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二章 當眾求親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二章 當眾求親

    蕭然并不懼怕任何挑戰亦不會讓自己失敗,如果她比的是舞技,先不說自己的水平夠不夠,就已經輸了,而新意則不一樣,讓人眼前一亮。無雙撥弄琴弦,蕭然接過長劍,兩人仿佛心意相通,伴著琴音,她的身影如黃鶯般輕盈,纖纖玉手揮舞著手中出鞘的寶劍,手腕輕輕轉動,劍光閃閃,劍痕在空中劃出優美的銀弧,她的身影猛地往劍方向倒去,卻又在要觸地的一剎那揮出長袖,勾在柱子旁的仙鶴上,身輕如燕,將自身跟劍光融為一體,飛如月宮仙子下凡。突然,她揚手將長袖收回,腳跟穩穩的落回地面。

    這一飛旋一揮舞只見眾人皆是將心思全神貫注,且不說看癡迷的龍威將軍幾人,就連波吉王子也在心里驚嘆,她果真是神人啊!魅惑之舞經她一比較,著實難登大雅啊!

    “民女獻丑了!”蕭然盈盈一拜,回身走到位置上。無雙琴畢起身,眼神目不轉睛,柴逸亦是吃驚,早就已經告誡過自己要放棄的心漸漸的疼起來。

    就連軒轅昊這一局也是滿心的佩服。能出其不意,用奇招取勝,此女子,拋去卑賤的出身不談,當真符合無雙妻子的人選。

    她的巧妙不止一個人看得到,波吉眼波轉了幾轉,集中在蕭然身上,此女子聰慧凌厲,竟讓太子都視為敵手,長相吧……腦海里不斷回想著剛剛舞劍時候的身影,他心中像爬了一只白蟻,啃得難受。剛準備跪地求親,有一人比他還快,年將軍跪在地上,模樣虔誠,“圣上,老臣斗膽想為大公子求一門親事!”眼神打量著蕭然,分明在說“這個媳婦我很滿意!”

    蕭然眉頭一皺,無雙已經走了過來,想要開口,被蕭然拉住。

    大殿之上啞然無聲。軒轅昊沒有想到歪打正著,輕易地就可以將蕭然許配出去,可是,年家已經與公主有了婚約,若是再求,會讓外人覺得皇家巴結討好年家,失了威儀。軒轅昊眉目冷峻,“年將軍,朕已經為你的兒子跟朕唯一的女兒和親,你再求,恐怕不好吧?”

    軒轅昊的眼神分明帶著期許,可是年將軍愣是沒有看出來。默默地磕了頭,退了下去。惹來軒轅昊一聲嘆息。蕭然、無雙唇角含笑,軒轅昊的算盤沒有打準,蕭然察覺到注視的目光,順著目光的方向,就見年遙低下頭,滿臉漲紅。

    軒轅昊的拒絕無疑是讓波吉多了自信,他跪在地上,蕭然皺了皺眉,常沂瞅準機會“哎呦”一聲,捂緊了肚子,軒轅昊生怕腹中孩子有恙,宴會上匆匆離場。留下主持大局的太子跟三皇子無雙。

    這樣一來,波吉的舉動根本就沒有多少人注意,蕭穎留了心眼,眼神游蕩在波吉跟蕭然之間,不,或許還有那個現在正向蕭然走過去的不給自己面子的妹夫——狄良浩!

    蕭然注意到了狄良浩的目光,就像是一匹野狼,桀驁不馴,無雙擋在他的身前,舉起酒杯,“狄將軍是走錯方向了吧,大臣的位置在那邊!”兩人目光相交,電石火花,不甘示弱。

    “三皇子也是站錯了位置吧!”狄良浩沒有退縮,隨意的跟無雙碰了酒杯,一飲而盡,酒杯摔在地上,他的眼里含著一團火焰,燃燒的旺盛。

    “哦,是嗎?走,本皇子跟將軍你一見如故,去切磋切磋!”無雙孑身縈立,面帶微笑。

    “走!”狄良浩早就看這個剛剛跟蕭然眉來眼去的皇子不服了,握了握拳頭,一身的肌肉抖動著,無雙毫無懼色,兩人并肩離去。蕭然心里對這個上一世將真正蕭然虐待致死的狄良浩也沒什么好感,無雙去教訓他一下也好。

    宴會上軒轅昊一走,雖然有太子震場,畢竟經驗不足,宴會幾乎亂成一團。蕭然拉了拉連打哈欠的靜和,寧水水將斗篷披在靜和身上,三個人準備離場。

    行至半途,迎面撞上了年家的兩位公子。大公子見到蕭然,臉一紅,低著頭,準備繞開。那小公子可就沒有那么靦腆,手指一指,“我認得你,剛剛舞劍的女子,走,來陪本公子喝酒!”言罷,伸手欲攬。

    蕭然厭惡的推開他的手,年平見她拒絕,小霸王心思涌上,雙眼一瞪,就要硬搶。年遙見狀趕緊阻攔,寧水水擋在蕭然身前,年平抓住她就推開,眼看就要落到旁邊的灌木叢的尖刺上,年遙接住了她,寧水水被有力的臂膀摟著,俏臉一陣漲紅。

    年遙發覺自己摟著女子的腰肢趕緊松手,欲救蕭然,遲了一步,年平已經抓住蕭然,說時遲,那時快,眾人都沒有看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場面突然間來了個回轉,只見蕭然手里一把匕首架在年平的脖子上。年平被匕首的冰冷刺激,酒醒了大半兒,嚇得動也不敢動。

    “小姐,是年遙教弟無方,讓小姐受驚了,可否放了舍弟,年遙給你賠不是了!”年遙抱拳歉疚道。

    “教弟無方,你還當他是三歲的孩子嗎?做錯了就是錯了,讓別人幫你擔當是什么意思,親自跟我道歉,我就放了你!”蕭然道。年平翻了個白眼,很不屑一顧。可是感覺到脖子上的冰涼感覺在迫近,他膽顫心驚,身上嚇得發抖,“我錯了,我錯了……”死亡的迫近感讓他不得不屈從,心里卻很是不服,恨蕭然讓自己丟了尊嚴!

    蕭然放開了他,年遙拉住幾乎情緒失控的弟弟,再三道謝,而后離開。寧水水望著年遙的背影,目光癡迷。靜和趕忙拉住蕭然,問東問西,蕭然將她樓進懷里,想著剛剛寧水水的眼神,又想著宴會上軒轅昊話中的漏洞,正好可以橫加利用啊!

    不過,小公子品質惡劣,真希望軒轅昊會看得通透,當場拒絕,否則也就怪不得她為了靜和的幸福再斗膽一回了!

    三人離開,沒有人發現樹后的人影落寞離開,那一雙鷹一般銳利的雙眼始終會為著一個人而蒙上迷離的神色,為一個人擔憂,無雙跟狄良浩的比武毫無疑問以狄良浩的失敗而告一段落,而狄良浩正是他的目標!

    隱秘的莊園內,一女子坐在窗前,手里拿著幾封從各處傳來的情報,細細的看著,她眉目間的溫柔跟軟弱已經被磨平消失,滿眼狠毒,翻到其中一封,不可察覺的皺了皺眉頭。身邊的侍從見她模樣,仿佛看到了毒蛇,渾身一個激靈,身上抽搐著。

    “知道主人是怎么說的嗎?”蕭珠凌厲的目光望著侍從,侍從忍不住跪了下去,驚慌的搖著頭。

    “你放心!我的毒蛇還不餓呢!”指甲摳起侍從的下巴,蕭珠一陣冷笑,“按我說的做,想辦法讓主人點頭答應,必要時可以瞞著主人耍陰的!懂嗎?”那侍從連連點頭,蕭珠冷哼一聲,放開了他,他趕緊退下,驚恐的逃跑去。

    蕭珠將手里的書信握成一團,對那個人的恨意從來都沒有停止過!自己費盡了一切好不容易才能夠在他的身邊,難道她不如她嗎?論心狠、論陰謀,論長相甚至于論幫助,她哪一點不是勝過她萬倍,為什么他還會猶豫?難道他不知道狄良浩對他們的計劃多么重要?不過是蕭然這一個女人而已!

    將書信扔進火盆,她拍了拍手,侍從進來,“我要跟狄將軍見一面,你們去約吧!記住,不能讓主人知道!”

    “是,老大!”侍從低頭答道,退了出去。

    波吉王子跟太子借一步說話,寧轍轅眉頭一皺正準備跟上,被寧丞相制止,“從現在開始,我們都不要再插手這件事情了!”他開口道,老謀深算的狐貍眼里滿是籌謀。

    “你剛剛想干什么?”太子問道,面上惡狠狠地盯著波吉,他是要讓蕭然死!死!太子妃將事情全部說了出來,原來一直是蕭然搞的鬼,蕭容也是承認自己受了蕭然的挑撥,本來和睦的太子府就因為她一個人搞得一團糟,三個妾侍一個側福晉冤枉而死,害自己在朝堂之上被處處針對!這份深仇大恨豈是能容得她活命?

    “就是你想的意思!”波吉道,眼睛里奸詐和狡猾,“我想娶她,目前局勢還不穩定,我需要這樣的女人來幫我謀劃,是你自己說的她比十個謀士都厲害的,不是嗎?”

    “你只會引狼入室!”太子負氣甩手背在身后,斷言道。

    波吉此刻完全被蕭然吸引,眼睛里志在必得,“我們馬背上謀生的,怎么會害怕惡狼,惡狼也會被我們馴化成忠誠的母狗的!”

    “你好自為之!”太子懶得去給波吉潑涼水了,估計就是屎盆子扣在他頭上他也不會改變了。

    太子妃見太子君成郁郁寡歡,將剛剛思忖的良策在他的耳畔敘述道。太子越聽越高興,灌蚌相爭往往會便宜他這個最后得利的人的!

    太子妃見蕭穎離開,也趕緊起身跟了上去。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