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16米 臭男人!!

016米 臭男人!!

    梟哥?

    她誰啊?叫得也忒親熱了!

    見此情形,邢小久似笑非笑地輕聲低語:“她是閔婧。”

    ——閔婧。

    素來以大方優雅聞名,在京都上流社會圈子十分活躍。

    那天她還聽寶媽說過,她擔任了好幾個慈善機構的形象大使,是**們的最佳結婚對象,男人們的夢中情人。

    當然,更重要的,她是冷老爺子中意的兒媳婦。

    鬧心!

    揚起眉頭,寶柒蠻不正經地調侃:“二叔,這位大嬸叫你呢?”

    冷梟抿了抿唇,掃了她一眼,臉上的冷硬之色似乎都緩和了不少。

    “閔小姐,我侄女喜歡亂開玩笑。”

    侄女?

    那小姑娘眼里的敵意又是為什么?

    優雅一笑,閔婧又哪里是省油的燈兒?圈子里誰不知道,雖說追求她的男人快從動物園排到西華門了,閔大小姐中意的只有冷家二少爺。

    將身姿站成一道雅致的風景線,閔婧笑說:“梟哥,小孩子嘛不懂事兒。其實……她也沒有叫錯。”

    一聽此話,寶柒差點兒咬斷舌頭。

    大嬸?二叔?她這一喊,豈不是便宜了這女人?

    失策,失策!

    她哼唧一聲,走上前去親熱地挽住了冷梟的胳膊,“二叔,你替我選衣服吧?”

    眸色微黯,冷梟不著痕跡地拉開了她的手,但沒有反對。

    耶!

    勝利的喜悅,讓寶柒特別歡欣。

    哇哦!沒想到這兒不僅有女裝,還有各大一線品牌男裝,尤其是西服,一溜兒帥得不行,看得她眼兒花花。

    他要是穿西服會跟穿軍裝一樣帥得人神共憤么?

    “二叔,這個……你穿一定好看?”

    深邃的眼波一掃,冷梟立馬警覺。

    她挑的是一套拉鏈設計的黑色西裝,明顯和她自己選的是同一個牌子,顏色又搭配,企圖太過明顯。

    下意識地,他冷冷拒絕:“我不喜歡!”

    暗暗磨牙,寶柒正犯嘀咕,身后突然冒出來一道輕盈的影子,只見閔婧優雅地走到旁邊的男式衣架前。

    “梟哥,其實你可以試試這套GUCCI最新款,今年流行復古西裝,一定很適合你……”

    不屑的輕嗤,寶柒嗆道:“喲,閔小姐,你還嫌我二叔不夠老啊?”

    一時間,空氣中彌漫著戰斗的硝煙。

    冷梟察覺到小丫頭刺猬般倒豎起來刺兒,像個保護領地的地主婆似的,腦袋有些大。

    既然要她斷了念想,何不就趁現在?

    凌厲的面色放緩,他的視線落在閔婧選的那套灰色西服上,“閔小姐眼光不錯,很適合我。”

    閔婧目露欣喜,“那試試?”

    “不用了。”眼神掠過旁邊看好戲的邢小久,冷梟沉聲交代:“把那套西服給我包起來。”

    呵!這唱的是哪出?

    邢小久心里不解,一昂下巴,吩咐旁邊的店員照辦。

    “喂,你故意跟我作對?”從邢小久的工作室出來,寶柒就斜著眼兒瞪著一臉陰沉的男人。

    “我沒那閑工夫。”

    男人冷漠的面孔,沒帶一絲熱氣兒。

    好吧,算你拽!

    寶柒悶著腦袋,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

    到了樓下的停車場,她正準備上車,天吶,身后再次傳來不和諧的女聲。

    “梟哥,等一等……”

    一扭頭,可不正是亭亭而立的閔婧?

    丫的,這女人陰魂不散!

    不管她的忿然,閔婧的笑容一如既往優雅迷人:“不好意思,我汽車出了點兒小故障。這會兒有點急事,一時打不到車,能不能麻煩你們捎我一程?”

    冷梟眸色一沉,猶豫了一秒,微微點頭。

    “行。”

    什么?

    頓時,寶柒像只霜打的茄子,腦袋都快蔫掉了。

    雙手緊緊抓在車門上,她低下頭用只有他能聽見的聲音說:“我不喜歡她,不許!”

    然而……

    至到閔婧款款走近,他冷冽的面部線條都沒有一絲松動。

    答案很明顯。

    寶柒臉蛋兒都要燒著火了,電光石火間她腦子里閃過無數念頭,但最終奧特曼還是打敗了小怪獸。

    丟臉事小,丟人事大!

    一把將愛寶塞到車后座,她退開了幾步,笑著拍拍衣服。

    “二叔,我還有事兒,您忙,我一會自己回去!”

    灑脫的樣兒,倒很有幾分寶柒范兒。

    眉頭冷皺,冷梟銳利的目光掠過她笑得瀲滟的小臉兒。

    這樣,也好。

    面無表情地從皮夾子里掏出一張銀行卡遞到她面前,他絕對像個稱職的長輩。

    “拿著,早點回家,免得你媽擔心。”

    寶柒的臉兒,剎時紅白交替,這么爽快的給錢讓她走人?

    丫一定是迫不及待的想和那美人兒去鬼混!

    臭男人!

    眸光一睞,她淺笑著接過銀行卡,小財迷似的吻了吻,開心地笑著揮手,轉身走人。

    鎮定,一定要鎮定……

    然而,她還是沒管住自個的腦袋,在汽車發動后轉過頭——

    銀灰色的小跑絕塵而去,雖然不如大怪獸那么威風,其實也挺有型的。

    掀了掀唇,她握緊拳頭,狠狠一腳踢在旁邊的花臺上泄憤。

    鳥人,讓你狠,讓你拽!趕明兒,一定讓丫連本帶息地還回來!

    下一秒……

    小樣兒的,她抱著腳直抽搐!

    靠,花臺也欺負人!

    小粉機嘶啞的叫喚聲,拉回了她亂七八糟的思緒。

    一看藍色屏幕上那串號碼,她氣就不打一處來,正找不到撒氣的地兒呢。

    于是乎,接通電話她一句一句連珠炮似的就轟了過去。

    “好你個姚望,臭孩子,昨兒放我鴿子呢?”

    “行行行,姚美人,別惡心我了!”

    “給個機會你來給姐姐收尸,來吧……我快要死了!”

    不知道姚望又說了什么,她拍了拍腦門兒,緩過勁兒來了:“我在帝豪大廈樓下,給你二十分鐘,愈期不至,恕不奉陪!”

    ——★——

    銀灰色的蘭博基尼一路小跑,直到后視鏡里再也沒了那抹嬌小的影子,冷梟才猛地一腳停在了路邊兒。

    胸口空空的,語氣更是冷硬得沒邊兒。

    “閔小姐,我突然有點事,不方便送你了!”

    望向他冷峻的側臉,閔婧目光閃了閃,輕笑出聲:“利用完了,就這么把我甩了呀?”

    冷梟抿唇,冷冽的眼神帶著濃濃的警告。

    聰明如閔婧,又怎會沒點眼力勁兒?

    很詭異!

    她揣測不透他的心思,但還是面不改色地解開了安全帶,優雅的臉上帶著適宜的笑容。

    “行,我讓人來接我,你有事兒先忙!”

    面色陰沉,冷梟沒有下文。

    直到她關上車門,也沒有見到他有除了冷漠之外的任何表情。

    同在京都地面兒,她見過冷梟不是一兩次,而他表情最豐富的時候,只有在他侄女面前……

    ……

    冷梟沒有離開。

    倨傲又冷漠的斜靠在汽車里,他陰晴不定的臉上,帶著一種成熟男人特有的性感張力。

    這是京都市的中心廣場,車窗外人來人往。

    他左手指尖兒上蕩著一縷煙霧。

    淡淡的,繚繞著。

    右手攥緊電話,半瞇著冷眸,靜默片刻后他撥了邢小久。

    “那套Dior_Homme的黑西裝,我二十分鐘后來拿。”

    甩開手機,慵懶地將煙輕咬在唇角,他整個人沉浸在一團朦朧里。

    半晌后……

    看看腕表,他狠狠吸了一口,將煙蒂摁滅,飛快地倒轉方向盤,原路返了回去。

    帝豪大廈樓下。

    遠遠地,小丫頭正側身鉆入了一輛奔馳s350……

    ------題外話------

    啊哦~播報到此結果,明兒咱倆繼續,話說,糾結的梟爺會如何呢?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lol|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