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5米 蠻橫無忌,目空一切。

025米 蠻橫無忌,目空一切。

    “讓開——”

    陰鷙冷酷的聲線兒,不算特別高昂,但是卻成功將一室的喧囂調成了靜止狀態。

    沒有人作聲,不過,目光都不約而同地望向了門口冷厲的男人。

    霸道與倨傲的神色混合在一起,在現場靜謐的氣氛里更添了王者一般迷人的男性魅力。

    太帥了!

    帥得寶柒的視線上去了就下不來。

    穿過記者們自動讓出來的路,冷梟面色陰沉地一步步走近,冷硬的樣子帶著無與倫比的震撼力。

    他少于在公眾面前露臉,記者們都不認得。

    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拿自己的鏡頭對準他。

    而經常周旋于各大娛樂媒體而面不改色的方九爺,一見到他,臉色微變。

    不過,武力雖然不及,但丟命也不能丟人啊。

    他紈绔十足地戲謔:“喲,梟爺,又見面了?”

    面色越加暗沉,冷梟的視線一點點變冷,凍結成冰,惱意如同淬了冰的鋼刀一般,尖銳又鋒利地刺向方惟九。

    “放開你的臟手!”

    感受到他的憤怒和陰冷,方九爺身上的汗毛都立起來了。

    他媽的!

    他覺著這眼神兒大概只有用‘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才能詮釋了……

    豎了豎眉頭,他放開鉗住寶柒的手,促狹地笑:“夠囂張!寶貝兒,他是你家誰啊?”

    “關你屁事——”

    雙臂恢復自由的寶柒,一巴掌就甩在了方惟九的俊臉上。

    沒錯,她打他了!

    之前她覺著這男人也就是痞了點兒,要說多大恨也不至于。但她生平最痛恨搞大了女人的肚子卻不肯負責任的男人,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想拿她做擋箭牌!

    饒得他么?

    這一巴掌,簡直讓娛記們快瘋狂了!

    快門自然飛快地捕捉了下來。

    眾所周知,京都城內的兩大風流公子一直是娛報銷量的保證,他們被外界戲稱為‘東錢西九’。東錢指的是JK國際的董事長錢傲,不過這廝改邪歸正成了大情圣。于是乎,風月江湖上就留下了碩果僅存的方惟九了……

    而現在,方九爺竟然被女人甩了大耳巴子,多勁爆的消息?

    沒得說,明兒的頭版頭條指定是他了!

    冷冷地掃了一圈兒,冷梟大步過去拽住寶柒的手,頭也不回地走了。

    一言不發,可冷臉上卻擺足了八個大字——

    蠻橫無忌,目空一切。

    再一次,梟爺成功地將剛熱絡的空氣變成冷氣兒。

    “二叔……”

    醫院的走廊里,寶柒低低喊了一聲,揪緊他的袖口,小心肝兒嘎巴脆。

    “我是不是又做錯事兒了?”

    大手更緊地抓住她,梟爺冷硬的唇角緊抿,側過臉瞅了她一眼,淡淡地說:“你做得很好。”

    很好?!

    打人算很好么?

    無解地頻頻盯著他,從她的角度,可以瞅到他十分完美的冷硬側臉,心里一陣觸動。

    咬了咬下唇,她挺不要臉地問:“二叔,是不是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會護著我啊?”

    高大的身形微頓。

    緊接著,男人腳下加快,陰郁的臉上布滿了難解的情緒。

    輕輕咳了聲兒,寶柒心里偷樂!

    她是個樂觀的姑娘,凡事兒都喜歡往好的方面想。

    他沒有回答,但也代表了不否認,不是么?

    心,一瞬間被溫暖充盈。

    ——★——

    寶柒出院了。

    本來就沒多重的病,住了三天院,足夠了。

    不可思議的是,第二天的各大娛樂周刊上,雖然方惟九還是版頭高掛,但凡是涉及到寶柒的內容,全部都被略過了,甚至連一張打上了馬塞克的照片都沒有。

    不用猜,她知道一定是冷梟干的。

    只不過,他是怎么做到的?

    牛!真心牛!

    再一天,等她調整好心情回到學校正常上課時,關于葉美美死亡的各種八卦傳聞已經被演繹成了許多不同的版本,最離譜的是和靈異事情掛上了勾——

    “喂……我給你們說啊,那天在化學實驗樓下……寶柒寫的紙條……詛咒葉美美……殯儀館……”

    “是嗎?……啊,太可怕了……”

    斷斷續續的議論聲從不遠處傳來,寶柒一眼都沒瞅交頭接耳的同學。

    神經病!

    她要能詛咒得死人,中國人口得死掉一大半,計劃生育都省了!

    懶得和她們計較,她縮起腦袋繼續裝鴕鳥!

    做了幾道題,她又把小粉機掏出來,偷笑著瞅一會照片兒,再繼續做題。

    沒錯了,她現在心里挺美的!

    即便那天冷梟把她送回家就消失了,但她還是覺得和他之間的感覺有點不一樣了。

    那種暖暖的,曖昧的感覺,將她青春萌動的少女心填得滿滿的,沒半絲兒空隙去理會這些流言蜚語!

    “你們在說什么?閉上臭嘴!”

    突如其來的憤怒喝斥聲,是屬于姚望的,他絕對不允許這些人說寶柒半點兒不好。

    “……我們說的是事實!”

    “是啊,本來就是這樣!”

    “姚望,你是不是在跟寶柒談戀愛?瞧你護犢子的勁兒!”

    到底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姚望的口舌又怎敵一群七嘴八舌的同學?臉色一陣青白交加后,他憤怒地揮起了拳手,揍向人堆兒里說這話的男同學。

    青春熱血的年齡,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很快,姚望就和幾個人扭打在了一塊兒。

    他一個人單挑一群人,寶柒能袖手旁觀么?

    自然不能。

    雖然她素來信奉君子動口不動手,但哥們兒義氣必須的,不管打不打得過,沖上去就幫忙。

    噼里啪啦,見她出手,原本圍觀的幾個女同學也加入了戰斗——

    半個小時后——

    江湖俠女寶柒同學撥通了冷梟的電話。

    “二叔……”

    電話那頭,男人冷冷‘嗯’了一聲,表示他在。

    吡了吡嘴,寶柒摸了摸光榮掛彩負傷的臉蛋兒,委屈地小聲兒說:“喂,我不敢回家了……”

    “怎么了?”

    淡淡的三個字,磁性有力,但卻聽不出來他的喜怒。

    拍了拍小胸脯,寶柒吸氣,吐氣,啜氣……

    尋思著措詞,她的腦子里山路十八彎后,還是決定乖乖交待,將打架的前因后果仔細說了一遍。

    那邊兒,靜靜地……

    她懷疑地問,“喂!你還在不在?”

    “在。”

    低低的一個字劃過耳際,寶柒愉快地咧了咧嘴,小心翼翼地試探。

    “我放學的時候,你來接我好不好?”

    ------題外話------

    二叔,快來接回去吧!~接回去吧~曖昧曖昧……!

    愚人節了……

    妞們,你們一人給我一個吻,我一定一人回一百個吻,**辣的喲喲……

    PS:推薦好友黛黛妞古言《媚骨歡:嫡女毒后》,喜歡看古言的親看看去吧!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