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能說的秘密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能說的秘密

    落櫻的帳篷是河合所有姬妾之中最不起眼的一頂,她很會隱藏自己的野心,也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小心翼翼的隱藏起自己的欲望,她的婢女也僅僅只有一個,誰說她愚笨,敢跟嫡福晉硬碰硬?再見到她的面以后,蕭然才發覺世上真的有一種女子當得起蕙質蘭心四個字。曾經對她的猜忌伴隨著她的溫柔煙消云散。只見她杏眼微紅,眼眶里水波盈盈,見到蕭然,先是一陣詫異,然后才是拜禮,蕭然如今的身份是木合的女兒,她們自然是要行禮的。

    “落櫻娘娘,香淺此來只是為了波雅娘娘偷竊一事。香淺想了解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娘娘您的首飾又是如何不見的?”蕭然話雖然直截了當,也是有深意的,看到落櫻眼中一閃而過的不忍心,在提到波雅的時候她眼中的痛苦,再看她的房間,她的人品,心里得出了一個大膽的結論,問道,“是大汗讓你這么做的?是嗎?”

    落櫻一怔,她沒有想到蕭然會問的直白,她錯愕的瞬間恰巧的告訴了蕭然事情確實河合的意思,他對波雅的在意是讓她傷心卻又無奈的理由。那河合就是在保護波雅了?他要做什么?蕭然在心里分析道。

    弄明白了想要知道的答案,盡管落櫻極力的否認可是證據卻是蒼白無力,有些人天生就不善于偽裝,落櫻正是這樣的人,她的單純是河合選中她的理由,亦是讓蕭然看出破綻的地方。

    “小姐,大汗說請你去他的帳篷一敘!”采信聽罷傳話的婢女,傳達給了蕭然,蕭然正在桌上寫字的手猛然一頓,幾滴墨水滴落,正好掩蓋住了她原本寫好的字,擾亂了整張書法字跡。蕭然不可察覺的皺了皺眉,將手中的毛筆放下,點頭道,“我就過去!”心突突的跳著,似乎是暴風雨欲來的前兆。

    她耳語吩咐了采信幾句,采信點了點頭,伶俐的找了個借口離開。蕭然借故梳妝拖延著時間,采信回來的時候看到帳篷外站滿了歡迎的人一臉警惕的看著她,她掀開簾子,只看了一眼,藏在袖里的手指比出了正確的姿勢,蕭然挑了挑眉,面上神色不改,“好了,我們走吧!”

    河合吩咐等著蕭然的人終于松了一口氣。采信不敢耽擱,按照蕭然的吩咐先是打聽到了落櫻確實去過大汗的帳篷里,小姐吩咐過她離開以后就讓自己出發去找無雙公子,不能耽擱,時間緊迫!

    “呦,大汗好興致,公主入獄,大汗竟然在這里守株待兔,青梅煮酒,實在是愜意!”蕭然進入帳篷內,見到河合正襟危坐,眼前擺著一個火爐一壺酒,開口道。

    河合抿了抿唇,他的粗獷的臉龐驀地變了臉色,原來人前她還對自己畢恭畢敬,現在也不甚避諱,不過他也不生氣,橫豎她也得意不了,膽敢一個人回來膽敢調查自己的秘密,觸犯了他的忌諱,哪怕是同歸于盡他也不會放過她的!

    “蕭然,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跟波雅交好,可是她有錯在先,你就是再不服,也要慎重!”他揮了揮手,手下退出了帳篷,只余下他們兩個人,河合突然間變了臉色,變了語調,由剛剛的威嚴一下子變為狠毒,“蕭然,你果然夠膽子!可是,你真的不怕死嗎?”

    他話音剛落,只聽得杯盞碎裂的聲音,然后一柄長劍架在了蕭然的脖子上,蕭然神色不變,眼中并沒有一絲驚慌,眸子迎上河合,似是審問,河合自己反而驚出一身冷汗,蕭然的淡定讓他隱隱的覺得不安。

    “大汗,你急著除掉我是因為擔心我發現了你的秘密吧?關于波雅跟你的關系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嗎?”蕭然盯著河合,開口說道,一字一句的看似逼問,實則是陷阱。

    河合被她這么一說,心中一驚,她確實已經知道了!眼中兇狠畢現,“既然你已經知道她是我的女兒,那么我就真的不能留你了!”他的目光狠毒的望著蕭然,比了個砍頭的動作,可是精心安排的黑衣人并沒有行動,河合一怔,“你還不動手!”他斥道。

    蕭然眼中一抹得逞,原來波雅的父親竟然是河合,這就是他一直以來都在那里隱藏著的秘密啊!“好了,你退下去吧!”蕭然開口道,河合瞠目結舌看著黑衣人收回了劍,默默地退了出去。嘴巴張的老大,結結巴巴的說道,“你……竟然是你……”

    “自然是我!要不然我怎么去知道這個秘密,知道你的良苦用心呢?”蕭然狹長的眼中一抹嘲諷之色,“想不到她竟然是你的女兒!其實我也早有耳聞,去世的大汗是跟他的夫人同歸于盡的,應該就是他發現了他的夫人跟你茍且,有了孩子,兩個人扭打著,先后殞命的吧?”先大汗的死因一直都被人詬病,身上有著細小的傷口跟於痕始終百思不得其解,想來應該是外面一直傳著跟他和睦的妻子所為吧,難怪河合會不理會所有人的目光跟議論取而代之了!

    河合驚訝的看著蕭然,如果先前的秘密是自己受了算計被騙而說出去的,那么先大汗跟夫人的事情他從未透漏過半句,就連大洪的皇帝也不清楚的事情她又如何知道?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她,只把她當成是耍些陰謀詭計的女子大錯特錯!

    “看來我說的就是事實了!”將他的詫異盡收眼底,蕭然點了點頭,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眸子一變,為什么這么久還沒有消息?正想著,突然聽見簾幕外一聲凄烈的馬嘶吼聲,無雙跟君成一前一后的沖了進來,“然兒,跟我離開!”他的白衣上沾滿了鮮血,發絲凌亂的在空中飛舞,俊美的臉龐染上一抹妖異,看起來美得不真實。

    蕭然毫不遲疑的牽上無雙遞來的手,河合眼中怒氣大盛,舉刀就砍,無雙將蕭然拉到馬背上,河合砍了個空,君成斷后,無雙跟蕭然在前面逃命。“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三人駛出了大汗的領地,來到木合的領地,總算是松了一口氣。蕭然問道,她剛剛可以看得出來河合拖延時間,可是她不是已經通知了采信前去報信嗎?為什么看他們的狼狽模樣會是一場慘烈的仗呢?

    “波吉死了!”君成平靜地說道,“河合動手猝不及防,弓箭手打前鋒,波吉自負,誰知道一箭被射死,秋颯跟我還有無雙奮勇殺出一條血路,我們跟秋颯失散,也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

    “采信沒有去找你們嗎?”蕭然疑惑的問道,她絕對的相信采信,可是她卻沒有出現,難道不讓人疑惑嗎?

    君成跟無雙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蕭然心中猛然一頓,臉色慘白,第一次她預料錯誤,雖然自己的勢力沒有損害,可是河合竟然不給她面子,欺負到了她的頭上,說不憤怒自然是不可能的!

    蕭然簡單的分析了形勢,就讓君成負責去聯絡自己的人重新在木合的領地上生存,讓無雙去找穆氏一族,相信一筆可觀的生意是可以打動他們的!而她,她要再一次潛伏進入河合的領地,敢得罪她,她要他們十倍的償還!

    波雅被放了出來,落櫻娘娘說是自己虛驚一場,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跟他的親信都已經被河合給消滅了,他將事情隱瞞的如此好,好好的安置了波雅,河合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撲通撲通的跳著,心臟仿佛要從嘴里跳出來。

    “巫師……巫師……為什么你的術法不管用了!”河合跌跌撞撞的一路跑過來,掀開了簾子,眼前的一幕錯愕不已。巫師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脖子上的鮮血已經凝固,眼珠子圓瞪著,蕭然的眼神如羅剎,正一臉挑釁的盯著河合。沒有了巫師她看他能怎么辦!

    “來人啊,有刺客!”河合大聲呼喚道,他的毒藥不能被抑制住,疼得動彈不得。蕭然根本就沒有想著逃跑,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河合,“大汗你好狠的心啊,你跟先大汗夫人偷情已經不對,生下波雅公主已經是大錯特錯,你竟然不思悔改,認定了是先大汗橫刀奪愛在先,對他的兒子下毒手,波吉已經慘死在你的刀下。你的良心真的能夠安寧嗎?”

    “你說的是真的又能怎么樣!你今天死定了!”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河合的眼睛里有了喜色,叫囂道。聽著他承認,蕭然嬉笑道,“河合,你覺得你的女兒知道你的秘密會原諒你嗎?”

    她話說完,只見波雅一臉蒼白的走了出來,她的臉如白紙一般,身體不可抑制的顫抖著,眼淚掉落如珠,她終于明白為什么母親對著自己總是唉聲嘆氣的,也終于明白了為什么哥哥對自己并不友好。可是,那些人也都是他的親人啊!他怎么下的去手?原來,自己竟然是亂倫的孽子,自己的身上流淌著罪惡的血液……她一步一步的走近河合,臉上滿是絕望……

    就是現在!蕭然在心里數到,沖了出去……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JBO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