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二十章 驚世女才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二十章 驚世女才

    誰知道蕭然不禁沒有被嚇到,反而大笑起來。這一笑弄得軒轅昊目光疑惑,不知道蕭然在玩什么把戲。無雙擔憂的望著她,她一刻沒有做出合理解釋,他就始終放不下懸著的心。“敢問圣上,蕭然是不是大洪人民?”

    軒轅昊吃不準蕭然會說什么,疑惑的點了點頭,“自然是的!”

    “那就對了,國家有難,蕭然身為大洪子民,為國家分憂,義不容辭。更何況,蕭然的目的只是為西南的百姓消除洪水的威脅,怎么算是干擾國事?妄議國事?難道圣上非要蕭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胞們被洪水禍害著,心里明明有辦法而袖手旁觀嗎?”蕭然朗朗的分辯著,剛剛軒轅昊親口承認的正是她要利用的,如果他仍然怪罪自己,那就是在自打嘴巴!

    軒轅昊眉頭幾乎擰成了疙瘩,眼睛微微的瞇著,里面的殺機盡顯,讓人覺得他的周圍都是危險的。“很好,你的心思真的很好!”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著,他的贊揚在所有人聽來都覺得猙獰恐怖。“你的治水方略朕覺得非常有用,明日的早朝你也一起來吧,相信朕不會辜負了你的一番憂國憂民之心的!”軒轅昊背對著蕭然,心里另一番算計。

    蕭然皺了皺眉,瞬間換上笑顏遮掩了心底的成竹在胸。軒轅昊的目的不就是讓朝中的大臣都聯合起來對付自己嗎?到時候他好尋了錯處直接發落了自己。如意算盤確實不錯,可忽略了自己的實力,有阿七在朝中坐鎮,她根本就不用擔心。

    “民女領命!”蕭然跪著領命,遞給無雙一個無恙的目光。

    出了御書房,無雙緊緊地抓住蕭然的手,“然兒,我一定會保護你的,一定會護你周全!”眼神所望之處,皆是情深一片。

    靜和跟麗妃聽了自己明日要去上朝,皆是一驚擔憂的望著她。對上了他們好意的目光,蕭然笑了笑,自信爬上唇角,麗妃借故出去,留下靜和讓自己照望。蕭然后來聽說她想方設法得讓人給她的娘家傳了書信,務必幫忙周轉。蕭然心中暗暗感激,卻有疑惑爬上心頭,麗妃如此無私幫忙,那明明跟自己熟絡的常沂又為何會無動于衷呢?是因為懷孕被軒轅昊看得太緊,還是……不!她不愿意去想下去。

    轉眼日落月升又月落日生,蕭然著一襲紫衣,眉目如黛墨,面如芙蓉,臉頰如霞。烏發青絲纏繞在青黛色的發帶之下,鬢邊斜斜的插著一根琉璃八寶發簪。輕挪蓮步,姿態端莊,大殿之上,無雙一襲白衣,深情款款的入了神。

    待到蕭然盈盈一拜,眾人才晃過神來,有不滿的,有欣賞的更有癡迷的……各種復雜的目光均望著她,蕭然坦然的接受著所有人的注視,一舉一動得體的毫無瑕疵。

    “今日朕喚蕭然上朝與眾位愛卿共事,實際上是因為她的一篇治水方略,也就是我昨日讓你們看的,出自于她的手筆。好了,眾位愛卿,我準備采納她的做法,并且讓蕭然入朝為官,不知道眾位愛卿有何想法?”軒轅昊的話明褒實貶,其中有不乏揣測的大臣迅速的明白自己應該站什么隊,都爭先恐后的想要引起軒轅昊的注意。

    可是,無雙率先發了話,他恭敬地說道,“父皇英明!”模樣認真,態度誠懇。

    軒轅昊氣得臉色鐵青,忍著沒有發怒,皮笑肉不笑的望著他。

    無雙在朝中的分量可不低,他也表明了立場,朝中的官員多少有些猶豫,紛紛將目光轉向太子,朝中的身份最尊貴的人,太子出于對蕭然或多或少的愧疚,還有造反的煩心安排,對這件事情毫不在意,“一切全看父皇的意思!”說了等于沒說,朝中的大臣自動的分成了兩派,只聽得丞相開口,“圣上老臣第一個不服啊!治水方略確實有效,可是朝中豈有女子為官的道理,再者而言,蕭然雖然于治水有功,可是先有錯妄議朝政也是事實。功過相抵,不過,蕭然還犯了一條大罪,那就是弄虛作假,敢糊弄圣上您,這可是不敬的大罪啊!”

    接著就有大臣在那里點頭附和,寧轍轅皺了皺眉,還是沒有開口。父親為尊,更何況他的選擇就已經注定了和她只能夠成為敵人。

    “丞相此言差矣!”麗妃的父親跪在地上開口說道,“治水方略方法確實優秀,功德無量,造福百姓又減少了朝廷的負荷,老臣認為論功論過,方略本身的優勢遠遠要大得多!”

    他一開口,跟隨無雙、跟阿七交好的還有麗妃的同僚紛紛點頭附和,場面遠遠比論過的要大得多。太傅大人始終猶豫著沒有開口,他的分量可不低,更是朝中出了名的嚴謹。他的一句話才能真正地改變局面。此刻他的目光凌厲的打量著蕭然,審視著她,石柔屢屢寫信稱贊她女中豪杰,有勇有謀,如今,謀略他是看到了,勇氣呢?他在等著!

    蕭然看破他的想法,抬起目光直直的望著軒轅昊,毫無避諱,坦蕩蕩的,“圣上的好意民女心領了,但是蕭然實在是不適合做官,家父經營的是生意,雖然說不上清白跟成功,可是也教會了蕭然生意的精髓就是不能損害國家的利益,所以蕭然才會寫出治水方略,所以,蕭然才會想方設法的放了太子,畢竟,太子是圣上的兒子,無憑無據,圣上的舉動只怕會讓太子寒心,讓天下的百姓寒心的!”

    “大膽,你竟敢批評朕!明明你做錯了還要狡辯,不知羞恥!”軒轅昊拍桌怒道。每一次他想要蕭然顏面掃地的時候都會被她扣上沉重的帽子,朝堂上她竟然也不知道收斂。

    “圣上,虎毒不食子!蕭然哪里說錯了!”回了話,蕭然沒有一絲懼怕,迎上軒轅昊的殺機,坦然平靜。

    一陣笑聲在莊嚴的朝堂上發了出來,太傅大人滿意的望著蕭然,石柔果然沒有說錯,這個蕭然確實是有幾分自己當年的執拗,他的笑聲化解了朝堂之上的尷尬,也讓蕭然暗暗松了一口氣,派人去摸清太傅大人的脾氣然后投其所好真是沒錯!

    “圣上,不過是個女娃兒,您何必跟她計較呢!”

    一句話,太傅擺明了自己的立場。朝堂之上又安靜下來,太傅大人開口的分量幾乎已經確定的事情的發展。軒轅昊看見太傅對蕭然的欣賞就知道自己今日的功夫又白費了,呵呵一笑,此事作罷!

    堂下,太傅大人喊住蕭然,問了她一些問題,見她答得狂傲,自信之光從心里散發出來,高傲讓人信服。心中更加滿意,當下便要認蕭然當義女。丞相不懷好意的在旁邊開口說道無雙跟蕭然的曖昧還有石柔的三角關系,他也渾然不在意,擺了擺手無奈地說道“兒孫自有兒孫的打算,他可是管不了!”

    看得出他是真的已經釋然,蕭然答應著,心里不清楚石櫻的事情他放下了沒有?可是蕭然并不后悔對石櫻下手,如果在讓她決定,她還是會選擇為姜寧報仇的!

    太子府。

    太子的舅父、閣老、太子三個人圍坐在一張桌子上,桌子上放了一張羊皮地圖。上面的細線用紅色的筆勾勒出來,閣老指著其中的一條路線,道,“這是通往皇宮最近的一條路,到時候,宮中的禁衛統領會在皇上寢宮門前接應我們,奉上軒轅昊的向上人頭,這里是守衛最多的地方,到時候我會在這里制造一個假象,將所有的人都引到這里,而此時北門的守衛就不多了,湘強你從這里沖進去,跟太子的人馬匯合,然后控制皇宮!”他看了看兩人,眼中滿是決絕,“時間就是今天晚上,我的人馬等在城外,天一黑就會進城!”

    太子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何,今天他的右眼一直隱隱的跳個不停。這次造反,他已經沒有后路可以倒退,成者為王敗者為寇,豁出去了!將閣老的吩咐牢牢地記在心里,他緊緊地將手攥成拳狀,豁出去了!

    湘強將路線圖記在心里后,卻是對著太子說道,“波吉王子的命我們還救不救?親王已經登基,他已經沒有用了!”

    “救,怎么不救?”君成挑著唇角,在大洪波吉或許是一直被拔了牙的老虎,可是一旦讓他回歸草原,他的牙齒就會重新長了出來,所向披靡。

    君成心里很清楚,剛開始選擇跟波吉合作的時候,丞相跟寧轍轅為了讓自己相信是真的將最好的最有可能登基的波吉推薦給自己,自己不是傻瓜,波吉的能力他還是清楚的!君成絕對沒有想到自己今日看似隨意的一句話竟然會救了自己的性命,給了自己一個容身的地方!

    “小姐,這是主人讓您轉交給丞相的!”侍從低頭恭敬的將圖紙交到蕭珠手上,手臂上被她打過的於痕清晰可見。

    “他仍然不愿意跟丞相見面嗎?”蕭珠拿過圖紙,問道。

    侍從點頭默認,蕭珠臉一冷,瞬間變得狠厲,“將他拖下去,五馬分尸。讓你跟著主人那么久都沒有能勸住他!留你何用?”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电竞|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