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13米 蜷縮的柔軟——

013米 蜷縮的柔軟——

    電話是姚望打來的。

    他今兒的聲音有點怪,有些啞,像是沒睡醒似的。

    可是,明明約好在籃球場見面,他干嘛又專程打電話要她去實驗樓?

    ——青春期的男孩子,都神經!

    鑒定完畢,寶柒利索地翻出了圍墻。

    哪曾想,她在實驗樓找了一圈兒也沒見到他人影,等她咬牙切齒地撥他手機時,靠!居然關機了!

    乖寶寶也會整人,又不是愚人節!

    改天再找他算帳!

    一肚子火兒的她正要撤退,迎頭就被人惡狠狠地撞了上來,‘哎喲’一聲后,對方還先炸毛了。

    “狗眼瞎了啊?出門不帶眼睛!”

    寶柒一瞇眼。

    領頭的葉美美傲嬌范兒十足地瞪著一雙青蛙眼怒視著她,她后面大約還跟了四五個女生,明顯找茬來的。

    又是姚美人惹的禍!

    就他那漂亮長相,上哪兒都是禍害人。這剛到四中不過一個月,就有無數小姑娘被迷得丟魂落魄的,追求者們前仆后繼。

    而她,非常不幸再次成為了公眾情敵。

    心里暗咒著姚望,她沒那閑工夫跟這幫傻孩子逗悶子,一歪頭,唇兒輕揚。

    “抱歉,借過!”

    “踩了我就想走?”葉美美趾高氣揚的擋在了她的面前,“姐妹們,世界上有這么容易的事兒么?”

    一聽這話,幾個小姐妹附合了起來,她更來勁兒了。

    “想走可以,給本小姐跪著把鞋擦干凈,要不然……”

    寶柒眼皮兒一垂,一雙密密麻麻鑲滿鉆的粉色平底運動鞋閃得她直晃眼睛。丫的,鎏年村呆了12年,她還是頭次見到這么漂亮的女生鞋子。

    不過……

    眸子一睞,她輕謾地笑了,“要不然如何?”

    被她這么一瞅,葉美美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寶柒這人平時就有點邪氣,但在這么多小姐妹面前,她也不甘示弱。

    “要不然就賠鞋,Christian_Louboutin特殊訂制,賠得起么你?”

    “行啊,沒問題!”

    挺干脆拉了拉運動服的袖子,寶柒雙手叉腰,‘啊呸’一聲,倏地一口唾沫吐在她鞋面兒上,又脆生生地笑說:“反正都要賠,不如徹底一點。”

    “啊!小賤人真惡心!”殺豬似的尖叫著,葉美美氣得直跳腳,暴怒著用力推她。

    丫的,忍無可忍,無須再忍!何況別人非不屈不撓地找她麻煩?

    山里長大的野孩子,她胳膊腿兒好使著呢!

    抬腿,屈膝,肘擊,再狠狠一頂,她劈頭蓋臉地一頓炮轟,“惡心是吧?丫圓規腿,蘿卜腰,冬瓜腦袋爛褲釵,穿一雙山寨A貨就他媽冒充富二代,欠揍!”

    ‘嗷’的叫喚一聲,葉美美抱著肚子蹲了下去。

    寶柒爽了!

    做勢拍了拍身上的灰,她好心情地俯視著葉美美,唇兒上翹,水波瀲滟的眼眸里滿是愉快。

    接著,飛快地從書包里掏出筆和本子,唰唰寫了一行字,嘩啦撒下,丟到地上。

    “諾,賠你的!鞋子,醫藥費都在這兒,多的不用找了!”

    說完,不管一干人等怔傻癡呆的表情,邁著不屑的步子挺著胸口離開了。

    身后——

    葉美美接過被小姐妹撿起來的紙條,氣得臉都綠了!

    紙條上書:

    “冥幣250億美元!支取地點:京都市殯儀館!”

    ——★——

    出了校門,寶柒就將這段不愉快的小插曲忘到了腦后。

    這種生活小炮灰,實在不值得她記憶。

    只不過她沒有料到,幾天之后,這個傲嬌女卻用一種最詭異的方式,永遠地存在了她的記憶深處。

    此是后話。

    此時,她一個人背著書包在學校周邊的‘繁華’商圈兒逛了又逛,磨蹭著快到飯點兒才回了家。

    這個家,屋舍精致得她不禁唏噓。

    原路翻圍墻繞了進去,她躡手躡腳地路過寶鑲玉的房間。

    “站住!”

    一句帶著怒意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她停下了腳步,不過卻沒有回頭。

    “真是越長越出息了!撒謊成習慣了你?跑哪兒野去了?”

    寶柒沉默。

    “小七,你怎么還是死性不改?你對得住你死去的爸爸嗎?”

    死性不改?爸爸?

    一想到死去的爸爸,寶柒雙目頃刻泛紅,迅速轉身,正視著滿臉怒容的老媽。

    “怎么,寶女士后悔讓我回來了?您老要不高興,大可以再把我丟到農村去悔過啊……”

    “你!”手指惱怒地指向她,寶鑲玉也不是個脾氣好的,“要不是你二叔極力攛掇,我是不會同意你回來的!”

    “呵,對親生女兒這么殘忍,你也算古今罕見了!”

    “要不是你,你爸爸他現在還好好的……”

    哼哼笑了兩聲,寶柒面色微哂,“停!非得我戳開了窗戶紙說么?”

    聞言,寶鑲玉臉色一白,手臂垂了下來。

    過道微風吹來,寶柒的目光明明滅滅。

    母女對視。

    半晌后,她緩緩走近了寶媽,臉上恢復了慣常的痞性微笑,“寶女士,我記憶力的追溯期會不會太長了點兒?”

    說完,她親昵地撫了撫寶媽僵掉的脊背,錯身而過。

    上樓,進屋,放下書包,撲倒床上。

    一整天,她沒有下樓,寶媽也沒有來叫過她,她的午飯和晚餐都是游念汐端上來的。

    夜色漸濃。

    在床上打滾兒了N圈之后,她做賊似的抱著枕頭走出了臥室,推開了緊連著的隔壁房門。

    冷色基調的房間,撲面而來的是純男性的陽剛味兒。

    窩進被子里,她滿足的閉上了眼。

    他的味道,有一種很奇特的功效,總能撫慰她不安的神經。

    ……

    ……

    騎世十五世駛進冷宅的時候,已經凌晨。

    冷冰的光澤在夜色的門燈下,泛著危險的氣息,正如冷梟此時的臉。

    他放下車窗,門口的戰士小跑過來,立正,敬禮,“首長好!”

    “辛苦了!”

    “報告,不辛苦。就是……”戰士欲言又止。

    “說。”

    “寶……有人……有人總翻圍墻出去……”

    “知道了!”冷梟瞄他一眼,眼睛里迸射出的兩道冷光,危險得讓人脊背發涼。

    很明顯,這位爺心情不爽!

    反恐演習圓滿結束了,由于紅刺特戰隊有位同志在演習過程中意外犧牲,今兒晚上所謂的慶功宴氣氛低調沉寂,大家伙兒完全沒有勝利的喜悅。

    一頓慶功酒喝下來,他略有幾分薄醉。

    此時,整個宅子,漆黑一片。

    他揉著額頭,徑直上樓推門而入。

    半瞇著眼,他利索地解開軍裝,從外裝到襯衣,從皮帶到軍褲,不過眨眼工夫后,他就赤條條的一頭栽倒在了床上——

    身下,結結實實壓著一團蜷縮的柔軟……

    ------題外話------

    妞們好!

    昨兒有妞說復雜,有些地方看不懂,我在這說一下,因為伏筆挺多,秘密也很多。到目前為止,還真心沒有打醬油的情節和費話,所以,一目十行黨估計有些地方沒瞧仔細。

    嘿嘿,該說的都說了,不該揭的會慢慢都有解釋的,詭異或者不合常理的東西,必然有它的使命哈!

    歡迎進群探討,群號在留言區置頂有……感謝大家支持錦,我愛你們,求收求愛撫中!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JBO官网| JBO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