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1米 桃花朵朵開!

021米 桃花朵朵開!

    燈光亮了。

    寶柒就像那個不小心穿了水晶鞋的二貨灰姑娘一樣,偉大夢想如肥皂泡一般。

    呯兒,破碎了!

    摟住她的兩只有力手臂,松開了。

    靠得好好的胸膛沒有了——

    嗷嗚!

    看著男人大步離開的高大背影,她捂了捂還在滾燙的臉,兩只眼睛瞪得銅鈴兒似的,直想罵娘!

    鳥人,無恥的鳥人!

    敢情就她自個兒在那唱獨角戲,自作多情啊!人半句話沒有,一句粗氣兒沒喘就走了。

    那剛才他的擁抱,算啥?

    苦逼,苦逼,還是苦逼,這就是她這會兒的全部感受。

    在角落里安靜了好一會兒,在苦逼的N次方之后,她壓抑著還沒完全復原的狂熱心跳,做賊似的往洗手間溜了。

    ……

    ……

    緊擰著眉頭離開的冷梟,也沒顧得上安撫受驚的來賓,心情沉重地徑直出了宴會廳,準備去酒店地下室的配電房。

    突然的停電,人群的恐慌,明顯有人刻意制造的混亂——

    這一切,絕對不是巧合。

    而且,長期的軍旅生涯以及無數次殘酷戰斗的磨礪下來,他也從來不相信巧合。只相信,事物存在和發生的因果關系,其概率遠遠大于巧合。

    剛穿過花廳,他人還沒進電梯,就與換好衣服過來的閔婧打了照面。

    “梟哥,你怎么在這兒?”

    一見到她,閔婧立馬擺出了最溫柔的POSS,臉蛋抹蜜般笑得如沐春風。

    不過么,她這回可就沒有在帝豪那么幸運了。

    猶如一股冷空氣刮過,男人充耳不聞地與她側身,眼神都沒有斜一下。

    滿懷希望,再變失望,她臉色有些難看。

    人嘛,活就活一張臉,自忖不管軟件還是硬件都不輸給任何女人的閔大小姐在接二連三的吃癟后,心里的不平衡終于達到了極點。

    “請等一下,我只說一句話。”

    腳步微頓,冷梟轉過頭來,目光冰冷:“說。”

    淡淡一個字,沒有情緒,沒有溫度。

    但是,閔小姐臉蛋泛紅,心臟直跳,對他的愛意反而越溢越滿。

    怪不得都說,人的骨子里其實都是賤的。

    在他冷漠瘆人的眼神注視下,她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氣:“梟哥,我就想問你一句話,究竟什么樣兒的女人才能入得你的眼?”

    梟爺冷冷地掃向她,俊眸微微一睞,沒給她留絲毫情面:“與你何干?”

    漠然的反問,暗藏的卻是絕然的冷酷,狂妄和倨傲。

    至少,他的態度表明了一件事兒——她閔婧,還入不了他的眼。

    閔婧面色微變,不管咋說,她也是一個養尊處優的驕傲女人,被他刺人的話一激,美眸頓時便黯淡了下來。

    她溫婉,他不搭理。

    她嫻靜,他也看不到。

    那么她該如何?

    眼睛瞬間蒙上了一層水霧,眨了又眨,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總之她一向孤傲得白天鵝般的形象轟然倒塌了,瓊瑤式的苦情女主被搬上了熒幕——

    “梟哥,你何必……你明知道我那么喜歡你的?其實我也沒啥要求,不過就希望能和你有個正常交流。”

    正常交流?

    梟爺蹙了蹙眉,敢情他不太正常?!

    ——鳥人,你個變態,就不正常。

    腦子里莫名其妙閃過一句嬌俏又痞氣的聲音,讓他的眸色冷了又冷。抬腕看了看時間,他不想再繼續跟她在這兒扯淡了。

    “不好意思,你已經超過一句了。”

    說完,旋踵離開,視線一秒都沒有停留。

    身后,閔婧帶著顫聲兒的話再次傳來:

    “冷梟,不管你怎么想我,只要你未婚,我就有喜歡你的權力。”

    小樣兒,挺執著。

    可是,叮咚——

    大步邁進電梯,冷梟沒有回頭,一個多余的字都沒有給她。

    ——★——

    配電房的光線很弱,幾個電路搶修工人正在那兒和先他一步趕到的江大志說著什么。

    “江大志——”

    一句重錘壓頂似的聲音,把正埋著頭的大江子給嚇了一跳,趕緊轉身立正。

    “到!”

    “什么情況?”

    “報告,供電局的哥們兒說是電力設備故障……”

    哦?!

    環視著配電房的設施,梟爺冰棱子似的眼神兒,讓被冷風掃到的人忍不住有些發寒。

    略一思索,他的問題干凈利落。

    “天災還是**?”

    聞言,一個戴著頭盔的電工小聲嘀咕說:“那個……領,領導,我們搶修的時候發現,是酒店的進線被盜了。”

    “多長的進線?”

    “大約一百多米的樣子,唉,這酒店附近最近搞拆遷,常有些沒公德心的人偷井蓋,剪電線賣錢。”

    冷睨著他,老實巴交的樣子,不像在撒謊。

    整件事情,表面上沒有什么問題,停電更是合情合理,一切正常。

    但,直覺告訴他絕對有哪里不妥。

    可究竟在哪兒?一時半會兒他還真沒頭緒。

    ……

    上完廁所,洗了手,寶柒微笑著走出洗手間,心里爽得不行。

    活了18年,她也總算體驗了一把高端人士的感覺了。

    真是豪華酒店啊,連個撒尿的地兒都裝潢得像皇宮,鎏金般的裝飾熠熠奪目,晃得她差點兒眼花。

    正尋思呢,背后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趕著投胎似的飛快掠過她。

    斜眼一瞄,貌似是一個穿著酒店工作人員制服的人,眨了眨眼,人‘嗖’的一下閃身就沒影兒了。

    她驚了一下。

    咦,大白天的見鬼了?

    吸了吸鼻子,要不是剛才那人身上帶著的酒香味兒還沒散去,她真懷疑自己眼花了。

    好奇心驅使下,她緊跟著上前幾步,想看看這個慌里慌張的人啥德性。不料,斜刺里又蹦噠出來一個男人,結結實實把她撞得踉蹌了好幾步。

    媽的,一會回去得看看黃歷,啥倒霉日子?

    一抬眼兒,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男人深藍色鉆石鑲嵌的袖扣,視線繼續上移,她這才看清鉆石袖扣主人的長相——有點兒西方化的俊臉,棱角英挺得像用梭子打磨過似的,一雙海洋般綻藍的眸子里勾著一抹輕佻。

    嘖嘖,廁所都能撞到大帥哥!

    精致似妖孽,必是桃花朵朵開。

    不過可惜了,指定是京都城里哪家的紈绔二世祖。

    鑒定完畢,她側過身子便要走。

    “站住——”

    帶點兒戲謔的聲音剛落下,她脆弱的小胳膊就被男人給抓住了——

    ------題外話------

    咳咳,近日,某錦夜觀天象,掐指一算,天災處處,食不果腹的饑餓妞甚多!思慮再三,為造福于眾,無良錦表示,開葷必擺滿漢全席,大魚大肉,又肥又膩滴飽餐一頓!

    不過,只能是福利,懂得起撒?不懂?拖出去斬首——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 JBO官网|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JBO| JBO|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