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八章 蕭容之死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一十八章 蕭容之死

    蕭靜掏錢買通了獄卒,接過錢,獄卒就退了下去。蕭容看見蕭靜,面露欣喜,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撲了過去,緊緊地抓住牢門,“妹妹,妹妹,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蕭靜望著她的膽怯,不似偽裝,心中暗暗腹誹,看來她并不知道自己告密一事,眼珠轉動著,換做一副沮喪的模樣,“姐姐,別擔心,我會救你的!”憐憫的握住蕭容的手,悄悄的說道,“姐姐,一會兒你卡住我的脖子,然后趁機逃走,我的丫鬟絮兒等在門口,你將這跟簪子給她,她會明白自己應該做什么的!”蕭靜摘下頭上的簪子交到蕭容手里,叮嚀了一番。堅定的跟蕭容點頭。

    蕭容感激蕭靜對自己的救命之恩,心中想道果然姐妹中還是蕭靜最貼心。她用手臂勒住蕭靜,蕭靜大聲的呼救著,獄卒們沖了進來看到場面,蕭靜剛剛得了皇恩賞賜,大義滅親,蕭容的舉動實屬正常,他們又不敢真的讓人傷了蕭靜,聽蕭容的話,乖乖地打開了牢門,出了牢房,蕭容在蕭靜耳畔暗道一句,“對不起!”將她推到獄卒身上,按著蕭靜說的路線一路狂奔。

    蕭靜身邊的丫鬟絮兒真的如蕭靜所說的帶著自己逃了出來。蕭容剛準備開口言謝,頭猛的一痛,被人擊昏,暈倒在地。絮兒輕蔑的掃了蕭容一眼,按照蕭靜的吩咐將她綁進秘密的刑房。

    “這里是哪里?”蕭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四肢都被綁在刑架上,掙脫不開,周圍的一切讓她覺得陌生恐懼,絮兒見她轉醒,這才出去喚來蕭靜,見到踏門之人正是剛剛救自己的蕭靜,蕭容一喜,漸漸察覺到不對,她此時沒有剛剛的友好,仿佛一根冰冷刺骨的冰錐直直的刺入她的心房。

    “你要干什么?”見她一步步走進自己,蕭容渾身顫抖,驚恐地問道。

    “對著一個傻子我能干什么,自然是說實話嘍!”蕭靜在她面前坐下,絮兒恭敬地捧了一杯茶,蕭靜接過將茶水潑到蕭容臉上,滾燙的茶水將她的臉龐燒的火辣辣的痛,蕭容一向以自己的姿色引以為傲,就是再蠢也明白自己跌入了蕭靜的陷阱里面,大聲地吼道,“蕭靜,我要殺了你!”

    “很好,看來你明白了!不過遲了,你覺得一個高密揭發太子叛國的人會救你嗎?”

    “是你!”蕭容狠狠地說道,眼睛如鋒利的刀望著蕭靜,恨不得將她一刀刺穿。她的容貌,她最在意的容顏被她給毀了,還有權利、地位,母儀天下都被她給葬送了……“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你不是跟我一樣只恨蕭然那賤人嗎?”

    “我跟你們不一樣,我恨你們所有的人!更恨的是就是你跟蕭穎!蕭穎仗著自己是嫡女為所欲為,而你,仗著自己的容貌一而再再而三的看不起別人,容貌再好又怎么樣?你現在還不是不如我?我在笑,你還能笑得出來嗎?”她捏著蕭容的下巴,將絮兒手中的鏡子拿到蕭容面前,蕭容本能的閃躲著,蕭靜拿捏著她的下巴,鏡中人滿臉通紅,皮膚上起了紅潤的水泡,皮膚起了褶皺,看起來猙獰恐怖,不,那不會是她的模樣!蕭容慘叫著,蕭靜看她模樣,輕蔑的揚起唇角,心中壓抑多年的不滿宣泄出來,瘋狂而又猙獰的大笑從胸膛發出,伴著蕭容的慘叫,格外恐怖。

    突然大門被人踢開,蕭靜回頭就看到沖進來一個黑衣人,絮兒護在蕭靜身前出手,剛出了一招就被那人打敗,擊昏,蕭靜剛準備拿起旁邊的鐵鏈,就被黑衣人察覺,搶先一步奪了過來,一鐵鏈摔向她,在接觸到她的時候又收了回來,“你應該幸運,小姐沒有要你的命!”只見他飛出一柄飛刀,蕭容身上的繩子被割開,她幾乎已經瘋掉,任由著黑衣人將她帶走!

    自己辛苦了這么久確實為別人做的嫁衣,蕭靜看著滿屋的狼狽,憤怒的掀翻了火盆,她不甘心,一定要查出來他口中的“小姐”是誰,哼,竟然敢跟她搶人!

    直到黑衣人將她丟在蕭然面前看到蕭然模樣的時候求生的心才又重新在蕭容心里復活,“你是救我的,是嗎?蕭然,你早就知道蕭靜她是一條毒蛇是不是?你是來救我的,一定是的!要不然你怎么會讓你的人阻止那個賤人傷害我呢?”

    她拼命地欺騙著自己,求饒著,高傲的姿態全都消失不見,蕭然厭惡的踢開她,她又重新爬了過來,披頭散發,臉上的水泡被她蹭破,流下膿汁,仿佛夾雜著陣陣惡臭。

    “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帶你出來嗎?”蕭然蹲下身,抓住她的衣領,唇角含著一絲冷酷的笑,“因為你只能死在我的手上,就跟你的妹妹、你的母親一樣,都只能被我殺死!”

    蕭容頓了一下,眼神麻木,“你忘記了吧?你已經忘了她們死得有多慘了對嗎?如果我說,不是我,你根本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是我,蕭靜不會嫁給寧轍轅,你也不會有今天沒有地位,沒有權利,你會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

    “賤人——”蕭容突然像發了瘋一樣就要撲過來,蕭然抽出口袋里的尖刀,她仿佛沒有看到,直直的刺入了胸口,先血濺出噴到她已經毀了容的臉上,她的臉上透出一絲恐懼,雙眼圓圓的瞪著,慢慢的轉化成了解脫……

    “小姐,她怎么辦?”黑衣人拉下面紗,正是終于療完情傷的阿十,他清瘦了許多,也堅毅了許多,甚至比以前更加的冰冷。如果真的可以倒流,她絕對不希望這個用姜寧的死亡換來的得力助手!

    “拖下去埋了吧!”蕭然擺了擺手,阿十面無表情,拖著她的頭發就拽了出去。

    蕭然趕回到宮里,只見大批人馬巡邏有序,正在搜查著蕭容的蹤跡,裴瑞義領頭見了蕭然,眼神一黯轉瞬即逝換成慣有的冰冷,從她面前走了過去,蕭然看著他,擋在他的面前,話語里是前所未有過的冰冷,“裴將軍,民女有話想要跟你單獨說!”

    蕭然的目光緊緊地逼著他,裴瑞義沒有閃躲的余地,吩咐了侍衛先行,跟著蕭然來到路旁,蕭然凝視著他的目光反而讓裴瑞義有些不自然,他剛低下頭,就聽得蕭然嚴肅地說道,“阿義,我們的友誼回不去了,可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跟丞相那種千年老狐貍合作,只有兩種結局,你把他吞了或者反過來!我希望你會是第一種!”

    將話說出來放在那里,蕭然深吸一口氣離開。丞相跟煤礦解約她就已經想到了幕后可以有這么大的財力有遮擋的勢力的人除了裴瑞義她也想不到其他的了。只是,裴瑞義先是刺殺軒轅昊,然后又潛伏在他的身邊,一直都沒有動靜,跟丞相合作,保護蕭珠,他究竟要做什么?他的幕后究竟都有誰?

    不行,這么多的疑團都還沒有解開,太子絕對不可以有事!蕭然見寧水水回來,兩人對視一眼,寧水水將蕭然拉到大柳樹后面,從腰里拿出找到的書信,“我就找到了這些東西,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幫得了你!”將書信遞給蕭然,寧水水擦了擦額上的虛汗,笑著說道。

    大恩不言謝,蕭然將一切放進心里。暖暖的,她剛剛偷偷潛進丞相書房的時候一定很緊張吧?“麻煩你了,回去吧!我去一下天牢!”蕭然拍了拍她的肩膀。

    年遙已經將跟寧水水相戀的事情告訴了年將軍,年將軍沒有反對,也退了婚,重新的跟丞相提了親,波吉王子的事情事發突然,年將軍要趕回邊疆戍守,也已經許諾,等到平息了紛爭,就立刻迎娶寧水水進門,也算是對她有了一個交代。

    大牢內的太子聽見來人腳步,一見來人是蕭然,一臉狠色,惡狠狠地盯著她,“你害我還得還不夠,你想要干嗎?”

    蕭然使了銀子,獄卒打開牢門,太子死死的摳住蕭然的脖子,蕭然反抗都沒有也制止了要來幫忙的獄卒,呼吸急促,聲音哽咽,“你不想活了,想讓我跟你一起陪葬嗎?”她聲音不高,太子卻莫名的相信了她的話,漸漸的放開了她,“你有辦法?”

    蕭然望了一眼獄卒,獄卒識趣退下。蕭然撿了塊干凈的地方坐了下來,她的舉動談不上儒雅,莫名的卻讓人心里平靜下來。太子疑惑的望著她,漸漸的迷惑著,心里的防備被無聲攻破,他咬著牙也坐了下來。蕭然這才開口,“相信你沒有那么糊涂已經知道丞相背叛你的事情了。實話實說,丞相如今的勢力并不比你這個太子弱,你跟波吉的證據不用擔心,已經被我燒掉了!圣上沒有證據,你會沒事的!”

    “你為什么要幫我?”太子問道,心中的疑團揭開,更大的疑惑在心里扎了根。

    蕭然看著他,自嘲的笑了笑,“反正不是為你!西南發洪水了,圣上很苦惱,正是你的機會!能不能受到重用,就看你的表現!”蕭然從袖口里掏出一張紙悄悄地遞給他,別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轉身離開天牢。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 竞博| JBO电竞|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