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6米 走不了,你抱我——

026米 走不了,你抱我——

    天蝎戰隊基地。

    軍用靶場上,戰士們正在準備射擊訓練。

    做為全軍唯一的軍事保密單位,基地設在一個地圖上沒有標注的島嶼,連帶著基地附近的數座附屬島嶼一起,被戰士們詼諧地稱為天蝎群島。

    放好電話,全副武裝的冷梟瞇著眼掃視著面前的隊例。

    一溜兒,整整齊齊的叢林迷彩的隊例里,是一張又一張黝黑剛毅的臉。

    “江參謀——”

    “到!”江大志提著狙擊步槍出列,抬手,敬禮,高聲吶喊:“報告,隊伍集合完畢,請指示!”

    冷梟還禮。

    “進入射擊區域,準備射擊。”

    “是!”

    表情復雜地拍了拍江大志的肩膀,梟爺突然放低了聲音。

    “我有點急事,離開一下!”

    怔愣一下,江大志傻乎乎樂了,壓著嗓子小聲笑:“嘿,頭兒你放心去吧,啊!去吧去吧……我不會說的……”

    “閉上你的臭嘴!”

    “嘿嘿,我也想老牛吃嫩草,讓你家小侄女擱同班同學里給俺介紹個唄。”

    “滾犢子!”

    冷斥一聲,梟爺的面色染成了黑碳,側身大步往營房走去。

    聽著身后‘全體進入靶區’的吶喊,他心里莫名煩躁。

    第一次為了私事放下公事。

    而這里,離京都市足足有幾百公里……

    在宿舍換上常服走向直升機場時,他覺得自個兒簡直中邪了!

    ……

    ……

    四中。

    放學了,寶柒頂著個熊貓眼,跛著腳在教室里做衛生。

    慘得掉渣!

    今兒打架踢人的時候,她把右腳給崴了。

    不過,參與打架的同學一個都沒跑掉,全被班主任老師給罰了,由于她‘受傷’較重,被分了衛生最輕的教室。可憐的姚望最先出手,被罰了沖洗廁所。

    擦啊擦,洗刷刷……

    抹布都快被她給揪成條兒了,他還是沒有來。

    她煩躁了!

    過了一會兒,教室外走廊的陽臺上突然爆發出一陣陣驚呼聲,幾個女生拉長了脖子往樓下瞧,興奮得跟嗑了藥似的。

    “哇,快來看,好帥啊!”

    “啊啊啊,我要瘋了,怎么會這么酷……”

    瞧著一個個擺出來的長頸鹿造型,寶妞兒心里鄙夷不已。

    可是,喧囂的聲音沒有因為她的鄙夷而減少,反而愈演愈烈,像是要把教學樓給震垮。

    惡狠狠地磨著牙齒,她恨不得堵上耳朵。

    ——花癡。

    不料,五分鐘后,花癡的成了她自個兒。

    教室門口,金暉般的夕陽將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拉得很長,軍綠色的常服上像是被鍍了一層光圈兒,俊朗,冷漠,嚴肅,王者般的氣息猶如阿波羅戰神般耀眼。

    啪嗒!

    一不小心,她手里的抹布倒地上了。

    “二叔?”遲疑的……

    “二叔——”興奮的……

    第二句喊完,她跛著受傷的右腳就奔了過去,那可憐勁兒像只扭曲變形的折翅鳥兒!

    沉默幾秒,冷梟眼里的冷光慢慢化了開。

    “能走么?”

    廢話不是?

    寶柒砸砸嘴,揪住他的袖子促狹道:“不能——不能你還能抱我啊?啊——”

    ‘啊’聲之后,她整個人騰空而起——

    腹黑冷漠如二叔,行動永遠比語言給力。

    拽住她的腰打橫一抱,他面無表情地在女生們的驚呼聲里抱著她下了樓。

    “二叔,我衛生還沒做完……”

    “……”不言。

    “二叔……我想請假,我受傷了,不能上課……”

    “……”不語。

    半晌后,聒噪的寶柒微張的嘴成了半圓,合不上了。

    好乖乖!

    軍TZ車牌的騎士十五像只體積龐大的大怪獸,又威風又彪悍地杵在教學樓下的花壇邊上。

    太拉風了吧!

    她激動啊,驕傲啊,簡直稀罕到骨子里了。

    偷偷打量他冷峻的面孔,心里的小鹿子一陣亂撞。少女的春心啊,施了肥一般‘嗖嗖’瘋長——

    在女生們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兒注視下。

    她虛榮地表示,華麗麗的爽歪歪了!

    ——★——

    “開車!”

    直接將她往后座上一扔,冷梟面無表情地吩咐陳黑狗。

    騎士十五緩緩駛出了學校。

    車后,又將掀起一段YY江湖的傳說——

    而車上,寶柒摸摸這,摸摸那,勘察隊員似的愛不釋手,靈氣十足的小臉兒上充滿了興奮和激動,眼睛都在熠熠發光,小嘴山雀般嘰嘰喳喳說過不停。

    可是,男人一句話都沒有。

    一個人自言自語有勁兒么?

    好吧,她也默了!

    “我替你請假了,給你媽也說了,你上我那兒住兩天。”

    “啊?”男人突然的話讓她眼皮兒一跳,喜悅地消化完,偏過頭就將下巴擱在他肩膀上,笑臉像朵花兒:“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挨罵!”

    “寶柒——”俯頭睨她一眼,梟爺的面色頗為復雜,灼人的眼神X射線一般落在她帶著點兒瘀青的小臉兒上,遲疑問:“你還在和姚望糾纏不清?”

    額!

    干笑兩聲,寶柒眼底盈波一閃,一臉的粉澤笑容:“想知道啊?那得看你是用什么身份問我嘍?”

    什么身份?

    一時間,淺淡的曖昧氣息在車廂里蔓延開來,渲染得男人五官又深邃又陰沉。

    但,他的答案永遠一本正經。

    “我是你二叔。”

    “哧,拜托你,改改臺詞行不?”寶柒對他一板一眼的樣兒頗為糾結,下巴使勁兒在他肩膀上磨蹭著,“你說咱倆抱也抱了,摟了摟了,嘴也親了……說這話,你心里虛不虛啊?”

    “那是你的想法,不代表我。”

    真狠!

    寶柒側目,與他冷酷沒邊兒的眸子對視著。

    心,狠狠蹦噠了一會兒……慢慢的,慢慢打萎兒了。

    “成吧,二叔就二叔。我和姚望是挺好的。”

    這話不算說謊,她和姚望是兄弟,用挺好來容易都差遠了!

    推開她挨過來的身體,梟爺冷冷地靠向椅背,唇間吐出幾個結了冰的字兒。

    “和他分手!”

    咳!

    寶柒差點兒被口水嗆死。

    “奇怪,我和他好,哪兒礙著你了?”

    指尖微僵,梟爺一動不動,沒有睜眼,“你和葉美美爭執那天,接的可是他的電話?”

    咦,他怎么會知道?

    “是啊,但不是他本人打的,我也正奇怪呢……難道,你懷疑他?”

    沒有回答她的話,男人沉默如老僧入定。

    寶柒咬牙切齒地瞪著他,執坳得像頭牛:“別以為你不說話我就拿你沒辦法啊……信不信,我我我……”

    她怎樣?

    眼睛一閉,她也睡!

    當然,假寐擺酷的男人還是沒搭理她。

    車窗外的景色一一倒退,不一會兒功夫,汽車駛離了市區。

    昏昏欲睡地寶柒,很快便真和周公玩上了。

    吱——

    汽車一頓,停了下來。

    身體一傾,她驚醒地睜眼。然后,石化了。

    媽媽也!

    她真想高聲吆喝一嗓子。

    遠遠的……

    草地被風掀得像麥浪一樣,一波接著一波的蕩漾開來,一輛又一輛她叫不出名字的軍用直升機整齊的排列在上面。

    真給勁兒啊!

    驚喜感襲來,天性樂觀的寶妞兒立馬忘記了不愉快——

    “二叔,你要帶我坐直升機?”

    已經繞過車頭的冷梟一臉凝重,替她拉開車門。

    “下來。”

    沖他張開雙臂,寶柒笑得像只得逞的小狐貍:“走不了,你抱我——”

    ------題外話------

    這家伙很懶,什么話也沒有留下!

    不過,江湖上流傳了這么一句:推薦姒錦完結文《軍婚撩人》,《強占,女人休想逃》,推薦鎏年完結文《婚色撩人》,多謝支持,我愛你們,飛吻!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JBO|