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女為王 >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五十章 疑點重重

第一卷初露鋒芒 第一百五十章 疑點重重

    木言想要調查可還是被自己的母親拉住,母親搖了搖頭。木言扭頭望著蕭然,現在他信任的人已經成了蕭然。蕭然始終皺著眉頭,她也想知道當年究竟是誰害了木香淺,秋颯扯了扯她的衣袖,手指指了指外面,蕭然恍然頓悟,匆匆的告辭離開,心里這件事情并沒有放下,突發的事件讓她覺得背后似乎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到蕭然跟隨自己一起離開,秋颯才松了一口氣。小姐本來就不屬于這里,實在是沒有必要插上一腳,給自己惹事啊!

    蕭然抬頭看了看蒼茫的天際,烏云重重將天空壓得很低,暗黑色的云層鑲著詭異的金邊,讓人的心情纏上一層厚厚的繭。看到前方出現的被氈步包裹的亭子,蕭然停了一下腳步,秋颯忐忑的望著,心中也在計算著什么。

    蕭然邁開腳步,一步一步的走了進去,掀開簾幕,波雅沒有出現,倒是一圈的侍衛層層的包圍著她們,秋颯抽出了劍,蕭然緊緊地盯著從亭子里走出來的河合,眼睛里沒有驚訝,反而多了一抹自信。

    “河合,真的是你!”蕭然肯定的道,眼睛里閃過一絲狠厲,今天他自尋死路,可怨不得她!

    河合今日有備而來,上一次蕭然算計他,當著波雅的面讓自己承認殺害了波吉,波雅承受不住現實瘋了,一直到現在都是癡癡傻傻的,一見到自己就大呼小叫,即使自己再耐心的解釋是她的父親都不可以!這個仇他是一定要找蕭然報的!假借了女兒的字跡,又引開了木合,這一次,他倒要看看蕭然怎么逃跑!

    “蕭然,這一次你逃不了!即使我跟你同歸于盡我也要你死!”他咬牙切齒,換來的是蕭然不屑的冷笑。“河合,你這么想要我死究竟是因為恨我還是因為害怕我?”蕭然狂妄的笑著,美麗的眼睛從河合的身上游走,長發垂在耳后,她的臉上自信的光輝比太陽還要明亮。

    河合的眼神一怔,被說到了痛處,他一直打著的旗號就是為了波雅報仇,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在害怕,蕭然給他下的毒太厲害了,尋來的巫醫給他放了十天的血才將毒液清除,還有她的勢力,他始終都無法探聽到她的任何消息。對于這樣一個威脅,斬草除根往往是最好的結果!

    “動手!”河合憤怒的說道,包圍著的士兵們一擁而上,秋颯拔出寶劍,她眼神不停的謹慎看著周圍,將蕭然護在身后,蕭然的眼中沒有恐懼,平靜地望著包圍著的士兵,此種險境,她的淡然讓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生怕會有一個陰謀。

    河合跺腳,他這一次帶的都是精兵,卻被蕭然的一個眼神給嚇得不敢動手,他憤怒地抽出寶劍,一下子砍在其中一個士兵身上,士兵倒地身亡,“動手呀!”死亡的震懾力度讓所有的士兵都膽顫,一步一步逼近,包圍的圈子越來越小,只剩下她們的容身之地了!

    河合哈哈的笑著,似乎就看到蕭然束手就擒,走上絕路。突然間,只聽見一陣血液飛濺出來的聲音,河合大笑著的面容扭曲,定格在那一點,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將劍刺進他胸膛的不是別人,正是他最信任的岑曄。

    “你為什么要……”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岑曄冰冷的打斷,“我討厭別人為了領地出賣我,我的底線不容許任何人跨越!”血海之中,他的面容猶如從地獄走出的羅剎,毫不留情的將劍抽出,河合閉上了蒼老的眼睛。

    “殺了他,藩梵會大亂的!”蕭然皺了皺眉,看著地上河合的尸體搖了搖頭。

    岑曄的唇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難道不是你的主意嗎?蕭然,你故意讓我知道他跟蘇邪勾結,意欲用我來換取蘇邪的大半個領地,你的本意不就是讓我找他報仇嗎?蕭然,除了你知道我的秘密,這個世上再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了!”他望著蕭然的眼睛冰冷,全是陌生的寒意。

    蕭然后背一涼,她根本就沒有那樣做,君成告訴她蘇邪跟河合合作的時候蕭然只點了點頭,沒有接口,而她今天的自信也是因為君成的保護,河合一死,外面的士兵們不戰而退,君成走進來的時候,見到的正是岑曄冷著一張臉怒意的望著蕭然。

    她跟君成目光對視,君成想起了蕭然的疑惑,搖了搖頭。他沒有那樣做!

    “不是我們,岑曄,我根本就沒有算計你,也不希望河合死。我本來就控制了他,如果想要他死隨時都可以!但是他不能死,他一死藩梵就會大亂,局面并不好控制!”蕭然開口說道,岑曄緊抿的唇始終沒有松開,“你怎么證明?”終于,他松了口,道。

    蕭然斂眉思索,長長的睫毛垂落下來,君成目不轉睛的盯著蕭然,眼中全然已經變成了尊敬。岑曄心神一動,“我給你三天的時間,這期間我會跟著你的!”說完,連自己都吃驚不小,雖然心里極力否認著也不能忽視他一顆被蕭然打動的心。

    “好!”蕭然鄭重的點了點頭。“三天,我給你一個答案!”

    身后的秋颯跟君成友好的朝著岑曄自我介紹,岑曄冷眉相對,秋颯也不生氣,君成全當無視了。如果不是佩服他的勇猛,如果不是看得出蕭然的凝重,他才懶得開口!

    木合到了狩獵的地方,卻遲遲沒有見到河合的身影,更沒有一位領主到來,才知道自己上了當,匆匆忙忙的趕了回去,見到蕭然安然無恙才松了一口氣,聽說了木言母親中毒,又聽得蕭然的求情,蕭然將以前木香淺的日記翻譯給他聽,木合的口風終于松動,答應放了木言的母親。

    木言感恩于蕭然,從前的恩怨一筆勾銷,反而擔心她不能適應,旁敲側擊的告訴了她好多關于藩梵的一些事情,蕭然一直都在等著魚兒上鉤,可是福晉跟木薔、木微遲遲都沒有行動。

    “小姐,福晉請您過去商量一下您大后天生日的事情!”等了一天,終于到了晚上的時候,蕭然剛用過晚飯,就見秋颯過來傳話。蕭然點了點頭,見秋颯準備退下,想起一整天都沒有看見她的身影,隨口問道,“秋颯,你今天都去哪里了?”

    秋颯一愣,將頭低下。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lol| 竞博JBO| 竞博| 竞博JBO|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