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06米 是狠了點兒!

006米 是狠了點兒!

    意念一瞬之后,情形天翻地覆!

    老校長的臉色好看了,一枝花瞧她也順眼了。

    而她,二傻子似的渾渾噩噩哂笑著,耳邊嗡嗡不停的交談聲也沒聽真切。只知道從天而降的帥二叔替她賠了醫藥費。

    至于之后的情景,大多都記不清了。

    一直到多少年過去,她都想不起來,那一天,到底是怎么被他給拽出辦公室的?

    總而言之,等她再回神時,正坐在回村的軍車上。

    印象中,那還是她6歲后第一次坐這種車。

    一想到這,她喉嚨便有些緊:“二叔,我媽她……還好吧?”

    “好。”

    一聲低沉的冷聲,如大提琴一般很有質感,卻讓她心里惴惴:“你咋想到來看我?”

    “……”

    眉心一擰,冷梟冰冷的唇線溜直,雙手交錯著放在膝蓋上,擺明了不想和她說話。

    寶柒干咳了兩聲兒,尷尬地正襟危坐著,心里不由得腹誹:她親愛的二叔,一時之間,估計也難以接受一個野性難馴的大侄女吧?

    額!何況那天兒見面的情景實在太詭異了。

    氣氛,靜止。

    半晌后,一直在開車的江大志,突然哪壺不開提哪壺,“真是沒想到!大水沖了龍王廟,那天兒在蓉新賓館——”

    “大志!”冷聲一喝,冷梟打斷了他的話,眸光里又多了一層冷漠。

    靠!拽什么拽?

    寶柒撇嘴,被他似乎有點兒無視、看輕、厭惡的表情,弄得十分不爽!

    不就是看光光了么,裝啥冷酷腹黑呢?

    哪料,念隨心動,‘看光光’一入腦,不良畫面跟著就涌了上來。瓷白的小臉兒微微一紅,目光不聽使喚就瞥了過去。

    冷硬的棱角帥氣絕倫,確實挺有男人味兒的!

    只可惜溫度偏低,太容易影響大腦發育了。

    哼!

    ……

    懊喪間,汽車一路駛出縣城,顛簸在了鄉間小路上。

    這種破地方,優點是不會塞車。缺點么,自然是路不太平。

    一抖,一跳,一拐,一不留神,一個大拐彎——

    哐當!

    這輛R縣武裝部提供的汽車底盤不高,江大志又不熟悉路況,一轉彎底盤刮在了石頭上便往旁邊斜了過去。同時,身形不穩的寶柒,也一下被甩了過去,直接趴到了冷梟硬綁綁的腿上。

    撲面而來的是他冷冽的氣息,還有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干凈的、清冽的、好聞得讓她一時間心慌意亂,壓根兒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揪住了他!

    “放手!”冷梟悶哼一聲。

    “啊——”

    這……

    力道是狠了點兒,準頭是大了點,竟然正中他某點,這得多巧啊?

    條件反射一般,寶柒再次尖叫了一聲,解釋起來:“哦,那個……二叔,我發誓,絕對不是故意抓你那個的……”

    那個!哪個?

    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就尷尬。

    然而,沒有最尷尬,只有更尷尬。

    手剛一脫離,她身子還沒坐穩,汽車又轉了一個彎。

    她欲哭無淚。

    力的作用要往哪個方向倒,被稱為物理學,她能有辦法么?

    毫無意外地,她可憐的小身板又向冷梟倒了過去,絕對標準的投懷送抱,外加完美撲倒姿勢。

    幾次三番,三番幾次。

    如果故事主角不是她自己,誰告訴她說不是故意的,她都不信!

    終于,冷梟似乎忍無可忍了,黑著臉的樣子冷得不行。在她再次倒過來時,伸手敏捷地將她穩在了懷里,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深邃的眸底除了冷,還是冷。

    寶柒小臉兒紅紅,大眼睛水水,咬著下唇仰頭望他,心里不由得有點兒好奇。

    他,會笑么?

    他笑起來是怎么樣的?

    很久之后她才知道,他不僅會笑,而且笑起來的時候,下巴上會有一條淺淺的,幾不可查的‘美人溝’。傳說中的美人溝,是魅力與性感的象征,出生顯貴的標志。

    簡直迷人得不像話!

    ——★——

    一入鎏年村,便看到姚瞎子家門口停著一輛軍用越野車,還有圍攏著看熱鬧的村民。

    寶柒心里一忖,是姚望有消息了?

    對于這個打小兒就喜歡粘著她的小美男,她承認,他要沒出事兒,她會無比開心的。

    所以,推開車門,她迫不及待地就沖了過去。

    正巧,姚望剛好提一個小行李包從里屋出來,站在破舊的木門前,清冷地看著她笑。

    “寶姐姐,你回來了?我正要去學校找你呢!”

    “你這是?去當兵?”

    “差不多吧,我要去京都了。”

    “?”她一臉疑問。

    “一時半會兒說不清。”目光一閃,姚望扭過頭,望向他旁邊扛著少將軍銜的中年男人,低聲說:“……你,你給我點錢。”

    他要錢?

    少將似乎欣喜若狂,目光里隱隱有淚意浮動,二話不說就掏錢。

    姚望接過錢,放下行李,握住寶七的手,將錢放進了她的手里,“寶姐姐,這些年,我欠你的……嗯,還不清了,以后再還。”

    錢還清了,他指的是欠她的人情吧?

    寶柒輕笑,“小子,還算有良心。”

    在周圍人嘰嘰喳喳的議論聲里,她對姚望的事兒大概知道了個七七八八。

    姚望本名白慕軒,是京都顯貴白家的兒子。只可是,命不太好。3歲時保姆帶出去被人販子給拐跑了。好在他屁股上的胎記沒白長,在R縣當兵體檢的時候,一名軍醫恰好是他老爹曾經的部下。

    白家找兒子十幾年都快急瘋了,一通電話打過去,那邊兒當天就飛了過來。

    當然,人也不會憑一個胎記就認兒子。

    幾天下來,DNA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

    失而復得的兒子,也難怪他老爹又驚喜又感動!

    可是,親人相逢,在他的眼里,似乎沒有預期中的喜悅?

    拍了拍他的胳膊,寶柒真挺替他高興的,“去吧姚美人,今后發達了,記得罩著姐啊!”

    “寶姐姐,等著我,我會回來接你……”姚望的聲音蚊子般細小,說到這兒,手突兀地伸了過來要給她一個擁抱。

    可是,手僵在半空,他傻傻地愣住了。

    面前的人沒了,一個男人眼睛淬了冰似的看著他,樣子似是極端不悅。

    “二……”被拉開的寶柒石化了好幾秒,剛想開口解釋,卻被一抹厲色的視線給噎住了。

    冷冷掃了一圈,冷梟簡短地警告:“白政委,管好你兒子!”

    說完,拽著她就走。

    寶柒面色一下就僵硬了,實話說,他的樣子是老牛逼了。可是,在姚望和他少將老爹一臉尷尬和疑惑的表情里,她的臉面子都丟光了!

    恥辱啊!

    左右甩不開他的手,寶柒很生氣。

    一生氣,便口不擇言:“喂,你這個鳥人,松手!聽到沒有?我還沒和我朋友告別呢——”

    哪料到,他不僅不放,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疼得她直叫喚。丫真狠啊,完全是沖著將她胳膊掰拆去的唄?

    然而,他的話比他的手更狠!

    “……曠課,偷錢,早戀,這些都是你這年齡該做的?”

    曠課?偷錢?早戀?她明白了。

    看來她那個表舅媽還真沒少打電話去京都告她的御狀呢?

    不過,她不怪表舅媽,人為財死么,又不是和她多親。她就奇了怪了,這些她所謂的親人們,為啥就沒有一個人相信她呢?

    不,錯了!

    她心里一揪。

    六歲那年的情景又浮上心來。

    嚯!事實上,冷家的人,又怎算得上是她的親人呢?

    一念至此,寶柒怒了:“知道我就這樣兒的人,不會滾遠點?誰讓你來管我的?”

    “你以為我他媽愿意?”冷梟素來冷酷無情,并不是有太多情緒變化的男人。今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壓不住火兒,黑著臉冷著嗓子繼續,“你媽知道我來R縣接兵,讓我順便看看。”

    順便?

    媽的,她就是個順便!

    一句不近人情的話,把寶柒激得外氣里也氣。

    不再掙扎,她反手拽住他靠了過去,踮著腳將唇湊近他冷硬的下巴,笑得很是嫵媚。

    “除了曠課、偷錢、早戀,應該還有一條吧?比如……勾引二叔!”

       

       

U赢电竞 竞博|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竞博JBO| JBO|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