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零九章 歹毒心腸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零九章 歹毒心腸

    湘妃娘娘的壽辰,軒轅昊仿佛突然間對湘妃充滿了愧疚之意,不僅提出要辦賀宴,更是親自提出方案,請了工匠過來,特意建造了新的宮苑,作為賀禮,更是提出讓太子攜著家眷入宮陪伴。他的舉動讓朝臣開始推測軒轅昊是不是回轉心意讓太子日后繼承大統,可是軒轅昊仍舊是對常妃獨寵,絲毫沒有將湘妃重新扶植為皇后的意思。

    一大清早的,穎妃就派人傳話說是蕭靜跟蕭容都過來了,讓蕭然也一同過去,自家的姐妹說說話,聊聊天兒,一塊樂呵。靜和說要陪蕭然一起過去,被蕭然制止了,看著她純真的小臉,蕭然心里欣慰,也明白蕭穎并不會拿她怎么樣,宮里明目張膽她還沒有這份寵愛!

    蕭然趕了過去只見蕭穎、蕭容跟蕭靜三人正在說話的眼睛突然閃過一絲恨意不著痕跡的抽離開來,蕭靜迎了上去,“來,妹妹,快做!”蕭然沒有拒絕蕭靜的“好意”,但也沒有立刻坐下,反而望著蕭穎,這是蕭穎的宮殿,蕭穎見她果然謹慎,也象征性的讓了讓,“坐下吧,我們是姐妹聚會,不要講那么多的規矩了!”

    “如此,就先謝過姐姐了!”蕭然也不推辭,坐了下來,蕭容冷哼一聲,蕭然全當沒有聽見。倒是蕭穎,不過是隨口一句,不曾想蕭然拿著雞毛當令箭,她也無奈,話畢竟是自己說的。只得自己咽下苦果,將氣憋在心里。

    蕭靜見兩個姐姐模樣,心暗暗好笑,面上裝出一副善良,“妹妹啊,今日大姐讓我們在這里就是想讓我們商量著送給湘妃娘娘一件禮物,你也幫忙出出主意!”

    蕭容將眼神從蕭靜身上轉移到蕭然身上,不屑的白了一眼,“就她,能有主意嗎?”蕭穎也是嘲諷的笑著,兩個人絲毫都沒有發覺自己被蕭靜三言兩語的就鉆進了圈套,成了首先發難的對象。

    蕭然抿嘴淺笑,不欲爭辯,偏偏蕭靜不肯放過,蕭容又太迫切想看到自己出丑,步步緊逼,“妹妹,你有什么主意,不防提提,上得了臺面的就行!”蕭容見蕭靜一副對自己崇拜萬分的模樣更加得氣不順,追問道。

    蕭穎看了蕭靜一眼,不著痕跡的抽回目光,面上深長的笑,“好了,主意什么的等會再提吧,倒是靜兒,我聽說轍轅有意讓你當福晉,是嗎?”蕭靜回頭望著蕭穎,對上她仿佛穿透了自己一般明晰的雙眸,身上一顫,不敢再造次,點頭。“多虧娘娘幫忙!”

    “知道有我的功勞就行!”蕭穎淡淡的攏了攏耳后的碎發,“來人,看茶!”她吩咐道,眼神仿佛不經意的掃了一眼蕭然的衣袖,蕭然故意裝出下意識的模樣將衣袖藏在身后。然后看到了穎妃狹長局促的笑。

    蕭容想了一會兒也明白自己中了蕭靜的計,眼神狠狠,當初若不是她為了養病而搬離蕭府,蕭靜哪里有機會活得下去,懦弱的墻頭草,哼!如今竟然敢跟自己叫板!

    丫鬟端上了茶,恭敬地給蕭穎一杯,蕭穎拿起杯蓋懶懶的聞了一下,勃然大怒,“本宮不是吩咐過去年的茶都給扔掉嗎?你們都當本宮的話是耳旁風的嗎?”言罷,抓起杯子就要砸去。丫鬟正好站在蕭然身前,蕭穎也不知是有意無意就往蕭然的袖子上擲去。

    蕭然眼中含義未明,將袖子藏在身后,寧愿燒著自己也要藏著胳膊更讓蕭穎懷疑,她使了個眼色,丫鬟哭哭泣泣的,笨手笨腳更是直接將另外的三杯茶潑到自己身上,衣袖濕了半截,那丫鬟趕緊跪倒在蕭然身邊,迫不及待的挽起蕭然的衣袖,手腕上空空如也。

    蕭穎分明就要動怒,忍了下去,仿佛想起了更加歹毒的算計,處罰了端茶的丫頭,又讓人給蕭然換了一身新衣,自始至終都沒有再提起玉翡翠的事情,好像已經遺忘了一般。

    四個人的聊天始終不算融洽,意見總有分歧,討論了幾個時辰都沒能討論個結果,最終還是漫漫散去。送走了兩人,蕭然也告辭離開,正撞上剛剛就一直未見的翠如,蕭穎最信任的丫鬟。只見她手里捧著一副畫卷,小心翼翼,蕭然故意走了過去伸腳,翠如只顧著關心畫根本就沒有留意腳下,差一點就要倒地被蕭然扶住,看到畫沒有大礙連忙道謝,蕭然故意問道,“不就是一幅畫嗎,你至于看的比命都珍貴嗎?”

    翠如不疑有他,心里正對蕭然萬分感激呢,也就如是想告。“小姐,你不知道,這可是娘娘打算送給湘妃娘娘的賀禮啊!”

    送走了翠如,蕭然抿唇凝思,看來蕭穎根本早就已經準備了禮物,今日過來分明就是試探自己,而她此時隱忍不動手,就是在等晚宴了!猜測被證實,蕭然緊了緊拳頭。

    一顆流星劃過天際,蕭然閉上眼睛許了個心愿,睜開眼望見兩雙關懷的眼睛,一大一小,無雙摸了摸她的額頭,“不舒服嗎?那就回去歇著吧!”靜和則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回去吧,沒事,有我我幫你擔著呢!”蕭然啞然失笑,心里暖洋洋的,前方的位置之路被心中的溫暖火光照亮,也似乎不在崎嶇難行了!

    將兩個人的手緊緊地握著,她搖了搖頭,眼眸瞬間明亮勝過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

    軒轅昊跟湘妃坐在主位上,常沂沒有到場,穎妃、麗妃分別坐在兩邊,靜和偎在麗妃懷里,太子、無雙次之,然后是太子妃、蕭容、蕭靜這些女眷們在一旁,男賓又在另一旁。蕭然抬眼望見寧丞相一臉恨不得殺了自己的眼睛,司空見慣,心覺得可笑。蕭然故意開口道,“幾日未見,姑父看起來憔悴不少啊,讓侄女敬你一杯酒,略表歉意。只是,為何表哥今日未到?”

    寧丞相咬著牙,起身,舉起酒杯,酒下肚,分外不是滋味。如果不是蕭然總是帶自己兜圈子,將實力隱藏的那么好,自己毫無察覺,如果不是她故意讓自己中計,誘上賊窩,寧轍轅也不會受傷躺到現在。寧轍轅對她一片癡心她也下的去手,寧丞相迎上蕭然的笑臉,只覺得自己是碰到了毒蛇猛獸。

    偏偏自己兒媳婦還不知死活的回了一句,“你表哥受了風寒,身子不舒服,就沒有讓他過來了!”蕭然笑著坐下,寧丞相覺得她望著的那一眼盡是嘲諷,也長長舒了一口氣,還好她沒有繼續追究,心里思考著怎么樣才能讓她敗在自己手里。

    蕭穎看不得蕭然得意,纖纖玉手剛剝了一粒葡萄還沒有來得及送入到軒轅昊嘴里,小腹突然傳來陣陣疼痛,她臉色煞白,眼淚盈滿了眼眶,翠如急忙招了太醫過來,陌生的太醫一檢查就搖了搖頭,說是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又看了看蕭穎的面色,遲疑著,道,“娘娘,大師前些日子給娘娘的玉翡翠可曾送出?”

    蕭穎點了點頭。

    見那太醫面色凝重,“娘娘有所不知,那玉翡翠必須時刻帶在那人身邊,跟人的皮膚接觸才有效啊!否則,受驚的就只會是娘娘腹中的孩子啊!”

    “我將玉翡翠給了妹妹,也牢牢囑咐她了,想來不會有錯啊!”蕭穎盯著蕭然,看上去信任和善,外人無從看出這一切根本就是她策劃的,帶上的話自己此刻恐怕不在人世,不帶的話治一個欺君之罪!

    太子凝重的盯著蕭然,“小姐,可否讓卑職看一看小姐手腕上的翡翠!”

    無雙嗅出了陰謀,悄悄地來到蕭然身邊,站在她的身后。蕭然淺淺一笑,明眸皓齒,猶如月宮仙子,雖然不及她身邊的蕭容模樣傾城,但卻別有一番讓人不能忽視的味道。“我沒有帶!”她揚了揚手,牙白色的手腕上空空如也。

    太醫臉色一變,就要發難,被蕭然搶先一步,“敢問太醫,這玉翡翠用什么養著最好?皮膚、精神還是血氣?”

    太醫早就得了命令,越往難處答越好,此刻自然是不假思索,“血氣最好,皮膚次之!”

    好,等的就是他這一句!“大膽!”蕭然陡然發怒,太醫嚇得肝膽俱裂,跪倒在地,他無從想象一個女子竟然能夠生出帝王的威嚴來,軒轅昊面色一變,見無雙立于身后,也不急著分辨,饒有興致的看著蕭然會帶給自己怎么樣的意外。“既然血氣養著最好,你還讓我帶在皮膚上,分明是對皇子不敬,對娘娘不敬!若不是我將那玉翡翠焚香禱告,養在我的血氣里,供奉在香案,豈不是讓你這庸醫害了娘娘,害了皇子!”蕭然挽起另一只手腕,只見上面裹著的紗布已經滲出了血,殷殷血跡,觸目驚心。

    蕭穎臉色煞白,早有屬下去查,捧著回來確認蕭然所言屬實,蕭穎只覺腹內真的痛如刀絞,生生的忍了過去。仰頭將清水一飲而過,不敢抬頭看軒轅昊陰沉的臉色。

    軒轅昊看著蕭然的戲,皺眉問道,“朕甚是好奇,蕭然你又是為何知道血氣養著最好?”

    對上軒轅昊黑白分明、隱露殺意的目光,蕭然沒有驚慌,此時分明就是軒轅昊默許的了,他也有份參與,就是不知道是為了無雙還是他的察覺。

    柴逸看著發生的事情,也終于知道了暗害蕭然的人就是蕭穎,倒吸一口涼氣,他跪倒在地,這個證人他心甘情愿,“回稟圣上,蕭小姐曾經問過微臣,玉翡翠一事是微臣告知的!”

    蕭穎聽著柴逸的回答,又是一番算計,臉上漸漸浮出猙獰的笑。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 JBO电竞| JBO|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JBO|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