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三十五章 美女嫂嫂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三十五章 美女嫂嫂

    “你以為自己故意戳穿老板娘偷走了我的行李就可以讓我們將注意力轉移到老板娘的身上,我告訴你,你大錯特錯了!老板曾經告訴過我他們有仇人,所以,你引誘我去發現更加的證實了老板所說的話確實是實話,更加的洗脫了老板的嫌疑。”蕭然緊緊地皺著眉頭,“其實,我一直都在懷疑你的身份,你為什么要無緣無故的殺死那幾個藩梵人呢,后來趙亮的出現讓我開始有了眉目,你應該不知道趙亮死之前曾經讓老板將一句話帶給我吧!就是我的事情六親王也已經知道了!想我蕭然區區一介女流,何德何能能讓六親王的親信來親自對我下手啊!”蕭然眼中瞬間凌厲之光頓現,盯著車夫,“定廬將軍盧躍輝!”

    盧躍輝此時不怒反笑,一切真相大白于眼前,他真的沒有料想到蕭然的力量竟然這么大,她的心思竟然這么縝密,更加的早就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哈哈哈,你猜得不錯。蕭然,六親王說的對,你果然是不能活著到達藩梵的,否則,我藩梵真的要易主了!”他剛準備再開口說話,只感覺一箭穿心,頓時沒有了呼吸。蕭然凝眉,秋颯也太心急了,盧躍輝一定還知道別的秘密,這一路上還有些距離,他們需要他這個向導跟擋箭牌的!

    秋颯也覺得自己過于心急,不好意思的收回了劍,低著頭。只見老板三個人終于確定了她的身份,跪在地上,道,“原來小姐就是恩公口中的蕭然小姐!我三人奉命在這里恭候蕭然小姐多時了!”

    秋颯將刀橫在他們面前護住了蕭然,“快說,你們的恩公是誰,你們又有什么企圖?”

    那三人一愣,沒有想到自己會是這個待遇。一時恍惚望著蕭然。蕭然并沒有推開秋颯的劍,相對的她還是覺得秋颯這一次終于做對了這件事情。

    “好了,盧躍輝已經承認,你們三個人也不用再隱瞞了吧!你們三個人也是六親王派來的,目的一樣是殺我,對嗎?”

    老板娘臉色鐵青,她覺得自己這一次真是窩囊,以前也有過被別人識破的時候,可那都是揭了短,動了手之后,像今日這一次根本就沒有動手就被人制服住,她還真的是頭一次遇到!饒是如此,才更加的不服,咬了牙不承認,“小姐,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啊!您剛剛不是也說過了嗎?”

    “你們不用再偽裝了,老板你一直跟趙亮做朋友,不就是等我出現嗎?還有那一天晚上,我想你本意也是要去殺那幾個波吉的人的,只不過被人搶先了一步,你那個時候就已經知道車夫是六親王的人,你為了獨吞功勞,故意演一出趙亮誤被你殺死的戲碼,目的就是讓我懷疑車夫!只是,趙亮根本就沒有讓你傳話,難道你自己都忘記了嗎?還是因為你剛殺了人太過緊張,所以忘記了?”蕭然解著疑惑。

    話都已經被蕭然挑明識破,老板三個人臉上猙獰之色,彼此遞了一個眼神,視死如歸,起身還沒有來得及出招,就從人群里面沖出一大批人馬,三個人被亂箭射死。秋颯吃驚地后退一步,將蕭然護住,分不清來人是敵是友,她十二分的戒備。

    蕭然卻沒有秋颯的緊張。她靜靜的看著從士兵里走出來的人,果然是他!她遠遠比無雙冷酷,所以太子一死,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驗尸,尸體卻不翼而飛,多么讓人覺得可疑啊!同時波吉失蹤,蕭然當初就將兩件事情聯系到了一起,見到君成果然還活著,她心里有了譜,波吉找自己來的目的不言而喻,他失了皇位需要自己幫忙,所以,此刻他是友,不是敵!

    見到蕭然并不害怕自己,反而推開了秋颯,君成一愣,后來想到自己不是也常常敗在她的手里,又有什么好驚訝的。蕭然走到君成面前,問道,“無雙是不是在波吉那里?”

    君成點了點頭,心中不忍,經歷了一次死亡,一切他也都已經看得很淡,感情的事情才是他心里的牽絆。他也曾經無數次的找過波吉談判,希望不要將無雙當成是籌碼,可是,他現在除了一包又一包止疼的藥來麻痹痛苦之外,離開了藥物,他就是一個窩囊廢,沒有任何的用處!

    “好,那我跟你回去!”蕭然開口肯定的說道。

    君成愣了片刻,搖了搖頭,過往云煙已經隨著他的重生而遠去,“波吉在草原上的勇猛你并不是對手,回去吧,無雙我會想辦法救出來的,你放心!”他剛說完話,突然喉嚨一陣緊,身上像是被無數只螞蟻爬來爬去,瘙癢難忍,手顫抖著從袖子里掏出一包藥粉,他吸了下去,才慢慢緩解。緩解過來,見蕭然正盯著他,自嘲的笑道,“很諷刺吧,我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他拿出一包藥粉,享受的吸了幾口,“你根本就無法想象,這一包小小的藥粉會讓人上癮,欲罷不能,就這就能夠控制你!”

    蕭然緊了緊拳心,“我要去!”她語氣堅決,君成一時間根本無從反駁。

    無雙被人點了穴道,可以像平常人一般走動,卻沒有內力,失了功夫。帳篷外都有重兵把守,他也逃不出去。波吉就那一日見了他,后來派人給他端來飯菜之外,再也沒有來過,無雙卻來越覺得不對勁兒,他根本就沒有檢查出來飯菜中有毒,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卻覺得自己越來越離不開那些飯菜,晚到一刻就覺得渾身如爬蟲爬過,難以忍受。

    “你們干嗎攔著我,不就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嗎?我哥哥準備新娶得新娘,你們不告訴我哥哥我來過不就行了!”甜脆的如黃鶯一般的聲音讓無雙暫時停止了對飯菜的渴望,他抬起頭,凌亂的發絲之下看著進來的姑娘一身騎馬裝,梳著兩個辮子垂在胸前,一笑臉上甜甜的兩個酒窩。

    那女子還以為不過是個搶過來的戰利品,姿色平平,一見之下竟然是傾國傾城,美不勝收。聽說他倔強,所以哥哥命人在飯菜里放了能讓人上癮的**,他怎么忍心!哼,那東西可是會上癮的啊!看他如今的模樣,定是被折磨住的!

    “嫂嫂,你別急,我身上也有你要的東西!”她從口袋里掏出兩包**遞給無雙,“反正你以后嫁給我哥哥了,這草原上**多得是,夠你吃的!”

U赢电竞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 JBO竞博| JBO电竞| JBO电竞| JBO竞博|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