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九十三章 留有一手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九十三章 留有一手

    天剛剛亮,天邊的啟明星還沒有隱退,蕭容睜開眼睛,小心翼翼下床不驚醒床邊睡著的君成。坐在床邊,她仔細的端詳著那張俊美的臉旁,細看之下和那人確實有幾分相像,她努力了這么久,無雙的身影還是沒能從腦海里驅逐出來。

    君成睜開雙眼,看到蕭容深情的目光,拉起她的手,輕輕地吻著,“別鬧了!”敲門的聲音急迫的傳了進來,君成仍是沒有開口的打算。蕭容笑道,起身長發未梳的就去開門。

    門口站著的是太子妃的貼身婢女綠歌,蕭容晨起,眉未描,妝未化,秀發松松的垂在肩膀上,眉目慵懶平添了幾分韻致。綠歌終于明白為什么自家娘娘會擔心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而出此下策了!

    “怎么了,什么事情?”見到有人為自己的容貌癡迷,蕭容也和顏悅色的問道。

    綠歌這才想起太子妃吩咐的事情,看到屋內太子已經下床,趕緊低頭回道,“稟告太子殿下,您送給娘娘的畫像不見了!”

    太子皺眉凝思,好半天才想起來曾經他是送過她一幅畫像,他已經忘記了而她還記得那么清楚,他不禁有些愧疚,“找了沒有?”

    蕭容的心臟突然漏跳了一拍,憑著自覺她感覺到自己的危險,可是,她確實不知道什么畫像啊,許是自己想多了!米兒端來了清粥和糕點,蕭容接過,擺手讓她退下,送到君成面前,親自喂了他一口,君成將她擁在懷里,那綠歌這才得以進屋。

    直直的跪下,認真的道,“殿下,太子妃吩咐人找了一晚上,院子的各個角落都已經找過了,還是沒有找著,娘娘這會子傷心地一夜未眠,連早飯也沒有胃口!”

    “我去看看她!”太子放開蕭容,批了件外套就往外走。蕭容訝然太子妃在君成心里竟然還有地位,思索了一下匆匆綰好頭發跟了上去。一個太子妃而已,還不足以讓她重視!

    太子妃正在用手帕拭淚聽見腳步聲,含著淚水的雙眸正好和君成的目光相對而視,君成心疼的走到她身邊,吩咐所有的丫鬟都集合起來,一一拷問,蕭容坐在角落,看著太子妃演戲,她倒要看看這處獨角戲她可以唱到什么時候!

    太子親自審問,丫鬟們一個個戰戰兢兢,渾身顫抖著,終于,有一個丫鬟忍不住了,淚崩然而出,跪在地上,仿佛是在懺悔,“殿下,娘娘贖罪,奴婢、奴婢看到側福晉曾經拿過那幅畫,奴婢撞見了她,她威脅奴婢!”說著,一臉怨恨的看著蕭容,仿佛真的有這回事兒一樣。

    雖然已經猜到了是針對自己的,可是這么赤裸裸的指證自己偷拿畫還真是直白的讓人接受無能啊!

    “我沒有,什么畫像我根本就沒有見過!”事實上,所有人都明白,不管別人如何說,關鍵的是看太子的決定,他說懷疑就是懷疑,他說清白就是清白,所以,蕭容立刻就委屈的看著太子,說道。

    君成沉吟了片刻,出于對太子妃的愧疚,對著蕭容說道,“既然容兒無辜,那就不懼怕,就讓侍衛搜一搜吧!”

    太子下令,誰又敢不從,蕭容咬牙點頭,憤怒的望著跪在地上根本未曾見過的婢女。

    幽靜的小院,簡陋卻也雅致。

    蕭然抿了一口珍兒剛泡好的雨前龍井,聽著前面的動靜,眸子里清明,一目了然,對著身邊待命的珍兒開口說道,“你去候著吧,選好時機!”

    “是!”珍兒領命,緊緊地握著手里的物件。

    片刻,搜查的人臉色凝重,望著蕭容滿面不善,太子急切問道,“可搜到什么了?”

    侍衛跪在地上,將搜到的畫像捧了出來,“太子,小的們在側福晉的書房里搜到了畫像,還有這個!”他猶豫地從身后拿出,只見是一個太子妃模樣的人偶,上面扎滿了銀針,寫著太子妃的生辰八字!太子妃臉色慘白,柔弱的跪倒在地,模樣凄慘,“殿下,我和側福晉素來無冤無仇啊!”

    “我想,我知道原因了!”太子將畫像扔到太子妃腳邊,只見上面寫著極盡惡毒的話,太子妃看了一眼,怨恨的盯著剛剛就已經懵了的蕭容。

    剛剛一眼,蕭容看得清楚,畫像上寫的話不僅咒太子妃早死,更是咒太子無子嗣啊!妄議皇家血脈,其罪當誅!

    “太子,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蕭容見太子將目光移向自己,趕緊辯解,眼前的君成根本就不相信,他的心早就已經偏向了太子妃那里,回想著她無欲無悔的陪著自己,從無所出也不爭寵,不嫉妒,相反,蕭容就表現得過于顯眼。

    太子眼底的失望一覽無余,蕭容怔怔的看著他的無情,淚簌簌下落。皇家薄情,果然沒錯,怪只怪敵人太過強大,無孔不入,太子嘆息一口氣,對于蕭容,心里還是有幾分不舍的,就像是帶刺兒的玫瑰,越是扎人,越是讓人難以割舍。

    太子妃見君成猶豫,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柔弱的仿佛一陣清風都可以吹倒。

    “殿下,蕭容妹妹還小,不懂事,想必也是無心的,您就不要埋怨了!”她勸慰道,更是讓君成覺得自己深明大義。

    蕭容氣得渾身顫抖,卻也沒有辦法開口。

    君成扶起太子妃,“云兒你太善良了!這一次,本太子說什么都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可是望著蕭容委屈的模樣,她的喘病輕微發作,強忍著,嬌喘微微,兩腮紅得像云霞,人皆有愛美之心,蕭容的容顏世所罕見之美,他狠了心仍是沒有開口。踱步走到門口,心神不寧。太子妃被他扶到了凳子上,也不好再起身,恨恨的盯著太子,心里怨恨他的懦弱。

    院子里,珍兒和紅櫻正在澆著花,珍兒的笑迎著陽光溫暖如光,太子的視線一下子就被吸引到了。珍兒放下花灑,高興地對紅櫻道,“紅櫻,謝謝你今天又是幫我提水、幫我澆花的。不嫌棄我原本是側福晉房里的,我也沒有什么好報答你的,這是夫人感謝我的玉佩,她說這寶貝價值連城,因為我有功與她才送給我的,現在送給你吧!”

    太子的視線移到那塊價值連城的玉佩上,瞬間變了臉色。鐵青的望了太子妃一眼,目光不善,冰冷的讓人發寒。太子妃還沒有應對便拂袖而去,蕭容看著兩人陡變的臉,舒了口氣。

    太子妃的目光順著往院子里看去,只見紅櫻正對著太陽光看那玉佩的通透性,她腿一軟,那玉佩她怎么會不知道,正是當年太子求親送的玉佩,她一直戴在身上,可巧今天突然被她找東西的時候不小心摔碎了,如今完好無缺的出現在這里,只能說明是有人陷害自己,而這個人不用問就是蕭然!太子不明真相,也難怪他會如此生氣!可是,她又怎么去解釋?

    只能說,她太低估了蕭然!

    太子府外,豪華的馬車、黃金的裝潢無一不彰顯著來人尊貴的地位,蕭然換好衣裳等在門口。來人雍容華貴,玉簪金步搖帶了滿頭。六個婢女攙扶,來到蕭然面前,等著蕭然先開口才親切的說道,“妹妹,姐姐來接你了!”蕭容踏步而出,她虛虛的向蕭容行禮,目光里滿是倨傲。

    “你先等一下,我有話跟蕭然說!”懶得跟蕭靜計較,她拉過蕭然,猶豫片刻,“謝謝你這一次幫我!”她開口說道,蕭然愣了一下,才恍然,“我并不是幫你,只是看不慣有些人過河拆橋罷了!你不用謝我,因為這個局是我設的,我也不想你死在別人手里!”

    “蕭然,你……”本來蕭容已經強迫自己明白自己跟蕭然的懸殊,也強迫自己明白要在太子府站穩腳跟就不能跟蕭然為敵,所以今天才借此來示好,不想,蕭然根本就不領情。

    蕭然轉身離去,留給她一個決然的背影,她的聲音不高,卻清晰的傳進了蕭容的耳朵里。

    “我們的爭斗,等我從太子府回來再繼續吧!”

    蕭容氣憤的跺著腳,盯著蕭然的背影,無能為力。

    “勞煩姐姐接我,我們走吧!”蕭然面上親昵,蕭靜也是一樣,表現的姐妹情深,卻一邊暗暗地拂開蕭然的手,一臉厭棄。

    馬車上,蕭靜對著自己的丫鬟鴛鴦、戲水吩咐道,“這是我的妹妹,跟我一樣是個庶女,不過自幼母親亡故,無依無靠,蕭府沒落,奔波流離,近日接到相府小住,你們待她要像對待我一樣,不能怠慢!聽到了嗎?”

    鴛鴦、戲水點頭應允,看著蕭然的目光滿是同情,蕭然也懶得計較,蕭靜分明是故意奚落自己,打擊自己,逞一時口舌之快罷了!

    蕭然的眼睛望著蕭靜,感激涕零,“謝謝姐姐恩典!”目光相接,蕭然隱去狠厲卻看到了蕭靜眼中來不及隱藏的狠毒。

    相府小住,既要面對寧轍轅的糾纏,又要面對蕭靜的暗害,估計會有意思得多啊!蕭然的心里充滿了斗志!

U赢电竞 JBO|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