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八十九章 陷入絕境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八十九章 陷入絕境

    石櫻的房門沒有關上,丫鬟們也都不見蹤跡,只留了唯一的一個婢女站在門口,見到蕭然來到,迎了上去,親眼見她進了門,才朝著里面的人點了點頭,退了下去。蕭然狐疑的打量著,只見石櫻平靜的坐在凳子上,衣服已經換好了,看到蕭然進來,努力的遏制住情緒,可是眼底的那抹怒意還是泄露。

    蕭然也是很好奇石櫻會給自己出什么難題,也不客氣,坐在她對面,等著她開口。

    石櫻望著她的鎮定,更加憤怒,眼底的怒火開始狂燒,“蕭然,我恨你!我知道你很有能耐,搶了三殿下,還讓我姐姐對你另眼相待,跟你斗的人下場都不好,可是,我偏不信,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見她突然拿起桌上的杯盞對著自己的額頭狠狠地砸了下去,鮮血順著額頭滴落,她抓住蕭然的手,不顧一切的往外喊道,“來人啊,救命啊!殺人了——”

    剛剛推出去的婢女跑了進來,眼前的一幕嚇得她大叫起來,驚動了前殿的人,太子迎著穎妃身后跟著太子妃、蕭容一行人匆匆過來。

    石櫻一見可以主持公道的人過來,逃也似的抱住了太子的大腿,“殿下,救我,救我啊!”

    柴逸亦在人群中,見石櫻受了傷,趕緊上前取出藥箱包扎。

    她一口咬定是蕭然動手加害的,一時間所有人都望著蕭然等待著她的回答。蕭然將所有人的視線盡收眼底,眼眸平靜幽深,黑黑的眼珠如瑪瑙玉石,晶瑩的光芒讓人一時都不敢妄下推斷。

    蕭容捕捉道石櫻眼里的嘲諷,頓時清楚眼前局面,既然石櫻傷害自己給她制造了獨一無二的局面,她當然要好好利用,趁著蕭然還沒有否認,添油加醋的開口說道,“妹妹,我知道你跟姜寧情同姐妹,她被石櫻殺了你心有怨恨,可是石櫻畢竟是側福晉啊,萬事都有太子做主,你私自動手也不對了!”雖然是故意誣陷,可是一番話說的凄凄婉婉,語重心長,真真的讓人感覺到苦口婆心啊!

    正在包扎的石櫻“哎呦”一聲扯了紗布,她今日的苦肉計竟然成全了蕭容,好厲害的女人!一番話下來不僅坐實了蕭然的罪名,更是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害了一個丫鬟!哼!等她先除了蕭然再跟這女人好好玩玩!

    蕭穎樂見其成,看著蕭然神色無謂,饒是已經陷入絕境還是面不改色,柴逸看不下去了,心中念念不忘的還是這個人!看到如今的她,就想起了當初那么年幼的怯弱的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剛欲開口,卻被穎妃搶先,“然兒啊,跟側福晉道歉吧!我們蕭家的女子做了就做了!別畏首畏尾,不敢承擔!”

    太子妃緊緊地攥住太子的手,一直都沒有開口。

    等到將眼前的情況分析的差不多,蕭然在人群中見到悄然而至的身影,這才神色一松,眼前的情形想要證明自己無罪只能耍一些手段了!見她泫然欲涕,模樣懊悔,“太子、穎妃娘娘恕罪啊!”

    她認了罪,石櫻面上得逞,不自覺的一抹輕蔑的笑上揚。蕭容蹙著的眉頭松開,就連穎妃也是暗暗覺得自己剛剛小題大做,自己的這個威脅也不過如此!

    “知錯就好,太子殿下會從輕處罰你的!”穎妃面上仿佛姐妹情深,心里已經盤算著要怎么結果了她!

    “不,奴婢不是這個意思!”看到太子準備開口,蕭然搶先一步出聲,石櫻臉色驟變,生怕蕭然還有后招,搶先一步下床,沖到蕭然身邊,脫口罵道,“賤人,你還想狡辯嗎?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是快些認錯興許看在娘娘的面子上,還能饒你一命!”

    石櫻的一番話粗蠻無理,一屋子的人聽的皺眉。想那石櫻也是千金小姐,先是落水失儀,后又粗口罵人,跟潑婦無疑!太子也是憤怒,今天丟人都丟到家了,對石櫻也是失望透頂,“你一邊呆著,我會幫你討公道的!”

    太子看著蕭然,狠毒的目光里滿是兇殘嗜血的光芒,如果不是這么多人在場,他一定不管事實先處決了她再說!“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他不耐煩的問道,厭煩的甩開太子妃的手,寬大的袖袍下手中握了一把匕首,等一下,她承認了就解決了她!即使父皇埋怨也無計可施!能讓無雙傷心的事情他還是樂于見到的!

    蕭然佯作沒有聽出太子的厭惡,仿佛得了恩赦一般,“太子殿下,奴婢是冤枉的,奴婢并沒有動手,是娘娘誣陷奴婢的!”

    “難道是側福晉自己那茶杯砸自己的頭嗎?”太子逼迫著問道。

    蕭然委屈的點了點頭。可是所有人的臉上全都是懷疑,沒人相信。石櫻看著蕭然被孤立,頓時覺得傷口也不再疼了,這么一點兒傷換蕭然的命,值了!

    “我知道你們不信,可是我說的確實是事實!更何況,側福晉之所以會誣陷我,并不是你們所想的她和我有仇,而是她知道我發現了她的秘密,怕我說出去,所以才起了陷害我的心。她想殺我滅口,可是我躲開了,她自己撞著了杯子,歹心暗起,冤枉我的!”蕭然一番話直接否定了所有人的猜測,直白的話重新的讓人思考,見連太子都有些懷疑,一直在旁邊的石櫻急了,她才不相信自己有把柄在她手上呢!

    她譏笑的走到蕭然身邊,直直的盯著她,“蕭然,你別污蔑我,我的秘密呢,不妨你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

    蕭然看都不看石櫻一眼,目光迎著太子,“殿下,您要我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開口嗎?”

    看出蕭然眼里的鄭重,太子也不免猶豫,太子妃更是看到蕭然的自信,如果蕭然不倒,她犯不著跟她現在翻臉,先賣個人情,太子妃朝著身邊的侍衛使眼色,在旁觀的大臣們也都明白自己今日看了太多太子的家事,紛紛打著哈欠告辭離開。

    待到房間里只剩下太子、太子妃、蕭容、蕭穎、石櫻、蕭然和目擊的丫鬟幾人,太子才開口,“蕭然,現在你可以講了!”

    “是!”蕭然望著石櫻,清冷的目光讓她膽戰心驚,只聽得蕭然開口,一字一字咬的極為準確,“側福晉的秘密就是她給太子殿下帶了綠帽子!”

    “你胡說!”石櫻揚手被蕭然抓住,逼問道,“既然不是,側福晉您又何必心虛想要堵上我的口呢?”她莞爾,眼中的寒芒迸發,好像是石櫻的催命符,“如果側福晉您否認的話,可敢把墻角的柜門打開,讓我們看看柜子里面藏著什么!”

    石櫻被她抓的青疼,連連搖頭,明明是否認落到太子眼里就更成了她的心虛。順著蕭然手指的方向,太子憤怒的撞開柜子門,只見一個衣衫不整的侍衛從里面滾了出來,跪在地上不停磕頭!石櫻見里面真的有人,狠狠地盯著蕭然,“是你——”

    “側福晉說什么呢?蕭然縱然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做到啊!從出事到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蕭然身上,蕭然又不會分身,怎么做到的?請太子殿下明察!”

    太子驚得一身冷汗,又憤怒又絕望。

    手里的匕首一刀下去跪在地上的侍衛連哼嚀一聲的機會都沒有,鮮血四濺,陡然喪命。熱乎乎的血噴到石櫻臉上,看著太子陰沉的臉色她知道已經沒有回轉余地,再看蕭然的勝利,心口堵上一口氣,昏了過去!

    “今日之事,如果誰敢多言半句,我必會讓她人頭落地!”幾乎是咬著牙,太子的手被刀割傷,鮮血翻滾著外淌,蕭容慌忙上前扶,被他一把推開,她的容貌這么艷麗,會不會……疑心已起,數日之內是無法消退的。“廢石櫻側福晉之位,交去宗人府,丫鬟知情不報,杖斃!”

    寒夜,無月,阿一跟阿十潛伏在宗人府的大門前,阿一眼中沉穩,阿十瘋狂,他等了這么久終于可以為姜寧報仇!小姐吩咐了要把石櫻劫回去!到時候他一定要讓她嘗一嘗削骨食肉的滋味!

    一輛馬車駛來,太子府的標志。兩個人對視一眼,一個攻前一個攻后,刻意隱去了功夫,太子府的人沒有想過有人竟敢在攔截太子府的馬車,六個侍衛一時間便沒了呼吸。最后一刀滑過,阿一拉了阿十,從袖口扔出一塊玉佩,馬車內,石櫻倉皇的逃跑,剛下了車就被捉住,“你們是誰?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快放了我!”她拼命地大叫著,流血的額頭血滴進眼里猩紅可怕,待到阿十露出了面目,她想起了那雙仇恨的眼睛,“啊”的一聲慘叫,再一次昏了過去!

    僥幸裝死逃過一劫的侍衛還沒有來得及感受到從鬼門關回來的喜悅,看到地上歹徒掉落的玉佩,大吃一驚,上面的“石”字是那么的刺眼!他不敢多耽擱,匆匆的跑回了太子府,太子正在包扎傷口,見了令牌,又是一通脾氣。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