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04米 小白兔與大灰狼

004米 小白兔與大灰狼

    什么叫冷漠?

    什么叫氣勢?

    什么叫危險至極?

    這就是了。

    寶柒承認,剛才那幾秒被他俊朗挺拔的外型給迷了迷,同時,也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空氣給駭了駭,沒法兒,那完全是出自本能。

    但是……

    長的帶樣是優勢,活的牛逼是本事,她寶柒怎么著都是鎏年村一霸,會怕他?長這么大,沒爹疼沒媽愛又如何,她還不知道‘滾’字怎么寫呢!

    于是乎,邪惡地摸了摸鼻子,她微仰著還**辣的小臉兒,不客氣地挑眉回敬:

    “你當我是茶壺里的水啊,說滾就滾?”

    “小小年紀不知羞恥,再不滾我丟你出去!”

    依舊是沒有溫度的聲音,一字一字穿透冷空氣滲入她的耳膜。

    丫有話不會好好說?羞恥都扯上了,這么嚴重?一瞧到他骨子里狂霸不屑和那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樣子,她心里就特犯膈應。

    媽的,兔子惹急了,也是會咬人的。

    輕吁一聲,寶柒笑了。

    攤開手,抬高,掂在他的眼前,她一臉賤笑:“滾?沒問題啊,先賠我醫藥費!想想啊,看了你身上那二兩肉,我明兒就得長幾個大針眼,說不定還會長皰疹……不行了不行了……”

    “你……”冷冽的聲音里夾著一股怒火,男人俯睨著她,毫不掩飾臉上的憎惡之色。

    “喲,這是生氣了?”

    寶柒無辜地瞅著他氣白的一張俊臉,心里無比舒坦,直接忽略了室內直線下降的溫度。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聲音越來越近。

    接著,浴室門把就轉動起來,“頭兒,你要的內褲買回來了。”

    剛才洗澡?買內褲?沒內褲?

    寶柒暫時沒搞清楚這之間的辯證邏輯關系,腦子一陣激靈后,立馬眉開眼笑了起來。

    罵她不知羞恥是吧?

    不好意思,羞恥這玩意兒她還真沒有!

    邪惡一笑,在門開的一瞬間,她面色一變,張開雙臂就去抱斂著冷眉的男人,順勢伸手就去扯他遮羞的浴巾,將電視劇常用的經典臺詞兒都搬了出來。

    “救命啊!強奸了——”

    她的目的倒簡單,非得讓他出糗,以報一箭之仇。

    哪料到,眼前一花,她還沒摸到那身讓人流口水的肌肉,整個人便毫無防備的被大力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剛才撒過尿的馬桶上。

    一愣,一滑,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得她頭昏目眩。

    然而她來不及管被摔成兩半兒的屁股了。因為,在外力作用下,她兜兒里的鈔票正呈拋物線往馬桶里掉。

    啊!

    寶柒原則,向來錢比臉更重要。

    顧不得多想,她飛快地彈跳起來,伸手就往馬桶去撈錢。可是,哪怕她動作如脫兔般的靈敏,還是慢了一步。那惡劣的賤男比她更快地按了抽水馬桶的按鈕,將她花花綠綠的鈔票,順水沖了下去——

    死瞪著那翻騰的水花,比屁股更痛的,是寶柒的心肝啊!

    錢啊!

    她寶柒的命!

    呆愣了幾秒后,她瞪著大眼睛轉過頭來,眼里的帥男變成了賤男,怒火拔地而起。

    “死變態!你混蛋啊你,你賠我錢!”

    男人半眼都沒有瞧她,眉目一冷,對剛進來那個目瞪口呆的家伙冷冰冰地說。

    “大志,丟出去!”

    “是!”摸不著頭腦的江大志,立馬就來拉寶柒:“小妹妹,請出去吧,這兒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赤手空拳,人財兩空的寶柒心里憋屈得要死,她哪里肯依?

    涎著臉,她委屈地吸了吸鼻子,拽住江大志的胳膊,“解放軍叔叔,他他他……嗚,我瞧著你可不像個壞人,千萬別不干好人的事兒啊?”

    被她可憐又靈動的眸子一瞅,江大志心軟了。可是,眼角余光瞥到頭兒的冷臉,哪敢再廢話?鐵鉗子似的雙手拽住寶柒,半拖半拽地就將她嬌小的身子給弄了出去。

    “小妹妹,對不住了,別地兒玩去,我們頭兒脾氣不好!”

    “想得美!他把我錢給吞了,就這么算了?”

    “那個,那個我糾正一下啊,錢是馬桶吞的……”江大志挺客氣的,說到這兒,他話又有些磕巴:“那個,因為,因為今兒一回賓館發現,他換洗的內褲被人給偷了……估計他誤會你了……”

    “啊!我?偷內褲?”

    倒吸了一口涼氣,寶柒微愣。

    理了理被揉得皺巴巴的衣服,她暫時壓抑住了對偷內褲那賊的景仰之情,挺起還不太霸道的胸器,雙目圓睜地望著他,輕嗤,“不管這些,反正我錢在他屋丟的,就得他賠,不然我報警了!”

    一天之內說了兩次報警,其實她不過是在負隅頑抗罷了。

    她年紀是小,但人不傻!現在啥世道她明白得緊,報警有用的話,她早就報了。

    江大志想了想,笑意勾動唇角,掏出錢夾里的幾張鈔票。

    “拿著吧。”

    “我憑什么要你的錢,又不是你害我的?真當我見錢眼開?”

    話剛說完,眼前一閃,一抹冷冽之氣凍住了她的眼睛。

    已經穿戴整齊的賤男站在面前,正用冷得掉冰渣的眼神嫌惡地掃她,比她高出不止一個頭的海拔,怎么瞧都是在俯視。

    心里一寒,寶柒汗毛豎了豎,向來應對有度的寶氏賤笑有些hold不住。

    靠之!

    裝什么冷酷!

    混蛋的氣勢,忒懾人。

    一瞬后,她靈魂尚在飄移,客房門‘哐當’一聲被關嚴了。門縫合攏的瞬間,里面甩出來一摞鈔票。

    地上,紅紅的老人家正對著她微笑……

    和誰過不去,她都不會和錢過不去。

    彎下腰一張張撿起來,有志者,也要撿嗟來之錢的!

    ——★——

    從蓉新賓館出來,寶柒在秋色濃郁的縣城街頭流竄了兩條街。

    丫的,竟然沒有一個公用電話亭。

    沒法兒,中國人民GDP天天在漲,人人一機的時代,公用電話這東西幾乎絕跡了。想了好久,她終究硬著頭皮,從賤男丟出來的RMB里抽了200塊錢,在收售二手機的通訊店買了一部翻蓋的夏新粉色手機。

    憤慨!

    當她終于僵著手指撥通了110時,還能聽到心痛錢的聲音。

    好在接線的女警官聲線非常的溫柔,稍微彌補了一下她扭曲的心靈。

    將姚望失蹤的情況大致地說了一遍,在對方例行公事的回復后,她懸著的心還是沒有落下去。

    好端端的人,哪能說丟就丟了?

    那時候的她,自然不會想到姚望的生活已經發生了那樣翻天覆地的變化;也不會知道再次見到那賤男的時候,會是那樣令人驚悚的場面;更不會知道,后來的后來,他們之間會發生那么多勾勾纏纏的事兒。

    生活這個圈,畫得越大,繞得就越遠。

    但最終,哪里來的,總歸回到哪兒去!

    ……

    ------題外話------

    妞們,周一了!咱們又得開始新一周的工作和學生了喲!~

    祝親愛的們看文愉快,咱人一起呼吸著污染空氣笑瞇瞇地生活吧!~嘿!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lol|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官网|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