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18米 我是瘋兒你是傻

018米 我是瘋兒你是傻

    昏黃的燈光斜映,挺拔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走近,帶著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令姚望汗毛直豎。

    易時易地,他沒能認出冷梟來。

    這個人,危險!很危險!

    下意識將寶柒擋在身后,他警覺地問:“你想干嘛?”

    危險地瞇眼,冷梟看著面前保護性十足的俊俏大男孩兒,口氣冷酷狂妄。

    “該我問你,你想干嘛?”

    沒有暴怒,沒有生氣,甚至沒有情緒,他野性又蠻橫味兒十足的冷漠面孔無法形容——冷酷,狂妄,霸道,尊貴,野性得不可一世。

    護住昏睡的寶柒,姚望挺直了腰桿,目光里滿是戒備。

    “不關你的事,出去!”

    “小子,挺有種。”性感的唇角冷冷一抿,梟爺冷酷又銳利的鷹眸微瞇。

    不屑于與孩子計較,下一秒他探身上前,撥開他就將軟在沙發上的小丫頭撈了起來。

    心里一驚,姚望想都沒想,一攥拳就朝他砸了過來。

    “你放開她——”

    偏過頭,冷梟躲開他來勢洶洶的拳頭,單手拽住他的胳膊,一把將他甩倒在沙發上。

    “想揍我?再練幾年!”

    “……這是我哥的地盤,不放了她,你走不出帝宮!”揉著吃力的胳膊,姚望哪肯讓他帶走寶柒?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搬出家族來。

    冷冷一掃,冷梟聲音如同冰裂:“再敢招惹她,我管你是誰的兒子?”

    天崩地裂的冷空氣,撲面而來——

    意識半醒的寶柒睜開眼,弄不清狀況,卻看清了姚望捂臂的動作。

    “二叔?!你干嘛動我的人?”

    她的人?他是她的人?

    還是寶丫頭有本事,只需一句話,剛才還‘泰山崩于頂不變色’的男人就炸毛了。

    該死的!

    長臂一伸,拎小雞仔般將她嬌小的身體壓在懷里,冷梟恨不得把她給撕碎了。

    “回去再算帳!”

    “不回去!”揮了揮小手,寶柒眉頭一豎,醉意濃濃地嚷嚷,“……我不回去,姚美人……再拿果酒來……我還要喝……”

    “沒出息的東西!”冷冷地捏緊她的腰兒,冷梟沉沉低喝。

    微微側目,他危險的冷眸警告地睨了姚望一眼,沒再停留,大步離去。

    姚望怔愣了,他是寶柒的二叔?

    那他盯著自個兒的目光,怎么像在看情敵?

    ……

    被他惡狠狠地塞進車里,寶柒拼著勁兒地捶打他。

    “臭男人……你走開,誰要你管我……你的大美人呢?”

    “閉嘴!”吃了槍藥似的,冷梟語氣相當冷冽,“不管你?哼,被人給吃了都不知道。”

    “吃了?”哧哧一笑,趁他俯身過來替她系安全帶,寶柒猛地拉下他的脖子:“吃,吃吃,我也要吃了你!吞到肚子里……”

    說吃就吃,她張開小嘴,沖著他脖子就咬了下去。

    說咬,非咬。非咬,似咬。

    她輕咬慢吮,像在品嘗一道極致精美的大餐。

    色妞本性,哪怕醉得不省人事了,她也沒有忘了揩油。

    緊接著,她不安份的小手就覆上了他健碩的胸膛,一下一下摩挲,又敲木魚似的敲了敲。

    “好家伙,真硬——美人兒對你滿意么?”

    粗喘一聲!

    冷梟胸口像被火苗掠過,急促起伏著,使勁兒箍緊她不斷扭動的小身板,黑著臉一聲不吭。

    她不依,泥鰍似的掙扎,可勁兒的作惡,翻來覆去都是美人兒。

    終于……

    折騰累了,她喘著氣兒將身體軟倒在他懷里,就剩顆小腦袋蹭來蹭去。

    見她老實了,梟爺松了口氣。

    “坐好,回家!”

    掀了掀眼皮兒,酒精作用之下,一向小強的寶丫頭迷離的眼神兒里少了邪氣痞氣流氣,多出了一抹惹人憐惜的軟弱來。

    “二叔——”

    “二叔——”

    仰著頭,望著他冷硬的面孔,她長長的頭發輕輕擺動,聲音倏地如貓兒唏噓。

    “我不想回那個家……沒有人喜歡我……你也不喜歡我……”

    心,不受控制地猛跳了一下。

    梟爺一低頭,就看見她爛醉的小臉那一抹受傷。

    冷冽的視線,頓時柔和了幾分。

    自然也忘了要將她丟到太平洋喂魚這事兒,將她放回椅背上,他動作輕柔地替她系好了安全帶。

    發動引擎時,視線微垂,落在下腹的硬繃上,不由低咒。

    “混蛋!”

    ——★——

    找了個借口給冷宅掛了電話,冷梟將她帶到了自己的私宅。

    沒法兒,她這一副爛醉如泥的樣子要是被老頭子瞧見,必然是火上澆油。

    這套公寓,他從來沒帶任何人來過,只是偶爾執行任務回來小住一下。

    不是熟悉的冷宅,寶柒心里一松。

    抱著她輕飄飄的小身板,他擰開了客房的門,借著窗外妖嬈的霓虹將她放到床上。

    不曾想——

    纏在脖頸上的手臂一緊,一聲醉意的低喝就劃過耳側。

    “鳥人,不許逃——”

    眉目一冷,他騰出手來就想拉開她。可是,醉了酒的小丫頭,勁兒還挺大。

    越拉她,她摟得越緊。

    “寶柒!”喉嚨一緊,梟爺的聲兒又低啞又嚴厲,視線里的火焰幾乎要將人灼傷,“還沒鬧騰夠?”

    沒!當然沒!

    一向皮厚的寶丫頭,一旦喝了酒,那臉皮兒就變成了城墻的N次方。

    死死扣緊他,打死她就不松手。

    梟爺冷峻的臉龜裂了——

    罵她聽不見,打她又下不了手。

    打不得,罵不得,他上輩子欠了她的?幾次三番,他終于挫敗了:“寶柒,你究竟要干嘛?”

    砸砸嘴,寶柒如實說:“二叔,我要睡你……”

    腦子‘轟’地一聲,梟爺如被雷劈!

    驚魂未定間,卻聽她又接著說:“……睡,睡你的床。”

    一時間,他哭笑不得。

    “行。”

    騰空將她抱起來,他豁出去將她抱到主臥,大力鉗住她驢勁十足的雙手,狠狠拉下,一腦門兒冷汗。

    “到底灌了多少?醉成這德性。”

    眼兒一顫,寶柒倏地睜眼,對上他赤紅的眸子,“我沒醉……”

    “沒醉還裝瘋?”

    “……我是瘋兒……你是傻……纏纏綿綿到天涯……”說來勁兒了,她還嘰嘰歪歪地唱了起來。

    還說沒醉呢?

    開天劈地頭一回,梟爺真傻了,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老子真想揍死你。”

    唔……

    沒等他揍死她,寶柒劈頭蓋臉就吻了上來……傻傻地,亂親亂舔,一開始只是不服氣屁股挨了揍,可是,這么一親上,嘗到了滋味兒,她便挺沒臉皮的卯住勁兒地汲取。

    梟爺頭皮一陣發麻,推開她。

    “寶柒,別鬧了……”

    “我沒鬧!”

    腦子蒙圈兒了,寶柒撅著嘴,像個吃不到糖的孩子,吼了一嗓子,又不管不顧地纏上去親他。

    這一回,梟爺哪能讓她得逞?狠狠攫住她的下巴,他甩開她就要走。

    醉酒的女人哪能講理?不給親?不給親偏親——

    身上燃燒著熊熊火兒,寶柒撲過去就從背后抱住他的腰,八爪魚似的跳到他身上。

    折騰啊!

    可是,她的嬌小之于男人的銅墻鐵壁,無異于蚊子斗高射炮!

    幾個回合下來,她精氣神都快折騰散了。

    掙扎間,也不知道腦子里哪根筋抽了,她小手麻利地脫了軌,飛快從他腰間探下。

    “寶柒!”身體一顫,梟爺低沉一哼。

    ------題外話------

    妞們,新的一周開始了,大家熱血沸騰沒?

    沸騰了就……

    該干嘛干嘛吧,工作,學習,加油——

    另外,為了杜絕廣告戶,請各位加群的妞兒,一定要附上任一角色名,多謝——群么!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lol| 官网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 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