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17米 吃,喝,玩,樂!

017米 吃,喝,玩,樂!

    心,莫名地顫動了一下。

    冰冷的眸光掃著奔馳s350離開的方向,他沒加思索就撥通了電話。

    “哪去了?”

    “管得太多了吧?我跟同學玩去了!”

    清亮的嬉笑聲一入耳,他深邃陰沉的目光越發冷漠,長輩范兒十足:“帶你出來,我就有責任。”

    “喂,歲數大了得消消火兒,要不然記憶力都褪化完了……這么快就忘了?我是經過你同意的才走的。拜托你別管我了,好好帶著你的大美人**吧!”

    他歲數大了?

    被她一噎,冷梟的臉唰地黑了——

    眉目冷斂著,伸手將脖子上的襯衫扣子解開,動作是描繪不出的男性魅力,而眸子里一瞬的迷離,頃刻又化為冷光。

    “你以為我想管你?我是怕沒法和你媽交待!”

    “放心吧!我打小就二百五,被罵得皮都厚了……就這樣,掛了!”

    掛掉電話,寶柒將手機在爪子里來回揉捏著,驚雷般的心跳總算平穩了下來。

    吁……

    怔忡間,對上姚望詢問的目光,她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

    “我媽,管東管西的。”

    姚望凝著她的臉,精致的五官帶著暖意的輕笑,“稀罕!原來你媽是男的呀?”

    咔!丫長的啥耳朵?

    寶柒瞪了過去,“告訴你啊,甭想岔話,就你這點**的水平,也向對姐反圍剿?趕緊交待,昨兒干嘛放我鴿子?”

    有理無理,都是她占理。

    這就是寶柒。

    姚望淡笑著,眸底的光線,柔得能掐出水來:“大姐,昨兒我在籃球場等了你仨小時,你還興師問罪來了?”

    “什么?”

    差點兒從坐椅上跳起來,寶柒一臉不可思議,“丫秀逗了吧?不是你打電話約我在化學實驗樓等的?”

    打電話?

    姚望狐疑地望她,“啥啊?我手機被偷了……今兒剛補上的卡!”

    “還裝!再裝我劈死你!”

    “真沒啊,我的寶姐姐!”

    望著他無辜青澀的俊臉,寶柒吡了一聲兒。

    按道理,姚美人還真不敢給她撒謊的。

    難怪了,昨兒她就覺得那聲音有點兒怪!

    靠,捉弄她那人不去參加電視臺的聲音模仿秀,簡直白瞎了本事。

    寶柒心眼不少,但到底年紀還太小,想了一會兒沒結果也就算了。

    更何況,她此時滿腦子都是絕塵而去的車屁股。

    鬧騰。

    ——★——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諾大的客廳,沒有人說話。

    不時瞄著冷老爺子越來越嚴肅的臉,寶鑲玉心里沉了又沉。

    今兒家庭聚餐商量生日宴的事兒,獨缺了寶柒。而現在她又入夜未歸,手機也不通,惹得原本就不太喜歡她的老爺子大發雷霆,狠狠訓斥了她一頓。

    終于,她憋不住了。

    “老二,小七究竟和哪個同學出去的?”

    眸色一沉,冷梟眉梢微挑,“小孩子貪玩挺正常,我派人在找。”

    心里痛恨她不知分寸,又不由自主地替她說話。

    不過……

    等找到了,非得一巴掌把她扇到太平洋去喂魚。

    “你還包庇她?沒點丫頭樣。”冷老爺子輕哼一聲,繼續說:“……幸好是個丫頭,過幾年再大點兒,找個脾氣好能包容她的男人成個家也就罷了。要是個小子這么野,將來能有啥出息?”

    隨便找個男人成個家?

    心頭一凜,聽著父親冰冷得不帶感情的聲音,冷梟的神色冰冷陰鷙。

    他記得,大哥在世時最疼愛的就是大侄女寶柒,而不是小侄女冷可心。現在到了老頭子這兒,為啥兩個孫女兒的待遇如此不同?

    一時間,他銳利的眸色冰冷。

    正在此時,手機適時的響了。

    “頭兒,查明白了,那輛車是白家的,現在,目標已確定……”

    白家?

    眉頭皺得死緊,他明白她跟誰在一起了。

    小屁孩子,早戀談到京都來了!

    “知道了。”

    冷冷地回答一聲,他攥著手機騰地站起身來,面無表情地掃了一圈兒客廳內眾人。

    “你們先休息,我去接她。”

    ……

    ……

    帝宮,包廂里。

    寶柒盤膝坐在輔著波斯地毯的地上,桀驁不馴的樣兒,像極了一個不良學生。

    面前純木質的茶幾上擺滿了她喜歡吃的東西。

    吃得津津有味,喝得愜意萬分。

    事實上,帝宮雖是享譽全國的高端娛樂會所,但要換了平時她也沒心勁兒來玩。可今兒她腦子抽著小瘋,又另當別論了。

    丫臭男人視角動物,下半身動物,一定玩得特爽吧?

    那她吃,喝,玩,樂,也是必須的!

    一旁陪侍的姚美人,滿臉無奈。

    但他總是拗不過她的,只要是她的要求,他從來就不懂得拒絕,何況帝宮本就是他堂兄名下的產業,白吃白喝一頓罷了。

    拍了拍剛塞過食物的手,寶柒喝得搖頭晃腦。

    “姚美人,再來一瓶那個甜甜的果酒……好喝……”

    “不能再喝了……”

    “快點!抽你……”

    “唉!折騰吧,你就可勁兒折騰吧……我說,究竟誰招你了?心里不好受你就哭唄。”

    撓了撓腦袋,寶柒雙手撐在茶幾上,下巴擱上去,傻乎乎地發笑,“靠,你以為我像你?娘們兒!”

    姚望搖頭失笑。

    算了,她想怎樣就怎樣吧!

    人都說寶柒性格乖張怪異,只有他知道,她心里住著一個別扭的靈魂。

    給她杯子里續上果酒,添上兩塊兒冰,他拿起勺子攪動著,“快畢業了,你有啥打算?”

    捧著自己滾燙的臉,寶柒傻笑,“嘻嘻,逮鳥……你呢?”

    睨著她,姚望斂了神色,嚴肅地說:“考軍校或者警校。”

    一聽這話,寶柒笑得更開心了。

    “小子,真出息!”

    望著她,姚望臉上暖暖的。

    其實她一直不知道,不管是鎏年村的窮小子姚望,還是京都城的官家公子白慕軒,他的愿望從來都很簡單——做一個能保護她的男人就足夠了。

    揮著小手哧哧笑著,寶柒或微笑,或瞇眼,或嗔怨,輕笑淺酌……不一會兒腦袋就耷拉了下來。

    小小的臉蛋兒,尖尖的下巴,緊閉的雙眼上輕顫的睫毛,肌膚在柔和的燈光下如同漂洗過的白瓷兒。那眼,那眉,那唇,那翹鼻頭,像一只妖嬈的小女妖。

    情竇初開的少年,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里的悸動,喟嘆著將她扶坐到沙發上。

    “寶姐姐,醒醒,我送你回去——”

    寶柒微微睜開眼,孩子般撅起嘴倒在沙發上,嘟噥著:“不回去……臭男人……”

    罵誰呢?

    估摸著她喝得夠嗆,姚望有些頭大怎么送她!

    真是敗給她了!

    敲了敲額頭,怕她睡過去著涼,他準備先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給她披上。

    不料——

    呯!

    包廂門被人一腳踢開了——

    他解著扣子的手硬生生僵在當場,吃驚地望著門口一臉凝結成了冰的冷峻男人。

    ------題外話------

    又一次周末了,妞們,周末愉快……木馬!

    推薦錦的完結文:《軍婚撩人》和《強占,女人休想逃》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JBO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