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2米 他的吻,意外的驚喜。

022米 他的吻,意外的驚喜。

    男人這一抓,在寶柒心頭的火兒上又給添了一把柴。

    沒好氣兒地甩手,她帶著水兒的眼睛里淬上了毒:“喂,你有病啊,拉我干嘛?”

    “嗬,撞了九爺就想開溜?”

    靠!到底誰撞誰啊?光天化日之下,黑的被說成了白的。

    沖他翻個大白眼,寶柒斜著眼角,鄙夷地冷諷:“丫搭訕美女的方法太老土,沒范兒……”

    “哈,哈哈……你是美女?”

    陰陽怪氣地干笑三聲,方惟九不屑地望著她涂得跟厚餅兒般的濃妝,又極端不恭敬地掃向她海拔還沒拓展開的前胸,犀利地點評。

    “恐龍!飛機場!”

    “嗤!你帥,你牛,不過是牛肚子里的草,草包!”

    草包?

    想他堂堂方九爺,權勢踩腳底,財富睡身下,風月圈里摸爬滾打著長大的,女人見了他無不跟見了活祖宗似的哭著喊著撲上來。

    這小妞兒到好,罵他是草包?

    一口氣咽不下,他俊臉越發難看了:“敢拿話搡九爺,信不信抽你?”

    “信個屁!來來來,抽!不抽,丫就是我孫子!”穿著侍應生衣服的寶柒,狂妄的態度到像是這酒店的CEO,拽得二五萬八似的。

    唇線抿直了,方惟九恨得牙根癢癢卻下不了手。

    其實吧,他那話就一口頭禪,方九爺憐香惜玉不少,還真就沒抽過女人。

    一時間,他有些哭笑不得。

    面前的小丫頭靈動的一對大眼珠子,張揚著青春和自信的神采,那又任性又灑脫又狂肆的小性子,看得特別稀罕。不知不覺,笑意上了唇。

    一伸手,他勾起她的下巴,“恐龍,卸妝給哥看看——”

    典型調戲的開場動作!

    可寶柒是誰?小流氓一個,調戲么,她比誰都在行!

    她報復性地踮起腳尖,反勾住他弧線優美的下巴,“草包,脫褲子給姐瞧瞧?”

    “行啊,你幫我。”方惟九似笑非笑,他成天逗女兒跟玩兒似的,又哪會是省油的燈?

    在他得意地嗤笑中,寶柒睨著他,挑了挑眉角,笑得純純的……微微垂首,手指順著他的條文襯衫的領口一路下滑,慢慢靠近他的皮帶……

    方惟九心里一蕩,小妞兒真敢?

    疑惑的視線下垂,落在她低頭時露出的一截羊脂般白皙的頸項上,他的眼神兒便有些迷離……

    莞爾一笑,寶柒飛快地掏出手機,對著他胯下‘咔嚓’了那么一下,人就蹭地退開了。

    “曬曬鳥……”

    被反調戲了?!縱橫風月場的方九爺陰溝里翻了船,啞然怔住了……

    狡黠一笑,寶丫頭看著手機屏幕,痞氣地吹了聲口哨,嘴里嘖嘖有聲,人趁機就開溜。

    回過神來,方九迅速拉好褲子,小步上前,一把揪著她的小馬甲。

    “捉弄九爺還敢跑!妞兒,你死定了!手機拿來——”

    寶丫頭天生后腦勺長反骨的妞,一邊兒伺機而逃,一邊兒笑嘻嘻:“美得你吧?沒門兒!”

    望著她濃妝下綻放的清純笑容,方惟九有些無可奈何,但手卻死箍著她不放。

    “放開她!”

    危險陰沉地低喝聲剛落,他的手臂就一股大力拉扯開來,又被順勢狠推了一把。

    收勢不住,他‘嘣’地撞在了墻上。而懷里的女人,卻落到了別人的懷里。

    “我操!”低罵著一抬頭,他的視線對上了一雙冰棱般的眼睛。

    血液倏地一涼。

    那種感覺,像被毒蛇給盯上了似的,毛噌噌的——

    冷梟。

    雅痞雅痞,又雅又痞是方惟九的個性!

    他看著男人霸道地摟著小姑娘的樣兒,擺足了吊二郎當的痞勁兒,笑著打趣兒:“喲,原來是梟爺呀?怎么著,你也看上這妞兒了?”

    可憐的方九,嘴巴還沒合上,眼前拳頭一晃,高挺的鼻梁就遭了大殃了。

    來不及避開,這一回,他被揍得摔了個仰天叉叉。

    “方九——”低睨了一眼懷里似笑非笑的小丫頭,冷梟的面色極端難看,冷酷的樣子像地獄來使似的,冰冷的語氣放得極緩,一字一頓地警告道。

    “我冷家的人你都敢動,活膩歪了?”

    冷家的人……

    好吧!

    其實,寶柒更愿意聽到他說,我冷梟的人!

    武力不如他的方惟九有點惱火,狠狠一挑眉,冷冷輕嗤:“哥們兒,冷家人咋了?我未婚,她未嫁,我倆情投意合,礙著誰啦?”

    這話說得!

    寶柒雖說討厭他將事兒往歪了說,但在感覺到鳥人渾身充盈的怒氣時,她又小女人了一把。

    為了報他不辭而別的一箭之仇,她不慍不火地掀起唇兒,“二叔,他說得沒錯兒……”

    沒錯兒?!

    一時間,仿若風,雨,雷,電在狂飆,梟爺冷眸里淬了一團火兒,警告的冷睨了方九一眼,死死拽住她的手就大步離開。

    寶柒的心,怦怦地——

    他要干嘛?

    轉角的犄角旮旯里,他終于停了下來。

    冷臉上全是怒氣,幾乎是從齒間迸出來的幾個字:“寶柒,你太不知自愛了。”

    “關你屁事!”粗魯地回敬著,在他帶著精冷光芒的眼眸里,寶柒又舒坦又淡定。

    鳥人,吃醋吧!快點吃醋吧!

    然而,希望破滅。男人一雙俊眸轉瞬又恢復了冰冷,“手機拿出來!”

    “為啥?!”

    “拍的什么亂七八糟的,刪了——”

    咳!他看到了?其實她剛才那么一晃,啥也沒拍到,大不了拍到那家伙的大褲叉。

    不過么,看他鬧心,她就開心!

    火上澆油是寶丫頭常干的事兒,粉粉的小嘴巴說出來的話更是嗆死人,“舍不得,我要留著記念呢……”

    “你!”

    你字出口,梟爺的眸子再次著了火,惱怒地奪過她手里的小粉機,一甩手——

    ‘啪噠’,擲地上了!

    媽也……寶柒心痛死了!

    “我的寶貝啊——”

    二百個大洋呀,要親命了!她老鼠似地竄了過去,心痛地撿起地上的小粉,來回檢查著。

    還好還好,除了蓋兒有些搖晃,它還蠻堅挺的保持著正常功能。

    松了一口氣,她再站起身時,臉上便掛不住了,“你憑啥砸我東西?我稀罕它怎么了?你……”

    稀罕它?

    梟爺這會兒腦子都快氣炸了。

    喉結一陣涌動,他腦子有點兒犯抽。

    冷冷睨著她上前,一步,二步,面色陰冷地大手箍緊她的后腰,死死盯住她,盯住……三秒之后,他另一只手突然狠狠壓住她的后腦勺,就那么俯下頭——

    吻了上去,吞下了她的話。

    盛怒之下的吻沒有技巧,沒有憐惜,只有野獸般瘋狂的掠奪。像恨不得將她吞下肚子似的啃噬,又粗暴又狂妄,來回在她又粉又嫩又軟的唇瓣上發泄著說不出來的怒火。

    “……唔……唔……”

    寶柒睜大著雙眼,不可置信地瞪著他。

    一時間,忘記了思維。耳邊似乎什么聲音都沒有了,只有口沫交融的嗞嗞聲,和他濃重又男性的呼吸聲。

    良辰似景,佳期如夢。

    今兒是她十八歲的生日,她收獲了他的吻。

    辜且叫著吻吧?

    她安慰似的想著,偷偷騰出一只手來,‘咔嚓’又照了一張,心里一陣欣喜。

    小粉,你立功了!

    樂極生悲,驀地——

    一聲不合時宜的驚叫聲從洗手間方向傳了過來,尖利驚悚得讓她毛骨悚然——

    “啊!死人——快來人啊——葉美美死了——”

    ------題外話------

    艾瑪,一不小心咱家梟爺怎么就吻了呢?吻了……吻了……還被寶丫頭拍照留念了!18歲的禮物啊!夠意思吧!

    話說,葉美美死了,妞們想到了什么?這里面的古怪究竟有多深?

    很深很深,真的!咳!二貨作者在下一盤棋,一盤很大很大的棋!哈哈!小皮鞭放下,又想抽我了?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JBO| JBO电竞|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