“在太子府里,論規矩我還是叫妹妹蕭然吧,穎妃娘娘一會兒召見,蕭然你陪我去吧!”她望了望太子妃,果然見太子妃眼中的痛苦,太子妃品性賢良,卻是沒有權勢的支撐,這也是軒轅昊放心的原因,更是太子妃一直都隱忍的原因。

    蕭然正要回答,宮中的那位長姐她也很想一見,市井街巷里一直都流傳著她的傳奇,賢良淑德,聰敏機智,有勇有謀更是跟皇帝一見鐘情,受盡恩寵……

    這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長姐,究竟是什么模樣?

    “呦,這衣服不是乞丐穿的嗎?堂堂七小姐如今竟然也會穿在身上啊!”嘲諷的聲音遠遠傳來,刺耳尖銳,蕭然轉過身只見石櫻一臉的譏笑,頭上步搖亂顫,滿頭琳瑯,恨不得把所有的首飾都插在頭上。

    太子妃有些不滿,她想開口可是一想到君成責備的眼神嘆了一口氣,蕭容面上掃過蕭然,有些失望,她竟然沒有看到蕭然失望的神情。

    蕭然直看到石櫻走到自己面前,方才開口說道,“側福晉怕是從小富貴慣了,不體諒民間疾苦啊,否則怎么會認錯呢?”

    “你,你竟然敢反駁!”石櫻揚手就要扇蕭然,原來她還會顧及三分,現在可不害怕了,不就是一個丫鬟嗎?她打就打了!蕭然等的就是她出手,反手握住,往里一扣,石櫻痛的叫了出來,“大膽,快給我抓了她!”

    見丫鬟們就要動手,蕭然大吼一聲,“誰敢!”伴隨著說話的聲音出現的是一種讓人膽顫的心悸,所有人都愣在那里,誰都不敢第一個上前!

    蕭然滿意的松開石櫻,石櫻重心不穩,跌倒在地上。

    蕭然面不改色,盯著石櫻,森冷的目光射著迫人的光芒。

    “側福晉,我剛剛說的是給福晉面子,府里打理內務的是太子妃娘娘,側福晉剛剛的話有意沖撞太子妃,對太子妃不敬,而且太子妃沒有讓動手,側福晉你就先動手,而后又在太子妃娘娘在的時候隨意指使,莫非側福晉你想越俎代庖嗎?”

    一番話說下來,種種的罪名都往石櫻身上扣,石櫻臉色蒼白,她雖然不怕太子妃,可是太子妃的地位一日不變,始終都是架在自己頭上的。

    “太子妃,我……”石櫻低頭認錯,眼睛里沒有半分悔意,做做樣子而已。

    太子妃幽幽的嘆了口氣,將苦果吞進肚子,“算了,你也無心的!回去吧,思過兩天!”又望了望蕭然,又恨又感激,那顆一直以來麻痹的心在蠢蠢欲動著,她敏銳地感覺到,這一次或許是她的機會!

    蕭然也在觀察著太子妃的神色,剛剛她步步緊逼著石櫻,又何嘗不是步步緊逼著太子妃呢?或者說,她從一開始就已經想好了目標,太子妃看樣子也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目的,至于她能不能夠讓自己幫她,那就看她值不值得自己幫了!

    蕭容打量著蕭然,目光中充滿了戒備,看來她的利牙還沒有拔出,她還不可以掉以輕心啊!

    事實上讓蕭容進宮陪伴穎妃是軒轅昊的主意,說是穎妃懷孕念家,讓蕭容多陪伴,蕭然卻覺得這個理由不過是表面上的功夫而已,軒轅昊真正的目的只怕是利用蕭容來監視太子,從蕭容那里知道消息罷了!

    既然他存了廢太子的心,就不能不提防太子篡位逼宮的打算。如果可以從蕭容身上揪出太子的錯誤,那就更好不過了!

    只可惜了蕭容和蕭穎,白白的當了棋子。不!或許蕭穎不是的,常沂傳過來的消息斷斷續續,拼合起來蕭然也可以讀到蕭穎并不是一個深宮怨人,也許這個計劃里她也是個參與者啊!

    蕭然越是表現的毫不在乎蕭容就越是抓狂,現在見蕭然的神色之中有了變化,心里暗暗得意,一會兒一定會讓她難堪的!

    到了蕭穎住的內院,丫鬟通報了之后,蕭容得意地走在前面,蕭然跟在身后,只見房內的裝飾簡單雅致,以淡藍色調為主,蕭然心中冷笑,蕭穎果然有心,自己才剛剛勸解完常沂甘愿做別人的替身,這邊原來蕭穎一直都是這么辦的,將莫娘喜歡的東西夾在自己的身上,內心里排斥著自己的愛好,單單這份毅力,這蕭穎果然不能小看!

    “這是七妹吧?”免去了她們的行禮,蕭穎一身淡藍色曇花錦緞,額上點著一粒朱砂,容顏并不絕色,卻流露出一種不容侵犯的高貴來。眉眼極為冷峻,看上去是果斷之人,此人絕對不容小覷。蕭然起了警惕之心,態度上卻越發親切,點了點頭。模樣恭敬,態度謙和。

    “果然俊俏!”她看似隨口夸獎,蕭然皺了眉頭,蕭容的眼梢里藏不住的不滿,望向自己的目光也是不善。蕭然暗道,長姐果然厲害,一句話就挑起了蕭容的怒火,殺人不沾自己的鮮血,也難怪她可以長寵不衰了!

    不過,她真的當自己好欺負嗎?

    “娘娘的夸獎奴婢愧不敢當!誰不知道蕭府中唯有兩個女兒最出色,長姐第一,三姐第二,這份殊榮,這份圣眷,是無人能及的!”

    蕭穎輕輕的蹙了眉頭,她已經識破了?將話不軟不硬的回了過來,輕巧的化解了開。

    “姐姐還沒出發啊?”隨著通傳,常沂被四個宮女扶著走了進來,看到她的面容,蕭穎一陣揪心,她努力了這么久,強迫自己這么久,這個女人頂著一張相似的臉就把自己精心準備的一切都給毀了!

    常沂見蕭然安然無恙,松了一口氣。兩人佯作不識,蕭容兩人行禮,蕭容的面上俱是嫉妒。常沂不過一個戲子,身份卑微如今一躍成為寵妃,軒轅昊獨寵之人。

    “起來吧!”常沂看都沒有看蕭容一眼,若不是蕭然吩咐過現在不能跟蕭容硬碰硬,她早就有心教訓她了。

    “姐姐,讓皇上等得急了可不好!”常沂望著蕭穎,笑容真誠,偏偏蕭穎只覺得刺目。看常沂神色,自己不跟她去她也不會離開了,收起恨意,蕭穎故意將軒轅昊賜的僅有一只的翠玉祥云戴在手上,見常沂面色有變,心滿意足的離開。

    走了兩步,突然回頭,“皇上想聽戲,你們也跟上吧!”

    能在皇上面前討好,蕭容求之不得,心里更是感激蕭穎給了她機會,望著常沂的身影更加的不善。

    蕭穎很會收買人心!蕭然在心里暗暗總結道。常沂關切的望了蕭然一眼,蕭然回以安慰。這一次軒轅昊派無雙去打仗,又派了石柔前去,分明是還不死心,聽說無雙跟石柔事情沒有進展反而一直給蕭然寫信,軒轅昊大怒,見了自己指不定會給什么臉色呢!

    軒轅昊見了常沂,將她樓進懷里,蕭穎面色微白,只聽得軒轅昊對身邊搖扇的宮女說道,“穎妃娘娘懷有身孕,你去伺候她吧!”這才略微好轉。

    看到蕭容行禮軒轅昊還好,點頭默許,看到蕭然,卻是一怔,面色慍怒,只是沒有把柄在手,也不好發怒。吩咐人給了蕭容座位,本漏了蕭然,后轉念一想,吩咐人也給了蕭然座位,還故意大說一通蕭然畢竟是蕭府曾經的小姐,穎妃的七妹等等!他越說蕭容的神色就越難看,望著蕭然也就多了一份恨意。蕭然心里苦笑,看來軒轅昊這個帝王也深諳宅斗的門道啊!

    蕭穎臉上的笑意也堆了起來,自己母親的死還有二妹的婚事、六妹的出家都跟蕭然脫不了關系,看到她受難,她樂享其成。

    蕭然將她的得意瞧在眼里,下一刻我就讓你失意!

    蕭然想著,面上裝出渾然沒有看出來她們的幸災樂禍,她看著臺上依依呀呀的唱曲,開口說道,“這唱腔真普通,抵不上我長姐萬分之一啊!”

    見軒轅昊錯愕的望著自己,才恍然從品戲里面走了出來,慌忙跪在地上,“皇上饒命,奴婢只是剛剛聽戲入了神,才會胡言亂語的!”

    軒轅昊把眼神轉向了蕭穎,面帶驚訝,“穎兒也會唱戲?”

    蕭穎神色慌張,臉驟然間沒了血色。她望著蕭然的眼里滿是火光。她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為什么句句都能夠戳到了她的痛楚!

U赢电竞 JBO| 竞博JBO|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