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三十八章 蕭然的真正計劃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三十八章 蕭然的真正計劃

    波雅昏睡著,長長的睫毛垂下,投下影子。蕭然看到一個侍衛盡心的陪在身邊,不離不棄。見到蕭然過來,眼睛里滿是戒備。亮出了寶劍,語氣冰冷,“你想要干什么?”

    蕭然的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仿佛亞戈的威脅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你放心,我只是有辦法讓波雅公主蘇醒!”她說道,一邊走近波雅。

    亞戈疑惑的望著她,本來應該阻攔她的不是嗎?可是為什么心里卻一直有一個聲音在說到,“相信她,相信她吧!”直到蕭然已經來到了波雅的床前,亞戈才反應過來,只見蕭然拔下頭上的簪子,故意的在波雅的面前晃了一圈,然后悄悄的藏在身后,另一只手的指甲慢慢的刺進她的手背,波雅吃痛,“哎呦”一聲醒了過來,驀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待到看見蕭然從身后取出的簪子,還有她唇角的戲謔,心中懊惱,自己還是上了她的當!

    “公主,你沒有事!”亞戈驚奇的說道,他剛剛只顧著擔心,根本就沒有在意她是真的昏倒還是裝出來逃避的。

    “滾,退下去!退下去!”波雅滿臉通紅,謊言被揭穿,羞得無地自容。

    亞戈被她捶打著,紋絲不動。蕭然輕聲道,“你先退下去吧,我有話跟公主說!放心,我跟你保證不會傷她一根頭發的!”亞戈擔心的望了波雅一眼,見蕭然信心滿滿,說不定真的有辦法!

    亞戈退了下去,房間里只剩下波雅跟蕭然兩個人。波雅看著蕭然,心里酸酸地,情敵就在眼前,她大方、得體端莊有勇有謀,自己又有哪一點可以比得過呢?

    但是,讓她去嫁給六叔,那個每一次一見到她就色迷迷的摸著她的頭發,說她越來越漂亮的人,一點門兒都沒有!“我不嫁!”她任性地說道,往椅子上一坐,別過了頭。

    其實,摒去身份之類的不談,蕭然的心里并不討厭這個天真爛漫的姑娘,她的單純就像是一朵還沒有開放的丁香,只是,她現在必須學會自己成長!蕭然難得的表現出一絲耐心,語重心長的說道,“公主,六親王現在已經成了大汗,并不是你說不嫁就不嫁的,你跟你哥哥如果想在草原上生存下去,就必須學會妥協!你哥哥如今將你嫁給他,也是有他的用意,你放心,我會當你的陪嫁丫鬟,定然不會讓你受委屈!我還可以跟你保證會讓你保持清白之身,到時候你仍然可以找到真正在意你的人!”

    事實上波雅也明白他們的處境,也知道自己非嫁不可!蕭然許她的條件誘惑力真的很大,嫁人成了一個幌子。“你能夠相信嗎?”她抽噎著問道。

    “你不相信我還能相信誰?”沒有回答她的話,蕭然反問道。波雅認真地想了想,好像似乎、大概確實是這樣吧!

    波吉親自送她們出了自己的領地,無雙選擇了留下,因為君成仍然沒有完全戒掉**,上天給了他珍惜親情的機會,他不愿意再一次錯過。更重要的是他不放心蕭然,不愿意一個人離開留她一個人在草原上冒險。

    六親王河合高興的將他的新娘子迎回了領地。蕭然第一次見河合,以前的情報上關于河合也僅僅提到“為人勇猛,喜貪美色”八個字,初見之下只見他明明已經不再年輕卻仍然虎虎生威,眼角里留露出那么一絲的迷戀看起來好色。他的后宮光波吉知道的并且告訴蕭然的就已經有六位,再加上一些金屋藏嬌的,總數不亞于十人!

    因為波雅的身份雖然過門的晚仍然是當了河合的正妃,第一次的會面波雅不安地接受著跪在地上的十一個女人,如果不是蕭然拽住她的手,她一定會驚慌的昏倒的。耳畔聽著蕭然淡定的指揮著才沒有出錯,待到事情忙完了蕭然的眉頭仍然沒有松開。她的心里有著很深的疑惑,為什么河合的姬妾如此多,他卻沒有一個孩子?

    更讓她疑心的是河合對波雅的態度,言語里的關切完全是出于真心,眼神不同于其他的姬妾,只有憐愛,沒有猥褻。要么就是河合對波雅是真心的喜歡,還有一種就是別的隱藏的什么秘密才可以解釋的清楚了!不管是哪一種,她都一定要找出來!

    晚上吃了晚飯,波雅的手心滿是虛汗,她不安地用手指在桌子上畫圈,直到聽到蕭然傳來消息說是河合已經歇息在別處,她才松了一口氣,拉住蕭然的手就問她出了什么好主意!蕭然也正郁悶著呢,她確實是有計策沒錯,她已經讓君成埋伏在河合經過之地,到時候假意做出毒癮上身,再說出波雅跟波吉的一些謀劃,河合必定不敢輕舉妄動,可是,君成傳來消息,河合直接去了寵姬的帳篷,根本就沒有來波雅這里!

    這里面一定有秘密!蕭然肯定了心里的想法。

    “你就是蕭然?”好容易將波雅哄睡,蕭然出門,等著約定的人。月光下,她的眼睛明亮的好似一泓泉水,深不見底,巧眉善目,旖旎流轉,河合的眼睛根本就不舍的從蕭然身上移開,盡管滿心的戒備卻還是無法說服自己眼前的女人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是,我就是大汗你派了兩撥人仍舊沒有除掉的蕭然!”坦然的迎上了河合的目光,蕭然說道。

    “好!”盯著蕭然看了半天,河合贊嘆道,“果然是女中豪杰,有勇有謀不說,竟然敢只身入我領地,書信約我而不帶一兵一卒,你就不擔心我會殺了你嗎?”

    “你難道不想你的位子坐得安穩嗎?”蕭然道,狡黠的目光凝望著遠處波吉的領地,雖然六親王當了大汗,可是波吉的親信還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什么時候波吉甘愿臣服,什么時候他才能算得上成功!

    “我怎么相信你,你不是剛跟波吉合作,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臥底?”河合挑眉問道,眼中的猥褻之意漸漸消退,他覺得自己如果不夠警醒的話一定會被蕭然連骨頭一起吞下去的。

    “你不需要知道只需要相信就行!如果你不愿意合作也就罷了!”說罷,轉身欲走。

    “休想走!”如此好的機會他自然是不愿意放過的,一聲哨響蕭然立刻被沖上了的人群包圍了。河合見她的目光并沒有一絲的慌亂,心下暗驚,蕭然回頭眼神一陣狠厲,她的手揚在半空中比了個手勢,立刻樹上掉出幾個煙霧彈,場面盡是混亂。

    河合感覺到有一柄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目光慌亂,在自己的領地被威脅,他倒要看看誰有這么大的膽量!待到煙霧散開,河合看著將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面無表情的人,一時驚呆了,這些都是剛剛他吩咐要對蕭然動手的將士啊!只不過他們此刻將兵器全都對準了自己。

    “很意外嗎?”蕭然開口說道,“剛剛的煙霧就是為了看你的表情的!大汗,你現在還要合作嗎?”蕭然從口袋里取出一張跟河合一模一樣的****,故意在他面前晃著,“我想傀儡會比你聽話的多吧!”

    她的眼神并不像是開玩笑,這些天收集的情報他也明白蕭然的強大,滅蕭府,斗太子,宮闈斗爭她是高手,謀略計策也不輸給男兒!“好,我跟你合作!”河合咬著牙,波吉跟他斗爭了這么久都沒有個結果,沒想到這女人一來就已經掌控了局面。蕭然授意,那將士點頭,松開河合,將一丸藥送入到河合的嘴里,蕭然道,“這是天蠱,是用來讓你聽話的!其實,我根本不需要你做什么,好好的當你的大汗就行了,只不過不要將兵力對準我,你要派一支軍隊不停的騷擾大洪的邊境,不要制造大的麻煩,裝出挑釁的模樣就行!”阿七傳過來的消息,因為常沂從中牽線,寧轍轅跟蕭珠裴瑞義有合謀的打算。不能讓他們得逞!只要邊境一日不能平靜,他們就沒有造反的時機!

    將士們都是君成收買的,漸漸的衍變成心腹,有他們在河合身邊,蕭然還是挺放心的。

    接下來,就是該收拾河合的女人們了!根據得來的線報,藩梵雖然大汗一統,可是內部卻是一個領地一個領地的劃分,各領地獻上自己的女兒或親人嫁給大汗,而河合的六個姬妾就分別是六個部落首領的女兒!其余的五個無權無勢,攪不起風浪,根本就不用去管!

    坐在大巖石上,蕭然緩緩地將一張又一張的情報扔進火盆里,火焰忽暗忽明,引起了濃妝女子的主意,她身著一件虎皮做成的大衣,一臉高傲的走到蕭然面前,“你讓開,我要烤火!”蕭然看著她的臉,腦海里立刻浮現出她的資料,成婉,守一領主的女兒,為人嬌縱,生的人比花嬌,常常憑著美貌侍寵若嬌,根本就沒有什么朋友!一番計較之下,蕭然識趣的站了起來,退到一邊。

    成婉冷哼了一聲,卻沒有看到蕭然的眼睛里一閃而過的狠厲。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电竞|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