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章 被困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章 被困

    事情有了軒轅昊的庇護,雖然最后太醫自己都難以自圓其說,還是被糊弄著退下,任何處罰都沒有。軒轅昊緊緊的盯著蕭然,生怕她回頭下一步的動作。蕭穎心中委屈,她又怎么能夠想到剛發現她沒有佩戴就跟太醫指定的計劃會被蕭然給早作準備呢!說她是真心的,當她是傻瓜啊!

    忐忑的將一杯酒端給軒轅昊,軒轅昊冷冷的拂袖而去,鐵青著臉,一言不發,陰沉的可怕。無雙握了握蕭然的手,跟在軒轅昊身后,宴會上的事情他已然看得明白,沒有軒轅昊的默許,穎妃根本就沒有這個膽子!

    蕭穎的手尷尬的舉在半空,望著軒轅昊決然的背影,心在淌血,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愛有多深沉,不懂的自己的付出,她了解他的心里一直都只有那個敵國的女人,哪怕是他的孩子除了那個女人的血脈其余的他也一點兒不上心。他早就已經說得明白,必要時間可以犧牲自己腹中的孩子為的就是要蕭然滅亡!哼!讓蕭然死,為的不還是那個女人的孩子!不,她不允許!哪怕是守著他虛假的溫存也是值得的!

    她佯作難忍,跟湘妃說了幾句,就起身告辭,請了柴逸前去搭脈。臨走前,手指緊緊地握住蕭然的手腕,“妹妹,可以陪姐姐一起去嗎?”模樣真誠,滿目期待。

    “能為姐姐效勞,是妹妹的福氣!”蕭然用眼神示意寧水水拉住靜和,目前如果自己拒絕,只會將輿論倒在蕭穎那一邊。

    隨著蕭穎離去,柴逸跟在她們身后目光是不是的掃過蕭然,滿目的擔憂。他一直都覺得改變了的蕭然心狠手辣,看看蕭府的其他女子比之她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悔恨自己的魯莽,不分青紅皂白的就認定了她才是邪惡的人!

    蕭穎的房間柴逸為蕭穎搭完脈,收起金絲,道,“娘娘腹中皇子沒有大礙,腹部疼痛或許是娘娘近日飲食所致!”

    “有勞柴太醫!”蕭穎起身,“本宮在御膳房燉了一些滋補中藥,不如柴太醫幫本宮看看有沒有問題?”她和善說道,柴逸覺得她的眼神有些恐怖,也沒有細究,點頭應允。蕭穎又吩咐道,“翠如要服侍我卸妝,蕭然啊,你也跟上去看看吧!”

    “是,姐姐!”蕭然恍若未曾看到蕭穎眼中的算計,柴逸見蕭然跟著自己出來,只覺得心跳得更加澎湃,竟然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前行著。快到了廚房,蕭然停下腳步,背對著柴逸,道,“柴太醫,你先回去吧!廚房的事情我一個人忙就可以了!”

    柴逸以為蕭然心中有事,看得出她跟蕭穎不睦,以為她要對皇嗣下手,心中焦急,他不可以眼睜睜的看著她錯下去,“不,然兒,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難道沒有看出這是個圈套嗎?柴逸,你難道沒有注意到蕭穎的眼神嗎?你在懷疑我?”從柴逸的眼睛里蕭然看到了不信任,啞然失笑,她才不會那么蠢對孩子下手正中了軒轅昊的圈套。

    “不,不是……”柴逸的狡辯迎上蕭然的目光顯得格外蒼白無力。他低下了頭。蕭然冷哼一聲,走進廚房,腳步輕柔,眼神凌厲,動作謹慎,她后腳跨了進去,柴逸就跟在她身后進來,門“騰”的一聲緊閉,柴逸急的拉門,門卻被人上了鎖。

    蕭然一剎那間明白自己犯了一個錯誤,這一次要治自己的并不是蕭穎,她是為了那個人才這么做的,所以,要自己死并不是最主要的,破壞無雙和自己,只需要毀了清白就行!

    自己如果跟柴逸在廚房里呆上一個晚上,孤男寡女,即使無雙不嫌棄,可他的身份大洪的三皇子絕對不會允許他娶一個連清白都有問題的女子為福晉的!

    柴逸歉疚的望著蕭然,很明顯他們剛剛是中了計了,而他竟然在懷疑她,“對不起,然兒!我以為你會……”有些話他說不出口,因為他也不愿意她會那么殘忍無情。

    蕭然不一樣,境遇不同,人生軌跡不同,經歷跟性格也不會相同。

    “以為我會對皇子下手?”蕭然接過話,心里憤怒柴逸竟然一直都沒有放下,以前的蕭然確實適合這樣的男子,平平淡淡,相濡以沫,現在的她不是,“柴逸,如果你肯相信我,如果你肯放開我,今日我們兩個都不會被困,好了,你請便,我會想辦法的!”

    柴逸剛準備開口,聞到一陣詭香,“然兒,小心!”他捂著口鼻,蕭然也趕緊捂上,兩個人一合計,裝出一副暈倒的模樣,聽到門外有人奮力的拍著門,拍了一陣聽到廚房內果然沒有動靜,似是在開著鎖,兩個人手里抓著盤子藏著,等到那人進門查看,一個猝不及防,那人昏倒在他們面前。

    蕭然起身,將那人捆綁住,蕭穎還是太心急了,如此浮躁難怪會被寧丞相牽著鼻子走了!兩個人剛分離,蕭然就看到無雙走了過來,兩人目光對望,月光下,蕭然的眼睛亮的堪比天上的明月,面上浮現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無雙情不自禁的走向她,剛剛他已經跟軒轅昊說的很清楚,今生非蕭然不娶,蕭然走近他,附在他耳邊耳語幾句,兩人點頭,就等著天明。

    那被打昏的人迷迷糊糊的起身,根本就沒有弄明白剛才發生什么,見蕭然昏倒在自己面前,而她的身下也壓著一名男子,他不敢翻過蕭然怕驚醒了她,也沒有細看那男子模樣,見計劃成功,鎖好了門,趕著回去給蕭穎稟告領賞。

    果然,一個時辰之后,就聽得一陣悉悉索索的開門聲音,蕭然跟無雙抱在一起似乎是剛剛睡醒的模樣不適應外面的光線,迎面的就看到軒轅昊一張漲成茄子色的臉,還有蕭穎一臉詫異,跟隨而來的侍衛、婢女們也都一臉不可思議,不都說三皇子愛慕蕭家的七小姐,在軒轅昊的壓制之下好多人都持有懷疑態度,如今看來并非空穴來風啊!

    “父皇,發生什么事情了?”無雙問道,軒轅昊恨不得把無雙提起來扔到水池子里去,他那副模樣哪里昏沉了,看上去清醒得很,滿眼都是叫囂著對自己干預的不滿。蕭然的眼睛黑白分明,一點都不像中計,分明是拿他當傻子等他來鉆呢!不滿的望了蕭穎一眼,眼底滿是失望。拂袖離去,絕情。

    蕭然狠狠地扇了那個點迷香的人一巴掌方才解恨,下了命令誰敢將這件事情說出去就提頭來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他們不敢說自然有人替她們說,眼見著消息越傳越快,軒轅昊也只能打著馬虎眼,盡力的敷衍。

    “公孫,你真好,謝謝你來給我送吃的!”蕭然看到公孫儀提著食盒,高興的給他端了茶,讓他坐下。公孫儀見到蕭然也很高興,“你說你想念外面的糕點啊,我正好見到,就給你買來,趁熱吃,柴太醫還要我去給宮里娘娘送藥,我先走了!”

    待到公孫儀離開,蕭然將門窗關好,這才取出糕點,一分為二,將糕點掰開,取出里面的紙條。白紙黑字將蕭穎入宮前的一切記錄的詳盡,她將紙條放進袖口里,心中了然,阿一辦事迅速,她剛才吩咐了下去,他就已經完成,不過,現在還不是要揭露這些事情的時機,她不是喜歡軒轅昊,將軒轅昊奉為比生命還要尊貴的人嗎?好,她要讓她嘗到被人拋棄一文不值得絕望與心碎。

    “稍安勿躁!”蕭然將四個字寫在樹葉上,沿著河水,悠悠蕩蕩的飄了出去。

    守在護城河的阿一拾起樹葉,看到四個字眼眸一暗,將樹葉珍藏,她還是不愿意速戰速決,亦不愿意讓他們現身,甘愿讓自己孤身冒險,真的是因為報復嗎?想到那個眉目如畫,身姿堪比畫中仙人的無雙,他眼中寒霜,惆悵萬千。

    入夜,蕭然聽得院子里有人輕聲啜泣,聲音細絮,她好奇披了衣服下床,看到石凳上的靜和將頭埋進膝蓋,單薄的身子讓人覺得憐憫。輕輕地走了過去,“靜和公主?”蕭然輕聲喚道,見被人發現,發現的人正是蕭然,她更加委屈,聲音也更大了。她心里一直當蕭然是姐姐,有些事情不想讓母妃傷心,可也確實需要找個人來訴說啊!

    “怎么了?”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蕭然問道,“有什么事情不開心的跟姐姐說說!”

    “姐姐,我不想嫁人!”陡然放開了聲音,靜和找到了發泄的出口,將頭埋進蕭然腿上,道。

    蕭然悵然,明日的晚上,年將軍將會攜帶兩個公子陪同著龍威將軍跟波吉王子入京,靜和這一次如果選擇了大公子就要嫁走,而選擇了二公子同樣要離開,兩年后成親。梳理著她的頭發,蕭然語氣堅決,堅定,“靜和,你放心,你三哥跟我還有你母妃我們都會阻止的,我們一定會讓你自己找到自己的幸福!”

U赢电竞 竞博JBO|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