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08米 有點痞,有點壞!

008米 有點痞,有點壞!

    寶柒默了!

    看來她肚子里那點小聰明,都被他盡收眼底了。只不過,她真實的想法和他的以為真真兒大相徑庭。略一思忖,她側過頭,問得一本正經:“真要帶我回去?”

    “嗯。”

    “我能拒絕么?”

    “不能。”

    倆字兒夾著冷氣而來,寶柒翻了翻白眼,忽略掉他身上要命的危險氣息,退而求其次,“我想再多留一天,陪陪姨姥姥。”

    姨姥姥,是表舅的媽。

    這些年要不是有她護著,她真沒法兒長成一個這么優秀的美少女。

    目光一斂,冷梟默許了。

    寶柒笑了。

    表舅和表舅媽扭曲了。

    ……

    入夜,秋風吹起,細雨迷離……正是做賊的好時機。

    寶柒小貓似的,躲在她的閨房外面。

    今晚上,它歸冷梟使用。

    房間里的陳設,簡陋得發指。

    一床,一椅,一矮桌,一盞孤燈。當然,此時還有一個英挺冷峻的男人。

    從她偷窺的刁鉆角度,正好能看見他微仰著頭的側臉。

    他正在抽煙,軍襯衣的領扣略略松開了兩三顆,露出一片健康又緊實的胸膛,嘖嘖,沒想到看著挺正經的一個男人,抽煙的時候竟會習慣性把煙擱在嘴角咬著玩。

    這小動作,有點痞,有點壞——

    不過,真是好看得要命!瞧得她啊,心窩像被馬蜂蟄過。

    “誰?”

    一聲冷斥傳來,她立馬驚悚了!他的聽力造詣也太深厚了吧?正準備夾著尾巴開溜——

    “……阿嚏!”

    大大的噴嚏,把她徹底暴露了!

    定了定神,她拍了拍胸口,鎮定地說:“咳咳,是我,我來拿點東西。”

    說實話,她挺佩服自個兒臨危不懼的大無畏革命精神的。

    下一秒,房門洞開,男人冷然而立。

    “進來吧!”

    見他面色挺緩和,寶柒松了一口氣,哼哼一笑就跟了進去。一邊兒裝模做樣地到處翻東西,一邊試探性地問。

    “我真不想回京都,你怎么不信?”

    “理由?”冷梟雙目微瞇。

    “額!”大眼睛一閃,寶柒差點就被他凝視的樣子給迷了魂兒,“……那個,你看我長得這么如花以玉,你長得又那么玉樹臨風,咱倆發生了那么多事兒,總待一塊多尷尬是吧?”

    這話說得……

    “放心,我不常在家。”

    第一個理由,失敗。

    一撓頭,寶柒又蹩腳又無恥地繼續說:“……萬一我不小心就看上了你怎么辦?你懂的,哪個少女不懷春!”

    “放心,我不會!”

    “……”

    第二個理由,又失敗。寶柒噎住了,丫真毒舌。

    凝視她數秒,冷梟突然走近,抬起手,擺足長輩的架勢揉了揉她的后腦勺,“行了,別再貧了,小痞子!我就當被豬啃了一下,不會放在心上的。趕緊回去睡覺,明兒一早就走。”

    冷梟很少和她說這么長的話,可是這話多膈應啊?

    她的萬種風情,直接被定義成了貧和痞……憋屈得慌,她非得找回來不可,調戲么,誰不會?

    眼兒一彎,她笑得像只小狐貍,“二叔,你知道嗎,你耍酷的樣兒特像一個大明星!”

    “誰,梁朝偉?”

    小樣兒,還冷幽默?寶柒賤笑,“差不多吧,那是他小名兒,他大名叫曾志偉!”

    “滾吧!”

    “嘿嘿,別介,我多稀罕你啊!叫我滾,沒點良心……”

    “滾蛋!”

    調戲不成,反被罵,寶柒牙齒一咬,壓抑住受傷的小心肝想造反的勁兒,邪邪地勾唇,典型下流痞子的樣兒逼視著他,長發輕蕩,一臉壞笑:“……我吻你的時候,別說你沒反應?是男人就承認!”

    別誤會,她就想看好戲!

    然而,冷梟黑眸危險一睞,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對答如流,“正常生理反應,換誰都一樣!”

    “豬吻你也硬?”

    “我警告你,再磨嘴皮子,老子丟你出去!”

    “……好吧,我宣布,勾引失敗!”

    在他刺眼的冷厲和平淡得無一絲波浪的眼神里,寶柒幼小的心靈深受打擊。

    正準備撤退,‘叮呤——’一聲,他的電話就響了!

    揮手示意她離開,他轉過身接電話。

    “大嫂……”

    一聽大嫂倆字,寶柒腳就生根了,耳朵也豎起來了。

    他講電話的言詞,冷漠又簡潔。

    “這事我決定了。”

    “不管誰一律回絕,我對女人沒興趣。”

    “忙!”

    斷斷續續幾句,寶柒揣測:她親愛的老媽在給他找對象呢?說來這事兒挺正常的,他26歲高齡是該找對象了。

    可她心里,莫名煩躁。

    垂目緘默間,她的目光無意識望向床頭——

    那兒,有個漂亮的小絨錦盒。

    他的?

    鬼使神差般,她走了過去,拿起,打開,入目的是一顆戒指。一瞬間,耀眼的亮光閃了她的眼,然而還沒等她瞧仔細呢,耳邊就是一聲炸雷的低吼。

    “誰讓你拿的,放下!”

    條件反射地一哆嗦,她手里的東西應聲而落,驚嚇般轉過身,只見男人的冷臉黑如鍋底。

    “那么大聲干嘛?嚇死我了!”

    冷梟彎下腰,將錦盒和戒指從地上撿起來,憐惜地在指尖摩挲著,一雙帶著寒光的眸子盯著她,冷冽得猶如撒旦附身。

    “東西收拾好了?”

    “好了……”

    “好了就趕緊滾出去!”

    勉強扯了扯嘴角,寶柒知道他突然變天,是因為她碰了那顆戒指!

    ‘打不死的小強’這話,大概是專門形容她的。本該滾蛋的她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提著自個兒的腦袋,又八卦起來。

    “兇什么兇?我不就看看?啥戒指這么稀罕?”

    “想知道?”

    “……費話不是?”

    冷梟定定地看著她,聲音很冷,“給你未來二嬸的!”

    我靠,二嬸?

    不期然地,她的腦子里立馬浮現出一副他左手攬妻,右手抱子的不和諧畫面來。

    心肝顫歪歪的,她無語可說了!

    在他深邃冷漠的目光注視下,她一秒沒敢再停留,灰溜溜的跑了!

    一出門,她發現,手心里,全是冷汗。

    而此時——

    窗外,一道鬼鬼祟祟地人影溜過。

    ——★——

    寶柒心里煩躁得不行。

    京都,不想回。

    鎏年村,不想呆。

    怎么辦?算了,就那么回事兒吧!先回學校再做打算,反正她攢下來的錢足夠應付一陣兒,活人還能被尿憋死?

    夜色里,‘咔嚓’一聲門鎖響,她偷摸著走出了小院。

    外面天寬地闊,空氣清新,她吁了一口長氣。

    樂觀是她的性格,此刻,小心肝跳得那叫一個歡實!

    下過雨的路不太好走,等她筋疲力盡地趕到縣城時,溫柔的細雨已經成了瓢潑大雨。

    點兒真背!

    學校的門禁時間過了,不過,這難不到她。

    沒翻過圍墻的高中生,不算好學生。

    背著書包,她一身濕透地狂奔在大街上,跑得氣喘吁吁。

    還好還好,再穿過這條近路,離學校也就一條街了!

    驀地——

    一束車燈射了過來,她警覺的扭頭一瞥!

    雨霧下的街道并沒有行人,她的身后跟著一輛看不清顏色的小車,不遠不近。

    她快,它也快……

    她慢,它也慢……

    呼吸驟然一緊,腦子飛快地想著對策,而這時,汽車‘轟’的一聲突然加速,離弦之箭一般直直朝她沖了過來。

    啊!

    她驚叫一聲,本能地撥腿兒就跑。

    再驕健她也不過是一個女孩兒,很快就被追上,‘吱’一聲急剎,汽車在她身邊停下,車門猛地大開,兩個身材魁梧的黑衣男人疾風般撲了過來。

    “小丫頭,還敢跑?抓到讓你好好伺候哥幾個!”

    “靠!伺候你妹!”寶柒甩頭,拼著一口氣往左邊跑。

    這段路她相當熟悉,她知道公路的左邊是R縣的護城河。

    三米,二米,一米——

    護城河就在下方,來不及多想,她眼睛一閉就要往下跳!

    “寶柒!”

    寶柒驚愕。

    一個熟悉又冷厲的聲音透過雨霧從身后傳來,成功讓她剎住了車。

    ------題外話------

    阿彌陀佛,誰來英雄救美了?矯健啊!寶七要不要以身相許呢?

    啊!哦!姐妹們,精彩劇情盡在此處……明天同一時間,咱倆繼續!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电竞| JBO竞博| JBO| JBO体育| 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