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05米 人生苦短,絕不服軟!

005米 人生苦短,絕不服軟!

    姚望失蹤了,村里炸開了鍋!

    有人說,姚瞎子生了小兒子后,對大兒子就不好了,孩子是自個兒跑的。也有人說,蘭勇子家那個不太正常的小侄女邪邪的,又那么愛錢,肯定被她給拐賣了……

    這個小侄女,自然指的就是寶柒了。

    可是,任憑流言蜚語飛天,寶柒還是寶柒。既便發生再不正常的事兒,她也有本事把它扭得正常不可。

    她的生活照樣兒正常又規律。

    6:30起床;

    7:00—8:00洗漱,做早飯,吃早飯。

    8:00—8:30上山采集野薔薇,為接下來的生意做準備;

    8:30簡單地收拾一下自己,就往村口趕。

    砸吧砸吧嘴兒,哄哄大人,逗逗小孩兒,講點兒健康營養的愛情故事,七天的國慶長假很快就過去了,寶柒也賺了不少的錢。

    不過,她‘重金’購買的粉色手機從來沒響過,警方沒有只字片語的反饋。

    ……

    ……

    R縣一中。

    坐在沒了姚望的教室里,寶柒臉上的笑容沒有多一分,也沒有少一分,該做啥還做啥,似乎絲毫都沒有受到影響。連續兩天下來,她沒心沒肺的舉動,竟然引起了姚美人的追求者們強烈的不滿。

    “寶柒,你真沒良心!姚望他都失蹤了,你怎么半點都不擔心?”

    寶柒吁了一口氣,微瞇著眼抬頭不屑地瞄著面前的圓臉妹。

    那表情,像在看一個神經病。

    “我為什么要擔心?他不在了,我一人坐倆位置,多舒服!”

    “你,你是個,是個不要臉的!”

    結結巴巴的一句罵人話,把寶柒給逗樂了。她知道圓臉妹兒喜歡姚美人那點兒小心思。

    可是,她懶得搭理。

    “同學,你該滾了!”

    怒視著她,圓臉妹憋屈地“呸”了一聲,忿忿地走了。寶柒癟癟嘴,埋下腦袋,繼續和化學分子式聊得熱乎。

    狗屁的擔心!

    露出一張擔心的苦瓜臉表演給誰看?嗤!

    “叮鈴鈴,叮鈴鈴……”

    放學鈴聲一響,向來獨行俠的寶柒背著書包就走。

    不料,剛走到二樓的樓道轉角,旁邊冷不丁地斜著橫過來一只飛毛腿——

    靠!丫的!

    壞笑一聲,寶柒側身閃過,一記無影腳反踹了回去。

    電光火石之間,原本想拾掇她的圓臉妹收力不及,身體前傾,又不小心被她的腳給拌了一下,順勢便撲了下去,像個大冬瓜似的滾下了樓梯!

    咚咚!

    啊!

    一時間,學生們驚呼聲四起。

    “寶柒又欺負同學了——”

    請注意,是‘又’!

    寶柒又欺負同學了,因此,圓臉妹被送進了校醫室,寶柒站在了校長辦公室。

    “打電話,叫你的家長過來……”

    “沒家長!老爸死了,老媽相當于死了。”笑瞇瞇地看著氣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老校長,寶柒搖頭。

    “你——”

    寶柒心里直嘆氣。

    她壓根兒不是唱反調好不?這世界說實話果真讓人難以接受。話說,這事兒能怪得了她么?在老校長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里,她邪惡地勾起唇,繼續補充。

    “得了,您老也別氣著了自個兒。大圓臉自做自受,跟我一毛錢關系都沒有!還有啊,千萬別叫我賠醫藥費。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你還挺能了,是吧?”

    “校長,人生苦短,絕不服軟!您啊,想怎么著,看著辦吧……”倚靠在老校長的辦公桌上,寶柒笑得露出幾顆白生生的小尖牙來,樣子有些痞。

    一拍桌子,老校長正要發怒,一中有名的‘一枝花’就沖進了辦公室。這位美女老師,不僅聲兒比平日里溫婉了十倍不止,笑得那叫一個迷人和風騷。

    “校長,這位解放軍同志找您!”

    一扭頭,寶柒扭曲了。

    ‘一枝花’的身后,可不正是蓉新賓館那惡劣冷感的賤男么?

    作為外貌協會的成員,她不得不承認,一身軍綠穿在他身上,真真兒威武帥氣。可是,他唇角噙著那抹冷冽,像是天生就帶著殺氣似的,太讓人肝顫了。

    難不成那天他給了錢心里沒想通,想把錢給要回去?

    冤家路窄也窄得太離譜了吧?

    目光交錯一秒,男人危險一瞇,面無表情地收回了視線。

    準確點說,他根本就是忘了她。

    寶柒松了一口氣!隨后又莫名有點小小的失落,外加大大的打擊!

    對比一枝花前凸后翹的身段兒,她一身寬大的校服幾乎瞧不出性別。但,也不至于長得那么大眾臉吧?

    丫裝什么蛋定,裝什么素不相識啊,還不是被她看光光?

    鄙夷,鄙夷。

    與她的鄙夷不同,校長在瞅到人家帶著倆警衛那股子霸道的氣勢,屁股一秒沒停就離開了校長寶座,那卑躬屈膝的獻媚樣兒真狗。

    見狀,寶柒往后一縮,就想開溜。

    校長一轉頭,對著她的時候,態度來了個360度的大轉彎。

    “站住!我給你說啊,趕緊把你監護人叫到學校來,賠人家醫藥費!”

    “嗬!您老這不是逼著公雞下蛋么?我監護人死了,難不成我從墳里扒出來給您?”頓住腳步,寶柒三分笑意七分敷衍,拿著勁兒的樣子,別提多無賴了。

    好在老校長心臟夠堅強,要不然得活活被她給氣死。

    瞟了一眼沙發上冷蹙著眉頭的男人,老校長頗為無奈地揮手:“你先下去,晚點再找你算帳!”

    “得令!校長萬壽無疆!”

    得意又狗腿兒地眨了眨眼睛,寶柒轉身就走——

    “王校長,我找高三·三班的寶柒。”

    剛走到五步開外,她的身后猛地響過一記悶雷,擊得她頭昏眼花,魂魄俱散。那個賤男不僅人長得冷,就連聲兒也冷得刺骨頭。

    咦!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蹊蹺了!

    “我是她二叔!”

    再一聲傳來,‘噗通’一聲,寶柒心臟驟停。

    這一回不是悶雷,而是烈性炸彈,差點兒把她炸得粉身碎骨。

    不僅驚悚,這事兒完全沒有真實感啊!

    空氣頃刻間就凝固了。

    一點一點地轉過頭去,寶柒瞪著一雙晶亮的烏溜大眼睛,嘴巴都合不上了。

    她沒瞧見老校長一雙驚恐的眼睛,也沒瞧見他指著自己就放不下去的蘭花指,不可置信的視線死死瞪著那一雙陰鷙的深幽冷眸。

    電影一般的慢鏡頭里,莫名其妙的情緒,慢慢在她心底氤氳開來。

    天吶!二叔,二叔?!

    她6歲后再沒有見過面的二叔?

    噢!要命了!

    她的眼睛里,壓根兒就沒有二叔,只有一副輪廓清晰的帥男出浴圖。

    她的腦細胞就更給力了一點——

    非常、相當、絕對、精準地記住了他滴著水珠的一條條冷硬的肌膚,肌膚上一條一條淺淡又性感的疤痕!

    ------題外話------

    艾瑪,怎么會是二叔呢?冷家二爺和寶小丫頭之間,又會發生怎樣的故事,會有多么激烈的碰撞和感情糾葛呢?

    各位聽眾,請明天同一時間繼續收聽由姒錦為您播講的長篇評書——史上第一軍婚。

    ——

    推薦姒錦完結文《軍婚撩人》and《強占,女人休想逃》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竞博JBO|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