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三十章 再見是敵人!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三十章 再見是敵人!

    白蓮的香味陣陣傳來,隱隱的清香讓蕭然的心頭泛上幾分愁張。看著白蓮就讓她想起了無雙,至今他仍然沒有音訊。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蕭然沉聲說了句“進來!”收了悵惘,她不可以讓他們為自己擔心。

    阿七跟阿二走了進來,兩個人相望,看著桌上的白蓮,再望著自家小姐那黝黑的深不見底的雙眸,臉上卻是一片輕松,幾日下來還是有不少的收獲的!

    “小姐,人雖然沒有查到,卻是一個好消息!”阿七迫不及待的說道。

    蕭然抬了頭,眸子里一片狂熱。“快說!”

    “卑職已經查清楚無雙公子出事當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是無雙公子掉入河水中,而是他被一個黑衣人救走了!當時無雙公子身上雖然中了一劍,卻并沒有傷到要害!”阿七說完,阿二補充道,“小姐,我一直易容混在皇宮,查出當晚刺傷無雙公子的人正是裴瑞義,寧轍轅也在場!他們都親眼看著無雙公子被人救走!那人輕功極高,竟然飛過了護城河!”

    “查出那個人沒有?”蕭然問道。由于激動手指拂上茶杯,將茶杯弄翻滾落在地,轱轆了幾圈并沒有碎。

    “回稟小姐,那個人的身份我們查過了,有可能不是這里的人,他身上背著一柄彎刀,看起來應該是草原的人!”阿七說道,“我們查過了,草原上有一位異人,騎馬打獵功夫不高,卻能徒手抓鳥,任何飛禽走獸都能用輕功抓住!”

    草原!那不就是蕃梵的地盤嗎?無雙被人救去了那里?為什么,波吉不是他的仇人嗎?蕭然心里涌出萬千思緒。不行,她一定要去找他!“阿七,你留意朝中一舉一動,寧丞相一死,寧轍轅跟裴瑞義之間的聯盟也會互相不順眼的,他們的合作只會停滯不前!倒不用擔心誰會登基!阿二,你依舊每一日易容入宮混到軒轅昊那里,阿九說過,藥效需要一些時間,不可中斷!我會親自將無雙接回來的,到時候一定會還他一個健健康康的父皇!”

    “可是小姐,你的安危——”阿二的話被剛剛推門而入的秋颯打斷,“我會保護小姐的,放心,誰想要傷害小姐就得踏著我的尸體過來!”秋颯道,沒有人比她看得清小姐眼中的悲傷,如果不讓小姐去,小姐的心中的結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開的。

    蕭然感激的望著秋颯,阿七跟阿二沉默著,算是默認。

    波吉被人救走,雖然六親王當了蕃梵的大汗,可是波吉的實力仍然不容小覷。他跟自己是仇人,此行必定艱難萬分,她一定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小姐,門外有人遞了書信,點名給您!”蕭然接過家丁遞來的書信,打了開來,上面的內容無非是約見蕭然一面,可是落款卻讓她大吃一驚,竟然是寧轍轅!他竟然查出了自己的地方,雖然這個地方并不是她的主要勢力之一,可是也夠隱蔽的,他竟然已經掌握了,還真是讓她刮目相看啊!

    蕭然將信緊緊地攥在拳心里,還是來到了約定的地方,春江樓。樓上人影寥寥,蕭然坐在窗口,低頭望著下面忙碌的人影,卻是無心欣賞,她的右眼一直跳動著,心中隱隱地感覺到不安。突然,感覺到身邊過來的人,驀地回頭,只見一個青色衣衫的男子從自己身邊經過,并沒有在自己身邊落座。

    她試探的起身,果不其然,寥寥的人影悉數站起,手中的長劍亮了出來,窗外下正在走著的人影也都停了下來,眼睛直直的望著樓上。不會是寧轍轅!這是蕭然心里閃過的第一個想法。寧轍轅如果想要給自己動手,早就可以動了,根本就用不著使出這一種辦法!

    “你們究竟是誰的人?”蕭然沉聲問道,眼中的嚴厲讓人膽戰心驚。有兩個侍衛直接別開了頭,錯開了跟蕭然的目光接觸。

    寂靜之聲,沒有回答,他們也沒有離開。蕭然嘆了一口氣,“好吧,我跟你們回去!”她坦然的走到他們身邊,幾個侍衛面面相覷,沒有想到她竟然這么配合。防備的盯著她看,見她果然沒有逃走的意思,幾個侍衛擁著她,看起來儼然蕭然是他們的領頭之人。

    “真的是你!看來我沒有猜錯!”蕭然見著裴瑞義,道。走在路上她看著侍衛們的交流統一的都用手勢,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啞巴。能夠這樣殘酷的訓練軍隊,寧轍轅做不到,只有裴瑞義,他的冷酷跟陰鷙足夠了!“你這樣冒充寧轍轅找我來究竟是什么用意?”

    沒有回答她的話,裴瑞義狠狠地盯著她,神色復雜,看起來有些揪心的痛,“你真的一個人去赴約,你就那么信任寧轍轅不會殺了你嗎?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你究竟是哪里來的自信,還是因為你覺得他對你的愛強烈到讓他可以拋棄父親?”冷冷的諷刺,每一句都是冷嘲熱諷的,配上他天性薄涼的臉龐,看起來頗有反差。

    蕭然瞪了他一眼,“那你呢,你又是什么意思?冒充寧轍轅將我綁來這里,為的就是聽你的廢話嗎?我聽完了,可以走了嗎?”

    面對著裴瑞義跟面對著寧轍轅是根本不一樣的情感,寧轍轅蕭然的心里很有把握,可裴瑞義不一樣,就仿佛是一個不定時的炸彈,隨時都可能爆炸。在他的身邊,她只會想要逃離。

    他攔在她的身邊,“既然來了,就留下吧!”他開口說道。

    蕭然不慌不忙,仿佛在聽她說著一個笑話。她的每一寸笑意都是滿滿的自信,笑容比天上的星辰都要耀眼。“想要留下我,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他話音剛落,裴瑞義瞬間變了臉色,因為他發現自己的侍衛突然將一柄長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面色一沉,那侍衛撕下臉上的面具,正是阿二!

    “你真的以為我不會害怕嗎?阿義,你太高看我了!我不會害怕是因為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今日的事情就到這里吧,我們不是朋友,你刺了無雙一劍,普通人也做不成了,阿義,從今以后,我們就是敵人!”

    蕭然轉過身,侍衛里又有一人撕開了面具,正是秋颯,她跟著蕭然離開,阿二的寶劍漸漸松開,跟著他們消失在人群里。

    蕭珠遠遠地望著這一幕,臉上似笑非笑,似悲傷又好像喜悅,種種復雜,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