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4米 別怕,一切有我!

024米 別怕,一切有我!

    醫院。

    白色的墻壁陰冷冷,白色的床單涼涔涔。

    寶柒覺得像做了一場夢,更像看了一場恐怖片兒,身體有點兒發軟,連帶著寬敞舒適的病房也有些陰森。

    一時半會兒,她神經沒法抽離出來。

    “好好休息,別想太多。”冷梟的話,一如冷梟的人,涼颼颼的語調里沒有溫度。

    抬頭,寶柒抿緊了唇,小聲啜語:“你走吧——”

    梟爺冷眸一黯!

    他是要走的,生日宴會出這么大的事兒,酒店里還不知道亂成了啥樣兒了。而且,這事兒絕對沒有那么簡單,太多事情需要處理。

    本想抻掇她幾句,瞎胡鬧趟了一身的渾水,可是……

    倚在床頭的丫頭,小臉皺成了一團,粉嫩的唇色有點發白,精神狀況明顯不是太好。

    盯著那唇,想著那唇的味道,他喉嚨有點發緊干啞。

    于是乎,遲疑著,繃直了俊臉,終究還是啥也沒說。

    半晌——

    “我走了!”三個字一出口,他語氣微頓,冷冽的視線里掠過一抹黯芒,沉聲吩咐道:“不管誰問起,你都得一口咬定,壓根兒沒去過那酒店,懂嗎?”

    這……

    緊張感讓寶柒的心跳倏地加快。

    她是有點兒發懵,但不傻,話里蘊藏的苗頭兒還是能聽懂的。

    身體騰地直起,她冷不丁的拉住他的手腕,語氣急切。

    “怎么,你懷疑是我?”

    “你?”冷眉輕蹙著撥高了音調,梟爺俊朗的臉部輪廓格外的帥氣迷人:“你還沒這膽兒!”

    一聽這話,寶柒哭笑不得。

    這算是褒揚,還是貶低啊?

    唇角一揚,她緊繃的神經總算放松了一點兒,聲音也緩和了下來。

    “喂,你就這么相信我啊?”

    冷梟一本正經地睨著她,冰冷的聲音又低沉又厚重,像大提琴的音符灌入她的耳膜:“不是信你,是信我自己的判斷。就你那點兒智商,還做不到。”

    額!

    牙齒嘴利的寶妞兒,徹底被噎住了。

    翻了個白眼,她的小臉兒頓時抽成了條兒,呲牙,咧嘴,她黃鼠狼叼雞似的,借著拽他胳膊的力道就撲在他身上,橫眉綠眼地瞪著他,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過份!沒品味!”

    狠狠抽回手臂,梟爺臉上連正常的情緒波動都沒有,凜然的冷眸里,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光芒轉瞬滑過。

    “放開,我得過去了!”

    這一回,換寶柒沉默了!

    正事兒要緊,她清楚。

    可是,看著他堅毅的背影越走越遠,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消失掉的恐懼感又陡然升了上來。

    “二叔——”

    帶著顫音的輕喚,叫得梟爺心臟一陣緊縮。

    撩了一下,又顫了一下。

    停住已經走到門邊兒的腳步,他沒有回頭,但帶著磁兒似的聲音里,少了些冷漠。

    “又怎么了?”

    咬著下唇,寶柒顧不得套上鞋,穿著襪子踮著腳尖兒三兩步就奔了過去,一伸手緊緊環住他的腰,將臉貼在了他硬實的胸膛上。

    “謝謝你!”

    她乖巧的樣子和平日里的刺兒頭勁兒大相徑庭,讓冷梟想推開她的手又僵住了。

    “謝我什么?”

    “謝謝你,相信我!”

    梟爺冷眼微瞇,緩緩解開她環在腰上的手臂,大手抬起僵持了幾秒,最終,溫熱的掌心落在她后背上,安撫式的拍了拍。

    “別怕,一切有我。”

    說完,挺拔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門口。

    ——★——

    一覺醒來,天色大亮。

    老實說,寶柒挺鄙視自個兒,發生這么大的事兒,她還能睡得著。

    “游念汐?”

    睜開眼,旁邊放著熱騰騰的飯菜,床邊默默坐著一個纖瘦的人影兒。

    “醒了,起來吃點東西吧?”從不介意她的直呼其名,游念汐輕言細語地過來扶她,態度端正得寶柒又一次鄙視自己。

    為啥就瞧她不順眼呢?

    毛病!

    吃著熱騰騰的飯菜,暖了胃,也就暖了心。

    不得不說,寶柒是個適應能力超強的姑娘。

    “小七,昨兒你溜號跑哪兒去了?讓我好一頓找!”

    游念汐冷不丁冒出來的話,讓寶柒差點咬到舌頭。

    咋就忘了她呢?

    冷梟的吩咐言猶在耳,想了想,她砸巴著嘴,笑嘻嘻的說,“……在樓下透了會氣兒就上來了,沒瞧著你,倒下床就睡到現在……”

    “哦。”

    她沒有追問,寶柒暗吁了一口氣。

    ……

    ……

    寶柒是個草根,或者說寶柒是根草。

    她年紀不大,但經歷的不靠譜事情太多了。所以,心靈的小轉盤很快就從陰面轉到了陽面。

    活著,就是笑唄!

    游念汐去公司后,她把玩著幸存的傷殘小粉機,唇角的笑容好不嬌俏。

    屏幕上……

    男人性感的側面拍得非常清晰,俯低的頭,輕咬住她的唇,四片唇交接得緊密無間……

    多像一對兒情侶。

    臉,火辣辣的發燙,無人分享的小秘密住進了她心里最柔軟的所在。

    他為啥要吻她呢?

    眉兒彎彎的思忖著,病房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又一陣騷動——

    ‘嘭’的一聲后,虛掩的房門被擠了開。

    門口,一大堆記者舉著長槍短炮,圍著苦不堪言的方惟九。不得不說,這男人長得真蠻帥,丟到人堆兒得也特別扎眼睛。

    咔嚓咔嚓,拍照聲不絕于耳……

    “方總,請問對于Liz小姐人流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方總麻煩問一下,Liz小姐懷孕卻不能入方家的門,是否與她娛樂圈的身份有關?”

    “方總,你今天是特地到醫院探望人流的Liz……”

    “方總……”

    操!

    方惟九直想罵娘!被一群狗仔追問得腦袋都漿糊了,還不得不唇邊噙著笑,優雅地保持自己的形象。

    面對著鏡頭,他正想說話,眼角余光一掃,俊臉上的笑容倏地加大了。

    轉過頭,望著看好戲的寶柒,他撥開面前的狗仔就沖了進來,一把將她擁住。

    “親愛的,他們都不相信我……”

    一時間,場面混亂了!

    記者們嘩然,互相對視了幾秒,很快一個個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潮水般激動地涌入了病房。

    咔嚓!

    咔嚓!

    噼里啪啦,又是一陣拍照……

    寶柒始料不及,被秒殺了!

    當然,不是被死死扣住她的傻逼男人或者記者,而是被病房門口突然闖入的那抹高大陰冷的身影……

    ------題外話------

    嗷嗚,二叔來鳥……會怎么樣?醋海又翻波了不?

    嘿嘿,明兒見啊!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JBO体育|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