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3米 誰在操控,誰是兇手?

023米 誰在操控,誰是兇手?

    葉美美死了?

    尖利的驚叫聲仿若一枚炸彈,不僅驚悚了她,也將梟爺失控的理智炸醒,沸騰的熱血瞬間降到了冰點。

    死人了?就在他的生日宴會上。

    心頭一凜,他抓住她的雙肩,一把將彼此緊貼的身體拉離,立馬就想往事發點去。

    腳步剛一挪動,卻被寶柒扯住了袖子。

    動作很輕,一拉,一扯。

    倏地低下頭,睨著懷里唇色妖嬈的小丫頭,他才恍然回神。一時間,額上的青筋狂跳不已——

    他,吻了寶柒!

    他媽的,中邪了!

    四目相對,詭異的尷尬著,時間仿若靜止。

    “二叔,葉美美,死了——”

    輕問一聲,迎著他深邃沉郁的目光,寶柒的瞳孔縮了又縮,渾身的雞皮疙瘩始終揮散不去。化學實驗樓下與葉美美爭執的一幕浮上心來,那張她親手書寫的紙條就變得格外詭異。

    ——冥幣250億美元!支取地點:京都市殯儀館!

    不會那么巧吧?

    她痞氣,她邪惡,她刁蠻,她不肯吃虧,她十分討厭葉美美。不過,她也就是那么一說,心里壓根兒就沒真想過她會死啊!

    “……難不成是我害死的?”自言自語般說著,她一張一合的兩片兒唇瓣,滋潤得粉紅的色澤。

    而她臉上的神情,帶著點兒巫神婆的色彩。

    “瞎胡說什么?”梟爺陰冷的面孔略有疑惑,沉郁地盯著她瞅了片刻,暗啞,磁性的男聲里帶著點兒嗔怪,騷動得寶柒的小臉兒啊,從驚恐中又燒起來了。

    這一會激動,一會震憾,一會驚悚,一會吃驚的,一會燃燒的,她覺著自個兒都快成情緒中轉站了。

    “我是說,難不成是我害……唔……”

    冷梟眸底冷光一閃,突然伸手捂住她的嘴巴,箍緊她的小腰就閃身竄入了剛打開的電梯。

    電梯合上,得以說話的寶柒差點兒缺氧。

    “干嘛?”

    嘴唇抿成了一條線兒,梟爺冷聲道:“剛有人經過!”

    “有嗎?我怎么沒看見?”

    “我聽見了。”

    “你怕啥?”寶柒一臉糾結,“怕人家看到咱倆在一塊兒?”

    “……”

    不否認,就是承認。

    不過這會兒寶柒沒閑工夫和他計較這個,思維總緋徊在葉美美離奇死亡的事情上。

    電梯上行,突地抖了抖……

    啊!

    這么一嚇,本就心里虛飄的寶柒尖叫一聲,頓時覺得腳軟,小手條件反射地抓住他——

    好死不死,剛好抓在他腰間的皮帶上。

    扶定了她,梟爺自動忽略掉她小手在腰間蹭出來的酥麻觸感。

    沉默。

    片刻——

    電梯到達頂層,下行,又回到了原來的樓層。

    在持續走低的氣壓里,一把將她拽出來,冷梟的聲音不急不徐,低沉中透著冷冽。

    “我過去看看情況,你自己找地兒呆著。”

    “嗯……”站在電梯的角落,嬌小的寶柒大眼睛里染上了霧色,神情有些僵硬。

    “你怎么了?”

    “沒事兒,你去啊!”好吧,她是不會承認自己心里有些發虛的。

    不對,是有點兒害怕!

    皺著眉頭,男人看著她蒼白的小臉兒,冷聲問:“真沒事?”

    不敢抬起眼皮兒和他銳利的眼睛對視,寶柒有些煩燥。

    裂著嘴,笑了,卻比哭還難看:“我沒事兒,趕緊去吧,婆婆媽媽的!”

    眸色微沉,冷梟凜冽的眸子里浮起一絲不易察覺的黯芒,臉色沉了又沉。

    這丫頭,不對勁兒!

    他冷不丁地欺身上前,拽住她的手臂,聲音硬繃繃的:“走!找個地方給你休息。”

    寶柒斜眼瞅他,心里一陣感動!

    他沒走,是為了她?

    葉美美死亡對她造成的恐懼似乎又消散了不少,她投桃報李,踮起腳尖就在他漂亮下巴的‘美人溝’上吧唧了一下,小臉兒上山丹丹的花兒——紅艷艷。

    “二叔……生日快樂,這是回贈給你的禮物!”

    這一啄,來得突然,冷梟沒有避開。

    或者說……他忘了避開?

    喉嚨梗了梗,他箍在她小腰兒上的大手一緊。

    突地,他目光頓凝,危險地沉聲喝道——

    “滾出來!”

    “嘿……嘿嘿……嘿嘿嘿……”

    墻角轉處,閃出來江大志探頭探腦的身影,聲音支吾著:“頭兒?你在忙啊……我……”

    可憐的大江子,他有點蒙圈兒了。

    剛聽到有人死亡,他就迅速帶人在警方到來前維持著案發現場的秩序。現在警察是到了,他好不容易找到這位消失了好一陣的冷二爺……

    可是,玄幻了,這是他侄女兒?

    天!撞見這種事,讓他怎一個愁字了得!

    “結巴了?支吾個屁啊?”冷冷睨著他,梟爺淡定放開了寶柒,仿佛壓根兒就沒有發生啥事一般。

    男人啊,有時候特能裝蒜!

    撓了撓頭皮,江大志管不了自個會不會被滅口了,先得把事情給匯報了。

    “法醫初步判斷,那女的死因是氰化鉀中毒!”

    “哦?”冷梟眉頭一擰。

    氰化鉀劇毒,人人都知道,而且發作時間極短,葉美美離開宴會廳前還是好好的。

    瞅著他冷酷無情的臉色,大江子又接著說:“……警方在她最后喝下的那杯蘋果汁里查找到了融在水里的氰化鉀。”

    蘋果汁?

    噼啪,寶柒如被雷劈中——

    她端去的那杯蘋果汁,是葉美美死亡兇器?

    詛咒的紙條,帶氰化鉀的蘋果汁……

    頓時,一種被人扼住了咽喉的感覺,讓她呼吸有些困難起來,身體小小一顫。

    心,寒了又寒,毛孔都張開了!

    “大志!”

    突如其來的森寒沉喝,嚇了江大志一大跳,條件反射地說:“到!嘿……我什么都沒看到……”

    咯噔一下!

    “閉嘴!”梟爺鎮定地清了清嗓子,目光落在了寶柒見了鬼般蒼白的小臉上,聲音低沉:“記住,你今兒沒有在宴會上見過她,聽見沒有!”

    “是!”

    不懂,不問,不知,不管,令行禁止是江大志作為一個特種軍人最基本的素質。

    冷眸一沉,冷梟不再解釋。

    半攬住還在發呆的寶柒,他專挑人少的路繞進了停車場。

    對于陰謀的嗅覺能力,梟爺天生靈敏。

    停電,死亡,中毒,還有宴會廳里人為引發的混亂和騷動,一系列不靠譜的事兒,絕對不單純。

    這盤棋,到底是誰在操控?

    腦子飛快地運轉著,他甚至聯想到了在R縣時襲擊寶柒的黑色曼陀羅。

    有人下毒,為什么剛好是寶柒端過去那杯蘋果汁?

    單純嫁禍她?她一小姑娘,和人無怨無仇。

    再者說,葉美美也一小姑娘,和誰這么大的仇,要費盡心機畫這么大一個圈兒來殺她?

    詭異!

    倏地,一個念頭蹦入腦海——

    閔婧!

    兇手要殺的本來是閔婧,葉美美不幸成了替罪羊。

    這事兒太繞了,太繞了……

    ------題外話------

    七啊,你攤上大事兒了——不過,好在有梟叔在,放心吧啊,梟叔會保護你滴!

    感謝妞們支持寶丫頭和二叔,祝大家周末愉快!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