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九十五章 離死亡只有一步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九十五章 離死亡只有一步

    回去之后,蕭靜半推半問的打聽著蕭然剛剛都見過什么人,蕭然也不隱瞞,除了跟丞相的協議沒有提出來,蕭靜尷尬的笑著,似乎是被蕭然窺破了自己的心思而不好意思。手卻始終握在衣袖里沒有伸出來。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辭,經過柳眉身邊,警告的目光望著她,柳眉心一顫,打翻了云珠正好端上的云片糕。

    “柳眉,你帶我去送送嫂子!”蕭然吩咐道,彎下腰幫云珠撿起碎片。

    “小姐,使不得!”云珠忙制止。

    “無妨!”蕭然道,蹲下身跟云珠的距離挨得極近。云珠輕抿著唇,皺著眉頭似乎在考慮,驀地,睜開雙眸,灼灼的望著蕭然,跪了下來,“小姐,云珠有話說!”

    蕭然眉間含笑,直起身體,“起來回吧!”眼中的清明幽深讓云珠片刻失神,她不敢耽擱,話已經出口,即使后悔也收不回來。

    硬著頭皮,云珠起來,對上蕭然的眸子趕緊低頭,“小姐,奴婢自知多舌,但心卻是向著小姐的,奴婢覺得柳眉有古怪,對小姐有二心!奴婢曾經看見過不止一次柳眉一個人偷偷去荷花池邊,回來以后神色古怪,奴婢句句屬實,還望小姐明察!”

    等了很久,放聽到蕭然的話,“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云珠抬頭,還想再說,看到蕭然明亮的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眼里的熱情暗了下去,低頭領命,不敢多言。云珠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是錯,眼前的主子跟自己以往伺候的都不一樣,她的每一個表情仿佛都有著讓人震懾的力量,高貴的并不是她的裝扮,而是從心里散發出來的自信淡定和從容。

    蕭然望著地上的碎片,目光嚴謹,面上毫無輕松,這個相府比她想象的復雜多了。剛剛的瞬間,她正站在柳眉、云珠面前,兩人的舉動看得一清二楚。柳眉根本就沒有打翻云珠端著的云片糕,只是擦袖而過,云珠故意做出柳眉打翻的模樣,不過是想說出她剛剛要說的話。直接說就好,她又為什么要繞這么大的圈子,費這么多的力氣呢?還是說云珠其實是另有深意,做給房間里的某個人看?比如蕭靜?

    云珠剛走,柳眉眼眶通紅,低頭回了蕭然,將頭埋進膝蓋,蕭然看她雪白的粉頸上一道細紅的痕跡雖然被頭發遮擋住,細看之下還是可以看出不同的。短短的相送又怎么會弄成這幅模樣?蕭然佯作沒有看到,現在還不是打草驚蛇的時候,吩咐她退下,一概不提疑惑。

    一個下午,兩個人都不見蹤影。

    到了傍晚的時候,晚宴之前,蕭然才看見柳眉出現在廚房里,看著她忙忙索索的,片刻聞到了一陣飯菜的香味。將飯菜端到蕭然面前,她關切的說道,“小姐,今日相府為您辦了晚宴,到時候觥籌交錯,您要應酬,恐怕會餓了肚子,不如先填飽肚子,到時候再去赴宴!”

    蕭然定定的望著她,她說得誠懇,模樣真誠,眼底的目光不曾恍惚,蕭然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松動,“不了,你雖是一片好意,可如果被有心人看去告我一狀,那我就有不敬之罪了!”她移開目光,柳眉才松一口氣,后背已經被汗水浸濕,風一吹,絲絲冷意侵入骨髓。剛剛真的是她莽撞了啊!

    云珠進門看見柳眉驚恐,笑顏涌上,將碧綠色的珠玉簪子呈上,“小姐今日要參加宴會,奴婢覺得這只簪子素雅大方,又不爭兩位小姐的風頭,極為合適!”順著她的話蕭然察覺到她的緊張,淡淡一笑,溫暖洋溢,簪子簡潔大方,不失端莊,跟她的淺碧色衣裙極為相稱。

    “就這支吧,你替我插上!”

    蕭然同意,云珠得意的望了柳眉一眼,柳眉失落的退了下去。

    蕭靜派人通知蕭然,時辰已經到了,蕭然讓柳眉、云珠先行到場拿著自己備下的禮物過去,自己稍后就到。兩個人離開以后,蕭然將頭上的珠玉簪子取了下來,扔在桌下。柳眉跟云珠此刻她都不能完全信任,雖然心里有了大概,定論還言之過早。

    蕭然到了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議論紛紛,卻沒有一個人露出鄙夷之色。她吩咐云珠跟柳眉給每一位賓客都送了禮物,一顆極為圓潤的黑珍珠,價值連城。她就是要讓宴會的眾人明白蕭府敗落,但她蕭然并不是寄人籬下,她活的坦蕩瀟灑!

    云珠見到蕭然素衣素面,頭上沒有裝飾,愣了一下,硬著頭皮走到蕭然身后,牙齒在打著顫,眼角的余光擔憂的朝著某個方向看了一眼,蕭然佯作沒有發現,任由著柳眉、云珠攙扶著,前去拜禮。

    “姑父、姑姑安好!侄女蕭然不才,今日才得以初見姑姑、姑父,更是府上小住,叨擾了姑父、姑姑,還望兩位長輩可以接受蕭然備下的禮物,略表心意!”蕭然擺了擺手,柳眉將禮物呈上,蕭然打開盒子,所有的人都傻了眼。

    盒子里兩株極為珍貴的千年靈芝幾乎一模一樣,又是珍珠、又是靈芝的,如此的大手筆讓所有人都驚詫,蕭府一個不起眼的庶女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丞相面上歡喜,心卻暗惱,無可奈何,蕭然的強勢等于打了自己一個耳光,他有求于她,自是不能發作。姑姑蕭婉儀笑的極為虛偽,“侄女的禮物過于貴重了!”

    “姑姑喜歡就好!”蕭然回道,看著站在一旁皺著眉頭的側福晉,上前施禮,“側福晉安好,小小禮物,不成敬意!”云珠打開禮物,一只千年人參呈現在眼前。

    靈芝成對,人參形單影只,在賓客眼里看來無恙,畢竟人家原配,側福晉始終是小啊!可是寧丹丹、寧水水兩個人哪里能咽下這口氣,變相的說明她們是庶女,寧丹丹上前一步,張口厲呵,“蕭然,收回你的禮物,我們不稀罕!”摸了摸一直握在手心的黑珍珠,戀戀不舍得扔在地上。寧水水趁人不注意,偷偷的塞進口袋,一臉憤怒的望著蕭然,側福晉則是連連道歉,讓蕭然不要介意,還命人收了禮物。

    蕭然看著她手上青筋暴起,仍是強顏歡笑,就覺得一陣舒暢。將地上的珍珠撿了起來,送到寧丹丹手上,“我知道妹妹氣我今日的沖撞,我道歉,妹妹如果不收我的禮物,可就是不接受我的賠禮了哦!”寧丹丹始終割舍不下,黑珍珠世間罕有,接了過去。

    側福晉觀察著蕭然,開口問道,“然兒你今日怎么打扮這么素凈,連個珠釵都不帶?”

    “哦,我明明帶了翠綠色的簪子了啊?”蕭然疑惑的摸摸頭發,不好意思的說道,“估計是思念姑父、姑姑的心切,走得急掉在地上了!”

    她說得誠懇,不似摻假。

    宴會上,觥籌交錯,得了她的好處,那些夫人們免不得一陣夸獎,蕭然應對得體,端莊大方,完全的蓋過了宴會上一直偽裝的高貴冷艷的蕭靜。蕭靜記恨不已,蕭然突然這么富有,自卑感作祟,她拉不開臉,孤立坐在一旁,眼睛里是不是閃過狠毒的光芒。

    突然,不遠出一聲凄厲的貓叫聲讓人從心里發寒,眾人望去,只見一只野貓喉嚨被撕破,鮮血不斷流出,而咬死它的那只惡狗也已經逃竄,蕭婉儀站出來說道,“不過是兩只畜生咬架,別掃了大家的興致啊!”趕緊吩咐了人處理了野貓的尸體,雖然她出來的迅速,蕭然還是看見了野狗遠離時那抹綠色。

    找了個借口,她匆忙離開。人群還是熱鬧的,來這里的人主要目的還是巴結寧丞相的,自己只不過是一個驚喜的收獲,畢竟,這個世上很少有人跟錢財過不去的。

    回到房間,蕭然看了桌下,那只珠玉簪子果然不見蹤影,出了院子,蕭然看到草地上裸露的泥土上有貓爪子的痕跡,始覺得觸目驚心,如果今天自己沒有防備帶了簪子出門,那么或許今天晚上自己就被竄出來的“野狗”咬死,沒有誰回去追究一個沒有身份沒有地位的敗落家族的庶女而已!

    究竟是誰要害死自己?云珠剛剛望過去的角度,正是寧丞相、蕭婉儀跟側福晉的方向,她究竟是在還怕誰?寧丞相最起碼不會現在害自己,他知道自己的背景,更加不會在自己的府里害自己,那么可疑的人就只有姑姑跟側福晉了,側福晉是最早詢問自己沒有帶簪子的人,而蕭婉儀是事情發生以后最早勸阻平息的人,兩個人都有嫌疑可她們的話又說得過去,簪子是云珠給她的,那么云珠究竟是誰的人?

    柳眉擺出的飯菜在桌子上早就已經涼透,突然從空中落下一只蒼蠅在碗中點了一下趴在菜上,掙扎了幾下便一動不動。蕭然大驚,拿出銀針試了菜,無毒啊!她眉頭一皺,將試了菜的銀針放入粥中,銀針突然間變黑……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