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15米 混蛋,干嘛那么兇?

015米 混蛋,干嘛那么兇?

    車窗落下,冷梟一臉漆黑,掃過她扁著嘴的小臉兒。

    “你還去不去?”

    指了指那邊威風凜凜的大怪獸,寶柒有些憋屈,“我想坐那個。”

    冷眸一睨,冷梟抬腕看著時間,低沉而緩慢地出聲:“倒數五秒,5,4,3……”

    “去!去!去!”

    寶柒氣得直跺腳。

    不解釋,不留情面,不管別人的感受,這就是冷梟。

    無奈,在他醞釀著風暴的冷目注視下,她終究還是不情不愿地拉開了銀灰色小跑的車門。

    一上車,她攥起拳頭就朝他手臂砸了過去。

    “恨你!”

    可小手還沒擊中目標,就被他大力鉗住,勁兒十足地甩開,“警告你,不許胡鬧。”

    寶柒痛得直抽氣,“混蛋,你干嘛總對我那么兇?”

    “我是你二叔,不是混蛋!最后一次。”

    媽呀,真冷!

    抱著小愛寶,瞧著他冷得結冰的神色,寶柒別過頭去,拉上了車門。

    車內,一時寂靜,只剩發動引擎的聲音。

    她不怕他,但她怕他不理她。

    他怕她纏人,但是她不知道。

    冷梟是個生活一成不變的男人,除了部隊就是兵,刻板固執冷漠得不像正常人,從來沒有過多的情緒表露。而她,無疑是一個又一個意外。

    汽車臨出冷宅大門時,意外與寶鑲玉的坐駕錯過。

    瞧到了車上的寶柒,寶媽搖下車窗叮囑。

    “老二,別由著這丫頭發瘋,早點回來。晚上老爺子從歐洲訪問回來,和你說晚宴的事兒。”

    “嗯。”冷梟似有似無的回答。

    寶柒的臉黑了一圈兒。

    “……嚯,還真給你選妃呢!”

    話未說完,銀灰色小跑如離弦之箭般駛出大門,絕塵而去——

    后腦勺猛地撞上椅背,她忍不住怪叫,“喂,你個鳥人,你會不會開車?痛死我了……”

    又是鳥人,剛警告過她不到兩分鐘,她還是繼續。

    冷梟本就繃得死緊的臉更冷了。

    但是,車速明顯慢了下去。

    摸著后腦勺,寶柒笑了,大概臉皮超厚就是她唯一的優點了。

    ——★——

    寵物醫院。

    店家蠻專業的介紹完預苗流程,就給小愛寶注射了第一針六聯疫苗,并囑咐三周后再來打第二針,再隔三周打第三針,以后每年還有一針。

    寶柒小臉糾結了。

    她的青春,難道就這么被一只狗給纏上了么?

    回程路上,她不停地拍著愛寶的狗頭,一副苦瓜臉,“愛寶啊,你可把姐姐給害苦了……不過,誰讓我接收你了呢?放心吧,我會對你負責的……”

    酸不溜秋地說著,小眉頭擰得死緊,想了想,她又伸長了腦袋湊近面無表情的男人。

    “二叔,愛寶是男生,還是女生?”

    黑眸微瞇,冷梟沉聲:“不男不女。”

    “呀,二叔,你真幽默!”

    “動物只有公母,哪有男女?”

    “那你說是公的還是母的?”

    “……”

    “別急,我看看啊……”

    小丫頭說干嘛就干嘛,抬起愛寶的腿兒就仔細地瞧。

    但是,這么小的狗嵬仔,性別特征還不是很明顯,瞧了好一會兒,她偏過臉又疑惑地望向冷梟,“二叔,你來看……它這個是小**么?”

    唇角狠狠一抽,梟爺的臉黑了又黑,“不知道。”

    “咦,像,又不像……動物和人長得區別還真挺大的……”

    翻著白眼,她說得挺有經驗似的,在瞧到男人眸底升騰起的火光,心里止不住悶笑。

    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只要他有情緒就好。

    獸血一陣沸騰,她突然歪過身去挽住他的胳膊,仰著小臉笑瞇瞇地問。

    “二叔,你以后能不能常回家啊?”

    眼皮猛跳,冷梟雙手握住方向盤上,沒有撥開她的手,聲音冷冷地問。

    “理由?”

    “給愛寶打預防針啊?”

    好吧,這理由有點兒牽強!不過她實在想不出更好的了。

    半晌沒有聽到他回應,寶柒卻笑逐顏開了,攀著他的手十分冷親昵。

    “不說話,就當你答應了哦?還有……二叔,看在咱倆同月同日生的份上,你送我一份18歲的成年禮物唄?”

    沉吟著望向前方,冷梟的眸子忽明忽暗。

    “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這事兒她還真沒仔細思索過。

    腦子轉了轉,她想到了趾高氣揚的葉美美和她腳下那雙閃亮閃亮的鞋子。

    她平時大多穿校服,對衣服品牌的知識為零,對那一串英文頗為怨念。

    于是乎,她斬釘截鐵地說,“我想要一套christian……”

    微微一頓,冷梟側過頭睨她一眼,眉目松動,淡淡地說:

    “好!”

    寶柒抿著唇,哧哧一笑:“多謝二叔!”

    這聲稱呼,讓冷梟面上的冷硬褪去了不少,聲音低沉而磁性,但霸道依舊:

    “不過,你得聽話。”

    “……我啥時候不聽話了?”寶柒笑著反駁,在查覺到他表情變化時,又小聲啜氣,“好吧,最多以后我不氣你了,成吧?”

    “寶柒,你懂我說什么。”

    一抹冷意蔓延過來,定定看著他冷峻的臉,寶柒冷哼著脫口而出:“不是我不懂,而是你不懂,我和你根本沒有……”

    話,戛然而止,卡在了她的喉嚨。

    暗吁一口氣,她怎么能說?

    不能,絕對不能。

    握在方向盤上的大手緊了又緊,心里微亂的冷梟并沒有查覺到她的異樣。

    小丫頭對他那點小心思,他做為成年男人,要說不明白,那純粹扯蛋!

    昨晚上瘋狂脫軌的一幕涌上腦海,他越發頭大。

    她小不懂事,他能跟著她胡鬧?

    冷情了二十幾年的他,從來沒考慮過男女之情,更不可能讓他的侄女將感情淪陷在這種有悖人倫的畸形基礎上。

    幸好,一切只是苗頭,必須將它掐死在搖籃里。

    ……

    ……

    帝豪商廈頂樓。

    一個連招牌兒都沒有的私人工作室里,寶柒完全傻掉了。

    足有一千多尺的華麗店面,服飾,化妝品,鞋子等等不一而足,分門別類,炫目的不可思議。

    6歲就被送到農村的她,啥時候見過這么多漂亮的東西?

    還有,更讓她傻掉的是那位氣質出眾的女老板。

    瞥著她好看得令人發指的容貌和著裝,寶柒心虛地扯了扯自個身上還沾著狗毛的衣服,頓時有一種女**絲遇到女神的窘迫感。

    “喲,梟爺真是稀客……這位小妹妹是?”

    “我侄女,給她配一套適合晚宴穿的晚禮服,要Christian_Dior的。”

    “侄女……”掀起菱唇一笑,女老板笑得挺膩歪,“認識你十來年了,啥時候冒出來的侄女?真沒看出來,梟爺你喜歡老牛吃嫩草……”

    “邢小久,還做不做生意了?”眉目一冷,冷梟的臉猛地拉下。

    “OK,我閉嘴,顧客萬歲!”

    嬌俏的笑了笑,邢小久拉過臉兒紅紅的寶柒,“來,跟我來,小妹妹。”

    望著她善意的臉,寶柒的笑容也很燦爛:“謝謝姐姐。”

    “客氣,要謝就謝你家梟爺……”邢小久眸色滿是笑意。

    “嘿嘿!”在這個善意的女人面前,寶柒笑得有些難為情,“姐,他真是我二叔。”

    邢小久信他們才怪。

    憑著女人的直覺,她第一眼就查覺出他倆之間不同尋常的氣氛。純屬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她燒了一把猛火,“是二叔啊……那更好!”

    寶柒還沒領會她這句話的意思,就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如黃鶯出谷的女聲。

    “梟哥,真巧啊,你也選衣服?”

    燦爛的笑容一斂,寶柒頓著腳步,瞟向門口的女人。

    一雙紅色鑲鉆的高跟鞋將她修長的雙腿繃得筆直好看,抹胸蕾絲長裙外的肌膚細嫩白皙,手里的香奈兒手袋和長卷發同時輕搖慢蕩,一顰一笑,搖曳生姿。

    她不認識這個女人,但沒由來的神經一緊。

    ------題外話------

    妞們,狠狠戳我收藏吧!

    明兒同一時間,繼續收看,另嘿,跟著某錦凌亂的腳步,一起去感受梟爺與寶丫頭之間旖旎而厚重的愛情故事吧……

    另外:再次重申,本文偽禁忌,偽的,偽的,如果實在不懂,我就不說什么了……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