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14米 缺德又缺愛!!

014米 缺德又缺愛!!

    激靈一下,酒意褪去。

    作為一個職業特種軍人,梟爺比起普通男人自然鎮定許多。

    幾乎未加思索,他翻過身去,一把扯過被子就裹住了自己。

    可是這么一來,原本埋在被子下面的寶柒就沒遮了。

    小臉兒上是酣睡的愜意,粉紅的潤澤像初生的嬰兒,柔嫩,青澀,頭發凌亂的鋪散,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淺淺呼吸著蜷縮成了一張小弓,睡衣曖昧地撩到了腰上……

    迅速將她的睡衣拉下遮住春光,冷梟咬牙切齒地低喝。

    “寶柒!”

    睫毛微微一動,寶柒砸了砸嘴似乎有些醒轉,但卻沒有睜眼。傻乎乎地點了點頭,她將腦袋往上拱了拱,似夢囈又似喟嘆地咕噥著:“鳥人?……做夢了……”

    沒了被子的她,說著夢話又小狗嵬似的將身體緊挨過去,大腿一橫夾住他,像抱枕頭似的繼續睡大覺。

    冷梟身體一僵!

    這種接觸,讓他腦門兒上青筋直突突。

    可是夜深人靜,不敢鬧出大動靜。

    壓低嗓子,他狠狠推她,語氣危險而灼人。

    “再不醒!老子抽你!”

    啊!

    這一下,寶柒終于徹底清醒了。

    摸了摸鼻子,揉了揉眼睛,她瞪大了眼睛,又伸出指尖在他身上摁了又摁,戳了又戳,然后一臉驚喜。

    “二叔?真的是你,我還以為做夢呢!”

    “看來沒傻,還知道我是誰!”

    “可是……你咋在我床上?”寶柒惡人先告狀,小手繼續在他身上劃拉。

    飛快地抓住她越來越不安份的手,梟爺冰冷的俊臉差點兒龜裂,“是你在我床上。出去!我要睡覺了!”

    “兇什么兇!吃槍藥了?”嗔怨地瞄了他一眼,寶柒打了個呵欠,鼻腔哼哼道,“……你又不在家,我睡一下你床怎么了?大驚小怪!”

    冷著一張臉,冷梟深吸一口氣,長輩般訓斥:“寶柒,別考驗我的耐性。你是個姑娘,能不能懂點兒分寸……”

    “打住!”

    今兒已經被寶媽給教育過的寶丫頭,再瞧到他像見到洪水猛獸似的表情,心情倍兒不爽。

    太喜感了,太諷刺了。

    盯著他看了幾秒,她邪惡地勾唇,似笑非笑地換了個姿勢更挨近了他,“二叔,你的話太含蓄了!你不就想說我不懂自愛,不知廉恥么?……得,反正我在你們這些人眼里就他媽不是個東西……嚯,那我一不做二不休……”

    ‘新仇舊恨’一涌上來,寶柒同學像一只小宇宙爆發的圣斗士,動作又狠又迅速,‘嗖’地扯開他身上的被子,一翻身就騎在他身上!

    我操!

    腦子‘轟’的一聲,梟爺炸毛了。

    他真沒想到這野丫頭會有這么彪悍的動作。

    梟爺被逆推?NO。

    心里懊惱著,他哪會讓她得逞?

    哪料,他剛一起身,小丫頭竟整個身子壓了上來,少女嬌軟的身軀和她身上清冽的野薔薇香味兒,刺激得他瀕臨崩潰,幾乎瞬間便硬挺如鐵,一時忘了反抗。

    溫軟細密的吻落在他的額頭,又在他臉上蹭了蹭,啄了啄他的嘴唇。

    一路滑下,在他線條冷硬的下巴上流連片刻,她的唇移到了他激烈聳動的喉結。似乎覺得挺好玩,她輕輕含住,迷離的眼兒撩他一眼,嗓子軟糯得讓人骨頭發酥。

    “……二叔,你不要討厭我!”

    二叔……

    兩個字子彈般從耳朵貫入,卻真真兒擊中了冷梟的太陽穴。

    像被雷給劈了似的,冷汗飛快地爬上脊背,他錯位的神經迅速抽回,死命克制著胸口膨脹到極點的**,鐵鉗般的雙手撈起她的小身板兒,一把就甩了出去。

    “寶柒別瘋了!”

    雙目赤紅,呼吸氣促,冷梟的樣子看著特別抓狂。

    “混蛋!痛死我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寶柒又是疼痛又是窘迫又是難堪。

    不敢看他冰冷刺骨的眼睛,她慢吞吞地爬起身,灰溜溜地跑了。

    咝……

    一動,疼得她直抽氣。

    這個魔鬼,太狠了!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直到她背影消失,冷梟長舒了一口氣栽倒在床上。

    五秒后,像是被針扎了屁股似的彈跳起床,沖向了浴室。

    冰冷的水龍頭下,他看著小腹的高昂閉上了眼睛,思緒支離破碎,心里揮之不去都是剛才那詭異又旖旎的一幕,還有那聲兒柔軟的二叔……

    躺到床上,一股熟悉的幽香撲入鼻尖兒。

    心狠狠一抽,他看到了床上那個不屬于自己的枕頭。

    眸色一沉,他鬼使神差地拿了過來。

    于是乎……

    第二天起床,他無奈地發現,床上畫了小地圖!

    喟嘆著揉額。

    是不是,真的該找個女人了?

    ——★——

    翌日。

    寶柒一大早就起床下樓,沒事兒人一般哼著小曲。

    餐廳里,男人正襟危坐著在吃早餐,面上冷冽的表情沒有絲毫異樣,聽到她的聲音,連頭也沒抬一下,似乎昨晚上的尷尬從來沒有發生過。

    裝!

    寶柒揚起唇,輕笑:“喲,二叔,你啥時候回來的?”

    眉頭跳了跳,冷梟淡淡地看了一眼她笑得花兒般的小臉,聲音冷得嚇人。

    “昨晚。”

    “哦,怪不得我不知道,睡著了,不好意思啊,沒有恭迎你凱旋。”

    她嬉皮笑臉地望著他,而他,冰冷的視線又已經落回了碗里。

    撇了撇嘴,她心肝胃脾腎都不爽!

    萬年冰川臉,就不能有點正常人的情緒?

    “小七,你也來吃吧,這是我特意為你熬的粥……”

    又溫婉又細心的聲音讓她反應了過來,餐廳里還杵著一個人呢。

    瞧到游念汐小媳婦兒似的伺候在男人的旁邊,她心里忍不住有些犯嘀咕。

    笑著‘嗯’了一聲兒,她拉開冷梟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端起碗,笑瞇瞇地側目。

    “二叔,能請你幫個忙么?”

    冷目微睞,冷梟望向她。

    哈皮地喝了一口粥,她愉悅地將頭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一會兒陪我去給愛寶打預防針……”

    愛寶是薩摩幼犬的名兒,寶柒取的。

    由此可見,這丫頭有多缺愛了!

    冷梟眉梢一挑,目光里情緒不明。盯住他冷硬的面孔,她再次扯開一抹萬分明媚的笑容。

    “怎么樣?答不答應?”

    半晌無語。

    他繼續吃飯,面無表情。

    一時間,空氣里的壓迫感和冷冽感,讓抗打擊能力強大到小強都要鬧自殺的寶柒有點頹然了。

    丫的,讓她三尺寬的厚臉皮往哪兒放?

    不料……

    “嗯。”

    她沒聽錯吧?

    狐疑地咬著筷子,她不敢置信的扭頭,望著男人冷硬的側臉,小聲確認:“你是同意了?”

    “你還吃不吃了?”

    “吃,吃,我怎么不吃?我都快餓死了,昨兒絕食一天我……”

    樂呵兒的吃著早餐,她想著一會能帶著愛寶坐上那只她惦記了許久的大怪獸,心里美滋滋的。

    得勁兒!

    臨出門前,寶柒愉快去了院子里的寵物房,將長得越發可人的小愛寶給抱了出來,屁顛屁顛地跟在換了便裝的冷梟后面。

    不曾想……

    進了車庫,她眼巴巴的看著他俊挺的身軀越過大怪獸,就上了一輛銀灰色小跑。

    滿腔期待,頓化泡影,她哀哀地‘嗷嗚’一聲。

    “鳥人——”

    ------題外話------

    二叔回來了,可憐的寶兒啊……

    咦,我還想說啥來著?忘了!汗!請明兒繼續收聽,飛吻大家,感謝感謝!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 JBO电竞|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