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二十四章 隱忍不發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二十四章 隱忍不發

    蕭容臉色蒼白,聽完男旦的話后,軒轅昊也是一臉難平,憤怒的望著蕭穎,見她此刻表情,更加確定男旦的話是真實的,蕭穎絕對不會相信那個男人會復活,明明自己親眼看著他咽氣的。他倒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也是一直微笑著的,“不,你不是南蘇,不是!他已經死了,已經死了……他死在我面前,是我親自動的手,不會錯的,不會錯的……”蕭穎聽著他竟然敘述出來他們生活的點滴,已經分寸大亂,語無倫次!

    聽得她的承認,臉色蒼白的常沂面上閃過一絲笑意,哪里還有半分悲傷,轉眼即逝,又恢復了悲痛,“圣上,你要為我做主,為我們的孩子做主啊!”

    “你放心,我不會放過她的!”軒轅昊安慰的拍了拍常沂的手背,轉過身去聲音威嚴,憤怒,“來人,將這個賤婦押入天牢,給我好好看著!”

    侍衛立刻上前押走了蕭穎,男旦抬起頭望著蕭然的背影,眼睛里閃過一絲嘲諷,軒轅昊皺眉望著他,區區一個男旦竟然跟他的妃嬪茍且,他絕對不能忍受!那男旦被押了下去,竟然沒有反抗,蕭然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她心里總覺得這個男人怪怪的,剛剛他雖然一直的在回憶著跟蕭穎的快樂甜蜜,可是眼神空洞,仿佛只是在背準備好的話一樣,蕭穎的事情她也已經查到過了,那個男人確實是已經死了,根本不可能出現在皇宮,他究竟是誰?

    只見那男旦被侍衛押著行至偏僻處,突然一只手悄悄地深入口袋,摸出一只紅色棍棒物體,拉開上面的一根線,一陣香味傳了出來,跟在他們身后的蕭然感覺不妙,立刻捂上了口鼻,那兩個侍衛就沒有蕭然反應這樣靈敏,察覺到不對,已經晚了,頭暈目眩,渾身沒有力氣癱軟在地昏倒了。

    那男旦踢了踢昏迷的兩個侍衛,脫下身上的戲服,里面穿著的卻是一身女裝,他自信的仰著頭,“身后的朋友,我知道你在那里,不要躲了,出來吧!”

    蕭然走了出來,也不再躲藏,那人回頭見是蕭然,眼睛里一瞬間迸射出怨恨然后又裝作若無其事,蕭然卻是輕輕的嘲諷,“蕭珠,你人都已經在這里了,就不要裝了!”

    蕭珠短暫的詫異過后也選擇了不再偽裝,撕去臉上的****,面具下一張囂張跋扈的臉就露了出來,“蕭然,你果然是我的勁敵啊!”

    “彼此彼此!”蕭然道,凌厲的眉眼望著蕭珠,她也太囂張了些,竟然敢只身深入皇宮,宮中雖然有裴瑞義跟常沂,可是軒轅昊才是威嚴無上的啊!難道,蕭珠的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蕭穎,而是……蕭然一臉驚訝,審視的目光正對上了蕭珠自負的目光。

    不好!蕭然心里暗叫道,轉身就準備離開。蕭珠眼神一變,對著樹上喊道,“阿義,你還要看到什么時候?”

    裴瑞義如一陣黑色的勁風擋在蕭然面前,聲音冰冷,他的目光避免著跟蕭然接觸,抽出了劍,蕭然直直的望著他,眼睛沒有一絲膽怯,“動手吧!”她閉上了眼睛。

    耳朵里聽到劍掉在地上的聲音,蕭然驀地睜開眼睛,只見裴瑞義身影如風,瞬間蕭珠就被定在原地,不得動彈。而她的手里,還拿著沒有來得及拉開的紅色迷香。

    “你走吧!反正你也阻止不了什么了!”他開口說道。

    蕭然匆忙的跑著,連一眼都沒有看他,所以自然看不到他眼睛里的孤獨跟落寞,匆匆的跑向軒轅昊的寢宮門口,只見無雙跪在地上,眼中的悲傷如傾瀉而出的珍珠光芒。蕭然走過去,跟他一起跪在地上,無雙抬頭望著蕭然,眼中的疲憊顯而易見,剛剛他才沒有了兄長,現在軒轅昊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模樣,也難怪他會覺得勞累。

    “無雙,你還有我,告訴我,發生過什么?”蕭然跟她并肩而跪,緊緊地握住他的手,給他自己的力量。

    “然兒,父皇變了,變得古怪,他剛剛不聽我的勸解,甚至揚言要將我貶為庶民。我不明白父皇為什么性情大變,仿佛是變成了一個暴君!”他開口說道,無雙的心底軒轅昊的感情最為深厚,他無法理解他的轉變,更加為他的改變而悲傷。

    蕭然的唇角也是一抹無奈,將無雙的手握得更緊,現在還不是她暴露實力的時候,隱忍不發是因為她覺得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預計,貿貿然的行動只會兵敗,得不償失。

    “無雙,其實你也明白,不是嗎?”她舒了一口氣,“沒事的,你放心,你父皇他會沒事的!”

    盡管無雙一直跪在地上求饒著,軒轅昊始終沒有再松口見他,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傳出。一直跪到了傍晚,無雙起身,孤單的背影如夕陽下的晚霞,綺麗但卻讓人覺得難過。

    蕭穎在天牢要求見到蕭然,蕭然趕了過去,只見半天功夫,蕭穎就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看來常沂真是厲害不動聲響的暗中控制了這么多的人,如此手段真是讓她刮目相看啊!

    見到蕭然,蕭穎徹底的拋棄了高傲,拋棄了自尊,跪在地上,不停的嗑著頭,哀求著蕭然念在她們還是姐妹的份上給她一個了斷。蕭然看她身上的傷口已經潰爛,流出膿液,身上被撒了鹽,有的地方露出了森然的白骨,猙獰恐怖。

    蕭然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不時的掃過的目光,她不是沒有動容過,但是此時常沂故意這樣折磨蕭穎,為的就是讓蕭穎忍受不住,求自己出面了結她,然后讓自己中計,謀殺妃嬪的罪名就可以扣在自己身上了!蕭然一腳踢開蕭穎,今時今日蕭穎活著已經成了折磨,軒轅昊的事情已經徹底的傷了她的心,軒轅昊的絕情跟無情足夠傷的她遍體鱗傷,她也受到了懲罰,可是蕭然不能忍受這懲罰竟然是常沂做的!

    她故意掉了一塊金子在地上,落在金黃色的稻草堆上,看著并不起眼,相信蕭穎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了!事到如今,跟蕭穎的恩怨也是已經可以做個了結的。

    走出天牢,蕭然凝視著遠方已經黑透的天,月亮隱約的出現,在天邊勾勒出輪廓。周身都仿佛置身與黑暗,遠方的一切模糊一片。

    軒轅昊還是下了命令,圣旨是在當天晚上發出去的,貶無雙為庶民,理由是受到妖女所惑,而他因為身體抱恙,暫時命令丞相接管大權,處理一切的大事。

    天,似乎真的要變了!

    這一夜,似乎格外的難熬,無雙擁著蕭然,兩個人坐在樹下,看著天黑了卻是風起云涌的天,月亮好不容易露出的輪廓已經被烏云遮擋,蕭然的頭靠在無雙的肩膀,不禁回憶起了初次遇見常沂的情形。

    那個時候的常沂多么的膽怯溫柔,蕭然一直都不明白是她隱藏的太深還是權利金錢的誘惑太大,讓她失去了心智。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官网| JBO| JBO| 竞博JBO| 竞博| JBO电竞| 竞博lol|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