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07米 女人不壞,男人不愛!

007米 女人不壞,男人不愛!

    “你說什么?”冷梟危險一睞。

    “還裝咧!沒聽明白?”挑釁地望他,寶柒的語氣更曖昧了,“你是希望我再說一遍?”

    眸中的情緒一點一點褪去,冷梟恢復了常態,聲音更是冷冽無情。

    “不可理喻!”

    丫的,氣場太強太冷了。

    冷得她都不太敢直視了!不過么,她的笑容越發甜美了:“你怕了?”

    “較勁兒是吧?寶柒,我是你二叔。”冷眸里的堅冰被火光融化,男人的聲音又低又沉。

    呵,二叔么?

    心里一哂,寶柒靈動的眼睛里,劃過一抹別樣的光彩,直直逼視著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俊臉。她歪頭,將身體緊貼了上去,笑的一臉天真。

    “是二叔,又怎樣?”

    “看來你還真是學壞了!”

    壞?靠!那就壞給你看!

    不知道是被他身上好聞的氣息給盅惑了,還是被他的話給氣傻了,寶柒一咬牙,張開雙臂樹藤似的抱住他勁瘦的腰身,緊緊地貼在一起,輕聲說。

    “不都說女人不壞,男人不愛么?你感受下……”

    冷梟一愣,一怔,一失神,領地便失守了!

    一股少女特有的清冽氣息將他徹底包圍,夾雜著野薔薇清幽的香味兒,強勢地滲入他每一個毛孔。

    心,微亂!

    剎那間——

    他那只握過槍沾過血的手,毫不猶豫地抬了起來。

    可是,卻落不下去。

    “怎么?想打我啊?”挑釁地仰著小臉兒,寶柒心里想開溜,嘴上卻半點不饒人。

    幾秒后,冷梟的手順著她的側腰緩緩落下,眉頭微蹙:“你先放開……”

    哪料,話未說完,小丫頭就一把扯過他的衣領。接著,腳尖一踮,小臉一仰,小嘴一吻,就堵住了他要說的話。

    吻——

    又軟又濕的觸感,在唇上輕輕蠕動,冷梟的大腦‘嗡’一下炸了。

    如同雷擊一般,他呼吸驟停,當場石化。

    此刻,時間仿若靜止。

    下一秒,天地玄黃。

    再下一秒,宇宙洪荒。

    鄉村的林間小道,黃葉飄零,一片寂靜,竟生出幾份纏綿的意景來。

    “夠了!”

    查覺到唇上的兩片兒又吸吮又舔吻,冷梟一下清醒過來,反手擰過她的手腕,用力甩開,像極一頭炸毛的豹子,“你到底懂不懂?我是你二叔,二叔!”

    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寶柒精致的小臉兒‘唰’的一紅,動了動被他擰得發青的手腕,痛得呲牙裂嘴,真想回罵一句‘狗屁的二叔’!

    可惜,她不能,不能說……

    倔強地仰頭,她瞪著他。

    在他冷冽的雙眼里,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情緒,有冷,有霸道,有厭惡,還有嫌棄……

    又痛又憋屈!

    想了又想,要對付這個沒半點人情味的男人,看來只有使出她的奪命殺手锏了!

    哭!

    于是乎,她十幾年沒掉過的金豆子,在眼眶里轉了轉,就順著白瓷的小臉兒滑落下來!

    像個撒潑的孩子,她哭得……水靈兒透了!

    一時間,空氣沉寂了,只有她要命的抽泣聲。

    ……

    良久,終于傳來他冷冽的聲音。

    “起來!”

    “不起!痛死我了!你道歉!”一雙被水霧氤氳過的眸子,抬起,微瞇,委屈地瞅著他。

    冷冷凝視她數秒,冷梟眸底危險盡散,微微傾身,向她攤開手來:“還道歉?!下次你要再這么鬧,老子抽死你!”

    寶柒唇角一抽!

    抽她,她還想抽他呢!

    不過,好女不吃眼前虧,現在她力不如人,暫且先放他一馬。

    橫了他一眼,小手搭上他的手心。

    “得,算你牛!”

    冷梟收緊手握住她,卻沒有馬上拉她起來,而是蹙著眉冷聲命令:“寶柒,叫我。”

    叫他?有病吧!癟了癟嘴,寶柒沒好氣地小聲嘀咕。

    “冷梟!”

    “是二叔。”

    “鳥人!鳥人!喂,你到底拉不拉?不拉就放開……”

    “二叔!”他面無表情地糾正著,聲音冷得有些陰鷙,態度執著得讓她莫名其妙!

    長這么大,她就沒見過這么強勢,這么霸道,這么不講道理的男人。當然,她更沒有被人這么欺負過。好吧,她選擇性遺忘了是她自己先強吻人家的,一句話說得不情不愿。

    “好啦好啦,二叔……”

    “嗯。”低低應了一聲,冷梟手腕一用力,提小雞仔似的將她拉了起來。

    望著他線條冷硬的側臉,摸了摸剛才作案的嘴唇,寶柒覺著是有點荒唐,一挑眉,接著噗哧一樂。

    “行了!你也別繃著個臉,像吃了多大虧似的……你以為誰喜歡親你啊?沒勁兒!剛才逗你玩呢!”

    剛毅的脊背一僵。

    冷梟看著她一臉無所謂的小樣兒,理了理軍裝領口,動作帥氣得人神共憤,語氣卻比剛才還要冷上好幾分,“玩?這種事也能玩?哼!”

    說完轉身,大步向前!

    寶柒目瞪口呆。

    啥意思?

    ——★——

    “姨姥姥,我回來了!”

    一推開小院的門,寶柒也沒說冷梟來了,放開嗓子就吆喝。

    “死丫頭,又曠課了?”廚房里正做午飯的表舅媽,沒好氣兒地尖著嗓子吼她:“正好!快去沼氣池看看,好像又漏氣了,不知道你干什么吃的……”

    沼氣這玩意兒,既經濟又適用。

    但農村的沼氣池大多簡陋,特別容易漏氣。

    目光狡黠一閃,寶柒‘哎’了一聲,又可憐巴巴地轉眸,“二叔,你先里屋坐啊,我去瞅瞅……”

    冷梟眸色一黯。

    正在這時,表舅蘭勇從堂屋出來了,一見到院子里渾身冷厲的男人就傻了。

    “喲,這是?”

    飛揚起唇,寶柒無辜地笑:“表舅,我二叔剛從京都過來的……那個,你們聊,我去看沼氣池!”

    “哎喲!小七,快領你叔進屋坐,沼氣池哪是小姑娘去的?舅舅去,舅舅去。”表舅驚愕了半秒后就反應了過來。

    風向不對,立馬轉彎,人之本能。

    瞧著表舅禿頂凸肚的光輝形象,寶柒乖巧地笑著,并不搭腔。

    “不必了!”冷冷地掃了一眼小院,冷梟面無表情地望向寶柒,淡淡地說:“去收拾東西!”

    一句話,震懾人心。

    蘭勇面色大變,在他寒氣逼人的氣勢里,嚇出了一身冷汗。

    “她二叔,這,這是什么話?”

    “人話!”

    不怒,不罵,不斥,冷梟居高臨下的冷酷勁兒,頓時讓蘭勇膽顫心驚。

    他哪兒舍得寶柒走?沒有了那筆固定的生活費,他的賭資哪兒來?

    轉念一想,他惡狠狠地就沖廚房門口正發傻的表舅媽去了。一巴掌落下,結結實實的大耳巴子,又響亮又清脆。

    “臭婆娘,我讓你橫!”

    罵咧著爆了幾句粗,他才轉過頭來,對著冷梟又點頭,又哈腰,涎著臉地諂媚。

    “她二叔,我家婆娘沒啥文化,你見諒!那個,昨兒晌午我和大姐通電話時,她沒說讓小七回京都啊?”

    “這是我的意思。”

    冷睨著他,冷梟疏離又冷漠,接著加重了語氣:“阿七她爸爸死了,冷家人還沒死絕。”

    阿七?

    寶柒一驚,這稱呼……

    為啥他沒像別人一樣叫她小七呢?

    訥悶了!

    “愣著干嘛?大志還在村口等我們。”見她杵那兒發傻,冷梟聲音微冷。

    回京都?

    寶柒的熱血,一下又冷了。

    扔了她,還能撿回去么?她又不是一個隨便放置的行李!

    她剛才略施小計,讓他看到她的生活狀態,不過是介意那句‘曠課,偷錢,早戀’的話,還真就沒想過要回去。一個被遺棄的孩子,得多大的勇氣,才敢重新踏入那個家啊?

    想了想,她撩了撩頭發,皮笑肉不笑地說:“其實,我住這兒挺好……”

    “……”他眉頭一沉。

    “何況我還要念書呢!”

    靜默兩秒。

    他突地俯下頭湊近她耳側,一字一句,如同冰棱濺落。

    “這不就是你的目的?還矯情!”

    ------題外話------

    呀!二叔,你能不能有點別的表情?

    寶丫頭,速度拿下這塊高地!

    哼!讓你橫!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lol| 竞博|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