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寧水水的選擇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寧水水的選擇

    年將軍絕對沒有想到自己此次進京回朝竟然會賠上小兒子的性命,白發人送黑發人。年遙安慰著年邁的父親,抱著年平的尸體,心中滿是悲傷。

    蕭然站在遠處看著他們步履蹣跚,面上悲痛欲絕,看此情形,他們跟太子的仇怨也已經結下,再加上太傅大人舉足輕重的地位,跟阿七聯絡的官員,太子的地位岌岌可危了!不過,現在還不是機會,蕭然看到由遠及近的一個身影,瞳孔收縮了一下,只見寧水水走到年將軍身邊,不知道說了一些什么,年將軍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年遙滿目感激,點了點頭,隨后離開。寧水水凝望著他們的背影,將頭深深的低下。

    寧水水分明是已經對年家大公子有了情愫,聯想到靜和的難處,寧水水此刻的感情正好是一個契合。寧水水滿含心事的目送他們離開,轉過身就發現蕭然不聲不響的站在自己身后,眼神幽邃深遠,仿佛已經窺破了她的心事。寧水水本能的低下頭,眼神避免跟蕭然接觸,“蕭……蕭小姐,你怎么會在這里出現?”

    “我出現在這里很奇怪嗎?”蕭然問道,語氣不覺凌厲,“還是說你有什么秘密是不想我知道的?”

    “不,不是,不是的!”寧水水急忙否認,抬眼撞進了蕭然眼中的浩渺,“蕭小姐,我知道我不應該的!”蕭然的面上寫滿了知曉跟察覺,寧水水也不再隱瞞,低頭認錯。

    “不,你做的很對!”蕭然認同道,寧水水抬眼望著蕭然,她的眼里仿佛星光熠熠,“寧小姐,我覺得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對待朋友應該坦誠,所以我也就直說。公主的事情還沒有解決,我看你對年遙有意,或許正可以代替公主,寧小姐,我問你,如果讓你代替公主嫁給年遙,你愿意嗎?”

    寧水水吃驚的望著蕭然,滿眼的詫異,她以為蕭然會批評自己,會數落自己,也做好了聽訓的準備,最后,竟然會是讓自己嫁給年遙。她俏臉通紅,眼中小女兒情態盡顯嬌媚,只一刻,卻又將頭深深埋下,“水水雖然愿意,也明白水水的身份高攀不起!”

    “你不要忘了你是丞相府的小姐,論身份,你一點兒也不差!”蕭然的話仿佛一道光芒將她心里的擔憂一掃而空,“好了,你答應了就好,辦法我有現成的一個!你配合就行!”蕭然附在她的耳畔將計劃和盤托出,望著寧水水眼中的堅定,蕭然總算是放了心。

    回到宮苑,靜和已經躺在麗妃的懷里睡著了。麗妃慈愛的將她放下,掖好被子,這才回頭道,“靜和這孩子一直擔心你,吵著要等你回來!”說到最后話語哽咽,眼眶里盈著的淚水晶瑩剔透,蕭然遞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麗妃疑惑的望著她,蕭然點頭,兩個人在外間,蕭然將事情原委如實道來,說道年遙的脾性,從他對自己的欣賞可以看出他喜歡的是那種會舞劍的將門虎女!

    “可是寧姑娘不會劍法啊!”麗妃有些焦急,畢竟事關女兒的終身大事。

    “無妨,劍法可以學,更何況,未必年遙不會喜歡上她!”剛剛的距離雖然有些遙遠,蕭然也清楚的看到年遙對寧水水的態度已經沒有上一次的疏離感了。或許,兩個人真的是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的一對兒啊!

    麗妃聽的蕭然的保證,心放寬了不少,歉疚的單膝跪地,“蕭然,今日我沒有為你求情,我向你說一聲抱歉,我擔心……”

    “好了,娘娘,我明白!”蕭然將麗妃扶了起來,麗妃擔心自己出面會被有意栽贓的人故意提出靜和的婚事,所以,她恨不得當一個隱形人,說到底是做母親的心思!

    獨自坐在燭臺前,蕭然拿著一把剪刀不時的剪去燭心,火焰明明滅滅,下午的時候有消息傳來,丞相撤走了在煤礦上的人,雖然自己也撤的及時,沒有讓他們抓到把柄,可丞相的行蹤還是讓人疑惑,煤礦收益頗豐,除非他已經找到了賺錢的法子,否則他是斷然不會放棄的。

    阿一傳來消息,最近的生意盈利額度不如以往,絲帛制品更是被人壟斷,他出了幾個辦法都沒有成功分到一成,還有阿八阿九也飛鴿傳書苗疆似乎有隱居的絕世高人被人俘虜,下落不明。這一切仿佛瞬間發生可是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密謀多時的。隱隱的,蕭然總覺得這大洪的天下似乎要亂了!

    這趟閑事她不打算管,她為的不過是一方寸土的安寧生活,如果事情不會降臨到關心的人身上,即使天下再亂總會有一方凈土得以容身的。阿一問她謀略,她只是吩咐下去,按兵不動,盡可能的收集信息。

    不打算管也不能被動的挨打,這就是她的策略。

    第二日早朝,年將軍告了病假,軒轅昊心中明白年將軍的目的,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僅賞賜了大量的珍貴藥材,更是讓太醫院十位太醫去確診救治,加官進爵,追封小公子的功績。

    年將軍派年遙入宮面見圣上謝恩。年遙盯著一雙紅通通的眼睛謝了恩賜,被軒轅昊留了下來下棋一直到天色昏暗方才放行而出。他孤身一人踱步來到荷花池邊,荷花的季節早就已經開敗,可是皇宮里工匠故意鑿池引了溫泉的水,溫度適宜,荷花常開不敗,這算是宮里的一大奇景。

    年遙滿腹心事只覺心中難耐,猛然間荷花池中有人孤舟散行,翩翩而來。小舟越來越近,年遙方才看出小舟上是一位姑娘正在舞著劍法,劍法雖然不甚巧妙,難得的是她那份韌性跟堅持,讓人動容。只見她青紗拂面,一襲青衣,劍光閃閃,發絲在晚風中吹拂著,仿佛是刻意尋了隱蔽之處,伴著荷花的清香,年遙只覺得心中的沮喪慢慢的一掃而空,突然,那女子飛身揚起一個劍花甩出,落下時觸到了小舟的邊緣,腳下不穩,眼見著就要落水。

    年遙情形緊迫顧不得許多,飛身摟住女子柔軟的腰肢,腳下輕點一下水,飛到岸邊,才放開了她。

    “謝謝年公子!”寧水水臉頰緋紅,揭下面紗,月光下的她一襲青色紗衣恍如仙子,眉目流轉柔弱的仿佛可以滴出水來,眼底的堅持也是分毫不讓,年遙只覺得靜謐之間一顆心撲通跳著的聲響尤為清晰。

    “剛剛年某唐突了!”他拱手歉意的說道。長衣煢立,一派正氣。

    兩人不約而同相視而笑,眼眸里閃過一樣的情意。

    “寧小姐你這么晚了還一個人舞劍,非常危險的!還請小姐下次不要再這么做了!”年遙關懷道,鐵漢柔情,最難過的便是美人關。

    寧水水臉更加紅潤,害羞的低著頭,“水水舞劍,全是為了公子!”不待年遙詫異,她接口道,“實不相瞞,水水初次見面便對公子有好感,可是公子的心卻在蕭然身上。水水想著如果舞劍可以博得公子目光,哪怕再苦再累,水水也要學!”

    年遙聽得寧水水告白,臉漲成了紫紅色。常年軍營生活,紀律嚴明,不要說告白,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接觸姑娘。好不容易回朝一次,所見的也都是那些柔弱的仿佛一陣風都可以吹倒的女子,蕭然的創新是讓他意外,刮目相看,可也僅僅而已!今晚寧水水的出場才真正的俘獲了他的心。

    “寧姑娘,我對蕭小姐,并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其實……”戰場上敵我廝殺年遙可以,甜言蜜語他卻不會,急的撓頭抓耳,不知所措。寧水水含笑的望著他,甜蜜的鉆進他的懷里。年遙一怔,伸出有力的手臂抱緊了她。

    年遙送寧水水直到宮苑門口,才依依不舍得離開,他鄭重的答應會提親,待到目送年遙離開,寧水水才一臉焦急,剛剛蕭然說怕自己應付不來,會在宮苑門口等著她的,距離荷花池的路途并不遙遠,出了情況也比較好應付,可是一路走過來,她根本就沒有看到蕭然的蹤影啊!

    寧水水焦急的等在門口,不敢去驚動宮里的人。正巧無雙剛從軒轅昊的書房出來,見到寧水水一臉焦急,寧水水也知道蕭然跟三皇子的關系,不再隱瞞,將兩個人設計的事情和盤托出,無雙聽說蕭然不見蹤影,先是安穩了寧水水的情緒,讓她不要聲張,悄悄回房等著,自己心里盡管比寧水水還要焦急,頭腦更加清楚此時絕對不能亂,要穩住。

    再說蕭然,計劃天衣無縫,用銀子收買的太監果然守信用,將年遙引進了荷花池旁,蕭然看著年遙的身影,準備退去,卻看到遠處另一個身影也要過去。只見波吉摟著兩個舞女興高采烈地馬上就要走到荷花池旁邊,他一去,那么計劃就會被破壞,無奈,蕭然走出一步,裝出半路遇上的模樣,“王子,好巧啊!”

    蕭然不僅主動搭話,甚至還對著自己微笑,波吉放開兩個姿色平庸的女子,色迷迷的盯著蕭然,“蕭小姐你也在這里啊!”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JBO| JBO| 官网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JBO官网| JBO| JBO| 竞博JBO| 竞博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