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01米 楔子——心肝顫了!

001米 楔子——心肝顫了!

    “什么?結婚!”

    “媽!我和褚飛是真心相愛的。”

    烏黑的大眼睛里包著一汪水兒,寶柒看著滿臉狐疑的老媽,余光掃著與她格格不入的冷宅大客廳,微微彎唇:“……你說是吧?褚飛。”

    “啊?哦!是的阿姨!我愛寶柒,寶柒也很愛我!”

    像加入少先隊時宣誓,褚飛這丫的挺像樣兒!

    強忍著想肘擊他天靈蓋兒的沖動,寶柒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小情侶般握住他的手。

    “小七——”

    老媽欲言又止。

    目光微斂,寶柒不厚道地狠掐了一把想縮回去那只手,笑容嫣然。

    “我已經長大了,媽。”

    五年過去了,能不長大么?

    外間傳言冷家大孫女任性古怪,脾氣又壞又歹毒,離經叛道桀驁不馴,6歲就氣死了父親,然后被打包送給了鄉下的親戚撫養,再回京都不久又被送到了國外,打小就貪錢好色不是個好東西,儼然是青少年的反面教材。

    可是——

    正思忖間,只見寶媽目光一變,驚訝的面部表情如同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

    見鬼了?

    寶柒條件反射地轉過臉,視線正好對上一雙毫無溫度的駭人冷眸。

    身體激靈一下,他在那站多久了?

    大客廳門口,面無表情的男人穿著一身正氣的軍裝,冷硬的線條勾勒出狂肆的雄性張力,那又冷又酷又狂又傲的勁兒,滿是睥睨一切的霸氣。

    不對!準確點說,是殺氣!

    死神附體的殺氣!

    遙遙相對,她沒有松開握住褚飛的手,但全身的神經不由自主的緊繃。

    心,涼颼颼的——

    下一秒,撒旦般暗黑陰沉的男人就挪開了視線,半秒都不再看她。

    寶柒默了。

    一時間,貴而不奢的客廳內,一二三四五個人全都愣住了,氣壓陷入了短暫的低沉。一雙雙眼睛齊刷刷地盯住那個不該這時候出現的男人,表情如出一轍的詭異。

    五年間,他一共就回來過五次,每年春節一次。

    今兒,是哪股風吹得好?

    歪歪地靠在褚飛手臂上,寶柒勾起唇,乖巧地招呼:“二叔回來了,好久不見!”

    冷梟冷冷地‘嗯’了一聲。

    又似乎,一聲都沒有吭過。

    隨著他每走近一步,冷空氣似乎也逼近了一步。

    寶柒輕咳了一聲兒,莞爾一笑,身體更貼近了褚飛一點兒,憨純地介紹:“褚飛,這是我二叔。二叔,這是我男朋友褚飛。”

    “二叔好!”褚飛這廝挺上道。

    “好。”

    冷冷一個字,冷梟凌厲的神色未改,高大勻稱的身軀窩進了沙發里,手指微抬,拿過茶幾上的解放軍報翻閱。不經意的動作,疏離又冷漠,直接將褚飛的禮貌給堵了回去。

    話說,冷梟是誰?

    紅色名門冷家唯一世孫,總參謀部一把手冷博達的老幺,冷氏控股二0三軍工集團唯一的欽定繼承人。老冷就生了倆兒子,老大去世十幾年了,就剩下這根獨苗兒。一代混世魔王冷家老二子承父業從了軍,從王牌偵察營到紅刺特戰隊,他不靠家族蔭庇也混了個風生水起,在那槍口舔血的特戰隊里,立下戰功無數,硬是帶出了一支全軍頂尖的‘魔鬼特戰隊’。

    而他在軍內也得了個‘冷血魔王’的綽號。

    良久的冷寂之后……

    氣氛,終于回暖。

    從驚詫,驚疑到驚喜,冷家人因這久違的齊聚一堂而歡欣起來,激動、興奮、熱情的嘮嗑聲在足有二百坪的大廳里也顯得有些嘈雜。

    寶柒心下微惻。

    五年前倉皇如喪家之犬般離去時的狼狽浮上心來,瞬息間,渾身的毛孔都堵住了似的,氣兒都喘不勻了。

    輕睨了一圈,她曖昧地蹭了蹭褚飛的腿,笑容燦爛。

    “親愛的,你先坐會兒啊,我去一下洗手間。”

    ——★——

    洗手間里。

    歐式雕花的盥洗臺前,寶柒拼了命地往臉上澆著涼水。

    英倫風的俏皮小吊帶裙,鼓囊囊地勾勒出她妖嬈的曲線,叉口開得很大的裙擺,在她飛快撩動涼水的輻度里,弧線優美地律動著。

    夜風從窗戶透入,吹進來園子里熟悉的薔薇花香味兒。

    倏地——

    脖子癢癢的,誰在撓她?

    她嚇了一跳,猛地抬起頭。

    心肝兒顫歪了。

    怎么丫的無聲無息就出現了,武林高手來的?

    精致的盥洗鏡里多了一個面色冷厲的男人,硬朗筆挺的軍裝也沒能掩住他滿身的冷戾。他不是別人,正是五年前和她在各種不要臉的場合勾搭過‘一腿’的二叔。

    不得不說,不管是五年前,還是五年后,冷梟都是讓人無可挑剔的男人。

    只可惜,世間無可挑剔的東西很多,最終圓滿的卻很少。

    鏡子里,眼神交織。

    男人常年握槍的粗礪手指,一點一點刮過她光潔白皙的脖頸,頭湊近她的耳側,短而粗硬的寸發若有似無地磨蹭著她的脖子,刺撓得她身上又麻又癢。

    “五年不見,不會叫人了?”

    心,快從嗓子眼兒里跳出來了。

    定了定神,她理他才有鬼了。

    “麻煩,借過。”

    男人紋風不動,他188的個頭兒,高大得像堵城墻似的橫戈在她的面前,一個字冷冽如冰。

    “叫。”

    夠霸道的眼神,夠狂妄的態度。

    好吧,叫就叫!

    她親昵地笑了:“二叔,麻煩你老人家讓讓,成么?”

    冷梟面色不變,兩根指頭勾起她肩上那根兒細吊帶,用手指把玩著。指下,溫軟的觸感,細膩又滑嫩,像白瓷兒,像奶酪,像凝脂,像記憶深處在他身下動情時每一寸顫栗的肌膚。

    “再叫!”

    濕著雙手的寶柒怒了,一甩手就將水灑在他臉上,壓著嗓子低吼:“冷梟,外面那么多人,你他媽想干嘛啊?”

    “對了,這才是你。”

    他眸色一沉,一口咬在她纖弱的脖頸上,不輕不重,似咬像吻。

    寶柒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一變。

    掙扎,推搡?

    試了試,力度懸殊太大,沒用!

    玩味一笑,她勾唇反諷:“嚯,瞧二叔這樣兒,是缺女人了?”

    “你以為呢?上趕著爬我床的女人至少一個加強連。”

    “啐!那你還餓成這樣兒,誰信啦?我猜,除了我,別的女人你都沒有興趣上吧?”

    “要不要臉?”

    “難道不是?”寶柒微仰著頭,玩味地反問。精致的臉兒在瀲滟的燈光下,曖昧又靈動地笑著,一只纖細的腿兒樹藤般纏了上去,指尖熟練地撫過他傲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刀鑿似的下巴,性感滑動的喉結:“二叔,你潔癖好了么?要是你不介意我剛和別的男人做過,您就上唄。來呀!”

    “你個下流胚子!”

    三柱青煙從頭頂冒過,冷梟一口氣被梗在喉嚨里,上不去,下不來,眸子的火焰一點一點,一點一點凝固成冰。

    “喲,您這才知道我下流啊?對不住,天生的!不上是吧,不上我可走了!”

    笑哼一聲,寶柒個子嬌小,微一低頭便從他胳肢窩鉆了過去,妖嬈地往門口走。

    哪料,手剛觸摸到門把,一陣冷厲的疾風掃來——

    砰!

    男人一把將她按在了門板上,情急之下的動作又野蠻又粗魯,有力的雙臂鐵鉗般禁錮住她,兩個人肉夾饃似的擠成了一堆兒,她的后背在門板上撞出一聲又一聲荼靡的聲音來。

    “丫干嘛呢?放開!”寶柒低吼著,呼吸驟停了幾秒。

    “少給老子裝糊涂!說,為什么?”

    一股熱浪涌上腦門兒,強烈的壓迫感襲來,他涼薄的唇近在咫尺。

    寶柒目光一斂,哧地壞笑:“不為什么!我那時候還小,人生還有無數種可能,哪能那么沖動?”

    “你無恥!”

    “我就無恥了,你要怎么著吧?”

    刁鉆的小嘴還沒緩過勁兒,男人盛怒之下帶著煙草味的唇舌便野蠻地覆了上來。用一種幾乎要將她吞噬的勁兒,那霸道又瘋狂占有的姿態,如同一個久渴的人捧著甘甜的水,因渴飲的滿足而發出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按在她身上的大手越收越緊。

    噗通……

    噗通……

    寶柒的胸口急劇起伏著,掙扎著狠狠推他,卻被他重重地壓了回去。

    強力的壓制,霸道的啃噬。

    她快要不能喘氣兒了,腦袋像鉆進了蜂窩似的嗡嗡直響,最要命的是那些曾經被他深深熨燙過的迷靡細胞,奇跡般不受大腦控制地復蘇了。

    接近死亡般的窒息傳來——

    把心一橫,她張嘴就咬他。

    “咝!”

    冷梟吃痛,放開了她的唇,氣勢冷冽:“你他媽還真下得了嘴!”

    “爪子拿開,不然我咬死你!”穩住呼吸,寶柒狡黠一笑,歪過頭去,小聲地呢喃:“二叔,難不成你想讓外面的人都聽見?讓所有人都知道,原來縱橫軍政的冷家二少和自己的侄女亂……”

    “你閉嘴!”

    身子明顯一僵,冷梟厲色地打斷了她未出口那個‘倫’字,目光冷冽到了極致:“你是怕你的小男朋友聽見吧?”

    “小?他才不小。”

    “嚯,比我還大?”男人冰冷又倨傲的語氣很是曖昧。

    “少扯黃色廢料了,起開……怎么,對我舊情難忘?”

    “天真!”冷哼一聲,冷梟驟然發力,鉗住她的腰肢迅速撩起她的裙擺,手掌毫不客氣地覆了上去——

    他記得,那兒紋著一朵妖嬈絕艷的野薔薇。

    野薔薇嵌染在那片兒神秘的領地上,花瓣兒淺粉,淺紅,嫩紅,緋紅,梅紅,艷紅……顏色靡麗漸變,曖昧地綻放著似要與骨血相融。

    一觸之下,寶柒的大腦,一秒鐘就炸開了。

    ……

    ------題外話------

    翠花的酸菜上來了,男女主身心干凈,一對一頂到底,請大家多多支持!

    走過路過,收藏一個!醬油妹兒是會被打PP的喲——

    順便推薦舊文哈,《強占,女人休想逃》or《軍婚撩人》,請移步!

    鞠個躬,敬個禮,說多愛你就多愛你。別跑,妞兒,愛得就是你——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官网| JBO| JBO电竞| 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