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有命無回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有命無回

    第二日一早,波吉的院子里就站滿了侍衛,波吉一看情況不妙,先沖到書房,將與太子的書信藏在身上,準備趁他們不備處理掉。然后才迎了出去,見到軒轅昊本人并沒有來,心里才略微放松一些,“不知道這位大人一大清早就來騷擾本王子有何指教?”

    裴瑞義冰冷的望著他,眼神銳利仿佛可以將他的身體戳個窟窿。“奉圣上口諭,懷疑王子跟大洪太子勾結,意圖謀反叛國,給我搜!”他比了個手勢,身后的侍衛羅列而出,波吉的手下剛準備阻攔,一把利劍架在他的脖子上,裴瑞義不屑的冷哼一聲,“誰敢阻止一下,先問過我手里的寶劍!”

    搜索著的侍衛很快一個一個的回來稟告,皆是一無所獲。裴瑞義盯著一臉挑釁的波吉,皺著眉頭,“來人,搜王子身!”

    “誰敢動本王子一下!”波吉慌了,他本來以為沒有人膽敢對自己動手,好歹他也是一個王子啊!

    裴瑞義目光森冷,對長老們的不滿全數發泄在波吉身上,波吉剛伸手反抗就被他一個反手折斷胳膊,扔在地上。波吉見狀不妙,將身上的書信掏出,動手就往嘴里塞。盡管裴瑞義眼疾手快,還是晚了一步,奪過了半封書信上沒有落款,用的也是普通紙張,不過,波吉算是徹底完了,罪證俱在,“呈給圣上!”裴瑞義將證據交給身旁的公公,“將他押入天牢!”

    手下的人將波吉押入天牢,裴瑞義再一次走入波吉的書房,蕭珠跟丞相合作附帶的條件就是這一次想辦法讓丞相可以置身事外。聽聞寧轍轅曾經跟他接觸過,送給他一塊美玉,裴瑞義翻箱倒柜,驀地打翻了桌上的放置書畫的瓶子。畫卷落在地上散開,一個女子栩栩如生的模樣躍然于紙上,紙邊有些粗糙,想必是撫摸過多次,裴瑞義將紙張藏于身上收好,心中的憤怒到了極點,他疾步出了書房,侯在門口的侍衛小跑跟上,“帶我去天牢,波吉王子我要親自用刑審問!”

    畫像上的女子正是蕭然,一筆一劃都讓裴瑞義憤怒,他不容許自己愛的人被別人褻瀆。絕對不容許!

    太子府。

    蕭容正在服侍太子更衣,今天是她正式掌管太子府的內務,她特意換上鑲著金邊雍容華貴的錦袍牡丹,眉間點了妝,一顰一笑都是照著鏡子反復練習過的,她是太子妃,明媒正娶的妃子,未來的皇后!從今以后,沒有人膽敢挑戰她的地位跟權利!

    “呦,打擾了太子、側福晉吃飯啊!老臣真是惶恐!”太傅大人走進皮笑肉不笑道。

    蕭容臉色一黯,側福晉三個字太傅咬的極重,分明是有意羞辱,放下筷子,蕭容屏住怒意,“既然知道打擾還請太傅大人先退下,等在正堂,等太子召見為好!”太傅雖然頗受皇上器重,可這里怎么說也是太子府,還輪不著他來放肆。沒有想到,太傅聽后竟然哈哈大笑,“側福晉,老臣愿意等,怕是皇上不愿意啊!”

    “你什么意思,老東西!”太子將筷子摔到地上,朝堂上讓他不快也就罷了,還敢來家里放肆,現在竟然拿父皇來威脅他!“來人,將他拿下!”太子朝著門外吩咐道。

    應答的聲音遲遲未傳來,太子不禁變了臉色,看太傅的架勢,分明有備而來,心里沒譜,聲音也有些顫抖,“太傅,你敢造反嗎?”這罪名扣得有些大,本以為太傅會變臉色,誰知道,他非但沒有后退,反而前進一步,“我看,造反的是你太子殿下吧!來人,給我搜!”

    只見突然沖出了一批的禁衛軍先是包圍了太子跟側福晉,然后翻箱倒柜,太傅望著狼狽的兩個人,心里的氣還是無處宣泄,軒轅昊故意讓他來搜查太子家,就是給他一個機會來報石櫻的仇恨的!他好好的一個女兒就因為一個丫頭的三言兩句就被折磨,最后橫尸。

    太子一聽的造反的名聲扣在自己頭上也就想到了跟波吉有關,書房的信他還沒有來得及看,昨天晚上,蕭容就像是一只發了情的貓纏住自己不放,折騰了一夜,他手指蒼白抓住蕭容的手,心里沒譜。蕭容練過所有的表情惟獨沒有練習過沮喪跟絕望,波吉的事情她也知道,當初為了波吉的財寶還是她主動勸解太子合作的!完了完了,她心里一慌,昏了過去……

    “涼水潑醒她,繼續等著!”太傅厭惡了看了她一眼,狠狠地恰了她一下仍是毫無反應,絲毫不憐香惜玉,吩咐道。一桶涼水,刺骨驚心,蕭容睜開眼睛,絕望的看著周圍,胳膊上火辣辣的疼,青了一大塊。

    “太傅大人,什么都沒有搜著!”禁衛軍過來稟告,太傅望著僥幸的太子,心中盡管不信,也別無他法,“將他們先關進天牢!”

    兩個人被帶了下去,太子走出院子望著門開著被翻得亂七八糟的書桌,滿腹疑惑,書信明明都放在桌上的,還是特有的明黃色,怎么會不見了呢?

    “小姐,我們為什么不將信件讓太傅大人搜到,讓皇上直接廢了太子呢?”阿七將書信拿給蕭然,不明所以。

    “不,不行!現在丞相的把柄我們還沒有弄到,如果皇上廢了太子,那么無雙毫無疑問的就會被封為太子,被推在風口浪尖上,所有的矛頭也都會指向他一個人,不如,先讓這個愚笨的太子先當個擋箭牌,反正也不過是個草包而已!”蕭然將書信燒掉,心中泛起冷笑,第一次見面還以為太子面相陰狠會是個角色,沒想到竟然是個虛有其表的廢物!

    “我讓你做的都做好了嗎?”

    阿七點了點頭,“都按照小姐的吩咐,我聯絡的大臣會為太子求情,超過了朝中的二分之一,我想,圣上不會輕易廢太子的!”看著蕭然皺眉凝思,阿七抿著唇,思索良久,終于忍不住開口,“小姐,阿一此次立功受了傷,還在昏迷著,你去看看他吧!”阿七還是沒有開口阿一夢囈里一直呼喚著小姐的名字。

    “有珍兒在那里照顧著,沒事的。你退下吧!”蕭然道,揉了揉發脹的額頭,今天好不容易跟麗妃告假出門一趟,掛的是陪著寧水水探親的名義,入了皇宮,果然深似海啊,想要出宮一趟,還是難上加難。

    無雙接到消息趕到天牢的時候,波吉已經被折磨的鮮血淋漓,奄奄一息,十個手指都已經被夾斷,身上滿是皮鞭的抽痕,跟烙痕,臉上也被劃了幾個刀口,慘不忍睹。裴瑞義輕蔑的望著無雙,“怎么,王子不會跟三皇子您也有勾結吧?”話語里滿是不善。

    “不用你假惺惺的,不就是你告的密還在這里充好人嗎?”波吉睜眼望見無雙,一心以為是無雙揭發的自己,憤怒地說道。

    裴瑞義嘴角上挑,“原來三皇子您知情不報啊,我很想知道圣上如果知道他最寵愛的皇子瞞著自己這么重要的國事不知道會有什么感覺?”

    無雙瞪了他一眼,他們兩個的不合仿佛是從骨子里就已經注定的,“我兄長呢,他被關在哪里?”無雙抓住他的領子,裴瑞義指了指里面,故意哀嘆著闊步離開。

    太子殿下還好一些,畢竟沒有證據又是不凡身份,沒有受到皮肉之苦。見到無雙,已經弄清楚是被蕭靜揭發的他理智多了,也明白自己被丞相騙了,怪只怪自己當初的信任,沒有多心留下證據。他激動地握住無雙的手,眼淚順著臉頰落到稻草上,“弟弟,你要幫大哥啊!”

    兄弟一場,無雙點頭,聽得太子道,“我是冤枉的,我被丞相給騙了,可是我沒有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弟弟,你幫我,你幫我找出證據!”

    無雙聽到丞相的名字從太子嘴里說出來,又聯想到蕭然曾經提過的丞相并不簡單,將兩個人的分析合在了一起,慢慢的琢磨出了大概,“大哥,你放心,我會幫你的!”來不及細說,多說一句,證據就會被別人毀滅的可能多一分。

    無雙又詢問了波吉,出于愧疚,波吉知無不言,只告訴了他一個人,無雙趕到波吉書房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那一塊玉的蹤影。他走的焦急,知道了秘密方位,沒有細看,所以就沒有注意到他剛進去就有人閃躲著出了院子。

    蕭靜將玉佩扔進了河里,直到水面重新恢復了平靜,才浮現一絲得意的笑。事情已經解決了,真好!女牢內,蕭容蜷縮著身子,冰冷而又潮濕的天牢讓她根本無法安睡。剛入牢房,她身上的金線衣服就被獄卒們剝掉換酒喝去了!囚衣又舊又硬,帶了股發霉的味道,太子妃的美夢落空,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命沒有明逃出去,將身上所有的值錢家當全都都拿了出來,她才好不容易央求了獄卒去幫自己通知了蕭靜。

    她并不知道告密的人是蕭靜,更不知道蕭靜的心思更不比蕭穎跟蕭然和善多少!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