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03米 征兵——

    鎏年村,位于西南重鎮C市。

    C市又名錦城,取自杜甫‘花重錦官城’的意思。當然,它最有名的不是杜甫,而是那場震驚全球,傷亡數十萬人的特大地震。

    地震的震中,正是貧脊又偏遠的鎏年村。

    震后第三年,寶柒18歲。

    鄉村的水土不僅沒有妨礙她成長為水靈靈的大姑娘,還將她養得泥鰍似的滑溜又聰慧。震后的小村莊,黃花菜也沒有涼,還歷史性的成了旅游勝地。

    閑暇時,寶柒會踩在那些深埋過尸骨的殘磚斷垣上,添油加醋地將地震愛情故事講給那些遠道而來的緬懷逝者和‘參觀’震后風光的旅客們聽。然后,笑著從他們手里接過或多或少的鈔票。

    末了,她總會服務周到遞上一束野花。

    那花,是村里唯一拿得出手的土特產——長滿尖刺的野薔薇。

    寶柒愛錢,需要錢,渴望錢到了令人生厭的地步。

    小時候,在眼睜睜瞧著京都寄過來的生活費全進了表舅的口袋之后,她便明白,只有錢才是世界上最溫暖的東西。

    各取所需的交易,她從不肯吃虧。

    ……

    “寶姐姐,你在這兒啊?”

    一聽見這紅樓式的典型稱呼,寶柒就忍不住嘴角抽搐,轉過身來叉著腰橫著眉吼:“喂!說多少次了,別叫我寶姐姐,信不信我揍你?”

    “好的,寶姐姐……”

    面前俊俏的大男孩兒皮膚黧黑,但五官卻長得精美絕倫。

    本就面淺的他,迎著秋日陽光的臉龐,在她怒獅般的喝斥下,紅了又紅。

    豎了豎眉,寶柒無奈。

    姚望是她在村里唯一算得上朋友的男孩,比她小倆月,是村西頭姚瞎子家的大兒子,也是爹不疼媽不愛的孩子。村兒里人都說他是姚瞎子從外面買來的,長得那么俊,一點也不像姚瞎子。

    不過這些事兒,寶柒半點都不關心。

    她關心的,只有錢。

    她要賺更多的錢,走更遠的路。

    “說吧,又有什么事兒?”

    “寶姐姐……”姚望俯到她的耳邊嘀咕著。

    “什么?媽呀!”瞧著他興奮得狗嵬子似的眼睛,寶柒很無語。這孩子沒別的愛好,就迷戀射擊,賺來的零花錢都貢獻給了小鎮上擺著氣槍打汽球的小攤兒了。

    和她不同,姚望的目標,是成為了一名優秀的特種兵狙擊手。

    他說,他剛從縣里的武裝部回來。

    他說,全軍最牛的紅刺特種部隊第一次在縣里挑新兵。

    最后,他耷拉著腦袋沮喪了:“寶姐姐,我,我又沒人,又沒錢,怕是當不成兵了。”

    “我丟!保家衛國還自掏腰包?”

    “聽人說,體檢合格的要給5000,不合格的就掏得多了……可是,我,我連體驗費都掏不出來。”

    “哪個王八蛋整的潛規則?”

    要錢?

    那不是要寶柒的命么?

    半晌后,寶柒狠狠咬牙,拍了拍姚望的肩膀。

    ——★——

    R縣人武部,征兵辦公室。

    體檢室外面排著一串長長的人龍,看來這年頭人的政治覺悟都高了,獻身國防的有志青年更多。不過,寶柒現在比較關心的另一件事兒。一大群光著屁股的男人排著隊全身檢查,伸展運作,下蹲,劈腿,跳躍……

    嘖嘖嘖……

    那會是一個啥樣兒的盛況?

    “姚美人,給姐瞧仔細點兒,一會兒出來仔細匯報……要不然,錢算你利息。”

    “……”姚望臉紅了。

    看著姚望長得過份漂亮的臉,寶柒癟癟嘴:“羞什么羞?你光腚子的樣子我又不是沒瞧過?青勾子娃娃,屁股上還有碗大個胎記。”

    “寶姐姐!”姚望脹得面如豬肝,瞄了她一眼,趕緊轉移了話題:“……那個,聽人說身上有疤痕胎記的,體檢不能過關的……我……”

    “傻啊!人問你,你就說疤痕是地震的時候為了救人落下的!胎記娘胎里帶的,他們誰還能把你給吃了?”

    輪到他了,寶柒揮手,目送他進了體檢室。

    她沒想到,這家伙還真就被人給吃了。

    因為,直到太陽沉下去,他也沒有從體檢室里走出來。

    而人武部和征兵辦的那些人,個個支支吾吾,閃爍其詞地說沒見過這人。

    多奇怪?

    雖說姚望這家伙特沒勁兒,但活生生的人就這么丟了,她怎么交待?左找右找,直到天上的太陽換成了月亮,人武部要關門兒了,還是沒有瞧見人。

    這一回,寶柒真急眼了,扯著門衛室的小戰士就嚷嚷:“喂,你們到底把人給我藏哪兒去了?再不說,我報警了!”

    “我……真不知道。要不然,你去接兵部隊住的賓館看看?”

    小戰士三分推托七分送瘟神的殷勤將她送出了大門。

    在背后的大鐵門‘哐當’一聲響過之后,她決定不管有沒有,先去找找,實在不行,最后一招,只剩下報警了。

    ……

    蓉新賓館,是R縣唯一一所二星級賓館。

    她往前臺一打聽,嗬,熱鬧啊。賓館里單接兵的就有三支部隊,一個海軍,一個陸軍,一個特戰隊。花言巧語好久,才總算要到了特戰隊的房號。

    她猜測,姚望這廝,會不會被特戰隊特召了?

    門口,她挺有禮貌的咚咚咚——

    里面沒反應。

    她再次咚咚咚,還是沒反應。

    微一挑眉,她手下一用力,門竟然‘吱呀’一聲就開了。房間里,一目了然,一個人也沒有。她正準備撤退換房間,突然,一聲穿透力極強的京腔從里屋傳了出來,聲音倒是挺好聽,就是冷得沒譜兒。

    “趕緊拿進來——”

    拿啥進去?還趕緊?

    不確定人家是不是在和她說話,但她找人心切,有人搭腔就成,哪顧得上那么許多?

    于是乎,她緊著幾步就走了進去,也沒多想,一把就推開了那門。

    哎呀媽呀!

    眼前的情形,差點讓她爆血管,眼睛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挺拔高大的男人全身**著,八塊給勁兒的肌肉健而不過,一分不多,不分不少,哪兒都長得恰到好處,一條一條帶著水珠的肌膚壯碩有力,樣子很巍峨!

    原諒一下,這是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詞。額!還有,很壯碩。而她自己,很尷尬。因為,人家正拽住那物撒尿,淅淅瀝瀝地奔向渾身通泰的康莊大道……

    怪不得他剛才沒聽見,原來在洗澡?

    好吧,她想逃來的,可腳下卻生了根。

    不是不動,而是看傻了,腦子完全漿糊掉了。

    說時遲那時快!

    眼神短暫的收縮后,男人一把扯過旁邊的浴巾,收拾起被閃了尿勁的家伙,如同一只被摸了觸角的野獸。

    深沉,冷漠,高高在上。

    “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吁……

    寶柒好不容易將視線從他身上挪到他的臉上——

    然后,華麗麗的風中凌亂了。

    鬼和神精誠協作出來的五官,比電影明星還要略勝一籌,即使擺著一副要吃人的冷樣兒,冷冷地掃著她,竟也性感無匹。

    絕對!完美!秒殺!

    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她黑溜溜的大眼睛,無辜地轉了轉。

    “那個,你尿完了,問你點事成不?”

    “出去!”

    “……你沒尿完?那繼續,我等你尿完再問。”

    眸色一斂,男人冷冷地睥睨著她,氣場強大得帶動了周圍的逆氣流和冷空氣。

    三個字,冰冷嗆人。

    “滾出去!”

    ------題外話------

    妞們,前面的二章楔子千萬別錯過啊,都是特別重要的東西——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JBO|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